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公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金城公主
出生 则天圣历元年 (约698年)
逝世 唐玄宗开元二十七年(739年)
親屬
父親 嗣雍王李守礼
養父 唐中宗
赤德祖赞(尺帶珠丹)
其他親屬 祖父章怀太子李賢

金城公主藏文ཀིམ་ཤེང་ཁོང་ཅོ་གྱིམ་ཤིང་ཀོང་ཇོ་[1],约698年(武周圣历元年)-739年(玄宗开元二十七年)[2]),李姓,宗女,和亲公主之一。生父为嗣雍王李守礼,养父为唐中宗

步曾祖姑文成公主之后尘和亲吐蕃,嫁赞普赤德祖赞(即尺带珠丹)。金城公主在吐蕃三十年,为唐蕃称为甥舅宿亲,“和同为一家”(见赤德祖赞上玄宗皇帝表)维系纽带,贡献匪浅。

系谱[编辑]

金城公主生父李守礼唐高宗孙,即章怀太子李贤之次子。武则天幽废太子李贤于巴州,旋责令自杀,李贤有三个年幼的儿子,一人被杀,一人病死,只剩下李守礼。武则天称制,守礼幽禁宫中,十余年不得出,自云“每岁被敕杖数顿,见瘢痕甚厚”,脊上欲雨即沉闷,欲晴即轻健[3]睿宗废黜皇嗣位改封相王之后,守礼才与他的几个儿子一起进封郡王,出居于外。神龙元年(705年),唐中宗复位,恢复唐朝,授李守礼光禄卿。中宗崩,遗诏进封守礼邠王。玄宗在位年间,以天子兄,颇受礼遇。开元二十九年(741年)薨,赠太尉。

和亲吐蕃[编辑]

当时吐蕃赞普赤德祖赞年幼,国内叛乱四起。祖母没禄氏摄政,平定各处的叛乱。为了巩固政权,没禄氏于中宗神龙三年(707年)三月二日,遣使悉薰然来献方物,并为孙赤德祖赞请婚。四月十四日,中宗下诏,以嗣雍王守礼女为金城公主,和亲吐蕃赞普赤德祖赞。《金城公主出降吐蕃制》云:“金城公主,朕之小女,长自宫闱”[4],可见金城实为中宗抚养于宫中。

景龙四年(710年)正月二十七日,诏左骄卫大将军杨矩持节送金城公主入吐蕃。中宗亲幸始平(今陕西兴平),设宴百官,命文士赋诗为公主饯别。席间中宗“命吐蕃使进前,谕以公主孩幼,割慈远嫁之旨,悲泣歔欷久之”[5]。“帝念主幼,赐锦缯別数万,杂伎诸工悉从,给龟兹乐”[6]。二月一日,诏改始平县名为金城,其乡为凤池乡,其里为怆别里,并赦其县大辟(死刑)以下囚犯,免百姓给赋一年,以志其事。对比太宗之于文成公主,可见中宗对于金城公主的感情之深,待遇之厚[7]

金城公主沿七十年前文成公主的旧道进入吐蕃。吐蕃为迎公主,凿石开路,金城公主至逻些(拉萨)后,又为公主别筑一城以居之。

甥舅之邦[编辑]

《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等史料记载的,你们松赞干布给唐太宗的上书说的:“陛下平定四方,日月所照,并臣治之……夫鹅犹雁也,臣谨冶黄金为鹅以献 ” “圣天子平定四方,日月所照之国,并为臣妾……奴忝预子婿,喜百常夷。夫鹅,犹雁也,故作金鹅奉献 。”

文成公主,唐朝宗室女(不是皇帝的女儿)。敦煌吐蕃历史文书记载:“赞蒙文成公主由噶尔.东赞域松迎至吐蕃之地。”“及至羊年(公元683年)…冬,祭祀赞蒙文成公主。” 金城公主,唐朝宗室女,雍王李守礼的女儿。敦煌吐蕃历史文书记载:“及至狗年(公元710年)……赞蒙金城公主至逻些”“及至兔年(公元739年)……赞蒙金城公主薨逝”“及至蛇年(公元741年)……祭祀赞普王子拉本及赞蒙金城公主二人之遗体”。

