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匹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段匹磾(?-?),東部鮮卑人。晉朝時期段部鮮卑首領段務勿塵之子、段疾陸眷的弟弟。段匹磾雖然是鮮卑人,但他忠於晉朝,在西晉末年及東晉初年時仍然與劉琨、邵續等留在北方的晉朝殘餘勢力抵抗石勒。但最終匹磾還是被石勒所俘,後被殺。

生平[编辑]

為晉征戰[编辑]

西晉中葉爆發八王之亂,對各地造成嚴重破壞之餘亦令劉淵石勒等內遷的外族趁機起兵。都督幽州諸軍事王浚見天下將亂,就與段務勿塵領導的段部鮮卑合作,引以為援。王浚後又表務勿塵為親晉王,至太安二年(303年)又務勿塵又得王浚表封為遼西公。晉懷帝在位期間,段務勿塵獲授大單于[1][2],以段匹磾任左賢王,率眾協助晉軍出討,假授撫軍大將軍[3]

永嘉六年(312年),王浚命督護王昌等人領軍聯同務勿塵世子段疾陸眷及段匹磾、段文鴦段末柸等共攻石勒根據地襄國。石勒屢遭擊敗,但卻成功乘著段部鬆懈的機會生擒段末柸,但石勒厚待末柸並以此請和,最終疾陸眷得以二百五十匹鎧馬及金銀各一簏贖還末柸,並退軍。王昌在失去段部兵力下亦無力繼續進攻,亦得撤退[4][5]。段務勿塵去世後,段疾陸眷繼襲段部及遼西公爵位,因著對石勒釋放段末柸的感恩,遼西國不再支持王浚,最終王浚於建興二年(314年)為石勒所滅[6]

據守幽州[编辑]

王浚覆滅,幽州刺史由段匹磾所領。而石勒在滅王浚後所置的幽州刺史劉翰不久就以薊城叛歸段匹磾,段匹磾遂以薊為根據地繼續對抗石勒[7]。建興四年(316年),司空、并州刺史劉琨失并州,遂應段匹磾邀請率眾至薊,與段匹磾結盟[8][9]。建武元年(317年),劉琨與段匹磾同討石勒,匹磾推劉琨為大都督,移檄四方請段部鮮卑出兵與他們於襄國集合。石勒對此恐懼,於是出重金賄賂段末柸,而段末柸一直都很感激石勒早前厚待並釋放他的行為,於是離間段疾陸眷及段匹磾叔父段涉复辰與段匹磾的關係:「以父兄而從子弟邪?雖一旦有功,匹獨收之矣。」二人聽信,故段部沒有派兵前去。失去段部支持,劉琨及匹磾勢弱,無力繼續進攻,只好退兵[10][11]

太兴元年(318年),段疾陸眷去世,因兒子年幼而由叔父段涉复辰襲位,段匹磾亦回遼西國奔兄長之喪。不過,段末柸竟然向段涉复辰誣稱段匹磾要前來奪位,匹磾走到右北平時就遭段末柸率軍擊敗,只好逃返薊城。當時劉琨派兒子劉羣隨匹磾奔喪,就遭段末柸俘虜,末柸又圖離間劉琨及匹磾,不但厚禮劉羣,又讓劉羣寫信給劉琨,表達他願以劉琨為幽州刺史,請其與己結盟共攻匹磾的意願。信件遭段匹磾巡邏騎兵截獲,匹磾向來敬重劉琨,故仍沒有加害劉琨之意,還特地將信件展示給全不知情的劉琨知道,劉琨亦表示不會因為兒子而背叛他。不過匹磾弟段叔軍卻對匹磾說:「吾胡夷耳,所以能服晉人者,畏吾眾也。今我骨肉構禍,是其良圖之日,若有奉琨而起,吾族盡矣。」匹磾聽後改變主意,將劉琨拘留了。劉琨被拘令遠近都憤恨慨嘆,劉琨庶長子劉遵與劉琨左長史楊橋及并州治中如綏;以及雁門太守王據、後將軍韓據、代郡太守辟閭嵩先後因而圖襲匹磾,都被匹磾平定。有野心的東晉大將軍王敦秘密派人命段匹磾殺掉劉琨,匹磾亦怕群眾以劉琨反抗自己,最終就假稱有詔命而缢殺劉琨[12]。可是,段匹磾殺害劉琨的行為不但沒令群眾安定下來,反而令劉琨部眾及屬官和歸附的人們都離散,分別投於段末柸的遼西國及石勒,反削弱了段匹磾的勢力[13][14]

