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宇文述(546年-616年11月20日),伯通代郡武川县(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武川县)人,祖籍辽西郡贝城县。北周、隋朝官员。

生平[编辑]

韩昇在《从〈阴云墓志〉论周隋之际的政局》一文中这样论述阴云:“(宇文护)提拔新人,替换旧官员,特别是在要害部门大量安插亲信,完全控制住权力中枢。《阴云墓志》所谓‘引公为内亲信’,正是此过程的真实写照,有助于了解宇文护掌权的真相。阴寿以北周元从子弟的身份,获得宇文护的重用,担任军职,从都督迅速升任大都督,掌管禁军和外府的骑兵。这是非常重要的军职。北朝作战,骑兵为主力,可知宇文护对他寄任之重。……阴寿并未因为战败而受到责罚,反而加官晋级,不久更充任 ‘内外府掾’,身居要害之地。……从宇文护专权到周武帝亲政之际,阴寿如何从宇文护的红人变成周武帝的亲信的呢?史书没有留下任何记载,其墓志也没有蛛丝马迹可寻。……阴寿从宇文护阵营转入周武帝麾下,宇文神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1]

宇文述也与阴云一样,早年“领周冢宰亲信”,应即北周宰相宇文护亲信。宇文述墓志可以找到他背叛宇文护投靠周武帝的蛛丝马迹: “仍领周冢宰亲信。周武帝篡图, 引公居卧内……” 。《北史卷七十九宇文述》:“周大冢宰宇文护甚爱之,以本官领护亲信。及武帝亲总万机,召为左宫伯”,却将宇文述背叛主子宇文护的事情全部隐去。

韩昇在《从〈阴云墓志〉论周隋之际的政局》一文中又说:“阴寿再度出现在历史舞台时,他已经是隋文帝的寄任心腹的关键性人物。从周武帝重臣到助杨坚创建隋朝,这个关系是如何转变的呢?我以为关键还在周武帝东征北齐之役。……北周水师是由杨坚统帅的。……亦即阴寿在杨坚的麾下作战,建立功勋。此役使得阴寿有缘同杨坚建立直接的关系,其军事才干获得青睐。”[2]

宇文述也与阴云一样参加了周齐战争。宇文述墓志云“于时,周齐密迩,烽侯相望,垒结四郊,征鼙日警,劲铩长棘,时不暂韬,东夏克平,厥功甚懋。功授大将军,濮阳郡公。” 与阴寿墓志“从周武帝东伐 , 师出河阴 , 彼以山川形 胜,水陆抗拒,公率一舸,乱流而出,烧其舩舰,无复遗余。润下之流,不妨炎上;未济之火 , 飜得焚舟。又从平齐,晋州力战,摩垒致师,陵城折馘。次勋居最,复超荣序,授使持节、开府仪同大将军、东光县开国公,……” 说的是一件事,不过很难说在周齐战争中宇文述与隋文帝杨坚建立了“直接的关系”。

韩昇在《从〈阴云墓志〉论周隋之际的政局》一文中最后说:“杨坚篡周,一时三方俱起,尤其以尉迟迥声势最称浩大,河北、河南、山东等地起而响应,杨坚亦集中主力与之对峙。这场决战,中央由杨坚、李德林和高颎谋划指挥,前线则委任老将韦孝宽总领全军。当时的局势十分复杂,各路将领各怀心思,韦孝宽难以驾驭,故称病不出,……所以,当时在第一线掌握军队的重任就落到作为监军的阴寿肩上,……当时最大的危险尚不在于尉迟迥起来反抗,而在 于众将并未归心,动摇观望……阴寿在创建隋朝的最危险时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宇文述也与阴云一样参加了平尉迟迥之战。宇文述墓志云:“大象二年,历厌周德,鼎移隋运,尉迥称兵,拥据漳滏。公为总管,讨击不庭,料敌制胜,骋变乘机,旗不暂褰,鼓不停响,兵无染铎,凶渠尽殪。授上柱国、褒国公。”与阴寿墓志“尉迥煽动清齐,居有彰邺,遣郧国公宽勒兵问罪,令公总护,诸将咸取节焉。一举而武陟平,再战而临漳定,氛祲既消,廓清斯在,策授使持节、柱国、赵郡公,……”说的是一件事,宇文述应该是韦孝宽帐下诸总管之一。宇文述与阴寿一样,在创建隋朝的最危险时刻,起到了攻城拔寨的作用,从宇文述受封上柱国、褒国公的奖赏看,其地位比阴寿还高一些,阴寿仅仅是柱国、赵郡公。

宇文述与阴寿的一生都经历了在宇文护、周武帝、隋文帝之间华丽转身的情节。这应该是北魏、西魏、北周到隋、唐整个中古时期武人的一种普遍的现象,当时的政治并没有特别看重所谓春秋大义、君辱臣死,武人进行政治投机换得更好的未来是一种理所当然的行为。

隋朝建立后,虽然宇文述“以公门传钟鼎,世功世禄”,但主要是因为在杨广夺宗中的投机和功劳,“东储寄深”[3]隋炀帝登基不久的大业初年,宇文述正式成为隋军中第二号人物左翊卫大将军。

