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维权律师英语:Rights-Defense Lawyers)指一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大陸)以行政及法律訴訟來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之公共利益、憲法及公民權利的法律职业者、法律學者、或法律行動者(包括有法学教育訓練但未取得中国律师资格者)。[1]在中国大陆改革開放的背景之下,雖然律師的數量有大幅成長[2],但维权律师佔中国律師的比例相當少[3]。维权律师面臨許多在個人、經濟及职业的風險[4][5][6]。维权律师中的赤腳律師還進行法律的平民教育[7]

部分維權律師採取務實的訴訟態度,不參與官方色彩的案件、不問政治;而也有維權律師群体採較激进的法律改革及政治體制改革立場,[8]不乏知名民主人士,而部分因而被刁難。這些维权律师中亦有专门维护當事人人权的律师,在中國大陆被称为「人权律师」。[9]

中國大陸刑法修正草案事件[编辑]

2015年7 月初中國大陸刑法修正草案暫時擱置,中國大陸各地的維權律師雖為擱置情況,但對未來不報樂觀的態度。中國大陸維權律師王宇認為,刑法修正草案未依照國際標準,讓律師在刑事辯護上有豁免權,不論是中國死磕律師、人權律及其他律師都會受到影響。[10]

北京市朝陽區律師協會於2015年7月8日向全國人大常委寄出快件,建議「拿掉」《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二次審議稿中頗有爭議的第35條,同時暫緩增補第36條。律師團指出第35條的入罪主體有4類訴訟參與人,正視目前法律現實,此條款更可能成為辯護人量訂做,「應當」的爭議也有可能構成入罪理由;第36條應增加但書,「但律師在履行代理或辯護職責的除外。」,以此作為律師職業保護的平衡條款。[11][12]

刑九草案二審稿第35條擬在現行刑法第308條增加如下內容:司法工作人員、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或者其他訴訟參與人,洩露依法不公開審理的案件中不應當公開的資訊,造成資訊公開傳播或者其他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11]

刑九草案二審稿的第36條,為擬在刑法第309條擾亂法庭秩序罪中,增加兩項適用規定:侮辱、誹謗、威脅司法工作人員或者訴訟參與人,不聽法庭制止,嚴重擾亂法庭秩序的;有其他擾亂法庭秩序行為,情節嚴重的。[11]

經過律師投書媒體呼籲後,在2015年7月10日凌晨開始48小時內,中國當局大規模逮捕中國的維權律師、人權捍衛者。目前已超過57位維權律師、人權律師被逮捕、失蹤、限制人身自由、約談,且數字仍在攀升中。

《維權網》11日也正式向聯合國、各國際人權機構、各國政府及全世界各地人權捍衛者發出緊急呼籲,懇請各界關注中國這一嚴重人道災難和人權危機,並立即給予救援。從目前情況來看,全國各地被約談的基本都涉及王宇律師、周世鋒律師以及所在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以及屠夫案。[13]

被当局控制的維權人士[编辑]

目前有18名律師被警方強行帶走或失蹤,包括北京王宇律師、北京周世鋒律師、北京李姝雲律師、北京李和平律師、廣西覃永沛律師、廣東隋牧青律師、北京劉曉原律師,河南常伯陽律師、甘肅李大偉律師、河北李威達律師、廣西南寧覃永沛律師、湖南謝陽律師、胡林政律師 河北李威達律師、北京王全章律師、北京黃力群律師、上海秦雷律師、湖南羅茜律師。

此外,有10位律所工作人員、人權捍衛者被抓捕或失蹤,包括鋒銳所會計王方、行政劉四新、司機周慶,李和平律師助理趙威、望雲和尚在成都被抓後帶往機場、天津戈平被抓、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的胡石根長老、劉永平(網名老木)被抓,李發旺週六清晨4點多被帶走、湖南魏得豐被帶走。

