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天人合一」此詞,源自北宋儒者張載闡述《中庸》思想之於儒者,而謂:

『儒者則因明致誠,因誠致明;故天人合一,致學而可以成聖,得天而未始遺人』《正蒙‧乾稱》

,相應《中庸》所謂『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誠則明矣,明則誠矣』。《中庸》有謂『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誠者,天之道』『誠之者,人之道』;「自誠明」則「因誠致明」,乃率天道之性,而謂「得天而未始遺人」;「自明誠」則「因明致誠」,乃襲人道之教,而謂「致學而可以成聖」;《中庸》又謂『誠則明矣,明則誠矣』,故謂「天人合一」,又以德合性教而謂「天人合德」。

《中庸》論述天道與人道之思想,乃是相關天道之自然無為人道之造作有為,同樣見於當時道家思想。《老子》有謂『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莊子‧在宥》有謂『無為而尊者,天道也;有為而累者,人道也。主者,天道也;臣者,人道也。天道之與人道也,相去遠矣,不可不察也。』,皆以闡述「自然無為」與「造作有為」之差異。

然而因為中國古代思想於天人之際的相互關係,本有種種論述觀念,後來往往皆以「天人合一」此詞作為標舉;因而後世許多「天人合一」詞義用法,已經不限原本張載創設相關《中庸》意涵,而指涉對應及種種不同哲學思想觀念。「天人合一」此詞,當代也就成為容納許多觀念集合的複合意義詞彙。

相關觀念[编辑]

「天人合一」詞義,用以指涉相關「自然無為」(天道)與「造作有為」(人道)的會通統合關聯。此種相關《中庸》的「天人合一」觀念,牽涉心理感應認知活動的運作機制;通常是以心靈的直覺印象,對應於天道之自然無為;而以心思的認知概念,對應於人道之造作有為。

易簡得理[编辑]

《繫辭傳》所謂『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簡能』,「乾知」相關直覺印象之自然無為,「坤作」相關認知概念之造作有為,而以對應「天人合一」;《繫辭傳》又謂『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東岐明乃以「天人合理」謂其智識之德[1]

此一易理對應於牟宗三學說之良知坎陷問題,「乾知」即在良知之體,「坤作」即應坎陷之用,而「坤以簡能」即通科學化約之理論思維,「乾以易知」則可相關禪修之直覺感應體驗。禪修直覺之自然無為與科學認知之造作有為,皆可統合於易簡得理,而謂「天人合一」。

法相與概念[编辑]

易理所謂「乾知」感應的心念直覺物相,乃為物象之始,佛家大乘謂之「法相」,佛家上乘(南傳上座部)謂之「究竟法」。易理所謂「坤作」認知的概念想像物體,乃為物象之成,佛家上乘謂之「概念」,佛家大乘謂之「心不相應行法」。「乾知」對應佛家識蘊作用,「坤作」對應佛家想蘊作用。心性識知法相,乃在直覺感應,故謂『乾以易知』;認知形成概念,乃涉想像造作,故謂『坤作成物』;思慮化約概念群集,而成有效觀念體系,故謂『坤以簡能』。法相感應之自然無為與概念認知之造作有為,於心理活動乃是統合相關,而謂「天人合一」[2]

  ————〔禪修〕——|═════════|————〔科學〕—————— [3]

  【乾知】 【易】   【坤作】        【簡】 

   心性  感應     認知          化約 

          法相      概念──概念集     觀念體系 


對應觀念[编辑]

「天人合一」詞義,用以指涉個體身心或個體環境(人),之聯繫對應於超越個體之對象(天)。在道家看,是自然,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莊子‧山木》有谓『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

天人相應[编辑]

天人相应」是中国古有的世界觀,其基本思想是人类生理伦理政治社会现象與自然有所對應。最早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汉朝董仲舒引申为天人感应之说,程朱理学引申为天理之说。中医专著《黄帝内经》闡述天人相应而强调人『与天地相应,与四时相副,人参天地』《灵枢·刺节真邪》,『人与天地相参也』《灵枢·岁露》《灵枢·经水》,『与天地如一』《素问·脉要精微论》;认为作为独立于人體身心之外的客观存在的“天”与作为具有個體身心的“人”有着统一的本原、属性、结构和规律,以及兩者之間的生理變化與氣候變化也有對應相關的規律。董仲舒《春秋繁露‧為人者天》也說『人之形體,化天數而成;人之血氣,化天誌而仁;人之德行,化天理而義』[4],《春秋繁露‧深察名號》則是闡述事物觀念名稱之天人相應而謂『是故事各順於名,名各順於天;天人之際,合而為一;同而通理,動而相益,順而相受,謂之德道』。

