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多利亞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維多利亞湖
Lake Victoria
Sunset on the Victoria lake.JPG
維多利亞湖的日落景致
流入 白尼羅河
流出 白尼羅河
集水區面積 184,000平方公里
集水區國家 肯亞烏干達坦尚尼亞
湖泊長度 337公里
湖泊宽度 250公里
湖泊面積 68,800平方公里
平均深度 40公尺
最大深度 83公尺
库容量 2,750立方公里
湖岸線長度1 3,440公里
海拔高度 1,133公尺
湖邊城鎮 基蘇木姆萬扎布科巴恩德培
1 湖岸線長度會因水位變化而經常變動。

維多利亞湖英文Lake Victoria,又名Victoria Nyanza)是非洲最大的淡水湖和世界第二大淡水湖,面積68,870平方公里,僅次於蘇必略湖,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熱帶淡水湖。

如果依含水量來比較,維多利亞湖共有2760立方公里的淡水量,排名世界第七。維多利亞湖的水源主要來自直接降雨及數千條的小溪流。流進維多利亞湖的河流中,最大的是卡蓋拉河,由維多利亞湖的西岸進入維多利亞湖。維多利亞湖是白尼羅河(世界最長河尼羅河支流)的源頭,由維多利亞湖北岸的金賈流進白尼羅河[1]

維多利亞湖位於東非大裂谷區,由非洲三國:肯尼亞坦桑尼亞烏干達所擁有,目前這三國在維多利亞湖畔都有不錯的觀光業發展。

維多利亞湖湖域呈不規則四邊形,南北最長有337公里,東西最寬有240公里,整個湖岸線長約有3220公里,海拔1134公尺,平均水深40公尺(已知的最深處有82公尺),為非洲最大的內陸漁場[2]

維多利亞湖得名是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是由歐洲人中第一個找到維多利亞湖的约翰·汉宁·斯皮克所命名,他於1859年在和理查·波頓尋找尼羅河源頭時發現[3][4]

地質史[编辑]

維多利亞湖的空照圖
維多利亞湖與東非大裂谷

維多利亞湖的地質史經過了許多變化,從目前較淺的情形,演變為可能會形成比現在小很多的湖[5]。由維多利亞湖底下採集的核心様本英语core sample得知從維多利亞湖形成後,至少乾涸了三次[6]。乾涸週期可能和第四纪冰河时期造成的全球降水減少有關[6]。維多利亞湖曾在17,300年前乾涸,在14,700年前又開始重新進水。以地質學的觀點來看,維多利亞湖相當的年輕,當時是因往西流的水道被上流流下的大型岩石塞住所形成[6]

維多利亞湖的地質史也可能造成其以慈鯛為特徵的戲劇化生態,正如非洲大湖地區的其他湖泊一様[7],不過有些研究者質疑此觀點,,認為若有相關證據,維多利亞湖應該會較小、較淺、較混濁,鹽度也較高,和現今維多利亞湖物種可適應的情形有很大的不同[8]

維多利亞湖水位不深,河流的進水量有限,而且相較其體積而言,其表面積較大,都使維多利亞湖很容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

发现史[编辑]

关于维多利亚湖的最早记载来自往来非洲内地的阿拉伯商人,他们到处奔波,寻找黄金象牙奴隶等商品。1160年代,一张名为Al Adrisi的地图就明确标明了维多利亚湖的准确位置,并将其标为尼罗河的源头。

1858年,英国探险家约翰·汉宁·斯皮克John Hanning Speke)成为看见维多利亚湖的第一个欧洲人,当时他正同同伴理查德·伯顿为英国殖民当局寻找尼罗河的源头,并探索战略资源。斯皮克一看见如此宽广的水面即认定他找到了尼罗河之源,他以当时的英国女王维多利亚命名了此湖。伯顿当时正因病在更南的坦噶尼喀湖畔休养,听到斯皮克宣布此湖为其个人发现时怒不可遏。两人公开决裂,引发的争吵不仅限于学术界,更引起了各位探险家的关注,因为他们想证实或者否认斯皮克的论断。

著名的英国传教士兼探险家大卫·利文斯敦后来在探险中偏向西方过多而误入了刚果河流域,因此未能证实斯皮克的发现。最终美国探险家亨利·莫顿·斯坦利确认了斯皮克的发现,并做了环湖考察。在湖的北岸他发现了利庞大瀑布。据说在此次探险中他在坦噶尼喀湖边的营地碰见了病馁的理查德·伯顿,他对利文斯敦的第一句话“阁下就是利文斯敦博士么?”(Dr. Livingstone, I presume?)后来颇为出名。

生态和社会影响[编辑]

维多利亚湖周围人口密度

维多利亚湖周边是世界上人口最为密集的区域之一,湖泊的周边遍布着城镇村落,对于这些数以百万计的人民来说,湖在生活中起着巨大的作用。

现在维多利亚湖的生态系统也相当糟糕。自1950年代起,尼罗河鲈鱼被引入湖中,原意是想增加湖区渔业的产出。但是这种鲈鱼给当地的生态系统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数百种当地特产物种自此灭绝。更糟的是,本来不错的鲈鱼产量后来也急剧下降。不过正因为这些尼罗河鲈鱼被过渡捕捞,一些特产物种反倒开始回升。

