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独立运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湖南省独立运动,簡稱湘獨,主張湖南應脫離中國,宣布独立自治的政治運動。在中华民国初年,受聯省自治理想推動,中國左派人士,包括彭璜毛澤東等人,曾經推動這個運動。主張建立湖南共和國,使湖南脫離中国北洋政府獨立[1]。但是這個主張並沒有獲得足夠支持。中國共產黨內部資料認為湖南自主独立的主張與理想,對中國具有一定的正面意義。

美國漢學家裴士鋒認為,湖南獨立運動,受到湖南民族主義的啟發。

历史[编辑]

背景[编辑]

清朝末年,内忧外患,清政府对外割地赔款签订不平等条约,对内镇压太平军义和团等起义组织,导致民心涣散,人民思变。孙中山带领同盟会以及其他组织在各地宣传革命,革命的浪潮席卷整个清朝。袁世凯则在北京篡权夺位策划已久,清朝各省都督随后纷纷宣布独立,“联省自治”的口号随后传遍大江南北,而提出口号的人是著名学者章太炎[1]

过程[编辑]

1911年10月22日,湖南省长沙起义,而后立即成立了湖南军政府焦达峰陈作新担任正、副都督。[1] 1911年10月28日,湘军第1协王隆中部率领首批援鄂军1700多人出师援鄂,他们在湖北省支持革命,反对清朝。[1] 1911年10月31日,湖南省发生兵变,焦达峰、陈作新被叛徒杀害,谭延闿担任都督。[1]  1911年12月2日,各个省份的代表参加代表会,正式通过《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12月3日,定都南京[1] 12月4日,各省代表召开了“共和联合会大会”,黄兴出任大元帅、黎元洪出任副元帅,大元帅黄兴组织临时政府;同时会议通过了“议和条款四条”,派遣伍廷芳为代表与袁世凯议和。[1] 1911年12月25日,各省代表在南京召开“选举临时大总统会”,孙中山担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

1918年,湖南督军张敬尧在湖南烧杀抢掠,与民争利,被人民痛骂为“张毒”。[2] 张敬尧控制言论自由,把毛泽东才发四期的《湘江评论》封杀了。[2]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2] 9月,毛泽东在湖南联合教育界和新闻界发动“驱张运动”。[2] 12月2日,长沙的学生和工人焚烧日货,引发张敬尧的不满,他带领军队强行镇压了游行的人。[2] 毛泽东随后奔赴北京和上海,在各大报刊刊登文章,策动驱张运动。[2] 1919年,毛泽东和好友彭瑛等研讨湖南省自治运动的问题。

1920年,谭延闿击败张敬尧,出任湖南督军。[2] 1920年3月,毛泽东和老师黎锦熙用信件详谈湖南省自治运动的问题:

奉上‘湖南建设问题条件’二份,有好些处所尚应大加斟酌。弟于吾湘将来究竟应该怎样改革,本不明白。并且湖南是中国里面的一省,除非将来改变局势,地位变成美之‘’或德之‘’,是不容易有独立创设的。又从中国现下全般局势而论,稍有觉悟的人,应该就从如先生所说的‘根本解决’下手,目前情况的为善为恶,尽可置之不闻不问,听他们去自生自灭。这样支支节节的向老虎口里讨碎肉,就使坐定一个‘可以办到’,论益处,是始终没有多大的数量的。不过,这一回我们已经骑在老虎背上,连这一着‘次货’—在中国现状内实在是‘上货’—都不做,便觉太不好意思了。”
湖南是中国里面的一省,除非将来改变局势,地位变成美之‘州’或德之‘邦’,是不容易有独立创设的。湘事糟透,皆由于人民之多数不能自觉,不能奋起主张,有话不说,有意不伸,南北武人乃得乘隙凌侮,据湖南为地盘,括民财归己豪。……消极方面,莫如废督裁兵;积极方面,莫如建设民治。……吾人主张,‘湘人自决主义’,其意义并非部落主义,又非割据主义,乃以在湖南一块地域之文明,湖南人应自负其创造之责任。……湘人自决主者,门罗主义也。湖南者湖南人之湖南,湖南人不干涉外省事,外省人亦切不可干涉湖南事。

——毛泽东:《毛泽东早期文稿》。[3]

1920年7月,毛泽东在湖南省长沙发起“湖南獨立运动”。[2] 1920年7月22日,谭延闿向全国发表电告,宣布“湘人自治”、“还政于民”,实行“民治”:

……鄙见以为吾人苟有根本救国决心,当以各省人民确立地方政府,方为民治切实办法。近年海内明达之士,对于国家之组织,尤主张联邦合众制度,或主张地方分权制度……湘人此次用兵,纯本湘人救湘,湘人治湘一致决心……采用民选省长及参事制,分别制定暂时条例,公布实行……