隕身全節[编辑]

最終段匹磾無力繼續守住幽州地盤,只好轉依據守厭次的邵續。太興三年(320年),段末柸主動攻段匹磾,匹磾戰敗受傷,遂與邵續聯手共追末柸作反擊,成功擊敗末柸。匹磾接著就與文鴦直擊薊城。但石勒乘段匹磾等北進的機會派兵圍攻厭次,邵續出城迎擊被俘。段匹磾等軍回城時在城八十里得知邵續被俘,部眾驚懼潰散,更遭圍城的石虎乘虛進襲,只因段文鴦奪勇抵抗才得以回城繼續拒守。厭次繼續遭到圍困,段文鴦見石虎抄掠城下,打算出城進擊,但匹磾不允許,文鴦於是帶了數十騎出擊,奮勇作戰至力竭被擒。驍勇的段文鴦被俘令城內人心恐懼,厭次守到太興四年(321年)亦再守不住。段匹磾在城陷前打算隻身南奔東晉,但為樂安內史邵洎以兵阻止,邵洎更想將東晉朝廷派來的使者王英押送給石虎,段匹磾就嚴肅地指責他:「卿不能遵兄之志,逼吾不得歸朝,亦以甚矣,復欲執天子使者,我雖胡夷,所未聞也。」最終還是讓王英南走。城陷時,段匹磾穿著晉朝朝服,手持符節出降。被送到襄國後獲石勒署為冠軍將軍[15]。但段匹磾在那不對石勒行禮,常常穿著晉朝朝服及拿著晉朝符節。後來有人圖謀推段匹磾為主起事,事敗,匹磾亦被殺[16]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晉書·王浚傳》:「于時朝廷昏亂,盜賊蠭起,浚為自安之計,結好夷狄,以女妻鮮卑務勿塵……懷帝即位, 以浚為司空,領烏丸校尉,務勿塵為大單于。浚又表封務勿塵遼西郡公。
  2. ^ 《晉書·惠帝紀》:「太安二年,封鮮卑段勿塵為遼西公。」
  3. ^ 《晉書·段匹磾傳》:「懷帝即位,以務勿塵為大單于,匹磾為左賢王,率眾助國征討,假撫軍大將軍。」
  4. ^ 《晉書·王浚傳》:「會洛京傾覆,浚大樹威令,專征伐,遣督護王昌、中山太守阮豹等,率諸軍及務勿塵世子疾陸眷并弟艾鴦、從弟末柸,攻石勒於襄國。勒率眾來距,昌逆擊敗之。末柸逐北入其壘門,為勒所獲。」
  5. ^ 《晉書·段匹磾傳》:「王浚遣督護王昌等率疾陸眷及弟文鴦、從弟末杯攻石勒於襄國。勒敗還壘, 末杯進入壘門,為勒所獲。勒質末杯,遣使求和於疾陸眷。疾陸眷將許之,文鴦諫曰:『受命討勒,寧以末杯一人,故縱成擒之寇?既失浚意,且有後憂,必不可許。』疾陸眷不聽,以鎧馬二百五十匹、金銀各一簏贖末杯。勒歸之,又厚以金寶綵絹報疾陸眷。疾陸眷令文鴦與石季龍同盟,約為兄弟,遂引騎還。昌等不能獨守,亦還。」
  6. ^ 《晉書·石勒載記上》:「段氏遂專心歸附,自是王浚威勢漸衰。」
  7. ^ 《晉書·石勒載記上》:「以晉尚書劉翰為寧朔將軍、行幽州刺史,戍薊,置守宰而還……劉翰叛勒,奔段匹磾。」
  8. ^ 《晉書·愍帝紀》:「建興四年十二月己未,劉琨奔薊,依段匹磾。」
  9. ^ 《晉書·劉琨傳》:「幽州刺史鮮卑段匹磾數遣信要琨,欲與同獎王室,琨由是率眾赴之,從飛狐入薊。匹磾見之,甚相崇重,與琨結婚,約為兄弟。」
  10. ^ 《晉書·劉琨傳》:「建武元年,琨與匹磾期討石勒,匹磾推琨為大都督,喢血載書,檄諸方守,俱集襄國。琨、匹磾進屯固安,以俟眾軍。匹磾從弟末波納勒厚賂,獨不進,乃沮其計。琨、匹磾以勢弱而退。」
  11. ^ 《晉書·石勒載記上》:「劉琨與段匹磾、涉伏辰、疾六眷、段末柸等會于固安,將謀討勒,勒使參軍王續齎金寶遺末柸以間之。末柸既思有以報勒恩,又祈於厚賂,乃說辰、眷等引還。琨、匹亦退如薊城。」
