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平壤戰役 (1950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壤戰役 (1950年)
韓戰的一部分
日期1950年10月14日 - 10月19日
地点
结果 聯合國軍獲勝
参战方
Flag of the United Nations.svg 聯合國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1912-1959).svg 美國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英國
大韩民国 南韓
Flag of Australia.svg 澳洲
Flag of North Korea.svg 北韓
指挥官与领导者
美國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
美國 沃爾頓·沃克
美國 約翰·科爾特
美國 勞倫斯·凱瑟
大韩民国 劉載興
大韩民国 白善燁
大韩民国 金點坤朝鲜语김점곤
大韩民国 申尙澈朝鲜语신상철
大韩民国 金基勇
土耳其 達新·亞澤哲
英国 巴澤爾·奧布里·科德
Flag of North Korea.svg 金日成
Flag of North Korea.svg 崔庸健
兵力
250,000人 80,000人

平壤戰役韓戰聯合國軍攻佔北韓首都平壤的戰役。為平壤-元山戰役的一部分。

戰役開始於1950年10月14日及至10月19日結束,在行動中,聯合國軍攻佔了平壤,結束了聯合國軍一連串的勝利,之後雖然繼續向北進攻鴨綠江,但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覺得深受威脅,因此決定派遣中國人民志願軍介入衝突以支持北韓,攻擊聯合國軍及迫令其撤退回南韓

背景[编辑]

1950年9月28日,聯合國軍攻佔漢城(今首爾)後,美國政府授權聯合國軍總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率軍越過三八線,消滅朝鲜人民軍及攻佔整個朝鮮半島。於是,麦克阿瑟制訂如下計劃:

1. 由沃爾頓·沃克陸軍中將指揮之美軍第八軍團沿開城沙里院一線向西北方向進攻,目標指向平壤
2. 由尼德·阿爾蒙德陸軍中將指揮之美軍第10軍元山登陸;
3. 之後,兩支部隊沿東西兩線實施夾擊,會合後封閉半島,從而切斷朝鲜人民軍的退路,之後向定州一寧遠一興南一線推進。
4. 美軍第3步兵師則留在后面守衛元山—興南—咸興地區。

當時,聯合國軍的總人數已經超過400,000人,各種飛機1,000多架,軍艦共300多艘。其中第一線的兵力就有4個軍、10個步兵及機械化師、1個步兵旅及1個空降團,共100,000人。之后向鴨綠江邊的滿浦推進。

防守之北韓軍隊沿三八線只有不足2個師之兵力防守,加上新成立之部隊,只有90,000多人。

戰況[编辑]

攻佔沙里院[编辑]

聯合國軍在10月8日越過三八線,進展神速。在東線,韓國陸軍第1軍英语I Corps (South Korea)在10月10日佔領元山,10月17日攻佔咸興。在西線,美軍第1軍在10月9日沿金川沙里院一線向北推進。

北韓人民军的邊境陣地,由於金川被包圍而遭突破,聯合國軍終於打開了通向北韓首都平壤的道路。10月14日傍晚,第1軍準備向沙里院突進。同時右翼的韓國第1師,在13日奪取交通要衝市邊里,接着又沿山間險路向遂安推進。美軍第1騎兵師的第7騎兵團第2營向南川店追擊,主力從汗浦里向金川集結,準備第2天早晨開始發起追擊。美軍第24步兵師以第21團繼續肅清白川附近的敵人,主力在開城南側擔任軍的預備隊。

第1骑兵师师长霍巴特·蓋伊英语Hobart R. Gay把下一个进攻目标选在沙里院,计划10月15日发起进攻,实施分进合击,即:首先以第7骑兵团夺取瑞兴之后,超越英軍第27旅英语27th Infantry Brigade (United Kingdom),沿公路干线向沙里院突进;令第5骑兵团沿南川店—青石头里—载宁—沙里院公路向沙里院突进;以第7骑兵团经新塘里向黄州突进,切断敌人的退路。把目标选在沙里院,是因为该市位于平壤平原的南部边缘减恶山脉的东南麓,是控制同载宁江所形成之隘路的交通要冲,除了其北侧的高地带之外,别无防守平壤的地形。