熊希龄随后表态支持,不久后,龙寿彝与毛泽东等人起草了一份省自治法草案,发表在《大公报》上《由“湖南革命政府”召集“湖南人民宪法会议”制定“湖南宪法”以建设“新湖南”之建议》。这份文件得到了湖南各界的积极响应,商界、政界、新闻界等召开了“筹备自治运动之各界联席会议”,会议上研讨了宪法会议选举和组织法。 著名学者梁启超为谭延闿写了《湖南省自治大纲》和《湖南自治根本法》,随后,胡适章太炎张东荪以及美国学者约翰·杜威等人宣布拥护联省自治,并且提出建立联邦国[2] 湖南省不久召开了制宪会议,宣布《湖南省自治宪法》:

湖南为中华民国之自治省,以现有土地为区域,省自治权属于省民全体;全省公民凡年满卅岁以上,皆得被选为省议员,省议员任期三年,设议长一人,副议长二人,闭会时设常驻委员会;省长由省议会选出四人交由全省公民总投票决选,以得票最多数者为当选,当选后得受国政府之任命;凡湖南公民年满卅五以上在湖南居住五年以上者得被选为省长,现职军人被选为省长时,须解除本职方得就任,省长任期四年,期满改选,可连选连任一次;省长之职权包括:公布法律及发布执行法律之命令,统率全省军队管理全省军政,任免全省文武官吏;省长有重大犯罪行为,议员可提出弹劾;省务院下设内务司、财政司、教育司、实业司、司法司,省长为省务院长,各司长为省务员;中华民国现行法律及基于法律之命令与本法不相抵触者,仍得适用于本省;国宪未实施以前,应归于国之事权,得由省议会议决执行。

1920年9月3日,毛泽东在湖南长沙《大公报》发表文章《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

乡居寂静,一卧兼旬。九月一号到省,翻阅《大公报》,封面打了红色,中间有许多我所最喜欢的议论,引起我的高兴,很愿意继着将我的一些意思写出。
我是反对‘大中华民国’的,我是主张‘湖南共和国’的。有甚么理由呢?
大概从前有一种谬论,就是‘在今后世界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这种议论的流毒,扩充帝国主义,压抑自国的小弱民族,在争海外殖民地,使半开化未开化之民族变成完全奴隶,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顺驯屈于己。最著的例是,他们幸都收了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还有一个就是中国,连‘其实没有成功的成功’都没收得,收得的是满洲人消灭,蒙人回人藏人奄奄欲死,十八省乱七八糟,造成三个政府,三个国会,二十个以上督军王巡按使王总司令王,老百姓天天被人杀死奸死,财产荡空,外债如麻。号称共和民国,没有几个个懂得‘甚么是共和’的国民,四万万人至少有三万九千万不晓得写信看报。全国没有一条自主的铁路。不能办邮政,不能驾‘洋船’,不能经理食盐。十八省中像湖南四川广东福建浙江湖北一类的省,通变成被征服省,屡践他人的马蹄,受害无极。这些果都是谁之罪呢?我敢说,是帝国之罪,是大国之罪,是‘在世界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一种谬论的罪。根本的说,是人民的罪。
现在我们知道,世界的大国多半瓦解了。俄国的旗子变成红了色,完全是世界主义的平民天下。德国也染成了半红。波兰独立,截克独立,匈牙利独立。尤太阿刺伯亚美尼亚,都重新建国。爱尔兰狂欲脱离英吉利朝鲜狂欲脱离日本。在我们东北西伯利亚远东片上,亦建了三个政府。全世界风起云涌,‘民族自决’高唱入云。打破大国迷梦,知道是野心家欺人的鬼话。推翻帝国主义,不许他再来作祟,全世界盖有好些人民业已醒觉了。
中国呢?也醒觉了(除开政客官僚军阀)。二九年假共和大战乱的经验,迫人不得不醒觉,知道全国的总建设在一个期内完全无望。最好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实行‘各省人民自决主义’。二十二行省三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国。
湖南呢?至于我们湖南,尤其三千万人个个应该醒觉了!湖南人没有别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决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设一个‘湖南共和国’。我曾着实想过,救湖南,救中国,图与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携手,均非这样不行。湖南人没有把湖南自建为国的决心和勇气,湖南终究是没办法。
谈湖南建设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根本问题。我颇有一点意思要发表出来,乞吾三千万同胞的聪听,希望共起讨论这一个顶有意思的大问题。今大是个发端,余侯明日以后继续讨论。

——毛泽东,《毛泽东早期文稿》。[3]

结果[编辑]

1920年11月25日,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孙中山计划北伐,邀请谭延闿出兵协助,遭到谭延闿的拒绝,孙中山随后派遣周震麟及其部属讨伐谭延闿。 12月11日,湖南省人民投票《湖南省自治宪法》并且获得通过。 与孙中山的部队交战中,谭延闿战败,其部下赵恒惕接受中央政府赐予的职务“湘军总司令”,湖南独立运动失败。[2]

影响[编辑]

湖南省独立运动一定程度刺激了地方自治意识的普及和大众化。[2][1]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民国的另类走向:地方自治,湘人治湘. 网易. [2009-05-20] (中文(中国大陆)‎).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1919年毛泽东曾呼吁湖南独立. 凤凰网. [2011年5月4日] (中文(中国大陆)‎). 
  3. ^ 3.0 3.1 毛泽东. 《毛泽东早期文稿》. 长沙市: 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8年. ISBN 9787543855113 (中文(中国大陆)‎).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