  12. ^ 《晉書·劉琨傳》:「匹磾奔其兄喪,琨遣世子群送之,而末波率眾要擊匹磾而敗走之,群為末波所得。末波厚禮之,許以琨為幽州刺史,共結盟而襲匹磾,密遣使齎群書請琨為內應,而為匹磾邏騎所得。時琨別屯故征北府小城,不之知也。因來見匹磾,匹磾以群書示琨曰:『意亦不疑公,是以白公耳。』琨曰:『與公同盟,志獎王室,仰憑威力,庶雪國家之恥。若兒書密達,亦終不以一子之故負公忘義也。』匹磾雅重琨,初無害琨志,將聽還屯。其中弟叔軍好學有智謀,為匹磾所信,謂匹磾曰:『吾胡夷耳,所以能服晉人者,畏吾眾也。今我骨肉構禍,是其良圖之日,若有奉琨以起,吾族盡矣。』匹磾遂留琨。琨之庶長子遵懼誅,與琨左長史楊橋、并州治中如綏閉門自守。匹磾諭之不得,因縱兵攻之。琨將龍季猛迫於乏食,遂斬橋、綏而降。……然琨既忠於晉室,素有重望,被拘經月,遠近憤歎。匹磾所署代郡太守辟閭嵩,與琨所署雁門太守王據、後將軍韓據連謀,密作攻具,欲以襲匹磾。而韓據女為匹磾兒妾,聞其謀而告之匹磾,於是執王據、辟閭嵩及其徒黨悉誅之。會王敦密使匹磾殺琨,匹磾又懼眾反己,遂稱有詔收琨。……匹磾遂縊之,時年四十八。子姪四人俱被害。」
  13. ^ 《晉書·石勒載記上》:「匹磾奔還幽州,因害太尉劉琨,琨將佐相繼降勒。」
  14. ^ 《晉書·劉羣傳》:「及琨為匹磾所害,琨從事中郎盧諶等率餘眾奉羣依末波。」
  15. ^ 《晉書·石勒載記下》:「石季龍攻段匹磾于厭次。孔萇討匹磾部內諸城,陷之。匹磾勢窮,乃率其臣下輿襯出降。季龍送之襄國,勒署匹磾為冠軍將軍。
  16. ^ 《晉書·段匹磾傳》:「匹磾不能自固,北依邵續,末杯又攻敗之。匹磾被瘡,謂續曰:『吾夷狄慕義,以至破家,君若不忘舊要,與吾進討,君之惠也。』續曰:『賴公威德,續得效節。今公有難,豈敢不俱!』遂并力追末杯,斬獲略盡。又令文鴦北討末杯弟於薊城,及還,去城八十里,聞續已沒,眾懼而散,復為石季龍所遮,文鴦以其親兵數百人力戰破之,始得入城。季龍復抄城下,文鴦登城臨見,欲出擊之,匹磾不許。文鴦曰:『我以勇聞,故百姓杖我。見人被略而不救,非丈夫也。令眾失望,誰復為我致死乎!』遂將壯士數十騎出戰,殺胡甚多。遇馬乏,伏不能起。季龍呼曰:『大兄與我俱是戎狄,久望共同。天不違願,今日相見,何故復戰?請釋杖。』」文鴦罵曰:『汝為寇虐,久應合死。吾兄不用吾計,故令汝得至此。吾寧死,不為汝擒。』遂下馬苦戰,槊折,執刀力戰不已。季龍軍四面解馬羅披自鄣,前捉文鴦。文鴦戰自辰至申,力極而後被執。城內大懼。匹磾欲單騎歸朝,續弟樂安內史洎勒兵不許。洎復欲執臺使王英送於季龍,匹磾正色責之曰:『卿不能遵兄之志,逼吾不得歸朝,亦以甚矣,復欲執天子使者,我雖胡夷,所未聞也。』因謂英曰:『匹磾世受重恩,不忘忠孝。今日事逼,欲歸罪朝廷,而見逼迫,忠款不遂。若得假息,未死之日,心不忘本。』遂渡黃河南。匹磾著朝服,持節,賓從出見季龍曰:『我受國恩,志在滅汝。不幸吾國自亂,以至於此。既不能死,又不能為汝敬也。』勒及季龍素與匹磾結為兄弟,季龍起而拜之。匹磾到襄國,又不為勒禮,常著朝服,持晉節。經年,國中謀推匹磾為主,事露,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