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里奧·馬丁尼茲·普拉達諾斯國家體育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胡里奧·馬丁尼茲·普拉達諾斯國家體育場
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ínez Prádanos
國家體育場(El Nacional)
紐尼奧阿巨人體育場(El Coloso de Ñuñoa)[1]
Estadio Nacional de Chile - vista desde Av. Grecia.jpg
原名 國家體育場(Estadio Nacional)
位置  智利聖地牙哥紐尼奧阿
格雷西亞大道2001號
坐標 33°27′52″S 70°36′38″W / 33.46444°S 70.61056°W / -33.46444; -70.61056
業主 紐尼奧阿市政府
運營者 智利国家体育局
座位数 48,665[2] (舉辦音樂會時:55.000+ )
最高記錄 85,268 (智利大學天主教大學(1962年12月29日)
場地大小 105 m x 68 m
表面 天然草皮
建造
動工 1937年2月
啟用 1938年12月3日
翻修 2009年-2010年
擴建 1962年
重開 2010年9月12日
建築花費 $18,000,000
建築師 卡尔·布鲁纳(Karl Brunner)
客戶
智利國家足球隊
智利大學足球俱樂部

胡里奧·馬丁尼茲·普拉達諾斯國家體育場英语: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ínez Prádanos),原名為國家體育場,是一座位於智利聖地牙哥紐尼奧阿的多功能體育場。該體育場目前是智利國內最大的體育場,可容納48,665人。體育場占地面積共62公頃,其中包含網球場、水上運動中心、現代化健身房、室內自行車賽場、場地自由車車道、輔助/熱身田徑場等複合設施。

智利國家體育場於1937年2月開始建造,並於1938年12月3日落成。建築結構承襲自德國柏林奧林匹克體育場,在1962年曾是1962年世界盃足球賽比賽場館之一,同時是該屆世界杯決賽場館。1973年智利政變期間,國家體育場一度成為軍事獨裁政府下的政治犯集中營。

2009年,智利國家體育場及周邊設施開始進行現代化改裝,智利總統蜜雪兒·巴舍萊宣稱,此次改建將使智利國家體育場成為南美洲最現代化的體育場。[3]

180° Panorama Estadio Nacional Santiago Chile.jpg

歷史[编辑]

智利國家體育場的土地在1918年以前是農用土地,由農夫何塞·多明戈卡納斯(Jose Domingo Cañas)捐贈。體育場建成後的首次比賽在1938年12月3日,為科洛科洛與巴西聖克里斯托旺英语São Cristóvão de Futebol e Regatas之間的友誼賽,科洛科洛最後以6-3取勝。[4]該體育場曾是1941年1945年1955年三屆南美足球錦標賽以及1991年2015年兩屆美洲國家盃比賽場地。

1959年,由於首都室內體育館英语Movistar Arena還未準備好,因而該屆世界盃籃球賽英语1959 FIBA World Championship決賽於智利國家體育場舉行。

1960年代早期,為了迎接1962年世界盃足球賽以及豪爾赫·亞歷山德里英语Jorge Alessandri政府的推動下,智利國家體育場開始擴建。主要更改地方為體育場周圍的室內自行車賽場改建成畫廊,並擴增容納人數至95,000人。

在1962年世界盃比賽期間,智利國家體育場為小組賽第2組比賽場地,第2組的隊伍分別為義大利西德智利瑞士,小組賽第2組比賽當中包括場面火爆的義大利對智利比賽,該場著名的比賽又被稱為聖地牙哥之戰英语Battle of Santiago (1962 FIFA World Cup)[5][6]在淘汰賽部分,智利國家體育場舉辦一場半準決賽、一場準決賽、季軍賽、決賽,其中巴西第二次奪冠,主辦國智利則於季軍賽以1-0擊敗南斯拉夫,此次成績證明智利在國際足壇的成功。[7]

如今,智利國家體育場為智利國家足球隊智利大學足球俱樂部主場,除了舉辦足球等體育賽事外,同時舉辦如政治慶典、慈善活動、音樂會等非體育活動。體育場自1995年後,便是智利舉辦的28小時馬拉松英语Teletón (Chile)舉辦場地,體育場內可同時容納100,000人進行活動,場內的大型電子看板可顯示選手目前已完成的里程數,以及達到目標時所剩的里程。

2008年7月5日,為了紀念同年1月去世的智利著名體育記者胡里奧·馬丁尼茲·普拉達諾斯英语Julio Martínez Prádanos,官方宣布智利國家體育場官方名稱改名為胡里奧·馬丁尼茲·普拉達諾斯國家體育場。[8]

