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姆斯密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埃姆斯密電

德國首相俾斯麥利用埃姆斯密電法語:Dépêche d'Ems、德語:Emser Depesche)以激起德、法人民的民族仇恨的外交事件,藉以令法宣戰,發動普法戰爭

經過[编辑]

在1870年的春天,流亡在巴黎的西班牙女王伊莎贝拉二世宣布退位,西班牙政府想請普魯士國王的远亲利奥波德亲王去當國王。普王威廉一世怕觸怒法國而表示反對,但在俾斯麥的成功說服下,威廉一世改變了態度。

在7月1日,因西班牙報紙過早將此消息披露。法國認為這是德國首相俾斯麥刻意令法國腹背受敵,故此表示強烈反對,甚至表達對普魯士不惜一戰。在這種緊張局勢面前,威廉一世接續忽然公開表示不贊成利奥波德亲王繼承西班牙王位,令俾斯麥非常失望。

7月11日,威廉一世派副官去找利奥波德亲王及其父亲卡尔·安东亲王,希望亲王放弃西班牙王位。当晚,卡尔·安东亲王就给拿破仑三世发电报,宣布他儿子放弃西班牙王位。

但法国人并不满意于这种表态,他们希望永远解决这个问题。在7月13日早晨,法國駐普魯士大使文森特·貝內德狄根据法国外交大臣格拉蒙公爵的最新指示,來到普魯士國王的疗养地,科布伦茨东郊的埃姆斯温泉,求見威廉一世,希望威廉一世能保證,永远不會讓(霍亨索倫)家族中人成為西班牙王位候選人。這種無禮的要求,令威廉一世感到驚愕,他严肃地拒绝了这个要求。但另一方面,威廉一世也告诉大使,由于法国人已经知道卡尔·安东亲王宣布他儿子拒绝西班牙王位的消息,因此大使可以看出普鲁士政府已经不再参与西班牙王位的事了。简短对话之后,两人礼貌而冷淡地告别。

之后,威廉一世收到了卡尔·安东亲王的信,正式确认利奥波德亲王放弃西班牙王位。鉴于这只是确认了法国人早就知道的事,威廉国王认为没必要为此事再次接见法国大使,因此他派值日副官Radziwill亲王去把这件事告诉大使。法国大使再次求见威廉国王,但副官Radziwill亲王说国王再没有新的内容好谈了。

威廉一世让普鲁士外交部驻王室代表Heinrich Abeken將他和法國大使交談的內容,發出一份急電給俾斯麥,全文如下:

“国王陛下告诉我:

‘貝內德狄伯爵在走廊遇见我,以一种纠缠不休的态度要求我授权他立即发一封电报,内容是我永远不会让霍亨索伦家族成员继承西班牙王位。我严肃地拒绝了他,因为这种永远的承诺即不正确也不可能。不过,我告诉他我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而他从巴黎和马德里得知的消息比我还早,所以他应该知道我国政府已经不再参与此事了。’

在那之后,国王陛下收到了亲王的信。鉴于陛下已经告诉貝內德狄伯爵他正在等待亲王的消息,在咨询了Eulenburg伯爵和我的意见之后,陛下决定无需再为此事再次接见貝內德狄伯爵,而是由值日副官代为通知如下:国王陛下已经收到了亲王的拒绝信,而巴黎在此之前已经知道这件事并通知了貝內德狄伯爵,因此国王陛下没有更多的话要告诉大使了。

国王陛下希望由您决定是否把这些事通知我们的大使和媒体。”

接到电报时,俾斯麥正在宴请陆军大臣罗恩和参谋总长毛奇吃晚饭。罗恩和毛奇都认为立即同法国开战是有利的。於是,俾斯麥提筆删减電文,并交给报纸发布。删减后的电文如下:

“在霍亨索伦家族的利奥波德亲王已经宣布拒绝西班牙王位,并且通知了法国政府之后,法国大使在埃姆斯进一步要求国王授权大使发布一则电报,宣布永远不会让霍亨索伦家族成员继承西班牙王位。国王此后拒绝再次接见大使,并由值日副官通知大使说国王再没什么好谈的了。”

与原文相比,删减后的电文删除了威廉一世所说的“我国政府已经不再参与此事”,并删除了威廉一世派副官通知法国大使的原因。失去了前因后果的电文显得法国大使对普鲁士国王无理,而普鲁士国王粗暴地对待法国大使。俾斯麦对罗恩和毛奇说:“这个电文将起到红布对高卢公牛的作用”,毛奇回答说:“这样听起来就不一样了,原来听起来是退却的信号,现在是回答挑战的号角。”

法国的哈瓦斯通讯社在翻译这个电报的时候,又犯了一个错误。通讯社直接把德语的副官(adjutanten)翻译成法语的副官(adjudant),法国的大部分报纸发布的都是这个版本。可问题是德语的adjutanten由高级军官来担任,比如这一次,通知大使的是Radziwill亲王兼炮兵将军。而法语的adjudant(附属官)是低级士官,连军官都不是。和德语的adjutanten对应的应该是法语的“aide de camp”(侍从官)。由于这个错译,导致法国人认为普鲁士国王故意派一个中士之类的士官去通知大使,这是明显的侮辱,从而加强了电文的火药味。

柏林的报纸在第二天清晨发表了电报,而法国报纸在晚上发表。那天恰巧是法国国庆日(巴士底日)。在当时的气氛下,法国人相信他们的大使被威廉国王侮辱了,而这时大使本人还来不及讲述真正的故事。后来貝內德狄伯爵也给巴黎发回了电报,但他的电报已经无足轻重了。

正如俾斯麦所预料的,法国陷入狂热的气氛之中,人们在巴黎街头高呼战争。法国议会在两天后就通过了战争拨款,7月19日,法国外交部向普鲁士驻法大使递交了宣战声明。

埃姆斯电报还燃起了德意志的民族情感,不仅仅是普鲁士,整个德意志,包括南德四邦的人都开始了战争动员。在战争结束的时候,南德四邦加入德意志,建立了新的德意志帝国,德国正式统一。

结果[编辑]

1871年1月22日,法國外長向普軍請求停火。1月28日,普法簽訂停戰協議:巴黎解除武裝,交出炮臺,預付賠款2億法郎。2月26日,新上臺的梯也爾和俾斯麥簽訂和約,規定法國割讓阿爾薩斯全部和洛林的一部分給德國,償付賠款50億法郎等。

1871年,在法国战败之后,前外交大臣格拉蒙公爵试图把责任推给貝內德狄伯爵,于是貝內德狄出版了《普鲁士任务》作为辩护,描述了自己亲历的整个事件的真实过程。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