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马萨里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托马斯·马萨里克,摄于1918年

托马斯·加里格·马萨里克捷克语Tomáš Garrigue Masaryk,1850年3月7日-1937年9月14日)捷克斯洛伐克首任总统(1918年-1935年)。因他在争取独立中所起的作用,同爱德华·贝奈斯米兰·雷斯提斯拉夫·什特凡尼克英语Milan Rastislav Štefánik一起,被称作捷克斯洛伐克开国三元勋,但只有他被稱為「祖國之父」。

马萨里克生于摩拉维亚的霍多宁,毕业于维也纳大学,获博士学位。1882年任查理大学哲学教授,创办《雅典文艺》、《时代》等刊物,抨击奥匈帝国的专制和民族压迫。多次被选为奥地利帝国议会议员。


經歷[编辑]

早年生活及教育[编辑]

馬薩里克生於南摩拉維亞一個叫Čejkovice的小鎮,之後搬到布爾諾求學。馬薩里克生於一個斯洛伐克的貧戶,父親為貴族家中的車伕,[1]母親為受過德國教育的斯洛伐克人。1900年创建捷克人民党 (1905年改名捷克进步党)。早年定居在布拉格且出任奧地利與波希米亞議員,在國回時也肩負新聞記者的工作,同時遊歷過德國美國美國俄國義大利巴爾幹半島等地,如1902年他曾到芝加哥大學演講過。[2]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编辑]

  1914年12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與女兒奧爾加(Olga)流亡国外,途經義大利羅馬(1914年12月~1915年1月)、瑞士日內瓦(1915年1月~9月)、法國巴黎與英國倫敦(1915年1月~1917年4月)等地組織反奧活動。在日內瓦,因為情報傳遞問題,女兒愛麗絲(Alice)被捕,兒子也在故鄉被亡命之徒所殺害。1915年4月半前,馬薩里克曾到巴黎與倫敦調解捷克僑界的紛爭,並在倫敦搜集德國的情報且和俄羅斯帝國公使卞鏗多夫(Benckendorff)伯爵會面。在英國時,馬薩里克在國王學院(King College)擔任斯拉夫學教授,並組織捷克僑民的反奧運動。在法國時,馬薩里克則在1916年2月8日會見了法國總理阿里斯蒂德·白里安,在巴黎也會面其他政要。[3]1916年在巴黎建立捷克斯洛伐克國民會議,任主席。

  俄國二月革命後,馬薩里克為了捷克復國運動在1917年5月5日啟程途經挪威卑爾根瑞典斯德哥爾摩最終進入俄羅斯彼得格勒莫斯科基輔公開演講、召集各界人士開會與發表論文。另外,他主張建立一支捷克人的軍隊,故他主張從俄國的戰俘中組織一個捷克師團,馬薩里克並不在意指揮者出身何族;再者,他主張這支軍隊應該調去法國,儘管該主張遭受反對,但在俄國革命後得到首肯,連同南斯拉夫人在內遣往法國需在三萬人左右,這有一部分人將在法國工廠工作。俄國十月革命後,馬薩里克先到莫斯科再轉往基輔召開國民會議的分會,不過由於新的共產政權與同盟國簽訂《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條約》媾和,馬薩里克知曉在俄國已無所事,時值烏克蘭宣布成為完全獨立國家並取消與國民議會所訂之條約,令其及早離開該國,故馬薩里克設法取道羅馬尼亞西伯利亞海參威赴法國;在羅馬尼亞的雅西,他會見該國的政治家、軍事領袖、法軍宣傳首腦與俄軍司令;隨後,因局勢關係馬薩里克決定加速返法,他返回莫斯科與共產政權交涉武裝中立一事,被要求交出一部分軍器即可通行西伯利亞鐵路[4]

  1918年馬薩里克離開俄國,原欲直赴美國卻被迫改道滿洲鐵路,穿過韓半島釜山在該年4月1日抵達日本,該月8日會見美國大使莫理斯(R.S. Morris),他要求馬薩里克提交備忘錄討論俄國共產主義之狀況以呈伍德羅·威爾遜,並建議協約國應該對共產政權有所作為;19日,馬薩里克到橫濱正巧有航班到加拿大,並在29日抵達維多利亞溫哥華後;隔日他便轉往芝加哥,該地是除了布拉格外最大的捷克僑胞集居地、捷克的金融中心,接著他陸續到紐約波士頓巴爾的摩克利夫蘭匹茨堡華府等地;在匹茨堡時,他簽訂旅美捷克人和斯洛伐克間的協定,緩和後者對獨立的主張並應許其享行政自治並自有議會與法庭;在華府時,馬薩克里接近各黨的議員,如:時任外交委員會主席的喜赤科克(Hitchcock)、參議員洛治(Lodge)和魯特(Root)等,也拜訪美國各界學者如: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校長等;在6月19日更與伍德羅·威爾遜總統會面,兩人商討哈布斯堡但澤戰後處理等問題;另外,他會見波蘭、南斯拉夫與羅馬尼亞等地的流亡人士,並與之在9月15日召開被奧匈帝國所壓迫的民族大會。10月14日國民會議改組為臨時政府,並暫時以巴黎為行政地點,馬薩里克出任總統、國務總理與財政部長;次日,便獲得法國的承認,11月13日得到希臘、28日得到比利時兩國承認,11月14日布拉格當地宣布共和並推舉馬薩里克為總統。[5]

  • 1920、1927、1934年3次连任总统。
  • 1935年12月因病重辞去总统职务。
  • 1937年9月14日在拉尼逝世。

私生活與哲學[编辑]

馬薩里克的座右銘為"Do not fear and do not steal",他是一個哲學家、理性主義者以及人道主義者。他在自傳中表示無法苟同托爾斯泰的「無抵抗學說」,馬薩里克認為:對於任何時、任何事的惡都應抵抗;之所以反對拖氏的理由是:真正人道之目的是應時時預備超脫強權,英雄事業及為名殉身的舊思想,而以仁愛的精神去做工作,就雖小事也盡力去做,強權與武力必須以刀劍向之反攻,以保護弱者而反對強權。對於共產主義,馬薩里克認為在個人若缺乏自由的創造力,社會便不能得到政治與社會的常態;實際上,此等制度表現許多體格與智力天賦不平等的個性,社會上也不可能有兩個人有平等地位或同樣環境,政治上共產主義的中央集權特別嚴峻,但科學及其哲學相同,若無自由存在則科學和民主一樣是不可能的。故他認為民主政體是美滿的社會制度,資本主義只是片面無法成為一套完備的制度,其僅能把個人創造力的機會等是與一部分人而非全體。[6] 馬薩里克與Charlotte Garrigue於1878年結婚。他們相識於德國萊比錫,於1877年訂婚。

紀念[编辑]

  • 被捷克及斯洛伐克人民視為民主的代表
  • 位於捷克布爾諾的馬薩里克大學即以之命名
  • 2005年6月捷克票選「最偉大的捷克人」(Největší Čech)中,他排名第二。

參考資料[编辑]

  1.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7. ISBN 978-7-215-11475-3. 
  2.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253、352~3. ISBN 978-7-215-11475-3. 
  3.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41、53、56、57、63、83、100、111. ISBN 978-7-215-11475-3. 
  4.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152~5、188、198、208、211、222. ISBN 978-7-215-11475-3. 
  5.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227、233~4、247、249、266~7、281~2、323、330~1、340、342. ISBN 978-7-215-11475-3. 
  6. ^ 馬薩里克著、郎醒石譯. 馬塞克建國史.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18年06月: 69、201~2. ISBN 978-7-215-11475-3.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