学者王尧等人指出,赞蒙即觉蒙、朱蒙。根据《藏族大辞典》P957 等书,在被用于称呼赞普的女人时,赞蒙(btsan mo)、朱蒙、觉蒙(jo mo)等头衔没有区别。朱蒙有被写作末蒙。

文成公主、金城公主虽然是宗室女,不是真公主,但她们在吐蕃地位很高。 敦煌吐蕃历史文书中,松赞干布有赞蒙文成公主,还有一个蒙氏妃,没有记载他有别的王圌后。敦煌吐蕃历史文书的记载中,有赞蒙尊称并且去世后享有祭祀 是地位不低于吐蕃王圌后的人拥有的待遇,文成公主、金城公主都拥有这待遇,松赞干布的女人里仅文成公主拥有这待遇。

关于泥婆罗的尺尊公主,敦煌吐蕃文献、吐蕃金石铭刻等吐蕃史料里奇幻荒谬成分较少的部分以及汉人史料的记载里,都有松赞干布娶文成公主,却都没有松赞干布娶泥婆罗尺尊公主。松赞干布娶泥婆罗尺尊公主这事仅来源于部分吐蕃书某些奇幻荒谬小说剧情过多的章节(例如柱间史(西圌藏的观世音)、西圌藏王统记等书的某些章节)。甚至有国外藏学家写了《松赞干布的妻子》,说松赞干布娶泥婆罗尺尊公主是虚构的。实际上,泥婆罗尺尊公主地位比较低。


大非川之战唐军的人数,有记载说率众十余万,有记载说唐军5万,《册府元龟 卷一一九》《旧唐书 本纪第五》《新唐书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记载唐军五万,有人根据作战过程及李靖兵法分析,唐军为5万:大非川之战的过程,薛仁贵率轻锐出击,率领的是战兵,将辎重兵与剩余的战兵留给郭待封,郭待封部一共2万人,所以辎重兵应该不多于2万。按照卫公兵法,唐军每1万人中辎重兵3千,按照这个比例,10万的话辎重兵超过2万,10万之说有误;5万的话,辎重兵1.5万加5千战兵守辎重正好2万。所以5万之说正确。 大非川之战唐军五万,而且薛仁贵没有被俘,而是与钦陵约和而还。 因为高原反应削弱唐军,以及唐军内讧郭待封破坏薛仁贵的作战部署,所以吐蕃钦陵才能打败薛仁贵。 而青海湖、寅识嘉河、素罗汉山之战,唐朝派出的主将李敬玄、韦待价、王孝杰太差,才让吐蕃钦陵取胜。 当时唐朝的程务挺、王方翼、黑齿常之等优秀将领没有与吐蕃作战,就被内讧、武则天害死了。 而青海湖之战、寅识嘉河之战、素罗汉山之战,唐军主力撤回了,没有全军覆没。 而且,吐蕃钦陵取得的胜利很有限,占了青海西部,但是争夺西域失败,要求唐(周)朝撤出西域,被拒绝也无可奈何。 钦陵自己都说只是保住了吐蕃。《新唐书 列传第一百四十一上》记载钦陵说“四夷唐皆臣并之,虽海外地际,靡不磨灭,吐蕃适独在者,徒以兄弟小心,得相保耳。”


710年,安西都护张玄表侵掠吐蕃北境,吐蕃虽怨而未绝和亲。吐蕃贿赂唐朝官员杨矩求取九曲之地,唐朝以杨矩奏,诏以九曲之地为金城公主汤沐邑,赐予吐蕃。不料“吐蕃既得九曲,其地肥良,堪顿兵畜牧,又与唐境接近,自是复叛,始率兵入寇。”。[5]为了防吐蕃,景云二年(711)设置河西藩镇(驻今甘肃省武威市)。玄宗即位,开元元年(713年),又设置陇右藩镇(驻今青海省乐都县)。