天人感應[编辑]

漢朝董仲舒闡述上天與人世之間,會有相互感應的善惡吉凶的關聯影響,《春秋繁露‧必仁且知》即謂『災者,天之譴也;異者,天之威也。…凡災異之本,盡生於國家之失。國家之失乃始萌芽,而天出災害以譴告之;譴告之而不知變,乃見怪異以驚駭之,驚駭之尚不知畏恐,其殃咎乃至。以此見天意之仁而不欲陷人也。』[5]。此一思想乃以人世善惡感應上天吉凶,其實早已見於古籍《尚書》,譬如《尚書‧大禹謨》『惟德動天,無遠弗屆』、《尚書‧皋陶謨》『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天討有罪,五刑五用哉!』、《尚書‧蔡仲之命》『皇天無親,惟德是輔』。


體驗觀念[编辑]

「天人合一」詞義,用以指涉個體身心(人),之融會合一於超越個體之對象(天),在東西方的宗教修行都有發生此類超常經驗。而現代科學發現此種相關體驗,可以對應於腦部頂葉的活動停頓,可能是大腦對於頂葉「定位關係區」活動停止後的解讀[6],也與前島葉失常有關;有時大腦竟會發生由身體之外而返視自身與環境的靈魂出竅體驗,則與顳頂聯合區的活動有關[7]

《易傳》之《文言傳》有謂『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天且弗違,而況於人乎?況於鬼神乎?』,而此一大人合於天地之德,或也稱為「天人合德」。

物我合一[编辑]

道家《庄子‧齊物論》有謂『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這種與時空萬物合而為一的超常經驗,在佛家大乘稱為「眾生相」[8],乃是禪修境界某種發生個體小我融於時空萬物大我的精神體驗。一般修行禪定至於專注禪相,就會容易發生此類體驗[9]。物我合一的禪定體驗,約對應於佛家所謂欲界定或色界定的定力階段。

道人合一[编辑]

道家《老子》有謂『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指稱「道」之超脫於天地時空萬物境界,對應於佛家無色界境界。《莊子‧天運》之謂『夫道,於大不終,於小不遺,故萬物備。廣廣乎其無不容也,淵乎其不可測也。…夫至人有世,不亦大乎!…,極物之真,能守其本;故外天地,遺萬物,而神未嘗有所困也。』即是指稱至人合道至於大道境界,而超脫於天地時空萬物境界,對應於佛家所謂無色界定的定力境界。這種「道人合一」的修行境界,在現今道教內丹修煉又可分為兩種層次:

  • 煉神還虛:其「虛」對應著佛家無色界虛空的空無邊處定境,在佛家大乘稱為「壽命相」[10]
  • 煉虛合道:其「道」對應著佛家無色界心識的識無邊處定境,相關佛家大乘五重唯識觀的「遣相證性」[11]

梵我合一[编辑]

奧義書論述梵我關係之詞 Brahmātmaikyam,意謂「我一如」。吠檀多派大師商羯羅的「不二一元論」(Advaita),認為奧義書把「梵」區分為二:有形的梵和無形的梵。有形的梵指的是現象界或者眾多的我(小我);無形的梵指的是宇宙本體最高的我(大我)。有形的梵是不真實的,而無形的梵才是真實的。所謂「不二一元論」就是說:真正實在的唯有最高本體梵,而作為現象界的我(小我)在本質上就是梵,二者本來是同一個東西[12]。而婆羅門教傳統至於印度教的修行,正有相關追求個體小我合於大梵神我的梵我合一體驗。

神人合一[编辑]

