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管理行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管理行为
Title page of first edition
作者司马贺
类型文學作品[*]
语言英语
發行信息
出版机构Macmillan
出版時間1947
出版地點美国
媒介精裝書
页数xvi + 259
规范控制
OCLC356505
LC分类法HD31 .S55

《管理行为》(英語:Administrative Behavior: a Study of Decision-Making Processes in 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是司马贺所撰写的一本书。书中认为“决策是行政的核心,行政理论必须研究人做选择时的逻辑和心理”。本书的写作为之后对行政组织的科学分析提供了基础[1]:xiii-xiv[2]:xlv-xlvi[3]:xlvii-xlviii[4]:xi。2001年司马贺死亡,在一篇纪念司马贺的报导中,总结本书“摒弃绝对理性的、总能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经济人,代之以能给出优秀方案的行政人”[5]。本书为之后的卡内基学校英语Carnegie School奠定了基础。

《管理行为》的研究领域横跨政治学经济学社会科学[6]。司马贺后来的作品中也提到了本书中的一些想法,例如他于1969年出版的《人工科学英语The Sciences of the Artificial[6][7][8]。在1978年授予司马贺诺贝尔经济学奖时,瑞典皇家科学院评价本书为“开天辟地”的一本书[9][10]。1990年,一篇发表在《公共管理评论英语Public Administration Review》上的文章评价本书为“半世纪(1940-1990)以来最好的公共行政学书籍[11]”。本书被管理学院英语Academy of Management选为 20 世纪第五大最具影响力的管理学书籍。[12]

本书第一版于1947年出版;第二版于1957年出版;第三版于1976年出版;第四版于1997年出版。基于本书第三版的中译版于1988年5月出版[13],而基于本书第四版的中译版最早于2004年出版[14]

背景[编辑]

本书基于司马贺在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博士论文。1937年,司马贺开始筹划他的博士论文[15]:53。当时,芝加哥大学政治学系的系主任是查尔斯·爱德华·梅里亚姆[15]:55–63

从1936年开始,司马贺在美国国际城市管理协会英语International City/County Management Association (ICMA)担任半职研究助理,并随后成为全职工作人员[15]:69–92[16]:76–77,84–87,96–97 。在ICMA时,他从主任Clarence Ridley那里了解了行政管理和科学合作,并于1938年与Ridley一起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15]:64,72[17]。尽管司马贺认为他的思想很受Ridley的影响,但在IMCA时,司马贺没有真正地推进过他论文的创作[15]:64–65,69–72,74

司马贺于1939年至1942年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府研究学院英语Institute of Governmental Studies任职。在伯克利,他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他的博士论文得到了由雷納德·杜皮·懷特、C. Herman Pritchett、克拉伦斯·里德利和Charner Marquis Perry组成的委员会批准[15]:84。1942年,他获得了芝加哥大学的博士学位[15]:84–85

影响[编辑]

司马贺在撰写这本书时很受切斯特·巴纳德英语Chester_Barnard经理人员的职能英语The_Functions_of_the_Executive》的影响。在他1991年的自传中,他评价巴纳德的书“完全优于当时的其他行政文献,并且完全符合他从决策角度看待管理的偏好”[15]:73。司马贺“煞费苦心地”阅读这本书、由此反思自己的经历并专注于行政决策[15]:73–74,86–87。在1988年的一次采访中,司马贺说[7]

我的研究完全建立在巴纳德的基础上,并因此一直深感亏欠他。 科学是一种累积的努力……在书中有十四处提到巴纳德……贡献-诱导平衡、权威和接受范围的概念都来自巴纳德……我现在认为《管理行为》的主要新颖性是组织识别概念的发展......根据处理决策前提和有限理性概念来描述决策过程......其余大部分都是“巴纳德”,当然,甚至那些“新奇”的想法都与巴纳德的组织观没有任何矛盾。

Mitchell 和 Scott 注意到巴纳德和司马贺在“权威”、“组织平衡”和“决策”等概念上的相似之处[18]:349–352[19]:9。例如,巴纳德的“冷漠地带”(下属毫无疑问地接受权威)变成了西蒙的“接受地带”[18]:350[20]:266。此外,米切尔和斯科特得出结论,西蒙和巴纳德都认为大型组织控制着个人的行为并操纵他们的意见[18]:357–364

其他对司马贺有影响的哲学家包括威廉·詹姆士约翰·杜威阿尔弗雷德·朱勒斯·艾耶尔鲁道夫·卡尔纳普[1]:45–46,80,82,88,90,93,96,101,186,195,199[7][15]:53–54,58–59[16]:99–101[21]。行为心理学家爱德华·托尔曼和社会学家塔尔科特·帕森斯的思想也为西蒙的工作做出了贡献[15]:86,114,190–191[16]:101–105。司马贺称他自己的哲学方法为逻辑实证主义.[1]:45[11]:253