可是15日晨,第1军军长受到了美國第八軍團司令官沃爾頓·沃克的忠告,加快進攻速度。因此这时,沃克将军很希望能在美國第10軍实施元山登陆之前占领平壤,以证明自己的主张是妥善的。但是,当面的朝鲜军队的斗志及其抵抗程度,却不允许向平壤一举突进。

10月15日,第7骑兵团第2营7时开始在友军的猛烈炮击和轰炸之后,不失时机地进攻南川店,但由于敌人猛烈的抵抗,经过艰苦奋战,到中午才突入南川店。下午开始下雨。雨越下越大,使以往的土路变得泥泞不堪。车辆在路上到处抛锚,终于把公路堵塞了。第1骑兵师的进攻自然停止下来。另外,使用于左翼第一线的第24步兵师,计划以第21团向海州突进,以第19团由南川店向青石头里突进,歼灭企图在公路以西地区进行侧面攻击的北韓第43师之后,向沙里院进攻,根据这一方案完成了出发准备。但因前面道路堵塞而无法前进。

然而,右翼韓國第1师的进攻速度却快得惊人。该师在尾隅洞(南川店东北12公里)受到随伴有6辆坦克的朝鮮人民軍约1个营的伏击,师长白善燁率领部队将其击溃,又马不停蹄奔向遂安。师长把当时的战法称为“无休止的进攻”。实际上,该师除了每天为做一次饭而进行一次大休息外,连小休息时间都舍不得用,一直在向前推进。

10月16日,韓國第1师夺取了遂安。到平壤还有1天的路程即50公里。美軍第1骑兵师夺取瑞兴,第24步兵師的各一部进至海州东北侧和青石头里,分别准备17日进攻沙里院。到这个时候,第八軍團和第1军似乎都认为:“平壤的木质家屋多,易起火,也是地形上难守的一个小城市,所以,北韓軍隊不会像汉城那样与平壤共存亡。适合于防守平壤的地形,只有沙里院东西一线,因而只要突破沙里院,攻占平壤就容易了”。

英軍第27旅在10月17日拂晓从瑞兴出发向沙里院,第7骑兵团经新塘里向黄州发起了进攻。英国旅接近了预计为主阵地的沙里院东侧的高地地带。不出所料,立即受到急袭射击,迅速展开短兵相接的战斗北韓軍隊不一会动摇起来,丢弃了10挺机枪和4门反坦克炮败逃了。英軍急忙前进,夺取了被炸成一片废墟的沙里院。超越该营的澳大利亚营北进不远,就发现在黄州南侧的高地线有相当坚固的阵地,所以准备18日晓拂发起进攻。另一方面,沿减恶山迂回的第7骑兵团,16时许到达黄州东南侧,令第1营向沙里院南下,以主力夺取了黄州。第1营刚沿公路南下,不一会便受到来自前面小丘的射击。看到有相当多的北韓士兵,可能是一支大部队在朝南实施防御。这就是英军准备翌日拂晓进攻的那部分敌人。

这个美军营发起了进攻。此时,机智的韓國翻译带着伤接近北韓軍隊的阵地。大声喊道:“我们是紧急来援救你们的苏联军队。停止射击。”不一会就停止了射击,有一群北韓士兵到营长身边来联络。他们被一个排包围起来,要解除他们武装的时候,有两三个人想要抵抗。排长眼明手快立即打倒其中的一个,其余的人全部举起了双手。四周的丘陵上有数百名北韓士兵站在堑壕里注视着情况的发展,当看到白天发生的事情后,大部分都走出堑壕投了降。接着,好像发生了连锁反应,投降者不断,共计竟达1700人之多。18时同英军取得了无线电联系。这时,英军已在相距数公里的丘陵对面完成了进攻准备。左翼的第24步兵师,以第21团肃清海州残敌,以第19团沿新院里—载宁—沙里院公路北上。因为沙里院已落入英军之手,所以,米尔伯恩军怕发生友军相击,便让第24步兵师停止前进。另一方面,韓國第1师又进一步加快了速度,17日一鼓作气走了40公里,迫近距平壤还有20公里的距离上。

平壤的外围防线减恶山脉,没有多大抵抗就被突破了。眼看就要攻占北韓的首都平壤。沃克的方案是,以美第1军从平壤的东侧至西侧实施包围,以韓國第2军从他北侧实施包围。这个方案与麦克阿瑟的方案完全相同,所不同的只是,韓國第2军沿陆路北上,取代了预定从元山登陆后西进的美軍第7步兵師英语7th Infantry Division (United States)