开元二年(714年)七月,坌达延将吐蕃兵十万进攻,屯大来谷,唐将王晙选勇士七百,衣胡服夜袭之,吐蕃军惊惧混乱,自相杀伤,死者万计,薛讷率唐军夹击,斩首一万七千,获马羊超过二十万,追击吐蕃军,战于长城堡,又败之,吐蕃军相枕藉而死,洮水为之不流,唐军前后杀获数万人。[5] 之后,吐蕃向唐请和,并要求用与唐朝平等的礼节,玄宗不许。

开元三年(715年),吐蕃与阿拉伯共立阿了达为王,发兵攻拔汗那,拔汗那王兵败,奔安西求救。孝嵩率军出龟兹西数千里,下数百城,长驱而进。是月,攻阿了达于连城。孝嵩自擐甲督士卒急攻,自巳至酉,屠其三城,俘斩千余级,阿了达与数骑逃入山谷。孝嵩传檄诸国,威振西域。 开元四年(716年),吐蕃进攻松州。松州都督孙仁献袭圌击吐蕃于城下,大破之。 吐蕃再次请和。[8]

开元四年(716年)八月,金城公主上《谢恩赐锦帛器物表》,全文为:“金城公主奴奴言,仲夏盛热,伏惟皇帝兄起居万福,御膳胜常。奴奴奉见舅甥平章书,云还依旧日,重为和好,既奉如此进止,奴奴还同再生,下情不胜喜跃。伏蒙皇帝兄所赐信物,并依数奉领。谨献金盏、羚羊衫、段青长毛毡各一,奉表以闻”[9]

开元五年(717年),时吐蕃“小小入犯,边无闲岁”,金城公主上《乞许赞普请和表》,求听修好,全文为:“金城公主奴奴言,季夏极热,伏惟皇帝兄御膳胜常。奴奴甚平安,愿皇帝兄勿忧。此间宰相向奴奴道,赞普甚欲得和好,亦宜亲署誓文。往者皇帝兄不许亲署誓文。奴奴降番,事缘和好。今乃骚动,实将不安和。矜怜奴奴远在他国,皇帝兄亲署誓文,亦非常事,即得两国久长安稳,伏惟念之”。[9]玄宗依金城公主所请许和,吐蕃“自是岁朝贡不犯边”。[6]

开元七年(719年)六月,玄宗、皇后各赐赞普杂彩千段,可敦(即金城公主)及赞普祖母、赞普母等杂彩各数百段有差[10]

开元十年(722年),吐蕃入侵其西部的小勃律,小勃律当时是唐朝属国。北庭节度使张孝嵩遣疏勒副使张思礼将兵四千救之。大破吐蕃军,斩获数万。 开元十五(727年),唐军破吐蕃军于青海之西,俘获人员辎重牛羊而还。同年,吐蕃军劫掠瓜州。 开元十六年(728年),吐蕃大将悉末朗寇瓜州,都督张守珪击走之。乙巳,河西节度使萧嵩、陇右节度使张忠亮大破吐蕃于渴波谷(今青海湖南);忠亮追之,拔其大莫门城(今青海省龙羊峡),擒获甚众。辛卯,左金吾将军杜宾客破吐蕃于祁连城下。时吐蕃复入寇,萧嵩遣宾客将强弩四千击之。战自辰至暮,吐蕃大溃,获其大将一人(斩副将一,上级五千首)。吐蕃败兵散乱逃入山中,哭声四合。[11] 开元十七年(729年),瓜州都督张守珪、沙州刺史贾师顺击吐蕃大同军,大破之。唐信安王攻占石堡城(今青海湟源南)分兵据守要害,令敌不得前进。自是唐朝河、陇诸军得以游弈自如,拓地千余里。玄宗闻之大悦,更名石堡城曰“振武军”。