另一个影响到本地生态的问题是原产于美洲热带的入侵物種水葫芦。这些水生植物是聚集而生,影响了交通,捕鱼,水力发电和生活饮水。1995年,90%的乌干达沿岸都被这种植物阻塞。由于机械和化学办法似乎都不起作用,人们只好培育一种以水葫芦为食的象鼻虫(Neochetina eichhorniae)并放到湖内,再加上1997年及1998年聖嬰現象帶來高水位,以及大風及強降雨破壞此植物,以及水質、優養化改善等因素,最终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若上述控制措施持續的話,水葫芦會繼續的減少[9]

維多利亞湖的污染情形也很嚴重,主要是來自流進湖內的未處理污水,其中包括工業及生活的廢水,以及來自農場的肥料及化學物質。維多利亞湖盆地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鄉村地區,其沿岸有許多城市及鄉村,其中的工廠直接排放廢水到維多利亞湖,而其中的都市也排放未處理污水到進入維多利亞湖的河中,因此造成維多利亞湖的優氧化,更有助於水葫芦的入侵[10]

纳鲁巴尔大坝[编辑]

在位于乌干达金贾的地方是维多利亚湖的唯一流出口,白尼罗河在此形成。12000年前,一个天然的石堰形成。1952年,英国的工程师炸开石堰,并計算维多利亚湖水流,設法保持原有水平,稱為協議曲線(agreed curve),最大體積流率依维多利亚湖的水位而定,體積流率範圍在300至1700立方公尺每秒英语Cubic metre per second

2002年,乌干达政府在世界銀行的協助下,在此建立第二座水电站Kiira 水力發電廠英语Kiira Hydroelectric Power Station。2006年,维多利亚湖水位达到80年低位,住在肯亞奈洛比的獨立水文學家Daniel Kull計算發現乌干达釋放的水量是之前協議值的兩倍。[11],是造成维多利亚湖水位下降的主要原因。

交通[编辑]

自1900年代起,维多利亚湖渡轮英语Lake Victoria ferries成为乌干达坦桑尼亚肯尼亚之间的重要交通工具。湖畔主要港口有基苏木姆万扎布科巴恩德培贝尔港金贾。在1963年肯尼亞獨立之前,最快,數量最多的渡輪维多利亚MV英语MV Victoria (1959)屬於英國皇家郵輪。在1966年時開始有MV Uhuru英语MV UhuruMV Umoja英语MV Umoja,也開始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之間的火車渡輪。1996年5月21日MV Bukoba英语MV Bukoba渡輪在维多利亚湖沈沒,死亡人數在八百到一千人之間.[12],是非洲最大的水上灾害之一。

参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vanden Bossche, J.-P.; Bernacsek, G. M. Source Book for the Inland Fishery Resources of Africa, Issue 18, Volume 1. Food & Agriculture Org. (United Nations). 1990: 291 [29 December 2013]. ISBN 92-5-102983-0. 
  2. ^ Kim Geheb. The Regulators and the regulated: fisheries management, options and dynamics in Kenya's Lake Victoria Fishery (Ph.D.论文). University of Sussex. 1997. 
  3. ^ Dalya Alberge. How feud wrecked the reputation of explorer who discovered Nile's source. The Observer (The Guardian). 11 September 2011 [29 December 2013]. 
  4. ^ Moorehead, Alan. Part One: Chapters 1-7. The White Nile. Harper & Row. 1960. ISBN 0-06-095639-9. 
  5. ^ C. F. Hickling. Tropical Inland Fisheries. London: Longmans. 1961. 
  6. ^ 6.0 6.1 6.2 John Reader. Africa. Washington, D.C.: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2001: 227–228. ISBN 0-7922-7681-7. 
  7. ^ Christian Sturmbauer, Sanja Baric, Walter Salzburger, Lukas Rüber & Erik Verheyen. Lake level fluctuations synchronize genetic divergences of cichlid fishes in African lakes (PDF). Molecular Biology and Evolution. 2001, 18: 144–154. doi:10.1093/oxfordjournals.molbev.a003788. PMID 11158373. 
  8. ^ J. C. Stager & T. C. Johnson. The late Pleistocene desiccation of Lake Victoria and the origin of its endemic biota. Hydrobiologia. 2008, 596 (1): 5–16. doi:10.1007/s10750-007-9158-2. 
  9. ^ Crisman, T. L., Chapman, Lauren J., Chapman, Colin A., & Kaufman, Les S. (2003). Conservation, ecology, and management of African fresh waters. Gainesville: University Press of Florida.
  10. ^ Water Hyacinth Re-invades Lake Victoria. Image of the Dat (NASA). February 21, 2007. 
  11. ^ Fred Pearce. Uganda pulls plug on Lake Victoria. New Scientist. February 9, 2006, 2538: 12. 
  12. ^ Arai Shin-Ichi. Lake Victoria tragedy, Tanzania in May 21. Arai's Zanzibar, Tanzania Page. Arai Shin-Ichi. 1996-05-30. 

外部连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