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豫讓(?-約前445年),春秋時代晉國人,畢陽之孫,晉國中軍將智伯的家臣,為當時著名刺客

晋豫讓淶身趙無䘏衣袍殺

生平[编辑]

豫让本來仕事於范氏中行氏,但一直不太出名。後來轉去智伯門下任職,智伯很看重他。晉陽之戰,智伯討伐趙襄子,趙襄子聯合韓康子魏桓子(後來的韓國魏國)滅掉智伯(前453年),將智伯的土地瓜分。趙襄子與智伯之間本來就有極深的仇怨,更將智伯的頭顱當飲酒之首爵

豫讓逃到山中,說道:「嗟乎!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今智伯知我,我必為報讎而死,以報智伯,則吾魂魄不愧矣。」便改姓換名,冒充成服刑之人,混進趙襄子宮廷裡塗飾廁所,身帶匕首,想刺殺趙襄子。一日,趙襄子正在如廁,突然心一驚,抓住服刑人審問,發現他是豫讓,知他要報仇,侍衛要殺他。但趙襄子卻說:「彼義人也,吾謹避之耳。且智伯亡無後,而其臣欲為報仇,此天下之賢人也。」最後釋之。

不久,豫讓又在身上塗漆,讓皮膚長滿惡瘡,又吞木炭使自己聲音變得沙啞,[1]令自己的樣子令人無法辨認,其妻亦不認得,豫讓便在街道上乞。朋友認出豫讓,為他哭道:「以子之才,委質而臣事襄子,襄子必近幸子。近幸子,乃為所欲,顧不易邪?何乃殘身苦形,欲以求報襄子,不亦難乎!」豫讓說:「既已委質臣事人,而求殺之,是懷二心以事其君也。且吾所為者極難耳!然所以為此者,將以愧天下後世之為人臣懷二心以事其君者也。」

過了一段時間,豫讓在趙襄子必經的橋下埋伏。趙襄子來到橋邊,馬突然大驚,趙襄子說:「此必豫讓也。」派人搜查,果然找出豫讓。趙襄子問豫讓:「子不嘗事范、中行氏乎?智伯盡滅之,而子不為報讎,而反委質臣於智伯。智伯亦已死矣,而子獨何以為之報讎之深也?」豫讓答道:「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皆眾人遇我,我故眾人報之。至於智伯,國士遇我,我故國士報之。」趙襄子歎息哭泣著說:「嗟乎豫子!子之為智伯,名既成矣,而吾赦子,亦已足矣。子其自為計,吾不復釋子!」將豫讓圍住。

豫讓說:「臣聞明主不掩人之美,而忠臣有死名之義。前,君已寬赦臣,天下莫不稱君之賢。今日之事,臣固伏誅,然願請君之衣而擊之,焉以致報讎之意,則雖死不恨。非所敢望也,敢布腹心!」趙襄子感其義烈,命人將自己的衣服給豫讓。豫讓拔劍跳躍三次,一劍劈下,說道:「吾可以下報智伯矣!」說罷自刎死。趙國志士知豫讓已死,為之傷心流淚。

評價[编辑]

太史公曰:「世言荊軻,其稱太子丹之命,「天雨粟,馬生角」也,太過。又言荊軻傷秦王,皆非也。始公孫季功、董生與夏無且游,具知其事,為余道之如是。自曹沫至荊軻五人,此其義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較然,不欺其志,名垂後世,豈妄也哉!」

索隱述贊:「曹沫盟柯,返魯侵地。專諸進炙,定吳篡位。彰弟哭市,報主塗廁。刎頸申冤,操袖行事。暴秦奪魄,懦夫增氣。」

名言[编辑]

  •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

注釋[编辑]

  1. ^ 王念孫案:“此策原文,本作‘又吞炭以變其音’。今本為啞二字,乃後人據《史記》加之也,不知為啞即是變其音。故《戰國策》言變音而不言為啞,《史記》言‘為啞’而不言變音也。《史記》索隱引此策曰: ‘豫讓吞炭以變其音。’《呂氏春秋·恃君篇》曰:‘豫讓滅須去眉,自刑以變其容,又吞炭以變其音。’《鴻烈·主術篇》曰:‘豫讓漆身為厲,吞炭變音。’皆其明證也。”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史記五刺客
曹沫 | 专诸 | 豫讓 | 聶政 | 荊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