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亞特麗絲一世 (勃艮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貝亞特麗絲一世
BeatrixBarbarossy.jpg
根据自己权利的勃艮第女伯爵
統治1148年1月22日 — 1184年11月15日
前任雷納德三世
繼任腓特烈一世勃艮第伯爵奥托一世英语Otto I, Count of Burgundy
神聖羅馬皇后、德意志王后
在位1156年6月9日 — 1184年11月15日
加冕1167年8月1日,罗马
意大利王后
統治1156年6月9日 — 1184年11月15日
勃艮第王后
統治1156年6月8日 – 1184年11月15日
加冕1178年8月,维埃纳
出生1143/5年
逝世1184年11月15日(1184歲-11-15)(40-41歲)
茹村多勒附近
配偶腓特烈一世
子嗣
其他……
士瓦本公爵腓特烈五世
亨利六世
士瓦本公爵腓特烈六世
勃艮第伯爵奥托一世英语Otto I, Count of Burgundy
士瓦本公爵康拉德二世
菲利普
王朝伊夫雷亞
父親雷納德三世
母親洛林的雅加特
宗教信仰羅馬天主教

勃艮第的貝亞特麗絲一世(法語:Béatrice Ire de Bourgogne,1143年-1184年11月15日),自1148年起为勃艮第女伯爵,因嫁给腓特烈一世,同时也是神聖羅馬皇后,父親是勃艮第伯爵雷納德三世英语Reginald III, Count of Burgundy。1167年8月1日,她在罗马由对立教宗帕斯卡尔三世加冕为皇后,1178年8月在维埃纳加冕为勃艮第王后。

貝亞特麗絲是神圣罗马帝国历史上仅有的两位曾经被俘虏的皇后之一,另一位是她的儿媳科斯坦察皇后

生平[编辑]

貝亞特麗絲是雷纳德三世和洛林的雅加特唯一存活的孩子,故为勃艮第伯国的继承人。1148年丧父后,她继承了广大的勃艮第伯国,并成为行宫女伯爵。因此,她成为法兰西最被追求的结婚对象之一。她的叔父马孔伯爵吉约姆三世摄政,意图剥夺她的权利,乃至一度囚禁了她。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阻止了他,并向她求婚。

婚礼[编辑]

腓特烈一世提议结婚,可能是因为勃艮第会给他一个布伦纳山口的替代品和一个对米兰有战略价值的位置,也因为更多的勃艮第骑士部队可以参加他的战争。[1]

貝亞特麗絲與腓特烈的婚礼在1156年6月9日在维尔茨堡举行。[2]婚礼后,特里尔主教对貝亞特麗絲施以王后涂油礼。

约作于1162年的诗《腓特烈一世皇帝在伦巴底的同一首歌》描述结婚当天的貝亞特麗絲:

维纳斯没有这位处女的美丽,
密涅瓦没有她聪明的头脑
朱诺没有她的财富。
除了圣母玛利亚,再没有别人了
贝亚特丽丝很高兴她能超越对方。”

吉约姆三世死后,腓特烈对吉约姆三世的长子埃蒂安和次子日拉尔授以爵位以为补偿。埃蒂安出席了婚礼。

婚姻[编辑]

他们结婚后,腓特烈通过妻子的权利控制了勃艮第伯国,并成为共治者。尽管贝亚特丽丝是正式的共治者,但在1166年之前,管理勃艮第事务的宪章中很少有贝亚特丽丝的名字,此后,贝亚特丽丝和腓特烈作为勃艮第的共治者,以他们的名义颁布了更多的宪章。她是否真的参与了勃艮第的统治还不得而知。被任命为勃艮第的继承人的是她较年幼的儿子奥托,而不是她的长子。[1]

贝亚特丽丝在整个帝国的旅行和战役中陪伴腓特烈。传说1158年贝亚特丽丝来到腓特烈刚征服的米兰,遭米兰人突袭被俘,被迫以倒骑驴子示众的羞辱性方式穿越城市直到出城。这个传说的一些出处称,1162年腓特烈攻破米兰后为了报复这一侮辱,强迫该城市的地方官员只用牙齿从驴子的肛门上摘下一个无花果。[3]另一个出处说,腓特烈把他的愤怒发泄在城市里的每个健全人身上,他们口中所拿的不是无花果,而是驴粪。更受侮辱的是,他们不得不口含驴粪宣称“看无花果”。据说用大拇指夹在中指和食指之间握拳的侮辱性手势(称为fico)就是起源于这一事件。[4]

贝亚特丽丝至少有一次在战争中发挥了作用:在1159年7月克雷马之围期间,她能够从自己的勃艮第伯国向皇帝提供急需的增援,并于同年7月20日在狮子亨利、大主教奥格斯堡的康拉德和1200名骑士的陪伴下抵达克雷马,为他提供了所需的增援。[1]

1162年腓特烈攻破米兰后,米兰人向他求饶无果,就转向贝亚特丽丝求情,贝亚特丽丝不见他们,他们就在窗前丢下十字架。据《热那亚年表》,最终在贝亚特丽丝的建议下,在米兰城被摧毁的情况下米兰人的生命和财产得到了保全。[5]