吐蕃求和。玄宗纳皇甫惟明议,遣惟明、张元方往使吐蕃,二人“见赞普及公主,具宣上意,赞普等欣然请和”。吐蕃遣使致书于境上求和。赞普上表称“甥世尚公主,义同一家。中间张玄表等先兴兵寇钞,遂使二境交恶。甥深识尊卑,安敢失礼!正惟边将交抅,致获罪于舅。屡遣使者入朝,皆为边将所遏。今蒙远降使臣来视公主,甥不胜喜荷。倘使复修旧好,死无所恨!”自是吐蕃复款附。[6]

开元十八年(730年)十月,吐蕃使名悉猎等入长安。金城公主“进金鸭盘盏杂器物等”,请《毛诗》《礼记》《左传》《文选》等各一部,诏与之,并寄公主信物。[5]

开元二十年(732年),金城公主上《请置府表》,全文为:“妹奴奴言,李行祎至,奉皇帝兄正月敕书。伏承皇帝万福,奴惟加喜跃。今得舅甥和好,永无改张,天下黔庶,并加安乐。然去年崔琳回日,请置府。李行祎至,及尚他辟回,其府事不蒙进止。望皇帝兄商量,矜奴所请”。[9]

开元二十一年(733年),诏遣工部尚书、宗室李暠往使吐蕃,“赐物万计”。[6]

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唐使将军李佺于赤岭(今青海日月山)与吐蕃分界立碑,重申旧好,阐明“不以兵强而害义,不以为利而弃信”。促成此次唐蕃会盟的,由自前年李暠使吐蕃,“金城公主请明疆场,表石赤岭上,盟遂坚定”[12]

开元二十三年(735年),诏张九龄为《敕金城公主书》,其中有“异域有怀,连年不舍,骨肉在爱,固是难忘”之句[13]

736年,吐蕃人又进攻小勃律,玄宗命吐蕃罢兵,吐蕃不奉诏。

737年,崔希逸发兵大破吐蕃于青海之上,杀获甚众,吐蕃将领乞力徐脱身走。自是吐蕃复绝朝贡。

738年,杜希望率众攻占吐蕃新城,以其城为威武圌军,发兵一千以镇之。杜希望又从鄯州发兵夺吐蕃河桥,于河左筑盐泉城。吐蕃发兵三万反攻。左威卫郎将王忠嗣率所部攻击敌军,所向辟易,敌军遂乱。杜希望纵兵乘之,吐蕃军大败。[14]

741年,吐蕃攻陷石堡城。 742年,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击破吐蕃大岭军,又破青海道莽布支营三万馀众。河西节度使王倕破吐蕃渔海及游弈等军。王难德阵斩吐蕃赞普之子琅支都。 743年,皇甫惟明引军出西平,击吐蕃,行千馀里,攻破洪济城。

746年,王忠嗣率军与吐蕃多次战于青海、积石,皆获大胜。又伐吐蕃属国吐谷浑于墨离,平其国,虏其全部而归。 747年,苦拔海之战,哥舒翰率军连破三路吐蕃军,所向披靡。积石军之战,全歼五千吐蕃骑兵。 747年,高仙芝率一万唐军远征,大破据险而守的近万吐蕃守军,斩首五千级,捕虏千馀人,高仙芝继续进军,攻占小勃律,俘获小勃律王及其妻子吐蕃公主而还。

748年,哥舒翰筑神威军于青海上,吐蕃攻破之;又筑应龙城,吐蕃屏迹不敢近青海。(《旧唐书 列传第五十四》《新唐书列传第六十》有记载。此外,《册府元龟 卷三百九十八》记载:“哥舒翰……筑神威城於青海上,旋为吐蕃所破。又筑城於青海中龙驹岛上……名为应龙城。吐蕃自此遁逃,不复近青海……)