版本[编辑]

初稿(1945)[编辑]

本书的初始版本与司马贺的论文相似。1945年,当司马贺在伊利诺伊理工学院时,他将本书的初始版本的油印副本发送给了大约200人,因为司马贺认为这些人可能对他的工作感兴趣[7][16]:130–131。巴纳德就是收到副本的人之一。尽管司马贺当时和巴纳德并不相识,但巴纳德向司马贺发送了总共 25 页的详细评论,从而司马贺得以对本书进行彻底的修改[16]:131–133。 随后,司马贺请巴纳德写这本书的前言[15]:88

第一版(1947)[编辑]

第一版有16页前页(比如序言、致谢和巴纳德写的前言)。其正文(即第一至第十一章)和后页(附录和索引)总共有259页[1]

第一版在许多方面与初始版本不同,包括:[7][15]:86[16]:133–134

  • 数学附录和组织中大鼠和人类的比较被删除
  • 重新编排章节,将“管理理论的某些问题”移至第二章
  • 删除了一些关于逻辑实证主义的讨论
  • 增加了一些关于组织内部沟通的讨论
  • 可能被视为政治的部分(例如,似乎支持罗斯福新政的段落)已被删除

在前言中,巴纳德表示:

司马贺的结论“道出了我在所有那些组织当中所获得的具有共性的经验”、认为司马贺最终可能“讲述一般组织的原理”[1]:ix-xii[2]:xli-xliv[3]:xliiii-xlvi[13]:xxxiv-xxxvi

在致谢中,司马贺感谢了:

巴纳德的《经理人员的职能》,巴纳德“对本书初稿做了及其认真的审阅”,以及巴纳德的前言[1]:xv-xvi[2]:xlvii-xlviii[3]:xlix-l[4]:xiii

第二版(1957)[编辑]

第二版采用了新的引言,使该书的前页扩展到48页[2]。新的引言总结了本书的结构,并为想应用本书的管理人员提供了建议。同时,新的引言还讨论了理性行为和满意英语Satisficing的概念、评论了书中的特定章节,并且提供了最近的参考资料[2]:ix-xxxix[7][22]

第三版(1976)[编辑]

第三版的前页占50页,正文和后页总共占364页。本书的第三版被分为两个部分,第二版的第一至第十一章被放在第一部分[3]:1–253,而新增的六个新章节(第十二章至第十七章)被放在第二部分。新增的章节分别基于司马贺的文章[3]:ix-x,xiii-xiv,255–356[21]:256[22]

  • 第十二章:《论组织目标概念》(第 257-278 页),最初于 1964 年出版;
  • 第十三章:《信息处理技术的未来》(第 279-287 页),最初于 1968 年出版;
  • 第十四章:《信息技术在组织设计上的应用》(第 288-308 页),最初于 1973 年出版;
  • 第十五章:《选择性感知:经理人员的认同》(与蒙德威特·C·迪尔邦共同创作)(第 309-314 页),最初于 1958 年出版;
  • 第十六章:《组织的诞生》(第 315-324 页),最初于 1953 年出版;
  • 第十七章:《工商管理学院的组织设计问题》(第 335-356 页),最初于 1967 年出版。

第四版(1997)[编辑]

第四版有前页15页、正文和后页368页。第四版本书副标题最后一个词由“Organization”改为“Organizations”[4]。第四版删除了巴纳德的前言[22]。与第三版引言和第二部分不同,第四版的引言更简短,而且第二部分的每一章后面都有司马贺的评论。[21]:256[22]

中文版[编辑]

基于第三版的中译版(1988)[编辑]

此版本由杨砾、韩春立和徐立翻译,于1988年5月由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出版[13]。此版本的前页共有53页,包括译者的献词、司马贺为中文版出版而写的前言、中译本代序以及翻译后的第三版前页内容。正文和后页除翻译第三版内容之外,还包括2页的译后记。

基于第四版的中译版(2004)[编辑]

基于本书第四版的中译版由詹正茂翻译,并于2004年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14]

基于第四版的中译版(2013)[编辑]

