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化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许帝
統治618年—619年
全名
宇文化及
年號
天壽
尊号
许帝
政权
父親宇文述

宇文化及(569年-619年3月21日),末武將,割據勢力之一。618年,他发动政变弒隋炀帝,立炀帝侄秦王杨浩为帝,率精锐骁果军北上,却败于李密李神通窦建德。他自认为即将败亡,想在生前称帝,于是毒杀杨浩,自称许国皇帝,619年為竇建德所俘殺。

生平[编辑]

背景[编辑]

祖上是匈奴人,姓破野头,後归化鮮卑宇文部,改姓宇文。其父宇文述北周和隋朝官員。宇文化及是家中长子。隋朝灭南陈后,宇文述平定萧瓛萧岩之乱有功,宇文化及得授开府。[1]

宇文述曾助隋文帝次子晋王杨广夺嫡取代皇太子杨勇。杨广立为皇太子后,宇文化及以门荫入仕,起家千牛备身,经常领着千牛卫出入太子卧室,累迁为太子仆。青年時就備受寵信,惟品德不端,经常骑高头大马挟弓持弹在长安道上疾驰,被京城百姓呼为轻薄公子,还多次因受贿而被罷免官职,每次都因杨广说服文帝而复职。杨广还把女儿南阳公主嫁给宇文化及的三弟宇文士及。宇文化及经常保护二弟宇文智及免遭宇文述怒杀,所以兄弟之间很亲密。宇文化及仗着弟弟娶了公主,愈发骄横,在公卿之间言辞不逊,多有侮辱,每看到想要的男女、狗马、珍玩,必请托索取,又常与屠贩者交往牟利。[1][2]

杨广继位为隋炀帝後,宇文化及獲任太僕少卿。他仗着自己是炀帝为太子时的宠臣,十分贪婪。大业初年,炀帝幸榆林,宇文化及在宇文智及唆使下违反禁令与突厥做生意。炀帝大怒,囚禁他们数月,回京到青门外时,想先斩了他们再入城,已经脱了他们的衣服将头发梳成辫子,但因女儿南阳公主是他们的弟媳,宇文述又为宇文化及求情,久后还是释放了他们,把他们赐给他们的父亲宇文述为奴。[1][2]

大业十二年(616年),华北民变蜂起,宇文述建议炀帝驾幸江都宫,与儿子们随驾。十月,宇文述病重,炀帝遣司宫魏氏问遗言,宇文述说希望哀怜宇文化及。魏氏却谎称宇文述只是回忆炀帝。宇文述去世后,煬帝追忆交情,起用宇文化及為右屯衛將軍,宇文智及为将作少监,[1][2][3]并让宇文化及袭宇文述的许国公爵位。[4]

弑杀炀帝[编辑]

炀帝自认为有精锐的骁果军保护,不想回到混乱的华北,想迁都丹阳。但骁果军士兵大多来自关中,思乡,见炀帝无意北还,就想逃跑。大業十四年(618年)三月,以虎贲郎将司馬德戡裴虔通和直阁元禮为首的一些将领也想逃跑,宇文智及的朋友虎牙郎将趙行樞和外甥勋侍楊士覽也参与其中,与宇文智及商议。宇文智及指出如果骁果军逃跑,会被追上处决,故建议发动政变。在趙行枢和直长薛世良建议下,他们决定请宇文化及为首。宇文化及性格原本驽钝怯懦,闻讯害怕得变了脸色且流汗,最后同意。[1][2]江阳长张惠绍闻讯,骑马告诉御史大夫裴蘊,同谋矫诏调动郭下军队交给左翊卫大将军來護兒指挥,收捕宇文化及等,扣门救驾,派人告诉内史待郎虞世基;虞世基怀疑不实,不许。[4]宇文化及顾虑宇文士及是炀帝女婿,所以没有告知他政变的事。[5]

