反著作權運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he symbol of Kopimi, an anti-copyright initiative developed by the Piratbyrån, a Swedish organization actively opposing modern copyright law and practices, and the previous operators of BitTorrent tracker The Pirate Bay, before it was spun off as an independent organization.

反著作權運動 係指完全或部份反對著作權法律的運動。著作權係指著作權人所擁有,限制該著作僅能由著作人或其授權之人複製的權利[1]

支持著作權法的典型理由為,賦予著作人一種暫時性壟斷的權利,能夠激發著作人產生更多的發展與創造力。目前世界上關於著作權的規定多係基於由維克多·雨果推廣,並於1886年簽訂的伯爾尼公約的架構所制定。而反著作權運動的核心理由則認為,著作權並未給社會帶來純益,並且持續造成少數人藉由消費創造力而致富。某些反著作權團體會站在經濟或文化的角度,質疑著作權存在的理由。另外,在網際網路Web 2.0的普及之後,也開始有著作權法應該加以修改,以適應現代資訊科技的聲音產生。

反著作權團體與學者[编辑]

支持廢除著作權的團體[编辑]

2006年於 瑞典所舉辦,支持檔案分享的遊行運動

許多傳統的無政府主義者,包含列夫·托爾斯泰都表示他們拒絕接受著作權。[2]

海盜影院(Pirate Cinema)和其他像是貴族聯盟(The League of Noble Peers)的團體推動了更多反對著作權本身的爭辯。最近也浮現了許多反著作權的團體,針對點對點技術(peer-to-peer)、檔案分享數位權利以及資訊自由等領域進行對著作權加以爭辯,而這其中也包含了發燒友協會(Association des audionautes)[3][4]

最近關於BitTorrent點對點檔案分享技術的發展,被媒體評論者形容為「著作權戰爭」,而海盜灣則被認為是「快速增長的反著作權運動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員」[5][6]。2004年2月24日發生了一個廣為人知,被稱為Grey Tuesday的活動,以大規模盜版的方式進行電子公民抗權(electronic civil disobedience)。活動參與者故意侵害EMI所擁有的白色專輯著作權,將其中的音樂混搭後製作成「灰色專輯」(The Grey Album)。希望藉此來喚起大家對於著作權改革議題以及反著作權運動的重視。有超過400個網站參與這個活動,其中170個網站並且放上活動者的聲明,內容表示灰色專輯是為了闡明著作權法需要修正,允許在合理使用的前提下,對於具有著作權的素材進行取樣,或是提出一個合理補償的方案允許取樣[7][8]

支持修改著作權法的團體[编辑]

法國團體 發燒友協會 本質上並不反著作權,但希望能夠改革著作權的實施與補償措施。 Aziz Ridouan,該團體的共同創辦人,呼籲法國點對點檔案分享合法化,並且藉由網際網路服務提供商收取額外的費用提供著作人補償(譬如補整系統(alternative compensation system))。根據報導,主要的音樂公司認為Ridouan的建議根本就是將盜版行為合法化[3] 。在2008年1月,7個瑞典溫和黨(瑞典執政聯盟的成員之一)的國會議員在瑞典的小報上發表應該將檔案分享合法化的呼籲,他們表示:「將所有不具有商業性的檔案分享合法化,並且使市場適應或許並非最好的解決方案,但是除非我們想要對於公民在網路上的行為進行大規模的管控,否則這是唯一的解決方案。」 "[9]

支持利用現存的著作權法的團體[编辑]

支持在使用現有的著作權法律架構下,增加特別的授權以達成它們的目標的團體包含 copyleft [10]創用CC[11]。創用CC 本質上並非反著作權,但呼籲在現有的著作權法下使用更具彈性與開放的著作權授權方式[12]

學者和評論者[编辑]

關於這個領域的學者及評論者,包含 梁日明(Lawrence Liang)[13]Jorge Cortell[14]Rasmus Fleischer[15]史蒂芬·金塞拉以及 Siva Vaidhyanathan

反著作權的論點[编辑]

經濟觀[编辑]

著作權削弱創意的誘因[编辑]

非稀少性[编辑]

有些論者認為,著作權是無效的,因為不像實體財產,智慧財產並不具有稀少性,其乃基於國家所制定的法律所創造出來的虛構事物。對於著作物進行盜版 ,不像一般的竊盜,並不會使被害人喪失原有物品(著作權),只是在部份國家,由於著作權法的實施而構成侵權行為而已[16]

歷史性研究[编辑]

即便對於大多數的著作人有利,但著作權法是否真的具有經濟上的助益,目前仍然不是很明確。因此,Höffner 便針對19世紀前半期的英國德國進行比較,以瞭解著作權法對於著作人和著作物發行的經濟上影響。當時德國類似的法律尚未被建構,但是他發現,德國卻有較多的書籍被印刷與閱讀,且整體而言,德國的作者也賺了比較多錢[17]

資訊科技相關論點[编辑]

Web 2.0[编辑]

