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巴魯特·柏葰

大清文淵閣大學士
族裔 蒙古
旗籍 蒙古正藍旗
原名 松葰
出生 生年不詳
逝世 咸豐九年(1859年)
京師菜市口
出身
  • 道光六年丙戌科進士出身

柏葰满语ᠪᡝᡤᡳᠶᡡᠨ穆麟德begiyūn,?-1859年),原名松葰,字靜濤巴魯特氏,蒙古正藍旗人,晚清大臣。官至文淵閣大學士,因戊午科場案被斬首。

生平[编辑]

道光六年(1826年)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散館編修,累升內閣學士,兼正紅旗漢軍副都統。道光十八年(1838年),出為盛京工部侍郎,調刑部,兼管奉天府尹。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充諭祭朝鮮正使,不受餽贈。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充總管內務府大臣。次年典江南鄉試。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擢左都御史。道光三十年(1850年),遷兵部尚書,授內大臣。不久調吏部,管理三庫,兼翰林院掌院學士。咸豐三年(1853年),奉命偕同侍郎善燾趕赴盛京,按察協領塔芬布輕聽謠言,調兵護宅之事。查實之後,塔芬布革職,將軍奕興坐袒護之最,革任。不久,柏葰因以前在鑲白旗蒙古都統任內揀選承襲有誤,罷內務府大臣,降授左副都御史。隨即出為馬蘭鎮總兵。咸豐五年(1855年),擢熱河都統。同年召授戶部尚書,兼正黃旗漢軍都統。咸豐六年(1856年),命在軍機大臣上行走,兼翰林院掌院學士。不久以戶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咸豐八年(1858年),典順天鄉試,拜文淵閣大學士。[1]

順天鄉試結束後,物議沸騰。御史孟傳金上奏鄉試舞弊,帝命載垣端華全慶陳孚恩會審。重新勘察全部試卷,發現舛謬甚多;又查出考生羅鴻繹藉兵部侍郎李鶴齡,交上同考官浦安;浦安又藉柏葰的看門人靳祥,央求柏葰家人調換試卷,使羅中舉。據《清史稿·文宗本紀》記戊午科場案:「上召廷臣宣示戊午科場舞弊罪狀,依載垣、端華所擬,主考官大學士柏葰坐家人掉換中卷批條,處斬。同考官浦安坐聽從李鶴齡賄屬,羅鴻繹行賄得中,均處斬。」咸豐九年(1859年),向來與柏葰不和的肅順載垣等堅持要求文宗下詔定死罪。文宗雖有心免死,最終含淚准奏。二月,斬於菜市口,是科舉史上死於科場案的職位最高的官員。[2]

穆宗即位,肅順等敗亡,御史任兆堅疏請昭雪。於是朝廷錄其子候選員外郎鍾濂賜四品卿銜,遇六部郎中缺即選。鍾濂後來官至盛京兵部侍郎。[3]

著作[编辑]

著有《薜菻吟館詩鈔》、《奉使朝鮮日記》。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清史稿·列傳三百八十九》:柏葰,原名松葰,字靜濤,巴魯特氏,蒙古正藍旗人。道光六年進士,選庶吉士,授編修。累遷內閣學士,兼正紅旗漢軍副都統。十八年,出為盛京工部侍郎,調刑部,兼管奉天府尹。二十年,召授刑部侍郎,調吏部,又調戶部。二十三年,充諭祭朝鮮正使,例有餽贐,奏卻之。二十五年,充總管內務府大臣。二十六年,典江南鄉試。疏言:「徵漕大戶短欠,取償小戶,劣紳挾制官吏,大戶包攬小戶,畸輕畸重,旗丁需索,加增津貼諸弊,請嚴禁。」如議行。尋偕倉場侍郎陳孚恩盤查山東藩庫,劾布政使王篤濫用幕友及地方官縱盜,巡撫崇恩以下議譴有差。二十八年,擢左都御史。三十年,遷兵部尚書,授內大臣。尋調吏部,管理三庫,兼翰林院掌院學士。咸豐三年,命偕侍郎善燾赴盛京按協領塔芬布輕聽謠言,調兵護宅,幾至激變,得實,論遣戍。將軍奕興坐袒護,革任。尋以前在鑲白旗蒙古都統任揀選承襲有誤,罷內務府大臣,降授左副都御史。未幾,出為馬蘭鎮總兵。五年,擢熱河都統,搜捕山匪。疏言:「熱河將惰兵疲,州縣不諳吏治。行使大錢,民皆罷市。礦匪占踞山場,委員侵蝕商款。」詔嚴切查辦。召授戶部尚書,兼正黃旗漢軍都統。六年,命在軍機大臣上行走,兼翰林院掌院學士。尋以戶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八年,典順天鄉試,拜文淵閣大學士。
  2. ^ 《清史稿·列傳三百八十九》:柏葰素持正,自登樞府,與載垣、端華、肅順等不協。會御史孟傳金疏劾本科士論未孚,命覆勘試卷,應議者五十卷,文宗震怒,褫柏葰等職,命載垣等會鞫,得柏葰聽信家人靳祥言,取中羅鴻繹情事,靳祥斃於獄。九年,讞上,上猶有矜全之意,為肅順等所持。乃召見王大臣等諭曰:「科場為掄才大典,交通舞弊,定例綦嚴。自來典試諸臣,從無敢以身試法者。不意柏葰以一品大員,辜恩藐法,至於如是!柏葰身任大臣,且係科甲進士出身,豈不知科場定例?竟以家人干請,輒即撤換試卷。若使靳祥尚在,加以夾訊,何難盡情吐露?既有成憲可循,即不為已甚,就所供各節,情雖可原,法難寬宥,言念及此,不禁垂淚!」柏葰遂伏法。
  3. ^ 《清史稿·列傳三百八十九》:十一年,穆宗即位,肅順等既敗,御史任兆堅疏請昭雪,下禮、刑兩部詳議,議上,詔曰:「柏葰聽受囑託,罪無可辭。惟載垣、端華、肅順等因律無僅關囑託明文,比賄買關節之例, 擬以斬決。由載垣等平日與柏葰挾有私讎,欲因擅作威福,竟以牽連蒙混之詞,致罹重辟。皇考聖諭有『不禁垂淚』之語,仰見不為已甚之心。今兩宮皇太后政令維新,事事務從寬大平允。柏葰不能謂無罪,該御史措詞失當。念柏葰受恩兩朝,內廷行走多年,平日勤慎,雖已置重典,當推皇考法外之仁。」於是錄其子候選員外郎鍾濂賜四品卿銜,以六部郎中遇缺即選。鍾濂後官盛京兵部侍郎。

来源[编辑]

参见[编辑]

官衔
前任:
保昌
清朝兵部滿尚書
道光三十年正月癸巳 - 道光三十年七月丙辰
1850年4月12日 - 1850年9月2日
繼任:
裕誠
前任:
文慶
清朝吏部滿尚書
道光二十八年二月壬子-咸豐四年十月丙辰
1850年9月2日 - 1854年12月10日
繼任:
花沙納
前任:
文慶
清朝戶部滿尚書
咸豐五年十二月乙巳 - 咸豐八年九月壬午
1856年1月23日 - 1858年10月16日
繼任:
瑞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