骁果军发动政变。因为发起政变者都是受到信任的军官,他们很容易就找到道路杀入了江都宫。宇文化及等结交司宫魏氏为内应,政变之际,魏氏矫诏让炀帝在玄武门安排的给使数百人出外,让他们无法救驾。天亮后,鹰扬郎将孟秉以甲骑迎接宇文化及,宇文化及不知道政变是否成功,战栗不能说话,有人来谒见,他只是俯首据鞍,口称罪过。宇文化及到城门,司马德戡迎谒,带他入朝堂,号为丞相。他们起初称只想奉炀帝回京。裴虔通持刀劫持炀帝,宇文化及命他收刀。但政变者很快暴露真实意图,宇文化及派内史舍人封德彝谴责炀帝的罪行,裴虔通杀死皇子赵王杨杲。炀帝请求服毒自杀,不获准,最后解下白色头巾给参与政变的校尉令狐行达,令狐行达用头巾将他缢死。[1][2][4]《隋书》卷二十一<天文志下>指宇文化及作乱有天象为征兆。

宇文化及打算擁立被软禁在骁果营的炀帝弟废蜀王楊秀為帝,眾人以為不行,便又杀杨秀及其七子(其中可能包括杨楷);之後陸續杀掉炀帝嫡子齊王杨暕及其二子、炀帝孙燕王楊倓、炀帝侄杨颢隋朝的宗室、外戚、忠心的大臣如滕王杨诜、虞世基、裴蘊、來護兒、秘书监袁充、右翊卫将军宇文協、千牛宇文皛萧皇后侄梁国公蕭钜和他们的一些儿子如散骑郎、朝散大夫来楷、果毅郎将、金紫光禄大夫来弘、虎贲郎将、右光禄大夫来整、符玺郎虞熙、宣义郎虞柔、虞晦、尚辇直长裴愔以及千牛左右张幼琮等都被殺死。[6]杨暕因为失宠,至死都以为是炀帝要杀他。[7]虞世基弟起居舍人虞世南抱着虞世基号泣,请求代死,宇文化及不许,虞世南哀伤得形销骨立,与兄弟三人都死于国难的张幼琮都得到当时的称赞。[8][9]炀帝侄秦王楊浩因是宇文智及的朋友,在宇文智及保护下得免。[1]宇文化及念及黄门侍郎裴世矩善待骁果军还建议让他们在本地娶妻、政变时迎拜马首,[10]老臣苏威已失帝宠,也没有杀他们;苏威去参见宇文化及,宇文化及聚众相见,加以殊礼。百官到朝堂致贺,只有给事郎许善心不到,也不听其侄直长许弘仁劝说。宇文化及遣人去他家抓他到朝堂再释放,许善心出门时没有行蹈舞之礼,宇文化及怒,又命擒回来杀了。[2]其母范氏时年九十二岁,绝食十余天而死。宇文化及将杨楷妃元氏赐给同谋校尉元武达,元氏绝食而死。[5]此外,宇文化及一伙也没有杀力战被擒的千牛独孤开远(炀帝的表兄弟),以及来护儿年幼的儿子来恒来济。许善心子许敬宗求饶,也得以不死。[4]

政变时,宇文化及派遣骁果席德方抓来右候卫大将军赵才,赵才一言不发,宇文化及想杀他,但三日后还是放了他并官复原职。一次宇文化及设宴,赵才请求劝其同谋杨士览十八人等喝酒,宇文化及答应。赵才执杯说:“十八人这件事只能做一次,不要到别处再做。”众人默然无语。[11][12]

始安郡丞李袭志得知宇文化及弑君,集合士庶举哀三日。交趾太守丘和得知炀帝遇弑,投靠梁帝萧铣[13]南陈末代皇后沈婺华从广陵过江回乡。[14]光州人得知炀帝遇弑,推卢祖尚为刺史,卢祖尚登坛歃血,哭着誓师。[15][16]

大权独揽[编辑]