同年,意大利编年史家阿塞尔布斯·莫雷亚在家乡洛迪看到了贝亚特丽丝,说她:

“中等身材,金黄的头发,美丽的脸庞,洁白的牙齿,端正的姿势,小嘴巴,端庄的面容,炯炯有神的眼睛;当别人对她说迷人的奉承的话时,她很害羞;她有一双最漂亮的手,身材苗条;她完全顺从她的丈夫,把他当作自己的主来敬畏,把他当作自己的丈夫来爱;她识字,忠于上帝;正如她被称为贝亚特丽丝一样,她实际上是幸福的(Beata)”。[1]

1167年8月1日,在腓特烈一世攻占罗马后,贝亚特丽丝在罗马被对立教宗帕斯卡尔三世加冕为神圣罗马皇后。传统上,贝亚特丽丝被认为是文学作品和骑士理想的赞助人。诗人高蒂埃·德阿拉的确趁机在罗马将他的史诗浪漫小说《伊利与伽列伦》献给了她,但这都是众所周知的文化庇护的证据,由于她12岁就离开了勃艮第,她可能对勃艮第的骑士理想没有太多记忆。[1]

随即军中发生瘟疫,撤退时在蓬特雷莫利遭到敌军的袭击,皇后也用两座盾牌武装自己,几乎未能免于箭雨。皇帝逃脱,皇后则换上马仆的衣服在充满敌意的苏萨呆了一段时间直到次年。[5]

贝亚特丽丝和腓特烈之间的关系传统上被描述为幸福的,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曾经对她不忠。英格兰编年史家狄克托的拉尔夫在谈到他们的关系时说:“尽管腓特烈在逆境中总是最为稳定,但他仍被许多人认为是奢侈的……没有关于她的嫁妆或经济情况的信息,但值得注意的是,皇室恩惠的接受者和所有恢复受惠的个人不仅要给腓特烈本人,还要给贝亚特丽丝个人礼物,其中许多就像给皇帝的金银礼物一样都有记录。[1]萨尔茨堡大主教康拉德二世就曾以钱财和礼物许诺,希望皇后居中调停让他重获圣宠。[5]

虽然传说贝亚特丽丝深受腓特烈的宠爱,并因此对他施以影响,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她担任过他的政治顾问,而且她被证实只直接参与过一次重大政治事件。在有争议的1168年康布雷主教选举期间,贝亚特丽丝支持康布雷的皮埃尔当选,并应他的请求成功阻止了菲利普大主教将康布雷主教区从大都会里姆斯省转移到科隆的企图,得到了大主教美因茨的克里斯蒂安和狮子亨利的支持:这是据说这是贝亚特丽丝在重大政治事件中采取决定性行动的唯一案例。[1]

晚年[编辑]

腓特烈后来五次征战意大利时,貝亞特麗絲仍然随军,但不在军营而是在城市。腓特烈想让她远离谋杀和暴行。1174年腓特烈掠夺苏萨,为妻子复仇。[5]维特博的戈弗雷说貝亞特麗絲这座敌意的城市的毁灭而高兴。[1]

1176年的莱尼亚诺战役中,貝亞特麗絲在攻取托尔托纳后保全了城中的个人财产。因狮子亨利拒绝援助,腓特烈向貝亞特麗絲求援,但最终战败。成功逃脱的骑士们聚集在帕维亚,把腓特烈的死讯告诉貝亞特麗絲。貝亞特麗絲与整个帝国哀悼皇帝的死亡,本人也穿上了丧服,但三天后皇帝回来了。[5]

1177年《威尼斯和约》后,貝亞特麗絲在公共档案中不再被称为皇后,因为她的加冕礼是由一位对立教宗主持的,因此被宣布无效。[1]和约还规定,如果腓特烈驾崩,年幼的海恩里希继位而由貝亞特麗絲实际统治,则貝亞特麗絲母子仍然要遵守和约。[5]

1178年7月30日,腓特烈在普罗旺斯的阿尔勒加冕为勃艮第国王。贝亚特丽丝在场,但她没有和他一起加冕。然而,1178年8月15日,贝亚特丽丝在维埃纳加冕为勃艮第王后。贝亚特丽丝在维埃纳加冕的原因不得而知:据推测,这是作为一种补偿,因为《威尼斯和约》已经以由一名对立教宗所执行为由正式将她作为皇后的加冕礼作废,但这也可能是为了表明她作为勃艮第的行宫女伯爵的新角色,如从这年起,她似乎一直留在勃艮第,而不是继续追随腓特烈。[1]