進迫平壤[编辑]

在沙里院陷落的10月17日傍晚,美第1军的态势是:第1骑兵师(配属英第27旅)位于黄州—沙里院—瑞兴地域;第24步兵师主力位于载宁;第1军预备队第5团位于金川附近;韓國第1师迫近平壤东侧15公里处。沿中央部的山岳地带北进的韓國第2軍,正在向平壤急进:其第8师英语8th Infantry Division (South Korea)由平康北进,已到达平壤东北75公里的阳德;第6師英语6th Infantry Division (South Korea)经元山西进抵达阳德东侧;第7師朝鲜语대한민국 7보병사단已前出到遂安附近。就是说,美军的2个师和韓國军队的4个师出现了争先恐后的局面,美军的先头刚到达平壤以南48公里的黄州,完全靠徒步追击的韓國第1师就逼近平壤以东15公里处,期待18日突入平壤。而且,在韓國陸軍的正面只有若干朝鮮人民軍部隊采取迟滞行动,并没有强有力的組織。

鉴于当前的态势和北韓軍隊在沙里院附近的溃败状态,联合国军总司令部又回到了当初的判断,即:“北韓軍隊对付由南方急追而来的第1军已是全力以赴,似乎已无兵力对付从东面逼近的韓國第2军。北韓軍隊不会固守平壤。如果固守,只能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或者成为俘虏”。因为沙里院同预期的相反,不仅被轻而易举地夺取,而且明显地削弱了北韓軍隊的斗志。但是,第八軍團司令部的情报部估计:“如果北韓軍隊后退到清川江以北另有打算,就需要在某地持久坚守以争取时间,而在到清川江之前只有大同江和平壤这个地形了。他们很可能在这里,即使牺牲与我实际接触的北韓第32和第17这2个师(兵力约8,000人),也要坚守平壤,以达到持久的目的”。他们把这一估计报告了总司令部。这个报告,引起了麦克阿瑟将军的注目。他早就考虑过空降部队的用法,命令空降团16日以后准备随时投入战斗。似乎这又增强了他的自信,他认为:“ 如果北韓軍隊坚守平壤,用空降部队不仅可以切断它的退路,或许还可以捕捉朝鲜政府的领导人,带回数千名联合国军的俘虏”。未赶上仁川登陆的第187空降戰鬥團(即加强团),9月下旬以来一直在金浦机场待机,这次算时来运转遇上了战机。

10月18日晨,第1骑兵师以第7骑兵团为前卫向平壤急进。官兵们虽然以疲惫的身躯在泥泞的道路上拖着沉重的步子,但他们的心情却是轻松愉快的。由于指挥下的英军首先突入沙里院,骑兵师得到了突入平壤的荣誉,师的大部分官兵相信这样的传说:“感恩节(11月24日)的正餐可在东京吃。占领平壤是这场战争的目标,所以夺取平壤战争就结束”。刚一接近黑桥里(平壤以南12公里),就受到122毫米榴弹炮和反坦克炮的集中射击。前卫营发起了进攻;估计约有600人的北韓軍隊,占领了黑桥里东西的高地线,他们以数辆T-34坦克埋在土中构筑的速成火力点为骨干,阵前还设置有密度很大的地雷场。在火力配系和地形上都不允许坦克突入,所以可以预想,这次进攻是困难的。但是,团的作战主任威贝尔上尉根据以往的经验,直感到朝鲜军队不久就要后退,特意等待团主力进攻。他后来对人说:“经历的战斗多了,就能自身感觉到敌人的动静”。这却是常有的事。

但是,北韓軍隊的抵抗格外强,前卫的进攻一直没有进展。韓國第1师就要突入平壤了,而前卫却一直不前进,师长对此很不满意,15时许到了第一线。当他知道在那里沃尔纳夫代理团长只以前卫营进攻,把团主力闲置不用时,很生气。将军立即指挥团主力迂回,包围敌人的左翼。从第一线回来的威贝尔上尉讲了他的估计,而当时主力已经出发了。但是,主力机动的路线是减恶山脉中的险路。走了一整夜,到19日日出后才进至敌人的翼侧。而且,北韓軍隊正象威贝尔上尉预想的那样,已经撤退到平壤。