宇文化及自稱大丞相、总百揆,为事实上的摄政;他以萧皇后名义下诏立杨浩为帝,但并不让杨浩实际行使皇权,令他住在别宫,重兵看守,只让他给敕书签字;以宇文智及为左仆射,领十二卫大将军,宇文士及为内史令,裴世矩为右仆射,裴虔通为光禄大夫、莒国公,苏威为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17]崔赜为著作郎,崔赜称病不起。[18][19]宇文化及出行的仪仗都与帝王乘舆相当。他很快召集炀帝的妃嫔宫女和官员们領兵沿西北方向朝东都洛阳进发,留左武卫将军陳稜为江都太守;夺取江都人舟楫,预备走彭城水路西归。著作佐郎庾自直在途中激愤发病去世。[20]宇文化及认为折冲郎将沈光骁勇,命沈光率给使在宫中驻扎。到显福宫时,虎贲郎将宿国公麦孟才、虎牙郎钱杰、沈光等聚集数千人想发起反政变推翻宇文化及,为炀帝报仇,但事泄,宇文化及害怕麦孟才和沈光的勇名,夜间与心腹出营,派人命司马德戡镇压。沈光听到营寨喧哗,知道事泄,不及披甲就袭击宇文化及大营,发现是空营,一无所获,仅杀了宇文化及的同谋内史侍郎元敏,就被围歼。[1][2]同时,吴兴太守沈法兴也以讨伐宇文化及为由起兵。[4]

四月,宇文化及拥兵十余万,入据六宫,奢靡一如炀帝;每日在帐中南面端坐,有人奏事,他就默然不回答,后来才收取奏疏,与城门郎唐奉义、符玺郎牛方裕、薛世良、医正张恺等参决。同时将杨浩软禁在尚书省,令卫士十余人看守,派令史取他写的诏书,不让他接受百官上朝参拜。宇文化及行至徐州,崔赜病逝。[18][19]因为水路不通,宇文化及就夺了百姓的车牛二千辆用于装载宫人珍宝,盔甲和兵器都令军士背负,路途遥远,疲倦的三军开始怨恨。宇文化及首先封司马德戡为温国公,邑三千户,加光禄大夫,仍统本兵,其实很猜忌他,数日后,署诸将分配士卒,以司马德戡为礼部尚书,表面上迁为显官,其实是夺其兵权,司马德戡贿赂宇文智及,才得以统率后军万余人。司马德戡怀恨,私下里对赵行枢说宇文化及没才能又糊涂,又有一群小人在身边,肯定要坏事,怎么办?赵行枢说就靠他们数人就能废黜宇文化及。于是司马德戡与赵行枢和将领李本、尹正卿、宇文导师等图谋袭击宇文化及,遣人求助于附近的农民变军首领孟海公希望他为外援。因孟海公没有很快回复,司马德戡为了等待回复而没有行动。许弘仁和张恺知道后告诉宇文化及,宇文化及于是派宇文士及装作游猎到后军,司马德戡不知事泄,出营参谒,于是和党羽都被擒。宇文化及责问他:我们在万死之余已经成事了,正要同守富贵,为什么要背叛我?司马德戡说宇文化及比昏君隋炀帝更甚,所以是情势所迫。宇文化及不回答,命送到幕下缢死,并杀死赵行枢等十九名同党。[1][2]孟海公害怕宇文化及,率众准备牛酒迎接。[4]

宇文化及到洛阳,遭围攻洛阳、占据巩洛地区的叛首李密抵抗,无法通过李密的辖区西进,于是进军東郡,通守王轨献城投降。炀帝讣闻传来,守洛阳的隋朝官员拥立留守洛阳的皇孙越王杨侗为帝。六月,宇文化及把辎重留在滑台,以王轨为刑部尚书守卫,引兵北上黎阳,李密遣徐世勣占据黎阳,徐世勣畏惧宇文化及兵锋,退守黎阳仓。宇文化及渡河,据守黎阳县,分兵围徐世勣。太史丞耿询对妻子说宇文化及必败,李氏当称王,想逃离宇文化及,被宇文化及所杀。[21][22]李密、徐世勣深沟高垒,不和宇文化及交战,宇文化及每次攻仓,李密就引兵相救攻打宇文化及的后方。李密与宇文化及隔水对话,李密骂宇文化及一家受隋朝恩惠却不死谏失德的皇帝反而弑君谋篡,如果投降,尚可保全后嗣。宇文化及默然俯视良久,回答说这是交战的事,何必书生之语。李密对随从说宇文化及如此庸愚,却突然想当帝王,只不过是赵高刘玄之流,自己应该折杖驱赶他。宇文化及大修攻城器械进逼仓城,徐世勣于城外掘深沟固守,宇文化及为护城河所阻不能到城下。徐世勣从护城河中挖地道,出兵攻击,宇文化及大败,攻城器械被焚烧。宇文化及数战不利,雄武郎将于洪建(一作于弘达)被李密生擒。[1][2][4]

