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資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前對於智慧資本(Intellectual capital)的定義還沒有一致的說法,不過一般學者認為,凡能夠提升公司競爭優勢,或是能產生出超過公司帳面的價值之無形資產(intangibles),都可泛稱為智慧資本。

定義[编辑]

管理學經濟學中不同的理論流派,對於「智慧資本」(Intellectual capital)的定義皆有所不同。不過,對於智慧資本屬於無形資產(intangibles)的定義是無爭議的。對公司而言,通常將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教學資本(instructional capital)和 個人資本(individual capital)視為智慧資本的組成元素,智慧資本對公司的效益便是為公司產生智慧產權(intellectual rights),如商標(trademark)、專利(patent)和 著作權(copyright)等。

相對於大眾常聽見的名詞,如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或金融資本(financial capital)等,智慧資本比較不為人所熟知。因為智慧資本並非審計類型的資本 (an auditable style of capital),很難將其執行成效數據化成為財務報表 的一部份。

由於不同產業所關注的焦點不同,智慧資本一詞大多數被應用於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創新研究、技術移轉(technology transfer),和其他與科技(technology)、標準(standard)和創投資本(venture capital)相關的領域。尤其特別盛行於1995年到2000年間,用來解釋網路泡沫化(dotcom boom)的情形。

發展概況[编辑]

由於目前對於智慧intellectual)是否可被定義為資產(asset)仍有爭議。智慧資本的一詞和其本質在未來的發展中,可能不會改變,但也可能其意義轉變,並跟其他的詞彙結合,如品牌資本brand capital)。

1969年,首位呼籲社會重視智慧資本的學者,是加拿大經濟學者約翰·加爾布雷斯(John Kenneth Galbraith)。他在寫給同儕 Michal Kalecki 的文章裡表示:「我不曉得你有多瞭解我們現今的這個社會,是由過去數十年來,你所貢獻的智慧資本而形成如今的風貌。」(I wonder if you realize how much those of us the world around have owed to the intellectual capital you have provided over these last decades.) [1]

1990年代,智慧資本一詞,在管理學領域已經是老生常談的名詞。當時,智慧資本管理成為知識長(Chief Knowledge Officer)的管轄範圍。

1991年,智慧資本有了突破性的發展。由於财富 (杂志)編輯 Thomas Stewart 在雜誌裡討論與智慧資本相關的議題,使得 Thomas Stewart 成為智慧資本的先驅者,而《财富》也扮演著智慧資本的重要推手。從1991年之後,他陸續蒐集、整理有關智慧資本的資料,並於1997年發表著作《Intellectual Capital: The New Wealth of Organizations》。在此著作中,Thomas Stewart 對智慧資本一詞進行解釋,提供組織和管理智慧資本的分類架構(taxonomy)。Thomas Stewart 定義智慧資本如同智慧物件(intellectual material),包含知識(knowledge)、資訊(information)、智慧財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和經驗(experiment),而且這些元素若能適當地使用,發揮綜效,可進而創造財富。[2]

至此,之後的研究,多依循著Thomas Stewart所提供的分類架構,進一步闡述、調整與研究。舉例來說,GartnerGroup在2001年到2002年間所進行一系列的研究[3],以及Nick Bontis 的學術論文[4],其後發表在 《Intellectual Capital》。他們參考Thomas Stewart的方法論,而稍作調整:智慧資本包含:「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指員工的能力與素質;「結構資本」(structural capital)— Bontis 認為結構資本是非人力資訊的結合體(the non-human storehouses of information),而 GartnerGroup 則擴大該詞的意義,將組織知識(organizational knowledge)也納入結構資本裡;「關係資本」(relational capital)—鑲嵌在商業網絡(business networks)中的知識。

量測指標[编辑]

  1. Leibowitz 和 Wright 認為,知識價值的分類,應該包含四類:人力資本顧客資本製程資本創新資本。而衡量的指標應包含財務和非財務兩種面向。[5]
  2. Skandia 是全球第一個嘗試針對內部的智慧資本進行測量的大企業。推手是 L. Edvinsson 和 MIT 的 M. Malone。 而研究結果,稱為斯堪地亞(Skandia)智慧資本導航者(Skandia Navigator)。其研究目的是希望提供一個管理架構,將組織內部的智慧資產可以被分類被測量。研究結果是將智慧資本分成兩大類,一為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二為結構資本(structural capital),其中結構資本包含,顧客資本(customer capital)和組織資本(organization capital),組織資本包含創新資本(innovation capital)和製程資本(process capital)。此外,Skandia Navigator 還提出五個構面:財務焦點(financial focus)、客戶焦點(customer focus)、流程焦點(process focus)、更新與發展焦點和人力焦點(renew and development focus),再加上財務性和非財務性的面向,總共產出112個測量指標。斯堪地亞(Skandia)智慧資本導航者(Skandia Navigator)的方法,優點是提供一個分類架構以及測量的標準,並且指出顧客資本的重要性。缺點是其過程太過複雜且耗時。[6]

參見[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 ^ Hudson, W. (1993). Intellectual Capital : How to Build It, Enhance It, Use It. New York: John Wiley.
  • ^ Stewart, T. A. (1997). Intellectual Capital: The New Wealth of Organizations. New York: Doubleday/Currency.
  • ^ Magrassi, P. (2002). A Taxonomy of Intellectual Capital", Research Note, GartnerGroup, Stamford (CT).
  • ^ Bontis, N. (2002). World Congress on Intellectual Capital Readings. Elsevier Butterworth Heinemann KMCI Press, Boston.
  • ^ Liebowitz J. and K. Wright. (1999). Does measuring knowledge make "cent"? Expert System with Application, 17, pp.99-103.
  • ^ Liebowitz J. and C. Y. Suen. (2000). Development knowledge management metric for measuring intellectual capital. Journal of Intellectual Capital, 1(1), pp.54-67.
  • 吳安妮(民92)。智慧資本的類別與評價機制之探討。智慧資本的創造與管理研討會論文。文章連結:www.rdec.gov.tw/public/Attachment/512113495371.pdf

外部資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