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清華簡之算表(局部)

清華簡,是清華大學所藏戰國竹簡的略稱[1],係指2008年7月由清華大學校友捐贈給母校的一批竹簡,被鑒定為戰國中期偏晚的重要文物,據信包含《尚書》的部分篇章以及周武王時期的樂詩等內容。目前仍在整理研究中。清華大學為此成立了清華大學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2],並承諾資助相關學者。

截至2016年為止,僅三分之一左右的清華簡發表,預計還將出版十輯[3]

歷程[编辑]

“清华简”形制多种多样,最长的有46厘米,最短的不到10厘米。此批竹簡應是盗墓者掠賣而流散海外的,後來清华大学校友赵伟国香港购回竹简,2008年7月15日捐予清華大學收藏。按惯例,这批由清华收藏的竹简被称为“清华简”。同年10月初,对竹简的第一阶段保护清理完成,其年代估計為公元前約三至四世紀;據清華大學宣布,它是“中国战国时期的重要文物,大多在迄今已经发现的先秦竹简中还没有见到过,其涉及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是前所罕见的重大发现”。同年12月受清華委托,北京大学加速器质谱实验室第四纪年代测定实验室对清华简的无字残片样品作AMS碳14年代测定,经树轮校正的年份是公元前305±30年,即战国中期偏晚,与由古文字学观察的结果一致。

第二階段工作由2008年11月起至2009年1月12日清點保护,並於同年3月開始初步释读研究的第三階段工作。為進一步整理研究,清華大學2009年4月25日成立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简称出土文献中心),其主任由清華大學歷史系教授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组长李学勤教授担任,並同时宣布清华简最终确定为2388枚(包括少数残片)、共14支,除還有個別殘斷之處沒找出來外,基本已完整。李学勤指出,這批竹簡既有歷史價值,又有文學意義。書簡中第一批整理出的簡書為周文王臨終時對其子的遺言;原文没有篇題,现据篇文试题为《保训》。而最新的发现是周武王時期的乐诗,李学勤表示,“有的诗竟与《诗经·國風·蟋蟀》一诗有关,前所未见,令人惊奇”;並稱竹簡上恰恰記載戰國時期的勸酒樂詩,可能與本已失傳的《樂經》有關係。一部带有纪年性质的著作《繫年》,主要记述了从西周初年一直到战国前期的历史。《算表》被认为是目前发现最早的实用算具,距今2300多年,计算功能超越里耶秦简九九表张家界汉简九九表等。它能快速计算99.5以内的两个任意整数的乘积,还能计算包含特殊分数「半」的两位数乘法。[4]

  • 2010年底出版了《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ISBN 9787547501788 ),包括《尹至》、《尹诰》、《程寤》、《保训》、《耆夜》、《金縢》、《皇门》、《祭公》和《楚居》九篇文献[5]
  • 2012年底出版了《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贰)》,收錄《繫年》一篇。
  • 2013年1月7日,《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叁)》,包括佚失的尚書篇章《傅說之命》3篇、《周公之琴舞》、《芮良夫毖》、《良臣》、《祝辞》以及《赤鵠之集湯之屋》,一共6种8篇文獻。[6]
  • 2014年1月7日,清华大学发布《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肆)》,共收錄《筮法》、《別卦》與《算表》3篇文獻。
  • 2015年4月9日,清华大学发布《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伍)》,共收錄六篇战国竹书,除《命训》见于今本《逸周书》外,其他五篇《厚父》、《封許之命》、《湯處於湯丘》、《湯在啻門》和《殷高宗問於三壽》皆为传世文献未见之逸篇。
  • 2016年4月16日,清华大学发布《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陸),共收錄5種6篇文獻,有4篇關於鄭國史事,即《鄭武夫人規孺子》《鄭文公問太伯》(甲、乙)和《子產》;1篇關於齊國史事,題為《管仲》;1篇關於秦、楚史事,題為《子儀》。[7]
  • 2017年4月出版《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柒)》,共收錄竹簡四篇《子犯子餘》、《晉文公入於晉》、《趙簡子》和《越公其事》。

質疑[编辑]

  • 儒教學者姜廣輝等對「清華簡」《保訓》篇內容提出質疑,例如認為周文王在位期間沒有稱王,這點清華簡內容矛盾。然而文王是否稱王,本身就是未解決的歷史懸案;此外,姜也指出該篇中「昔舜舊作小人,親耕於歷丘」不符合傳統說法,因為天子微時應作「躬耕」,上述寫法屬於明顯的錯誤。篇中文句與現存古代文獻有許多雷同之處,有抄襲嫌疑。[8][9][10]

參見[编辑]

引注[编辑]

  1. ^ 《走近清華簡》,刘国忠,高等教育出版社
  2. ^ 清华大学成立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
  3. ^ 中國一場革命性的發現. nytimes. 
  4. ^ 清华大学发布校藏战国竹简(肆)研究成果,科学网转自央视新闻:2014-1-7
  5. ^ 李莉. 清华简首批研究成果发布 重现两千年前《尚书》. 科学网. 2011-01-05 [2011-01-10]. 
  6. ^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叁)成果发布,清华新闻网2013年1月7日电
  7. ^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陆)出版发布会召开,清華大學新聞網轉自中國文物報:2016-4-19
  8. ^ 姜广辉. “清华简”鉴定可能要经历一个长期过程——再谈对《保训》篇的疑问. 光明日报. 2009-06-08. 
  9. ^ 姜广辉; 付赞; 邱梦燕. 《清华简《耆夜》为伪作考》. 《故宫博物院院刊》. 2013年, (第4期). 
  10. ^ 周宝宏. 清华简《耆夜》没有确证证明为伪作. 《中原文化研究》. 

消息來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