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须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须陀
性别
出生 565年
弘农阌乡
逝世 616年
洛口
国籍 隋朝
教育程度 私塾
职业 軍人
活跃时期 6世紀
亲属 张元备

张须陀(565年-616年),弘农阌乡(今河南灵宝市)人,隋朝大将。性刚烈,有勇略,被认为是隋朝柱石。

生平[编辑]

少年时从史万岁讨西,因功授仪同,赐物三百段。隋炀帝继位后,汉王杨谅在并州作乱,张须陀从杨素平乱,加开府。

大业六年(610年),担任齐郡(今山东济南)丞。此时隋炀帝准备第一次征高句丽辽东之役,百姓失业又逢荒年,谷米价格飞涨,张须陀欲开仓赈给,属下都说:“须等待朝廷诏敕,不可擅自赈灾。”张须陀说:“今帝在远,遣使往来,必淹岁序。百姓有倒悬之急,如待报至,当委沟壑矣。吾若以此获罪,死无所恨。”[1]于是先开仓而后上状,炀帝得知后,并不怪罪。

大业七年(611年)邹平(今山东邹平北)人王薄起事,自称“知事郎”。聚结亡命数万人,寇掠郡境。官军前去征讨,败多胜少。张须陀发兵平乱,王薄引军向南,转掠鲁郡(今山东兖州)。张须陀尾随其至岱山之下。王薄自持以往得胜容易没有防备。张须陀选军中精锐,出其不意击之,将王薄击溃,乘胜斩首数千级。王薄收合亡散只得万余人,被迫向北渡河逃亡。张须陀追击至临邑(今济南市北)又破之,斩五千余级,获六畜数以万计。此时天下承平日久各州郡多不习兵,惟有张须陀勇决善战。兼又长于抚驭下属,能得军心,时人评之为名将。

大业九年(613年),王薄又联合连豆子<卤亢 >贼孙宣雅、石秪阇、郝孝德等共十余万攻章丘(今山东章丘西北)。张须陀派水军断其后路津梁,亲率马步二万袭击,大破之,贼徒散走。贼军退到时津梁又被水军所拒两面夹击,获其辎重不可胜计。炀帝大悦优诏褒扬,令使者为张等主要将领画图上奏,在宫中悬挂观看。

同年贼裴长才、石子河等众二万,悄悄靠近城下纵兵大掠。张须陀来不及召集郡兵(隋朝郡兵不同府兵,半兵半农,战时为兵,平时仍要从事生产),便亲率五骑前往迎战。贼兵见张须陀人少,竞相上前来战,围了百余重,张须陀身中数创,勇气弥厉。此时城中兵至,贼稍稍退却,张须陀督军复战,裴长才败走。数旬后贼帅秦君弘、郭方预等合军围北海(今山东益都),兵锋甚锐,张须陀对属下众将说道:“贼自恃强,谓我不能救,吾今速去,破之必矣。”[1]众将都不敢接口,唯有勇将罗士信秦叔宝请战。于是挑选精兵,快速行军,贼兵果然没有防备,击大破之,斩数万级,获辎重三千两。司隶刺史裴操之上状,炀帝遣使犒劳。

大业十年(614年)贼左孝友众率兵十万,屯于蹲狗山(今山东招远东北)。张须陀列八风营逼迫,又分兵扼其要害。左孝友见情势窘迫,自缚来降。其党解象、王良、郑大彪、李宛等众各万计,都被张须陀各自扫平,威振东夏。以功升为齐郡通守,领河南道十二郡黜陟讨捕大使。

此时又有贼庐明月率众十余万窥伺入寇河北,屯兵于祝阿时(今山东禹城西南),须陀邀击,杀数千人。贼吕明星、帅仁泰、霍小汉等众各万余滋扰济北,张须陀进军将其击走。招募将兵征讨瓦岗军翟让,前后三十余战,每战必胜。又迁为荥阳通守。

此时李密游说翟让取洛口仓,翟让深深忌惮张须陀不敢进军。在李密反复劝说下,翟让才与李密率兵逼荥阳,张须陀率兵拒之。翟让恐惧,率兵退却,张须陀乘胜追击逐北十余里。此时李密事先伏数千人在林间,突然暴起偷袭,张须陀部没有防备被击败。李密与翟让合军围困,张须陀勇猛过人,单骑突围而出,但左右不能尽出,于是跃马入林救援。来往数次,众皆败散,张须陀仰天长叹:“兵败如此,何面见天子乎?”[1]于是下马战死,时年五十二。其所部士兵得知死讯,连哭数日不止。越王杨侗遣左光禄大夫裴仁基招抚其部下,移镇武牢。隋炀帝令其子元备统帅父兵,张元备当时人在齐郡,途中遇贼,战死。

墓志铭[编辑]

张须陀墓志铭出土于河南灵宝,正方形,青石质,长宽均为58厘米。有志盖,其文楷书:大隋故齐郡通守南阳张府君墓志之铭',四煞装饰卷草纹。墓志铭文30行,满行30字,书法为行楷。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隋书·卷七十一列傳第三十六》
  • 《中原文物》2011年第1期-《河南灵宝新出_张须陀墓志_考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