截至2015年7月11日,目前有29位律師被短期限制人身自由、傳喚、要求約談,包括北京江天勇律師,北京張凱律師、山東張維玉律師、山東劉衛國律師、河南常伯陽律師、河南任全牛律師、河南姬來松律師、河南孟猛律師、河南馬連順律師、上海張 雪忠律師、上海李天天律師、重慶游飛翥律師、重慶付劍波律師、湖南王海軍律師、湖南郭雄偉律師、湖南呂芳芝律師、湖南文東海律師、湖南楊金柱律師、湖南陳 南石律師、甘肅蔣永繼律師、浙江王成律師、雲南曾維昶律師、雲南劉文華律師、福建鄒麗惠律師、黑龍江王秋實律師、上海薛榮民律師、上海秦雷律師、上海鐘穎 律師、廣東孫世華律師、傳喚詢問主要圍繞王宇及鋒銳律師事務所。[14]

但是,2015年7月11日,新华网在网站醒目位置发布题为《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公安部指挥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的报道,称公安部已经摧毁了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的“重大犯罪团伙”,并称维权人士“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企图达到不可告人目的”[15]。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官媒的大量报道中,认为中国存在一些“律师”与上访者互相勾结,并组织以上访、闹事为职业的“职业访民”滋扰生事,扰乱法院和政府工作秩序,并以此对政府施压,以求自身问题的解决。同时还在法庭上辱骂法官,扰乱法庭秩序。而这些“维权律师”往往没有律师执照、不懂法律,只是协助上访者争取把事情扩大。而亦有指责认为官方媒体仅仅以逮捕这些所谓“律师”为掩护,大肆抓捕其他与之不相关联的维权律师[16][17][18]

参考文獻[编辑]

  1. ^ Marazzi, Marco; Youxi Chen. A Tale of Two Citis- the Legal Profession in China 《中国法律职业状况研究报告》. 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s Human Rights Institute (IBAHRI) (国际律师协会人權研究所). 2012-12 [2013-05-21]. 
  2. ^ People's Daily Online. "China has more than 143,000 lawyers", 16 April 2008.
  3. ^ Teng Biao, 'Chinese Human Rights Lawyers Under Assault', Washington Post, 25 July 2009.
  4. ^ 劉路. 維權律師, 一個危險的職業. 晨鐘書局. 2006. ISBN 9789889931803. 
  5. ^ Rana Siu Inboden and William Inboden."Faith and Law in China",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Sept 2009.
  6. ^ Fu Hualing, Richard Cullen. "Weiquan (Rights Protection) Lawyering in an Authoritarian State", 15 January 2008.
  7. ^ Melinda Liu. “Barefoot lawyers”, Newsweek, 4 March 2002.
  8. ^ Eva Pils, 'Asking the Tiger for His Skin: Rights Activism in China', Fordham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 Volume 30, Issue 4 (2006).
  9. ^ 王怡:大陆的人权律师和“政法系”的形成. [2013-04-20]. 
  10. ^ 蕭洵. 時事大家談:刑法修正草案令維權律師如履薄冰. 2015-07-07 [2015-07-07]. 
  11. ^ 11.0 11.1 11.2 刑法修正案第35條修改宜廣納建言. 來源“光明網”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2015-07-09. 
  12. ^ 刑法修正部分條款引爭議 基層律協望緩修擾庭罪. 2015-07-09 06:38:22 北京青年報. 
  13. ^ 48小時內57名中國維權人士被捕或失蹤. 2015.07.11 | 12:53 PM [2015-07-11]. 
  14. ^ 48小時內57名中國維權人士被捕或失蹤. 新頭殼newtalk 林禾寧 綜合報導. 2015.07.11 | 12:53 PM. 
  15. ^ 黄庆畅; 邹伟. 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公安部指挥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 新华网. 2015-07-11 [2015-07-11]. 
  16. ^ 新华网. 官媒揭内地“上访”产业链:访民也有“经纪人”. takungpao.com. 大公报. [2015-08-01]. 
  17. ^ 北京晚报. 假律师办会见 看守所里现形. 163.com. 网易. [2015-08-01]. 
  18. ^ 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评职业上访:维权律师庭外做手脚施压政府. ifeng.com. 凤凰网. [2015-08-01].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