Piratbyrån的創辦人之一, Rasmus Fleischer表示,著作權法僅看似不能在網路上複製,因此而顯得過時。他認為,網際網路,特別是Web 2.0,已經造成「複製」這個概念本身處於一個不明確的狀態。為了要控制Web 2.0,21世紀的著作權法更加關注於對於整體科技的刑法化,造成近來對於各種搜尋引擎的攻訐,僅只是因為他們提供的連結可能已經有著作權。Fleischer並且指出Google,儘管大部分沒有爭議,便是運作在著作權的灰色地帶。(譬如以商業模式經營的Google Books便公開展示了許多具有著作權的書籍,另外也展示無著作權的書籍作為其商業計畫的一部分,這一部份透過廣告為其帶來收益。)但相反地,有論者指出,Google Books將這些有著作權的書籍很大一部份遮掩住,而將帶來購買的動機,並且成為著作權人的合法支助。

Fleischer的核心論點為,著作權對於網際網路而言是過時的,實行著作權所需花費的成本並不合理,相反地,商業經營模式需要去適應黑暗網路(darknet)存在的現實[18]

文化觀點[编辑]

知識自由[编辑]

著作人與創意[编辑]

另類法律論壇(Alternative Law Forum)的創辦人梁日明認為,現在的著作權制度乃植基於被認為是清楚而毫無疑問,但卻過於狹隘的「著作人」之定義而生。梁日明觀察到,「著作人」這個概念被認為可以適用在任何文化與時空環境之中。然而,梁日明認為,著作人被認為是一個獨特而卓越的精神原創者,是歐洲工業革命以後,為了要使著作人的人格在大量製造的商品中區隔出來而建構的概念。因此,著作乃係由原創的「著作人」所創造,並且與當時流行的財產權理論相結合[19]

關於反著作權運動的批評[编辑]

著作權的倡導者,像是進步與自由基金會(Progress and Freedom Foundation)的Sumner M. Redstone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維亞康姆MTV電視網黑人娛樂電視台的主要擁有者)便認為,著作權可以藉由強迫發揮創造力來驅使經濟發展,著作權同時也是著作人和消費者的基本權利。他認為,所以被建議用來取代著作權保護的措施,在可行的營運模式中都不會被允許,因為假如無法確定獲得報酬,著作人將欠缺足夠的動機去創作[20] 。「假如有一天你告訴牧場主人他所販售的牛奶將變成免費的商品,他將會停止繼續飼養乳牛。當消費者可以免費取得牛奶時,為什麼要養牛?」[20]

洛杉磯時報專門報導好萊塢勞工與作品議題的編輯Richard Verrier,在文章中也表示,盜版行為將會傷害獨立製片公司,因為這些獨立製片公司並不像大型的大型電影公司一般,有能力承擔盜版的損失[21]。獨立製片人Greg Carter 形容反著作權運動便像是「某個人走進你家,並且偷走你的家具...大型電影公司可以吸收這些損失,但像我這樣的人,我們並非百萬富翁,我們拼命的為每一塊錢、每五分錢、每一分錢奮鬥才能在這個市場中生存下去。」[21]

相關條目[编辑]

參照[编辑]

  1. ^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sation. Understanding Copyright and Related Rights (PDF). WIPO. 6–7. [2008年8月]. 
  2. ^ Leo Tolstoy, Letter to the Free Age Press, 1900
  3. ^ 3.0 3.1 Rose, Frank. P2P Gets Legit – The new Ascap: Audionautes. Wired. 2006.September. 
  4. ^ Byfield, Bruce. FSF launches anti-DRM campaign outside WinHEC 2006. Linux. 2006年.5月. 
  5. ^ Sarno, Sarno. The Internet sure loves its outlaws. Los Angeles Times. 2007年.4月. 
  6. ^ Mitchell, Dan. Pirate Take Sweden. The New York Times. 2006年.8月. 
  7. ^ Kim, Melanie. The Mouse that Roared, Grey Tuesday. Tech Law Advisor. [2008年7月25日](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7月4日). 
  8. ^ Werde, Bill. Defiant Downloads Rise From Underground. The New York Times. 2004年.2月. 
  9. ^ Bangeman, Eric. Swedish prosecutors dump 4,000 legal docs on The Pirate Bay. Ars Technica. 2008年.1月. 
  10. ^ What is Copyleft?. [2008-07-29](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7月29日). 
  11. ^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Creative Commons. [2010年12月5日](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11月27日). 
  12. ^ FAQ - Is Creative Commons against copyright?. Creative Commons. [2010-12-05](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11月27日). 
  13. ^ How Does An Asian Commons Mean. Creative Commons. [2008-07-31](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7月25日). 
  14. ^ Jorge, Cortell. Lecturer censored in Spanish University (UPV) for defending P2P networks. Own Website. 2005年.5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5-21). 
  15. ^ Fleischer, Rasmus. "Mechanical music" as a threat against public performance (PDF).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History, Sodertorn University College. 2006年.5月. 
  16. ^ Kinsella, Stephan Against Intellectual Property (2008) 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
  17. ^ Eckhard Höffner. Copyright and structure of authors’ earnings. [2012年2月11日]. 
  18. ^ Fleischer, Rasmus. The Future of Copyright. CATO Unbound. 2008年.6月. 
  19. ^ Liang, Lawrence. Copyright/Copyleft: Myths About Copyright. Infochangeindia.org. 2005年.2月. 
  20. ^ 20.0 20.1 Copyright is Even More Right in the Digital Age. pff.org. 2011年.1月. 
  21. ^ 21.0 21.1 Verrier, Richard. Independent filmmakers feel the squeeze of piracy. Los Angeles Times. 2010年.9月.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