这件事标志着贝亚特丽丝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当年晚些时候,腓特烈离开了勃艮第,但没有迹象表明贝亚特丽丝陪他回到德国,或者继续跟随他周游整个帝国。此后,她被证实只去过三次德国:1179年的圣彼得和保罗节,1182年和1184年的五旬节宫廷。相反,贝亚特丽丝似乎留在了勃艮第,这是她第一次独自管理这个伯国:她有一些1181年以前的现存的宪章,但从那一年到她去世之间有9个,都是关于勃艮第事务的。她的许多勃艮第宪章都是由她指定的勃艮第的行宫伯爵继承人小儿子奥托和他显然也和她在一起的老师见证的。事实上这是与腓特烈的分割,他们不和的原因在一件事实上有暗示:与她的配偶相反,贝亚特丽丝在宪章中继续称自己为皇后。[1]生活在等级森严的中世纪社会的貝亞特麗絲并非淡泊名利,她和同时代的其他皇后一样有着严格的等级观念及重视名誉。[5]

去世[编辑]

1184年,貝亞特麗絲在茹村因不明疾病而病倒,很快去世,享年40岁左右。她被葬在施派尔主教座堂,但她的心葬在茹村的旧本笃会修道院。腓特烈为她早逝而悲痛,1189年4月还在参加十字军东征前一个月为此捐助了贝桑松的圣埃蒂安教会。[5]

子女[编辑]

她有如下的孩子:[6]

  1. 碧翠丝(1162年末/1163年初——至少1174年初/1179年)。西西里国王古列尔莫二世向她求婚,但婚约未能达成。她在1173年嫁给了沙龙伯爵吉约姆二世,是沙龙女伯爵碧翠丝的母亲。[7]
  2. 腓特烈五世(帕维亚,1164年7月—1170年11月28日),夭折
  3. 亨利六世(尼美根,1165年11月—1197年9月28日)[2]
  4. 康拉德(莫迪利亚纳,1167年2月—阿卡,1191年1月20日),兄长死后改名腓特烈六世[2]
  5. 女儿(吉塞拉?)(1168年10/11月—1184年末)。她与普瓦图伯爵理查(后来的英格兰国王)订婚,但在婚前去世。
  6. 勃艮第伯爵奥托一世英语Otto I, Count of Burgundy(1170年6/7月—被杀于贝桑松,1200年1月13日)[2]
  7. 士瓦本和罗腾堡公爵康拉德二世(1172年2/3月—被杀于杜拉赫,1196年8月15日)
  8. 雷纳德(1173年10/11月—1174年4月前/1178年10月后不久)。
  9. 威廉(1175年6/7月—1178年10月后不久)。
  10. 菲利普(1177年2月/3月—被杀于班堡,1208年6月21日),1198年为日耳曼国王[2][8]
  11. 阿格妮丝(1179年初—1184年10月8日)。她与匈牙利国王伊姆雷订婚但在婚前去世。

文学形象[编辑]

貝亞特麗絲是翁贝托·埃科的小说《波多利诺》中的一个人物,主人公深深地爱上了她——这段爱情仅限于一个吻。

2009年电影《巴巴罗萨》(又作《战争之剑》与《巴巴罗萨:围城之主》),西西·卡塞爾英语Cécile Cassel扮演主角之一的贝亚特丽丝。[9]

参考[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John B. Freed (2016), Frederick Barbarossa: The Prince and the Myth (Yale University Press).
  2. ^ 2.0 2.1 2.2 2.3 2.4 Gislebertus (of Mons), Chronicle of Hainaut, transl. Laura Napran, (Boydell Press, 2005), 55 note245.
  3. ^ Walford,Cox & Apperson (1885), p. 119
  4. ^ Novobatzky & Shea (2001)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Frauen der Staufer, K Görich
  6. ^ Erwin Assmann: Friedrich Barbarossas Kinder In: German Archives for Research into the Middle Ages, Vol. 33 (1977), pp. 435–472, footnote p. 459.
  7. ^ Anselme de Sainte-Marie, Augustin. Histoire généalogique et chronologique de la maison royale de France, des pairs, grands officiers de la Couronne, de la Maison du Roy et des anciens barons du royaume.... Tome 8 / par le P. Anselme,... ; continuée par M. Du Fourny. 1726: 62 (法语). 
  8. ^ (ES)Acercamiento Mutuo de Espana y Alemania, Jaime Ferreiro Alemparte, España y Europa, un pasado jurídico común, ed. Antonio Pérez Martín, (Cometa S.A., 1986), 181.
  9. ^ AllMovie上《Barbarossa 》的资料(英文)

外部链接[编辑]

維基共享資源中有關貝亞特麗絲一世 (勃艮第)的多媒體資源

貝亞特麗絲一世 (勃艮第)
伊夫雷亚王朝
出生于:约1143年逝世於:1184年11月15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者:
雷纳德三世
勃艮第的行宫女伯爵
1148年11月22日 – 1184年11月15日
腓特烈一世同時在任 (1156-1184)
繼任者:
腓特烈一世勃艮第伯爵奥托一世英语Otto I, Count of Burgundy
王室頭銜
空缺
上一位持有相同頭銜者:
诺特海姆的丽琴莎英语Richenza of Northeim
神聖羅馬皇后
意大利王后

1156年6月9日 — 1184年11月15日
空缺
下一位持有相同頭銜者:
西西里的科斯坦察
空缺
上一位持有相同頭銜者:
伏堡的阿德莱德英语Adelheid of Vohburg
阿尔勒王后和日耳曼王后
1156年6月9日 — 1184年1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