李密与宇文化及交战时,担心被洛阳隋军袭击。洛阳政权也担心宇文化及前来,有个叫盖琮的人上疏请求说服李密一同对抗宇文化及。内史令元文都卢楚等同意赦免李密,命他攻打宇文化及,让他们互鬥,等打败宇文化及,李密也疲倦了,可坐漁翁之利。于是以盖琮为通直散骑常侍,赐李密诏书,授徐世勣右武候大将军,也命他讨伐宇文化及。[23]李密见到盖琮大喜,上表请求归顺杨侗,请求讨灭宇文化及以赎罪,派使者向杨侗报捷,将于洪建交杨侗处死,受册拜为太尉、尚书令、东南道大行台行军元帅、魏国公,杨侗令他先平定宇文化及,然后入朝辅政。纳言王世充不同意招抚李密,元文都等也怀疑王世充想献城给宇文化及,因此彼此生疑,仅表面仍彼此友善。七月,李密受诏,因为再无后顾之忧,出动全部精兵东向攻打宇文化及。李密得知宇文化及的粮食要吃完了,装作求和、同意提供粮食,其实不想给,想等粮尽就进攻。宇文化及信以为真,放开吃饭,等着李密供粮。李密手下有人获罪,逃奔宇文化及,说了李密的计划,宇文化及已经粮尽,大怒,渡过永济渠,突袭李密,决战于童山下,李密中箭落马,几乎被杀,得帐内骠骑秦叔宝救护得免,秦叔宝收拢军队力战击退宇文化及。宇文化及绕开李密,李密没有追杀,他就进入汲郡寻求军粮,又遣使拷掠东郡吏民,责令他们给自己米粟。王轨怨恨,以城归顺李密。宇文化及得知王轨背叛,大惧,准备从汲郡率众攻打北方各州。其将陈智略率岭南骁果万余人、樊文超率江淮军、张童兒率江东骁果数千人叛投李密,苏威也投奔李密。[17]宇文化及率余部二万向北到魏县(今河北大名西南),以吏部尚书杨恭仁守魏县。[1][2][24]李密知道他再不可能有作为,回军巩洛,只留下徐世勣防备他。李密每次取胜都向杨侗报捷,引起王世充不悦,並与元文都、卢楚矛盾激化,最后发兵杀死元文都、卢楚,夺取洛阳政权的大权,李密闻讯放弃入朝。[4]

八月,陈棱求得炀帝灵柩,取宇文化及所留辇辂鼓吹,粗略以皇帝规格改葬于江都宫西吴公台下。宇文化及任为历阳太守的民变首领杜伏威不接受官职,与沈法兴都向杨侗称臣。齐郡民变首领乐伯通据丹阳效力于宇文化及,被沈法兴攻陷。九月,李密因刚打败宇文化及,劲兵良马多战死,军队疲倦,却又因获胜而轻视王世充,不设壁垒,结果被王世充大败。王世充的家属先前在江都,被宇文化及劫持到滑台,又因王轨投降而被李密所获,这时候也获救。[2]李密投降唐朝,后来谋叛被杀。[25]