政治犯集中營[编辑]

智利國家體育場於1973年智利政變後成為拘留所。

1973年9月11日,智利政變爆發後,前總統薩爾瓦多·阿連德遇害,智利國家體育場開始被當作政治犯拘留所。根據哈佛評論英语Harvard Review南美洲篇的文章指出,當時在首都聖地牙哥至少有80座以上拘留所,智利國家體育場名列在拘留所名單上。[9]

總共有40,000人在軍政府時期被送至拘留所,單單從9月11日至11月7日間,就有12,000人被拘留。[10]被拘留的男性放置在體育場的畫廊,女性則在更衣室及相關建築。更衣室與走廊都被當作監獄設施,自行車賽車道則被作為審問區。[11]據紅十字會估計,至少有7,000名囚犯被拘留在智利國家體育場,其中300名為外國籍。人道主義組織收集的倖存者證詞內容顯示,拘留者有被嚴刑拷打,或是在建築物內不知名的地點被槍殺。 [12]


國際足總主席斯坦利·勞斯在事後表明希望蘇聯1974年世界盃足球賽資格附加賽能勝出,阻止智利參加當屆世界杯,然而因蘇聯退出而讓智利自動晉級,不過智利在該屆世界杯僅在小組賽就止步。

1982年,由科斯塔·加夫拉斯執導的希臘電影Missing英语Missing (film)描述1973年智利政變時,美國籍記者查爾斯·霍爾曼英语Charles Horman法蘭克·特魯奇英语Frank Teruggi在智利國家體育場被槍決的歷史。[13][14] 2002年,導演 卡門·盧斯·帕羅特西班牙语Carmen Luz Parot拍攝紀錄片國家體育場(Estadio Nacional),內容以1973年智利政變時在智利國家體育場的歷史為主。[15]

2009年–2010年翻修[编辑]

2009年6月2日,馬塞洛·薩拉斯告別賽。

2009年6月15日,智利總統蜜雪兒·巴舍萊宣佈將改善國家體育場的基礎設施,並將其現代化。在計劃中,改建預算將超過240億披索(4230萬美元),其中200億披索(3530萬美元)花費在提升體育場的基礎設施至現代化標準。[3]

此次改建包括涵概座位席的大型屋頂;體育場夜間照明設施;更新環繞全體育場的座位席,並降低容納人數至47,000人;先進的電子記分版英语Scoreboard;以2.5公尺深、2公尺寬的人造坑道隔絕觀眾席與跑道,取代之前的護欄;以及其它基礎設施更新等。[3]由於智利國家體育場屬於國家級紀念景點,外牆將保持原樣,增加屋頂的部份由於在體育場頂部,因此不會影響到外牆。

體育場在2009年8月15日關閉,開始翻修作業,原預計於2010年3月重新開幕,以迎接智利與北韓巴拿馬的兩場國際友誼賽,但是施工進度最後沒有趕上預計時間。由於2010年2月27日智利發生大地震,使得改建經費來源發生困難,巴舍萊政府宣佈屋頂工程將暫緩。[16]體育場在地震中只有輕微損傷,在2010年南美自由盃開放部份區域,舉辦智利大學瓜達拉哈拉之間的一場賽事。2010年9月12日,智利國家體育場正式重新開幕,剛好趕上智利建國兩百周年慶典。

2014年南美運動會翻修[编辑]

2010年9月12日,智利總統蜜雪兒·巴舍萊在建國兩百周年慶典上宣佈國家體育場的容納人數將擴展至70,000人,以迎接即將到來的2014年南美運動會[17],該工程預計在2012年開始動工。[18]

2011年6月3日,政府公佈進一步地改建計畫。體育場周邊所有區域將規劃為市民公園(Parque de la Ciudadanía)。公園內綠地將佔所有64公頃的70%以上,其餘則為餐廳或人造湖等設施,並預計於2014年南美運動會開放。另外,體育場周圍將建設新場館,以提供2014年南美運動會使用,其中包括兩座現代化體育館、一座提供水上芭蕾的溫水游泳池,並翻修室內自行車賽場、擴大室內自行車館等,這些新設施位來將提供給體育部管理。至翻修後,智利國家體育場將包含網球場、室內自行車賽場、場地自由車車道、田徑場、曲棍球場、溜冰場等綜合設施。[19]

容納座位[编辑]

自1937年起,智利國家體育場容納座位一直都在48,000人。當時,有些批評將體育場比喻為白象,認為這容納人數太大,可能永遠不會滿場,[4]也因為體育場的建設費用過高,該比喻同時也暗示阿圖羅·亞歷山德里·帕爾馬政府的貪腐。[20]