隋炀帝的御林军骁果的直接领导人是司马德戡,所谓骁果军实际上就是武人集团。骁果军杀隋炀帝一事,多处体现出中古武人的投机本质。

首先骁果军并没有计划好推举谁为领导,最后赵行枢推举宇文化及为主,乃是因为赵行枢与宇文智及有旧,也就是《北史卷七十九》中“又有赵行枢者,本太常乐户,家财亿计。述谓为儿,受其赂遗”[4] ,既然宇文述收受了赵行枢大量贿赂,宇文智及也肯定收受了赵行枢大量贿赂,最后赵行枢成为折冲郎将,应该就是骁果军的折冲郎将。中古时代这种发展自己亲信的行为是很普遍的,宇文述、阴寿都曾是宇文护的亲信,现在宇文述又发展自己的亲信、在骁果军中安插自己人赵行枢。

其次宇文化及下令杀了隋炀帝之后,骁果军依然没有一个道义上的领导人,以至于司马德戡对赵行枢抱怨说:“君大误我。当今拨乱,必藉英贤,化及庸暗,事将必败,若何?”赵行枢的回答堪称中古时代的经典话语,他回答说“废之何难!” 废立在隋朝那个时代实在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5]

宇文述并非北周宗室,祖上三代无名,应该是从爷爷开始凭战功成为中古时代的武人,宇文述爷爷、父亲、本人三代战功不断。宇文述先是北周冢宰宇文护亲信、随后背叛宇文护成为周武帝的大将,又参加平定尉迟迥而投靠隋文帝杨坚,太子杨勇 (隋朝)还在便投机晋王杨广,一生多次转身,虽然死前也提到“智及不可久留,愿早除之”[6] ,但他的一生就是自己儿子宇文化及背叛、投机、弑君的榜样。

宇文述年表:释褐开府仪同三司 ,仍领周冢宰亲信。(指宇文述担任宇文护亲信,但是随后宇文述背叛宇文护,成为周武帝心腹,如《北史卷七十六》:“段文振……初为周冢宰宇文护亲信” ,《北史卷七》“周冢宰宇文护杀闵帝而立明帝” ) 周武帝篡图, 引公居卧内,……借筋 运筹,每符神契(杀宇文护),建德元年(572年)授左宫伯。 建德三年(574年)授宫伯,于时 , 周齐密迩,烽侯相望,……东夏克平,厥功甚懋。功授大将军、濮阳郡公,俄为大司卫。 建德四年(575年)迁大司御。 大象二年(580年),历厌周德,鼎移隋运,尉迥称兵,拥据漳滏,公为总管,讨击不庭。授上柱国、褒国公。 隋高祖受命,以公为右武卫将军。 开皇八年(588年),八年平陈,公为水军总管,与仆射高颎总统军事。 开皇九年(589年)萧岩弟兄,据有吴会,公薄伐专征,悉皆克定。功封别子新城郡公。其年授安州总管。俄迁寿州总管。 开皇十九年(599年),獯獫放命,晋王北讨。公为长史,仗武乘边,申威河外,……严鼓裁通,凶丑溃散。 仁寿元年(601年),为左卫率。 大业元年(605年),炀帝嗣业, 深相任委……铁勒契弊,递相摇荡。公丹麾所指,一时款服。其年授开府仪同三司。公与齐王杨暕特隆此命,朝野荣之。有顷,授左翊卫大将军。(进位为隋军二号人物)。 大业八年(612 年),隋炀帝征高丽,出师之盛,九军失御,多见沦没。公统率有方,全师反旆。 大业十一年(615 年),突厥可汗亲勒兵众,回累棊之危,成维山之固。劲松彰于岁寒,贞臣见于国危,公之谓矣。以隋大业十三年九月廿一日薨于江都,时年七十一。炀帝震悼,揽涕久之,不坐朝者三日。赠司徒公、尚书令、十郡太守。

評價[编辑]

隋書》對他的評價是:“宇文述以水济水,如脂如韦,便辟足恭,柔颜取悦。君所谓可,亦曰可焉,君所谓不,亦曰不焉。无所是非,不能轻重,默默苟容,偷安高位,甘素餐之责,受彼己之讥。此固君子所不为,亦丘明之深耻也”。

隋炀帝时,宇文述与苏威裴矩裴蕴虞世基等掌握朝政,合称“五贵”。

相关条目[编辑]

影視形象[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韩昇:《从〈阴云墓志〉论周隋之际的政局》,《碑林集刊》,2010年。
  2. ^ 韩昇:《从〈阴云墓志〉论周隋之际的政局》,《碑林集刊》,2010年。
  3. ^ 贺华:《隋〈宇文述墓志〉述略》,《碑林集刊》(十三),2007年。
  4. ^ 【唐】李延寿:《北史》,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10月,第一版,第二六五三页。
  5. ^ 【唐】李延寿:《北史》,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10月,第一版,第二六五六页。
  6. ^ 【唐】李延寿:《北史》,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10月,第一版,第二六五二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