张恺等与将领陈伯想逃跑,事泄,为宇文化及所杀。宇文化及心腹都跑了,军力也衰微,兄弟们都无计可施,只是相聚酣宴奏女乐,喝醉后宇文化及就责怪宇文智及指使他弑君,招来灭族之祸,抱着两个儿子哭泣。宇文智及也不服,怒答:“成功的时候不归功,失败了却归罪,为什么不杀了我投降窦建德?”兄弟之间彼此斗嘴,酒醒了也继续喝。宇文化及见部下多逃散,自知必败,嘆道:“人生固當死,豈不一日為帝乎!”宇文士及劝他投奔唐朝,他不肯。九月,鸩杀杨浩,并杀杨浩弟济北侯杨湛[7]自立為帝,國號“”,年號天壽,设置百官,[25]封宇文智及为齐王,[1][2]宇文士及为蜀王,[26]以大理卿郑善果为民部尚书,[27]裴世矩为尚书右仆射,加光禄大夫,封蔡国公,为河北道宣抚大使。[10][28]

称帝后[编辑]

宇文化及派使者招降自称幽州总管的罗艺,罗艺杀使者,说自己不会追随弑君逆臣。西突厥曷娑那可汗先前投奔炀帝,炀帝死后追随宇文化及,十二月,投奔唐朝。[25]

武德二年(619年)正月,宇文化及攻打李密旧部魏州总管元宝藏,四十天不能攻克魏州,反为所败,逃走千余人。元宝藏投降唐朝,俘获杨恭仁交给唐朝。[24]唐朝派山东安抚大使淮安王李神通攻討宇文化及,化及被迫東走聊城,李神通攻破魏县,斩获二千余人,追杀宇文化及,围攻聊城。[2][27]

闰二月,宇文化及想以财物诱导其他叛首相助。齐州叛首王薄听闻宇文化及有很多宝物,假装来相助,宇文化及相信他,和他一起守城。随即叛首夏王窦建德也称自己是隋朝子民,应该讨伐弑君者,并得到纳言宋正本内史侍郎孔德绍的赞同,也聚众前来攻打宇文化及。[1][2][27][29]

宇文化及粮尽,想投降。李神通手下安抚副使崔民干建议接受。但李神通认为早晚可以破城,想以破城展示国威和用宇文化及的财物赏赐将士,拒绝了。崔民干说如果不能在窦建德赶来前平定宇文化及,则遭到双方夹攻必败,李神通愤而囚禁了他。宇文士及以到济北寻找粮食为由离开宇文化及,因此得到一些粮食,宇文化及军力有所恢复,便又拒绝投降,继续抵抗,李神通攻城十余天不能攻克。[1][2][27]

窦建德军到后,李神通被迫退兵。窦建德连续大破宇文化及,宇文化及退守聊城,窦建德纵兵用撞车、机石四面急攻,郑善果为宇文化及督战,中流矢。王薄开门放夏军入城,宇文化及及其部众都被俘。窦建德对萧皇后称臣,为炀帝发丧,安抚隋朝官员,当众诛杀宇文智及、元武达、孟秉、杨士览、许弘仁,以檻車押解化及,與其子宇文承基、宇文承趾至夏国都城襄国郡(今河北省邢台市),责问弑君之罪,在大陆县一併当众斬首。宇文化及临终说:“我没有做对不起夏王的事!”宇文化及所任内史令封德彝早就知道宇文化及必败,所以随宇文士及出外保护粮道,这时也就一同从济北投降唐朝。[26]窦建德下属瀛州刺史王琮责骂郑善果效力弑君之贼,郑善果羞愧自杀未果,后来也逃奔唐朝。留镇徐州的裴虔通以及宇文化及所任的太常卿陈政、江都郡丞赵元楷也投奔唐朝。[6]赵才、虞世南、工部尚书何稠、门下录事李桐客、起居舍人蔡允恭被窦建德俘虏,[8][9][30][31][32][33][34][35]赵才郁闷而死。[11][12]窦建德遣虎贲郎将于士证对南阳公主说宇文化及罪当灭族,公主子宇文禅师也该被杀,如公主不忍,可以赦免,公主不求情,宇文禅师被杀。[5][29]窦建德告诉杨侗自己诛杀了宇文化及,杨侗封他为夏王。此后窦建德愈发强大,山东多归附。四月,窦建德趁联合突厥,将宇文化及的首级与萧皇后及杨暕遗腹子杨政道一起交给和亲突厥的隋朝义成公主[1][2][27]

大业年间,有童谣说“谁道许”,果然宇文化及建立了许国而且很快灭亡了。[36]