古希臘基督教伊斯蘭教的「神人合一」思想與禪定修行的「天人合一」體驗雖有相關之處,但本質上仍有差異。中國傳統的學說認為:要達至天人合一,必須經過一定的修煉才可以達成。在古希臘,「神人合一」是只有具特殊能力的「法师」(sorcerer)才可以做得到。而基督教認為,凡認罪並接受神獨生子耶穌基督的救贖的人,就蒙耶穌賜權柄,成為上帝的兒女,進入永生;修煉並不能使人達至「天人合一」,人只要跟隨耶穌,就能明白真理,按真理而行;伊斯蘭教的觀點則強調信徒要恪守的「好行為」。但在宗教歷史上,基督教與伊斯蘭教都有一些靈修教派主張冥想契合於神的修行方式。


参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 東岐明. 《太學明紀》. 智識乃是天人合德之明理素養,基於「止定靜安」之達善惟一工夫,以「格物致知」之神明惟精工夫而感應其智慧之理原,以「思慮得解」之辨析惟想工夫而建構其知識之理則。智慧於理原之中,知識於理則之正;智識中正而心意誠謙,以明天人合理之德。 
  • ^ 此段說明,節錄改編自東岐明《太學明紀》解說『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相關內容。
  • ^ 禪修與科學都有涉及認知活動的部份,所以兩者皆有涉及「坤作」範疇。
  • ^ 『為生不能為人,為人者天也。人之人本於天,天亦人之曾祖父也。人之形體,化天數而成;人之血氣,化天誌而仁;人之德行,化天理而義。人之好惡,化天之暖清;人之喜怒,化天之寒暑;人之受命,化天之四時。人生有喜怒哀樂之答,春秋冬夏之類也。春之答也,怒,秋之答也;樂,夏之答也;哀,冬之答也。天之副在乎人。人之情性有由天者矣。』《春秋繁露‧為人者天》,另章《春秋繁露‧人副天數》更是全章闡述。
  • ^ 『其大略之類,天地之物有不常之變者,謂之異,小者謂之災。災常先至而異乃隨之。災者,天之譴也;異者,天之威也。譴之而不知,乃畏之以威。《詩》云「畏天之威。」殆此謂也。凡災異之本,盡生於國家之失。國家之失乃始萌芽,而天出災害以譴告之;譴告之而不知變,乃見怪異以驚駭之,驚駭之尚不知畏恐,其殃咎乃至。以此見天意之仁而不欲陷人也。謹案災異以見天意。天意有欲也,有不欲也。所欲所不欲者,人內以自省,宜有懲於心;外以觀其事,宜有驗於國。故見天意者之於災異也,畏之而不惡也,以為天欲振吾過,救吾失,故以此報我也。《春秋》之法,上變古易常,應是而有天災者,謂幸國。孔子曰:「天之所幸,有為不善而屢極。」楚莊王以天不見災,地不見孽,則禱之於山川,曰:「天其將亡予邪?不說吾過,極吾罪也。」以此觀之,天災之應過而至也,異之顯明可畏也。此乃天之所欲救也,《春秋》之所獨幸也,莊王所以禱而請也。聖主賢君尚樂受忠臣之諫,而況受天譴也?』《春秋繁露‧必仁且知》
  • ^ 薛莫(Michael Shermer). 腦袋瓜裡鬧鬼!. 科學人雜誌. 2003.4., (14). 
  • ^ 「靈魂出竅」在科學上的初步探索. 
  • ^ 『善男子,云何眾生相,謂諸眾生心自證悟所不及者。善男子,譬如有人作如是言,我是眾生,則知彼人說眾生者,非我非彼,云何非我,我是眾生,則非是我,云何非彼,我是眾生,非彼我故。善男子,但諸眾生了證了悟,皆為我人,而我人相所不及者,存有所了,名眾生相。』《園覺經‧淨諸業障菩薩品》
  • ^ 關於修習定禪,可閱《掌中之葉─清淨道論實修手冊‧止禪的基礎》
  • ^ 『善男子,云何壽命相,謂諸眾生心照清淨覺所了者,一切業智所不自見,猶如命根。』《園覺經‧淨諸業障菩薩品》
  • ^ 淨常. 唯識簡介(十八)五重唯識觀. 
  • ^ 季羡林. “天人合一”新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