749年,哥舒翰攻占石堡城。该地成了新的唐军驻地。 749年至750年,高仙芝率军击破萨毗、朅师、突骑施等。 天宝十载春正月,高仙芝入朝献所擒突骑施可汗、吐蕃酋长、朅师王等。 753年,哥舒翰击吐蕃,攻拔吐蕃洪济、大莫门等城,占领了九曲之地(今青海省东南部)。置洮阳郡、浇河郡、神策军、宛秀军等。 封常清率军大破归附于吐蕃的大勃律,受降而还。

身后[编辑]

开元二十七年(739年),金城公主薨于吐蕃。[15]二十九年(741年),吐蕃为金城公主举行公开祭祀,[16]并遣使向唐朝报丧。[17]时唐蕃战事方歇,吐蕃使并请和,玄宗不许,“数月后,始为公主举哀于光顺门外,辍朝三日”[5]

相关传说和争议[编辑]

金城公主夫君的传说与争议[编辑]

藏传佛教文献都声称,金城公主的未婚夫最初并不是赤德祖赞,而是赤德祖赞的儿子姜·察拉温འཇང་ཚལྷ་དབོན་)。

根据《西藏王统记》、《贤者喜宴》等藏传佛教文献的说法,赤德祖赞与南诏来的王妃姜·墀尊བཙུན་མོ་ལྗངམོ་ཁྲི་བཙུན)生有一子,名姜·察拉温。此王子容貌俊美,难以寻得佳偶。因此赤德祖赞向唐朝请求和亲,让金城公主嫁给吐蕃王子。然而金城公主刚进入吐蕃境内时,王子意外坠马身亡。赤德祖赞遣使向金城公主通报了情况,对她说如果她不愿意来吐蕃,可以派人礼送她回去。但金城公主拒绝了他的提议,来到了拉萨,最后改嫁给了赤德祖赞,成为赤德祖赞的王妃。[18]

然而事实上,根据敦煌文献《大事纪年》的记载可知,赤德祖赞出生于704年,而金城公主入吐蕃的时间为710年。据此推测,此时的赤德祖赞才7岁,不可能生有成年的儿子。且汉文文献《旧唐书·吐蕃传》也明确地指出祖母没庐氏是给自己的孙子请婚,[19]因此金城公主嫁给王子一事与史实不符。

也有部分学者认为,此传说中的王子,历史原型是《大事纪年》中在内乱中失势的“赞普兄”拉跋布,认为最初和亲的对象是拉跋布。但不被大部分学者所接受。[20]

赤松德赞认母的传说[编辑]

藏传佛教文献中广泛存在着赤松德赞认母的传说。

根据《巴协》、《贤者喜宴》等藏传佛教文献的说法,一位神通广大的汉僧预言金城公主将生下一位菩萨化身的王子,不久,金城公主便在红岩宫生下赤松德赞。皇后那囊·芒波杰西丁སྣ་ནམ་ཟའ་མང་པོ་རྡེ་བཞི་སྟེང)也诡称怀孕,用药敷在乳房上使乳汁流出,令国王和群臣无法辨识。金城公主十分悲愤,大肆破坏吐蕃的风水,诅咒赞普王统后嗣断绝、才智之臣不再出生,因而吐蕃饥荒遍地、疯病流行。在赤松德赞满岁时,赤德祖赞令两位王妃都参加,令赤松德赞在二人中找出亲生母亲。那囊氏一族用衣服、花朵招引赤松德赞,赤松德赞视而不见,走向金城公主,认定金城公主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金城公主十分高兴,恢复了被自己破坏的风水。[21][22]