贞观二年(628年)六月,唐太宗认为裴虔通等人弑君不可取,将裴虔通除名削爵流放。七月,又追究莱州刺史牛方裕、绛州刺史薛世良、广州都督府长史唐奉义、原隋朝虎牙郎将高元礼协同宇文化及弑君之罪,也都除名流放到岭南。[37]七年(633年)正月,又下令宇文化及一党的子孙不予录用。[38][39]

评价[编辑]

  • 《隋书》评价宇文化及平庸下材,世代受恩,有幸成为贵臣却不能效力国家乃至弑君,天地不容,人神同愤,最终伏诛,应为人臣之戒。[2]
  • 后来许敬宗唐高宗弹劾皇舅长孙无忌谋反时,举了宇文化及身为宰相之子、驸马之兄仍然谋反弑君的例子。[40]
  • 武则天年间,宇文化及的儿子向肃机(即尚书左右丞)杨昉喊冤,请求为宇文化及平反,让自己享受隋朝的荫官待遇,杨昉取牒文写道:“父亲杀了隋朝皇帝,儿子却请求隋朝的荫官,可以吗?”[41]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姊妹[编辑]

子女[编辑]

  • 宇文承基
  • 宇文承趾
  • 其他儿子

影視作品[编辑]

年份 作品 演員
1987 大運河 鄭君熾
1994 唐太宗李世民 吴旗
1996 隋唐演義 郑坤范
2000 乱世桃花 林利
2003 隋唐英雄传 杨树林
2004 大唐雙龍傳 李子雄
2004 傻小李元霸 翟乃社
2004 秦王李世民 许守钦
2005 开创盛世 赵毅
2006 风尘三侠之红拂女 于文
2008 隋炀帝 耿晓霖
2009 隋朝来客 韩青
2011 大唐双龙传之长生诀 尤勇
2012 隋唐英雄 魏宗万
2013 隋唐演義 徐少强

注释[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北史》卷七十九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隋书》卷八十五
  3.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三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
  5. ^ 5.0 5.1 5.2 《北史》卷九十一
  6. ^ 6.0 6.1 《隋书》卷六十四
  7. ^ 7.0 7.1 《北史》卷七十一
  8. ^ 8.0 8.1 《旧唐书》卷七十二
  9. ^ 9.0 9.1 《新唐书》卷一百零二
  10. ^ 10.0 10.1 《隋书》卷六十七
  11. ^ 11.0 11.1 《北史》卷七十八
  12. ^ 12.0 12.1 《隋书》卷六十五
  13. ^ 《旧唐书》卷五十九
  14. ^ 《陈书》卷七
  15. ^ 《旧唐书》卷六十九
  16. ^ 《新唐书》卷九十四
  17. ^ 17.0 17.1 《北史》卷六十三
  18. ^ 18.0 18.1 《北史》卷八十八
  19. ^ 19.0 19.1 《隋书》卷七十七
  20. ^ 《北史》卷八十三
  21. ^ 《北史》卷八十九
  22. ^ 《隋书》卷七十八
  23. ^ 《旧唐书》卷六十七
  24. ^ 24.0 24.1 《旧唐书》卷六十二
  25. ^ 25.0 25.1 25.2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六
  26. ^ 26.0 26.1 《新唐书》卷一百
  27. ^ 27.0 27.1 27.2 27.3 27.4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七
  28. ^ 《北史》卷三十八
  29. ^ 29.0 29.1 《新唐书》卷八十五
  30. ^ 《隋书》卷六十八
  31. ^ 《北史》卷九十
  32.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五上
  33. ^ 《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上
  34.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七
  35. ^ 《新唐书》卷二百零一
  36. ^ 《隋书》卷二十二
  37. ^ 《旧唐书》卷二
  38. ^ 《旧唐书》卷三
  39. ^ 《新唐书》卷二
  40. ^ 《新唐书》卷一百零五
  41. ^ 《新唐书》卷一百零六

延伸阅读[编辑]

[在维基数据]

维基文库中的相关文本:隋書·卷85》,出自魏徵隋书
维基共享资源阅览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