然而到了1962年世界盃足球賽,體育場容納座位提升至74,000人[4],若包括座位席以外的容納人數,體育場將可容納80,000人以上,但這同時也需把原場地自由車車道移到體育場以外其他區域。接下來幾年間,為防止事故發生,體育場容納座位一直在調降,以保持逃生路線順暢。

2000年世界青年田徑錦標賽英语2000 World Junior Championships in Athletics期間,為了將座位改為個人獨立座椅,體育場容納座位從而降至66,000人,這項需求確保體育場容納座位不會超過預計值,不會發生1987年時,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來訪,體育場湧進超過90,000人的盛況。2014年,官方公告智利國家體育場的容納座位48,665人。[4]

參考來源[编辑]

  1. ^ Selección chilena: El coloso de Ñuñoa muere de hambre. Piojo. 11 November 2015. 
  2. ^ Copa América 2015. conmebol.com. 
  3. ^ 3.0 3.1 3.2 Estadio Nacional costará US$ 42 millones y la "Roja" se va al Monumental (PDF). La Tercera英语La Tercera. 2009-06-16 [2009-06-16] (西班牙语). 
  4. ^ 4.0 4.1 4.2 4.3 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ínez Prádanos. footballtripper. 7 October 2015 [26 June 2016]. 
  5. ^ Murray, Scott. The Knowledge (November 6, 2003). Guardian Online (UK) (London). 6 November 2003 [26 June 2006]. 
  6. ^ Ken Aston – the inventor of yellow and red cards. FIFA.com. 15 January 2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6 六月 2008). 
  7. ^ Chile - Yugoslavia 16 June 1962. FIFA.com. [16 August 2016]. 
  8. ^ Proponen denominar al 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ínez Pradanos". Mercurioantofagasta.cl. 4 January 2008 [2016-08-16] (西班牙语). 
  9. ^ Harvard Review of Latin America: Chile's National Stadium, with details on several detention centers. Drclas.harvard.edu. [2011-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八月 11, 2011). 
  10. ^ How the Chilean coup forever changed Canada's refugee policies. The Globe and Mail. Sep 6, 2013 [2016-08-16]. 
  11. ^ Carmen Luz Parot, 2002, Estadio Nacional. Documental (National Stadium Documentary). Produced by Sello Alerce, Chile, 2002.
  12. ^ {Chile, An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port. London: Amnesty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1974. 67-8}
  13. ^ Chile and the United States:Declassified Documents Relating to the Military Coup.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Electronic Briefing Book No. 8. September 11, 1973. 
  14. ^ Charles Horman, the good American (in Spanish). 
  15. ^ Carmen Luz Parot. CineLatinoamericano.org. [30 March 2013]. 
  16. ^ Estadio Nacional de Chile. The Stadium Guide. [31 July 2015]. 
  17. ^ El Nacional será para 70 mil personas. Diario.latercera.com. [2011-06-03]. 
  18. ^ El actual Nacional no es negocio para la Selección. Diario.latercera.com. [2011-06-03]. 
  19. ^ Parque del Estadio Nacional tendrá una laguna, restaurantes y cafés | Santiago | La Tercera Edición Impresa. Diario.latercera.com. 1990-01-01 [2011-06-03]. 
  20. ^ Brenda Elsey, Citizens and Sportsmen: Futbol and Politics in Twentieth Century Chile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2011)

對外連結[编辑]

前任:
國家體育場英语Estadio Nacional de Lima
利馬
南美足球錦標賽
決賽場館

1941年
繼任:
世紀球場
蒙特維多
前任:
馬拉卡納齊諾體育館
里約熱內盧
世界籃球錦標賽
決賽場館

1959年
繼任:
馬拉卡納齊諾體育館
里約熱內盧
前任:
拉松达体育场英语Råsunda Stadium
斯德哥爾摩
世界盃足球賽
決賽場館

1962年
繼任:
溫布利球場
倫敦
前任:
馬拉卡納體育場
里約熱內盧
美洲盃足球賽
決賽圈場館

1991年
繼任:
伊西德罗·罗梅罗·卡尔沃纪念球场英语Estadio Monumental Isidro Romero Carbo
瓜亞基爾
前任:
皇家網球館英语Kungliga Tennishallen
斯德哥爾摩
台維斯盃
決賽場館

1976年英语1976 Davis Cup
繼任:
白城體育場英语White City Stadium (Sydney)
雪梨
前任:
紀念碑球場
布宜諾斯艾利斯
美洲盃足球賽
決賽場館

2015年
繼任:
大都會人壽體育場英语MetLife Stadium
東盧瑟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