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敬翔(?-923年),字子振同州馮翊(今陝西大荔)人。

自稱是唐代平陽王敬暉之後。祖父敬忻,官同州掾。年輕時“好讀書,尤長刀筆,應用敏捷”,人称少年英才。赶赴长安参加进士考试,未中。

黄巢入長安,敬翔逃至汴梁(今河南开封),投靠同鄉王發,王發是宣武节度使朱温的观察支使,對敬翔不錯,但沒有機會推薦敬翔當官。敬翔常常幫士兵們代写书信,大家都喜歡朗誦敬翔寫的句子,因而獲得了朱溫的注意,朱温叫王發帶敬翔過來見面。朱温问:“聽說你讀《春秋》,那《春秋》写了甚麼玩意?”敬翔回答:“诸侯打仗的事。”[1]朱温说:“那《春秋》中的作戰方法可以用麼?”敬翔答:“不可。礼乐都不見得要沿袭了,何况兵法是詭譎之道,應該要变化无穷。如果要學習春秋时代的打仗方法,就是學習虛名而沒有實效,大王之霸業就玩完了。”

敬翔又教朱溫,可以假借捉拿逃兵的名義去轄區境外捉伕,居然補充了原本的十倍兵力,朱温对敬翔大为赞赏,感慨地说:“天降奇人,以佐于我!”[2]

敬翔跟随朱温前后共三十餘年[3],朱溫是言聽計從[4],敬翔本人也“盡心勤勞,晝夜不寐,自言惟馬上得休息”。唐昭宗封敬翔为检校右仆射、太府卿,赐號“迎銮叶赞功臣”。

朱温称帝后,命敬翔为知枢密院事。为光禄大夫、行兵部尚书、金銮殿大学士,封平阳郡侯。乾化二年六月,朱溫病重,召敬翔至病榻前受顧托命。朱友贞上台,趙巖及妻族张汉鼎张汉杰等人用事,敬翔與李振受到排擠。

李存勗攻进后梁首都汴梁時,敬翔全家自杀。[5]

注釋[编辑]

  1. ^ 《五代史·敬翔傳》曰:“梁太祖問翔曰:‘聞子讀《春秋》,《春秋》所紀何等事?’翔曰:‘諸侯戰爭之事耳。’”
  2. ^ 資治通鑑考異》引高若拙《后史補》說:“梁太祖皇帝到梁園,深有大志,然兵力不足,常欲外掠,又虞四境之難,每有郁然之狀。時有薦敬秀才于門下,乃白梁祖曰:‘明公方欲圖大事,輜重必為四境所侵,但令麾下將士詐為叛者而逃,即明公奏于主上及告四鄰,以自襲叛徒為名。’梁祖曰:‘天降奇人,以佐于吾。’初從其議,一出而致眾十倍。”
  3. ^ 薛居正《五代史》辑本卷十八《敬翔传》“起中和岁,至鼎革大运,其间三十馀年”
  4. ^ 《舊五代史》卷一八〈敬翔傳〉云: “(翔)每有所裨贊,亦未嘗顯諫,上俛仰顧步間,微示持疑爾,而太祖意已察,必改行之,故裨佐之跡,人莫得知。”
  5. ^ 《舊五代史》卷18《敬翔傳》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