另一方面,韓國第1师利用17日夜间进至智洞里(平壤以东10公里),在这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阵地由苏联式的据点编成,前面一带为地雷所复盖。师于18日进行了一整天的猛烈攻击,仅仅突破了2公里。朝鲜军队进行如此激烈的抵抗,据推测可能是由于这里一旦被突破,在美军正面担任迟滞任务的主力的退路就会被切断,可是根据俘虏的说法,是加上了内战这种心理因素。俗话说,兄弟吵架比同他人相争更加激烈;朝鲜军队好像把韓軍当成了眼中钉。但是,韓國第1师18日夜仍继续进攻,一个一个地夺取了朝鲜军队的据点,19日晨终于突破了这里的阵地。这时即19日晨,第5骑兵团正沿公路向平壤突进。团长给贝尔中尉指挥的F连加强坦克、重机枪、工兵各1个排作为先遣队,他亲自紧跟在其后面前进。F连击溃在戊辰川的堤防上抵抗的少数敌人,于11时02分突入北韓的首都平壤的南端。北韓軍隊的抵抗停止了。

佔領平壤[编辑]

平壤是朝鲜最古老的都市,作为高句丽高丽的首都而久负盛名。人口约50万人,发展到大同江的两岸。西岸为旧市区,是北韓的中心,东岸是比较新兴的工业区。大同江是把北韓一分为二的大河,在平壤市内一段,河宽有400~500米,水量丰富,水流很急。在大同江上架设的桥梁,只有连接市中央的大同桥和在市的南郊架设的2座铁路桥。

第5骑兵团团长企图强行通过还保留着的铁路桥和大同桥,以实现捷足先登突入旧市区的目的,但是,就在他要过桥之前,桥在他眼前被爆破了。F连想进到羊角岛,又没有船。于是请求侦察机帮助寻找渡河点,他刚要沿河堤北进时,发现有一支大部队陆续渡河过去,蜂拥进入旧市区。它是就韓國第1师。

韓國第1师在19日晨,该师继突破智洞里之后又向平壤急进,在平壤以东6公里的寺洞里之丘陵地带再次受到阻击。师长把敌人牵制在正面,命令巴顿坦克连从敌人的北翼绕到其背后实施进攻。坦克分队穿过丘陵之间开出的仅有的一点水田,冒着敌人自行火炮的射击突进,碾压敌人的阵地,扫射乱跑的北韓士兵。师不失时机地肃清该敌向平壤急进,但道路上到处敷设着地雷,坦克前进很慢。如果慢慢腾腾,就要让骑兵师跑到前面去了。师长叫步兵也帮助掃雷,终于通过此处,11时许到达了大同江畔。师对敌情和友军的第一线情况都不清楚,但毫不犹豫地渡过大同江突入平壤旧市区,排除轻微的抵抗,日落前占领了其外城的大半。另外,从阳德公路西进的韓國第7师第8团抵达平壤北郊,同一天傍晚,占领了位于市北端的金日成大学。20日,韓國第1师和韓國第7师第8团协同进入市中心,10时许完成肃清残敌的任务。另外,第5骑兵团用前送的攻击舟艇从早晨起开始渡河,但到中午才结束渡河。

平壤中心构筑着各种工事,好像已要塞化,但是却未进行大的抵抗。北韓軍隊把火炮和机枪丢弃在阵地上四处逃散了。北韓軍隊的士气很低,象征着战争的结束。联合国军关于北韓軍隊“不死守平壤”的估计是正确的。市内教堂的钟声响起,似乎带有欢迎之意,祝福和平的到来。留下来的平壤市民是友好的,勤快地为联合国兵办事。人们担心的那种疯狂的抵抗和谋略,都未发生。

總結[编辑]

聯合國軍攻佔了平壤,繼續向北進攻鴨綠江,北韓將殘兵撤向中朝邊境同遷都至江界市。金日成中華人民共和國请求直接援助,而中華人民共和國覺得深受威脅,因此決定派遣中國人民志願軍介入衝突以支持北韓,攻擊聯合國軍及迫令其撤退回南韓。

相關文藝作品[编辑]

電影[编辑]

電視劇[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