此故事被后世藏传佛教典籍广泛记载,学者才让认为其对赤松德赞的智慧有夸张的嫌疑,而同时期的历史文献则证明这仅仅是一则不实的传说而已。汉文史料中没有赤松德赞是金城公主儿子的任何记载。且根据敦煌发现的藏文文献《大事记年》记载,金城公主于739年去世(《新唐书》则记载吐蕃于740年遣使向唐朝报丧);在此之后的片段又记载:“马年(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赞普赤松德赞诞生于札玛(བཙན་པོ་སྲོང་ལྲོང་ལྡེ་བརྕན་བྲག་མར་དུའ་བལྟམ།)”。以此来看,赤松德赞不可能是金城公主的儿子。而敦煌出土的藏文文献《赞普世系表》亦明确记载,赤松德赞是赤德祖赞与那囊妃芒波杰西丁སྣ་ནམ་ཟའ་མང་པོ་རྡེ་བཞི་སྟེང)所生之子。[22]

相关条目[编辑]

注释[编辑]

  1. ^ 敦煌出土文献《大事纪年》作“ཀིམ་ཤེང་ཁོང་ཅོ་”;《贤者喜宴》作“གྱིམ་ཤིང་ཀོང་ཇོ།”(gyim-shing-Kong-jo)。
  2. ^ 关于金城公主薨年,新旧唐书有不同。《旧唐书·卷196·吐蕃传上》以为薨在开元二十九年(741年)春,是混淆薨年与吐蕃告哀使至长安之年;《新唐书·卷216·吐蕃传上》以为二十八年(740年)薨,但不著月。《资治通鉴·卷214》系之玄宗开元二十八年。王钦若《册府元龟·卷295》,亦称开元二十八年。然而,根据敦煌出土的藏文文献《大事纪年》记载,金城公主死于兔年,即玄宗开元二十七年。
  3. ^ 旧唐书·卷90·高宗中宗诸子传》
  4. ^ 全唐文》卷16
  5. ^ 5.0 5.1 5.2 5.3 5.4 《旧唐书·卷196·吐蕃传上》
  6. ^ 6.0 6.1 6.2 6.3 新唐书·卷216·吐蕃传上》
  7. ^ 文成公主不过一宗室女,而中宗于守礼为亲叔,抚养其女,情同所出。今将远别,念女尚幼(以金城公主和赤德祖赞同龄计算,则入藏时金城公主年方十三),悲怆不舍,其来有自。
  8. ^ 《旧唐书.吐蕃传》
  9. ^ 9.0 9.1 9.2 《全唐文》卷100
  10. ^ 册府元龟·卷980》
  11. ^ 《旧唐书.吐蕃传》
  12. ^ 《新唐书·卷78·李暠传》
  13. ^ 《全唐文》卷286
  14. ^ 《旧唐书.吐蕃传》
  15. ^ 《大事纪年》:“及至兔年……赞蒙金城公主薨逝。”(༄།། ཡོས་བུའི་ལོ་ལ། …… བཙན་མོ་ཀིམ་ཤེང་ཁོང་ཅོ་ནོངས་པར་ལོ་ཆིག།
  16. ^ 《大事纪年》:“及至蛇年……祭祀赞普王子拉本,及赞蒙公主二人之遗体。”(༄།། སྦྲུལ་གྱི་ལོ་ལ། …… བཙན་པོ་སྲས་ལྷས་བོན་དྔ། བཙན་མོ་ཁོང་ཅོ་གཉིས་གྱི་མདད་བཏང།
  17. ^ 《册府元龟·卷295》
  18. ^ 《西藏王统记》,115~116页。
  19. ^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六上·吐蕃传上》:“赞普之祖母遣其大臣悉薰然来献方物,为其孙请婚”。
  20. ^ Beckwith, pp. 69-70.
  21. ^ 《贤者喜宴》102~103页,又同书110~111页,参见脚注6
  22. ^ 22.0 22.1 《吐蕃史稿》130~132页

参考资料[编辑]

  • 西藏王统记》,索南坚赞著,刘立千译注。民族出版社,2000年2月出版。
  • 《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增订本)》,王尧、陈践译注,民族出版社,1992年2月出版。
  • Ancient Tibet: Research materials from the Yeshe De project. Berkeley 1986.
  • Christopher Beckwith, The Tibetan empire in Central Asia. Princeton 1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