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再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柴存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柴再用(9世纪-935年),汝陽人,本名柴存[1]五代十國吳國的大將,先後在太祖楊行密、烈祖楊渥、高祖楊隆演及睿帝楊溥四朝中擔當重要軍事將領。

生平[编辑]

柴再用初時在淮南節度使孫儒軍中效力,因其出色的答問而受賞識,孫儒對他說:「汝果不反,吾再用汝。」,命令他改名為柴再用。孫儒與楊行密大戰爭奪淮南失敗後被殺,柴再用歸入楊行密麾下。唐昭宗乾寧二年(895年),柴再用因助李厚擊卻朱溫的軍隊,授職為夀州團練副使,又因說降賈公鐸馮敬章,論功尋升遷為光州刺史[2]

天祐二年(905年),朱溫攻打淮南,經過光州,朱溫派遣使者對柴再用威逼說朱溫已傳下旨意,要是你獻城歸降,擢升柴再用為蔡州刺史,如果頑抗,便將全城人殺光。柴再用送畢來使後,換上戎裝,登城見朱溫,執禮甚恭說:「光州城小兵弱,哪敢觸犯大王威嚴,大王如能攻下壽州,光州敢不從命歸降?」朱溫遂逗留十日而撒去。既而朱溫逾過淮水,柴再用卻掠其後軍,俘斬數千兵馬,鹵輜重財貨無算。不久改任指揮使[3]

天祐五年(908年),柴再用破吳越大將張仁傑魚蕩,先登陷陳,恢復東洲。是日交戰時,柴再用的舟艦忽然損壞,長矟載浮僅得渡過。家人爲飯僧千人以酬謝冥福,柴再用悉取其食以犒獎士兵,說:「士卒濟我,僧何力焉」。不久,章州觀察使李遇不接受徐溫之命將軍職務交給王壇,柴再用率領軍隊送王壇去,且召李遇來朝見,最終以計殺李遇。不久又將兵討伐劉崇景,大破馬楚軍隊於萬勝岡,復有軍功。武義元年(919年) ,楊隆演建立吳國,拜柴再用為左龍武統軍。居數年後,再封為武昌軍節度使,不久又改為馬軍都指揮使。柴再用其後因以戎服入朝被彈劾。其後,累加軍功為隱勝軍節度使,兼任中書令。大和七年(935年)夏六月,柴再用病逝[4]

柴再用的兒子柴克宏亦為南唐名將,官至奉化軍節度使[5]

軼事[编辑]

  • 史官王振詢問柴再用的戰功,柴再用答說:「鷹犬微效,皆社稷之靈,余何功之有!」。竟然不報戰功[6]
  • 又常按家樂於後苑,有人竊於門隙偷窺,孱倆召至後苑曰:「隟風恐傷爾眸子。」其爲人長者類如此[6]
  • 或云柴再用爲牙將時,當時天大雷電,家人盡皆伏匿,柴再用獨自危坐不動。忽然見襦袴者四人舁柴再用坐敗牀出庭中,已復大震屋折,有龍出焉[6]
  • 又云柴再用在武義年間,柴再用常在廳事獨坐,忽然有老鼠走至庭下,拱立如同拜揖之狀。柴再用大怒呼叫左右,左右皆不至,柴再用卽自起驅逐老鼠,而屋樑頓折,所坐牀几盡糜梁碎。 人莫不奇其事[6]
  • 九國志云:柴再用累歷藩鎮,敦尚儉素,車馬導從不過十人,亦一時之良將[6]

參考書目[编辑]

  • 《十國春秋》 卷六‧吳六 列傳 柴再用傳

參考文獻[编辑]

  1. ^ 十國春秋 卷六‧吳六 列傳 柴再用傳》:“柴再用,汝陽人也。始名存,”
  2. ^ 十國春秋 卷六‧吳六 列傳 柴再用傳》:“隸孫儒戲下。與小校某者結爲死友。有告小校反,儒斬之;并執存至,詰何故反,不對。又問,曰:「與彼結死友,反則同反耳。公誅之,復何問焉?」儒大奇之,曰:「汝果不反,吾再用汝。」因令改今名。已而儒敗,歸太祖,爲都押牙。勇敢善戰,所向克捷。”
  3. ^ 十國春秋 卷六‧吳六 列傳 柴再用傳》:“天祐二年,梁王全忠過光州,謂再用曰:「下,我以汝爲蔡州刺史;不下,且屠城。」再用嚴設守備,戎服登城,見全忠,謬爲禮拜伏甚恭,曰:「光州城小兵弱,不足以辱王之威怒。王苟先下夀州,敢不從命。」全忠遂留旬日而去。既而全忠逾淮,再用掠其後軍,俘斬數千計,鹵輜重財貨無算。未幾,改指揮使。”
  4. ^ 十國春秋 卷六‧吳六 列傳 柴再用傳》:“五年,破吳越將張仁傑于魚蕩,先登陷陳,恢復東洲。是日交戰時,再用舟忽壞,長矟浮之,僅得濟。家人爲飯僧千人以酬冥福,再用悉取其食犒兵,曰:「士卒濟我,僧何力焉」頃之,章州觀察使李遇不受代,再用帥兵納王壇,且徵遇來朝,卒以計殺遇。已又將兵討劉崇景,大破楚師于萬勝岡,復有功。武義元年,高祖建吳國,拜左龍武統軍。居數年,除武昌軍節度使,已又,改馬軍都指揮使。以戎服入朝,被劾。久之,累加隱勝軍節度使,兼中書令。太和七年夏六月,病卒。”
  5. ^ 十國春秋 卷二十二 南唐八 柴克宏傳》:“柴克宏,吳功臣再用子也。……元宗拜克宏奉化軍節度使。復上疏請援壽春。行至泰興,發瘍,數日卒。諡曰威烈。”
  6. ^ 6.0 6.1 6.2 6.3 6.4 十國春秋 卷六‧吳六 列傳 柴再用傳》:“先是史官王振詢其戰功,再閑曰:「鷹犬微效,皆社稷之靈,余何功之有!」竟不報。又常按家樂于後苑,有人竊於門隟窺之,孱倆召至後苑曰:「隟風恐傷爾眸子。」其爲人長者類如此。或云再用爲牙將時,會天大雷電,家人皆伏匿,再用獨危坐不動。俄見襦袴者四人舁再用坐敗牀出庭中,已復大震屋折,有龍出焉。又武義時再用常在廳事獨坐,忽有鼠至庭下,拱立如拜揖狀。再用怒呼左右,左右皆不至,卽自起逐之,而屋梁頓折,所坐牀几盡糜梁碎。 人莫不奇其事。九國志云:再用累歷藩鎮,敦尚儉素,車馬導從不過十人,亦一時之良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