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证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恶魔的证明拉丁語probatio diabolica)是指法律所要求的、却无法完成的证明[1]。在古代,与恶魔的证明相对的是神圣的证明(probatio divina)[2]

类似的命题[编辑]

  • 夜间倍增:假设所有人晚上睡着,所有事物的尺寸大小扩大一倍,包括一切测量仪器等。这一现象发生了却无法被证明。[3]
  • 桶中之腦:当你睡着时,你的大脑被技艺高超的医生与科学家取下,放入一缸营养液中,大脑连接这电极,模拟信号传入大脑,比如你想掐自己一下时,便有相应的信号传入大脑。你无法否认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
  • 亨普尔的乌鸦:亨普尔的乌鸦是一个经典的乌鸦悖论,它是要证明所有的乌鸦都是黑色的。显然,找到所有的乌鸦是不可能的,这时,需要利用反证找到不是黑色的乌鸦,或者证明“所有不是黑色的东西都不是乌鸦”。

在法律上的意義[编辑]

在法律上,指的是法律權利被推定後卻難以用反證推翻的情形。

法律用語上,當一個權利是被「推定」成立的時候,若能夠以反證推翻該權利推定的要件時,該推定的效力就能夠被推翻掉。例如不動產物權在經過登記以後,推定登記權利人(登記名義人)適法擁有該不動產物權(民法第759條之1第1項),然而當登記名義人與真正所有權人不同時,縱使實務見解認為登記名義人仍然不能除斥真正權利人的所有權(最高法院40年臺上字第1892號民事判例),但在這種情況下,由於不存在的事實非常難以舉證,因此真正所有權人很難提出證實登記名義人並非真正權利人的反證來推翻該推定的效力。這時,我們稱這種反證為「惡魔的證明」。

這樣的情況並不只在民事訴訟上很常見,在刑事訴訟上也是所見不鮮的。刑事訴訟上有一個原則叫做無罪推定原則,所謂無罪推定原則,指的是被告在還沒經過審判證明其有罪,且該有罪判決確定前,應該被推定為無罪的原則(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然而,縱使這個原則在刑事訴訟法中明文被規定,但基於人性對被害人的偏頗,不僅是媒體、社會大眾,就連掌握司法權力的檢察官、法官都難以抗拒對被告「有罪推定」的人性,因此實務上很常出現必須由被告來證實自己無罪的情況。

實務上,刑事法院在做出任何判決時,除了「有罪判決」要搭配一個「有罪事實」以外,「無罪判決」也要搭配一個「無罪事實」來憑依;而這裡所謂無罪的事實,就是找出一個「真正犯罪者另有他人」的證據,來證明「被告不是犯罪者」的事實。如果辯方所主張的證據無法建構出一個「讓被告無罪的事實」來「讓法官下無罪判決」時,縱使檢方證明被告有罪的證據一一被推翻,法官仍然難以做出諭知被告無罪的判決(當然,法官這樣的見解是完全違背刑事訴訟原則的,但實務上仍然常常以這種方式為判決,並不代表這是正確的審理態度)。

範例:鄭性澤案[编辑]

然而,要主張一個不存在的事實實際上是非常困難的,由臺灣著名的鄭性澤案可以看的出來。

鄭性澤案又稱為十三姨KTV殺人事件,發生的過程大約是鄭性澤與羅武雄等人在臺中縣豐原市(今臺中市豐原區)的十三姨KTV滋事,在員警來到後發生槍戰造成死傷的殺人案件,其中一名蘇姓員警被子彈射中,送醫後不治身亡。該案審理過程中,鄭性澤因於檢方偵察時遭到刑求,而作出不利於己的自白,在民國95年(西元2006年)時遭最高法院宣判有罪。又因為鄭性澤與其辯護律師持續提出證據來證明自己沒有開槍而被最高法院認定毫無悔過之意,遂於宣判有罪之時定應執行死刑,鄭性澤從此淪為死囚。

鄭性澤在這個案件中之所以一直被推定為有罪而難以被推翻,正是因為在場能夠證實鄭性澤有無開槍的證人全都死在當下,唯一活下來的鄭性澤便被認為是殺害員警的兇手。雖然鄭性澤與辯護律師以及冤獄平反協會持續舉出各種證據來證明檢方認定被告有罪的主張(檢方建構的有罪事實)是有致命問題的,卻因為被告無法建構出無罪的事實(既然鄭性澤沒有開槍,那麼開槍的人是誰?)而一直無法推翻有罪的推定,還被據此認定為毫無悔悟的證據。

雖然本案在監察院、冤獄平反協會等政府、非政府組織介入下,於判決確定十年後的2016年成功開啟再審,在2017年獲得了無罪的判決,但也證實了司法實務界對於無罪推定的漠視,同時也證實了要證明「無罪」來推翻有罪的「推定」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

該案經過調查,實務見解認為開槍殺害蘇姓員警的人「可能」是一樣死在現場的羅武雄,不過因為沒有任何證人存在,羅武雄也死亡了,所以究竟是誰開的槍,也就不了了之了。

衍生[编辑]

动漫作品[编辑]

海猫鸣泣之时》中在讲述魔女是否杀人时提到了恶魔的证明。

怪物王女》第5集漫畫中提到惡魔的證明,是對於證明完全沒有的事情是十分困難的。

異世界法庭》第12話漫畫中主角針對對方的問題,提到這是惡魔的證明

参考文献[编辑]

  1. ^ Hatena Keyword. 悪魔の証明. [2016-05-02]
  2. ^ Pollock, Sir Frederick, et al. The history of English law before the time of Edward
  3. ^ (美)威廉姆·庞德斯通. 推理的迷宫:悖论、谜题及知识的脆弱性.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