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式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熊式辉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熊式輝
熊式辉
熊式辉上將
出生  大清江西省安义县
逝世  中華民國臺灣省台中市
国籍  中華民國
政党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效命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军种 中華民國 國民革命軍
服役年份 1915-1974
军衔 二級上將
部队 第14军
统率 江浙皖三省剿匪总指挥兼陆海军总司令部参谋长,驻美军事代表团团长,东北行营主任,东北行辕主任委员
参与战争 護法時期
北伐
中原大戰
對日抗戰
第二次国共内战
获得勋章 青天白日勳章
其他工作 總統府國策顧問

熊式辉(1893年-1974年),字天翼江西省安义县人,是国民政府政学系的要角,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曾主政东北

經歷[编辑]

1915年毕业于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二期。1924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回国返粤,任广州滇军干部学校教育长。

1926年夏天國民革命軍北伐任国民革命军第十四军党代表,10月兼第一师师长。1927年2月,任江西省政府政务委员会会计长。1928年,任陆军第五师师长,9月任淞沪警备司令。

1930年5月,任江浙皖三省剿匪总指挥兼陆海军总司令部参谋长。1931年12月15日,蔣介石召開第四十九次國務會議,任命熊式輝為江西省政府主席[1]

1933年5月,兼任南昌行营办公厅主任。1935年10月,任中国国民党第五届中央执行委员。

1942年,调任国防最高委员会委员,旋出任驻美領使代表团团长;向美國白宮提出廢除不平等條約,有助於國家地位提升、恢復民族自尊心、功在全國[2]。1943年秋任中央设计局局长,1944年任中华民国中央银行监事。

1945年5月,任中国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9月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东北行营(后改称国民政府主席东北行辕)主任及东北行营政治委员会主任委员,主管东北一切军政事务。

1947年1月,任国民政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5月20日,東北行轅主任熊式輝向蔣報告東北戰局,請求從速增援;蔣下令堅守長春、永吉、瀋陽,以待增援。[3]:83575月22日,蔣電示東北行轅主任熊式輝保衛四平街戰略[3]:83595月30日,蔣飛臨瀋陽巡視,接見熊式輝,聽取有關東北軍事、政治、經濟等情況之報告,並指示作戰計劃。[3]:83646月15日,原任東北外交特派員蔣經國飛抵瀋陽,當夜趨訪東北戰況之報告;同日,蔣經國飛四平、公主嶺等地視察。[3]:83718月5日,蔣致電東北行轅主任熊式輝,告以東北必須確保之理由。[3]:83938月29日,國民政府令免東北行轅主任熊式輝職;特派陳誠兼東北行轅主任。[3]:84039月1日,新任東北行轅主任陳誠自南京抵達瀋陽;9月5日熊式輝離開瀋陽。[3]:8405

1949年寄居香港澳门,并在曼谷经营纺织厂。1954年去台湾,偶与当时幽禁的孙立人時有所接触,1974年病逝於台中

家庭[编辑]

熊式辉一生娶过四房太太。元配戴氏,安义人。二房太太顾竹筠最受宠,与宋美龄以“換帖姐妹”相称。三房太太张氏,九江人。四房太太顾柏筠是二房顾竹筠之妹。

評價[编辑]

抗戰勝利後,東北接收失敗,牽動大局,一般認為熊式輝應負最大責任。熊式輝受命出任東北行營主任後,即建議政府將東北三省改爲九省,[4]鎮日安插親信,貪贓枉法,以致一再延誤接收時間,無視中共勢力的坐大。反觀林彪哈爾濱後,立即收編偽滿部隊,接收由蘇俄移交解繳日本七十萬關東軍之軍火,勢力急遽擴張,僅僅一年就發展成百萬大軍。東北局勢迅速惡化。[5]

注釋[编辑]

  1. ^ 中央日報》,上海:中央日報社,1931年12月16日,第一張第四版
  2. ^ “一九四二年五月,熊式辉主张中国自行废除不平等条约,宋子文反对,胡适不甚热心。六月,熊改向白宫行政助理居里献策,谓美国对华援助物资有限,正应取消不平等条约,给以精神鼓励。美国政府认为这是惠而不费之举,经与英国交换意见后,十月九日,国务卿赫尔通知中国驻美大使魏道明,准备与中国谈判放弃在华特权及有关问题的条约,另订新约。同日,英国亦有此表示,继之为加拿大荷兰巴西等国。”(引自郭廷以《近代中国史纲》)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 (编). 《中華民國史大事記》. 北京: 中華書局. 2011年7月. 
  4. ^ 《文史资料选辑》第42辑,中国文史出版社版,第174页。
  5. ^ 《齊世英先生訪問紀錄》談到東北接收失敗:“我看熊式輝是小官僚而非政治家,有小聰明,善耍把戲,對東北根本不了解。那時中央調到東北的軍隊,除孫立人部而外都是驕兵悍将,熊一點辦法都沒有,而熊又不能與杜聿明、孫立人合作。中央派到東北去的文武官員驕奢淫逸,看到東北太肥,貪贓枉法,上下其手,甚至對東北人還有點對殖民地的味道,弄得怨聲載道……中央在東北最大的致命傷莫過於不能收容僞滿軍隊,迫使他們各奔前程,中共因此坐大。林彪就是利用東北的物力、民力,配上蘇軍俘來的日軍和僞軍的武器組成第四野戰軍,一直從東北打到廣州和海南島。”

參考書目[编辑]

  • 张宪文、方庆秋、黄美真主编:《中华民国史大辞典》,江苏古籍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