该中译版与2004年出版的相似,同样由詹正茂翻译,并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23]。该版本有29页前页内容,除翻译第四版前页内容之外,还包含了数个中国该领域学者为之写的推荐以及译者的出版说明。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Simon, Herbert A. Administrative Behavior: a Study of Decision-Making Processes in 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 1st. New York: Macmillan. 1947. OCLC 356505. 
  2. ^ 2.0 2.1 2.2 2.3 2.4 Simon, Herbert A. Administrative Behavior: a Study of Decision-Making Processes in 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 2nd. New York: Macmillan. 1957. OCLC 964597. 
  3. ^ 3.0 3.1 3.2 3.3 3.4 Simon, Herbert A. Administrative Behavior: a Study of Decision-Making Processes in 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需要免费注册 3rd. New York: Free Press. 1976. ISBN 978-0029289716. 
  4. ^ 4.0 4.1 4.2 Simon, Herbert A. Administrative Behavior: a Study of Decision-Making Processes in 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s 4th. New York: Free Press. 1997. ISBN 978-0684835822. 
  5. ^ Lewis, Paul. Herbert A. Simon Dies at 84; Won a Nobel for Economics. New York Times. 10 February 2001: 13 [2022-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3). 
  6. ^ 6.0 6.1 Augier, Mie. Administrative Behavior: A Study of Decision-Making Processes in 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s (book review). The Economic Journal. 2002, 112 (480): F386–F388. doi:10.1111/1468-0297.t01-17-00050可免费查阅. 
  7. ^ 7.0 7.1 7.2 7.3 7.4 7.5 Golembiewski, Robert T. Nobel Laureate Simon 'Looks Back': a Low-Frequency Mode (PDF). Public Administration Quarterly. 1988, 12 (3): 275–300 [2022-05-09]. JSTOR 4086142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1-21). 
  8. ^ 司马贺. 人工科学.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04. ISBN 7-5428-3664-1. 
  9. ^ Carlson, Sune. The Prize in Economics 1978: Award Ceremony Speech. 16 October 1978 [2 Ma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3-21). 
  10. ^ 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 The Prize in Economics 1978 – Press Release. 16 October 1978 [2 May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6-02). 
  11. ^ 11.0 11.1 Sherwood, Frank P. The Half-Century's 'Great Books' in Public Administration.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view. 1990, 50 (2): 249–264. JSTOR 976872. doi:10.2307/976872. 
  12. ^ Bedeian, Arthur G.; Wren, Daniel A. Most Influential Management Books of the 20th Century (PDF). Organizational Dynamics. Winter 2001, 29 (3): 221–225 [2022-05-09]. doi:10.1016/S0090-2616(01)00022-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10-17). 
  13. ^ 13.0 13.1 13.2 西蒙. 管理行为. 北京经济学院. 1988. ISBN 7-5638-0014-X. 
  14. ^ 14.0 14.1 管理行为(豆瓣). [2022-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8). 
  15. ^ 15.00 15.01 15.02 15.03 15.04 15.05 15.06 15.07 15.08 15.09 15.10 15.11 15.12 Simon, Herbert A. Models of My Life. [New York]: Basic Books. 1991. ISBN 978-0465046409. 
  16. ^ 16.0 16.1 16.2 16.3 16.4 16.5 Crowther-Heyck, Hunter. Herbert A. Simon: the Bounds of Reason in Modern America.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978-0801880254. 
  17. ^ Ridley, Clarence E.; Simon, Herbert A. Measuring Municipal Activities: a Survey of Suggested Criteria and Reporting Forms for Appraising Administration. Chicago: International City Managers Association. 1938. OCLC 2049544. 
  18. ^ 18.0 18.1 18.2 Mitchell, Terence R.; Scott, William G. The Barnard-Simon Contribution: a Vanished Legacy. Public Administration Quarterly. Fall 1988, 12 (3): 348–368. JSTOR 40861427. 
  19. ^ Mahoney, Joseph T. Chapter 1: Behavioral Theory of the Firm (PDF). Economic Foundations of Strategy. Thousand Oaks, CA: SAGE. 2005: 1–53 [2022-05-09]. ISBN 978-1-4129-0543-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3-11-12). 
  20. ^ Golembiewski, Robert T. Perspectives on Simon's Administrative Behavior: Stock-Taking on the Fortieth Anniversary – Part I. Public Administration Quarterly. 1988, 12 (3): 259–382. JSTOR 40861422. 
  21. ^ 21.0 21.1 21.2 Kerr, Gerry. The Development History and Philosophical Sources of Herbert Simon's Administrative Behavior. Journal of Management History. 2007, 13 (3): 255–268. doi:10.1108/17511340710754707. 
  22. ^ 22.0 22.1 22.2 22.3 Sent, Esther-Mirjam. Administrative Man Versus/As Economic Man (book review). Journal of Economic Methodology. 1999, 6 (1): 133–139. doi:10.1080/13501789900000008. 
  23. ^ 管理行为(豆瓣). [2022-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1-02). 

延申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