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成公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文成公主
Princess Wencheng.jpg
文成公主
李姓
出生 唐高祖武德六年 (约623年)
唐朝
逝世 唐高宗永隆元年
680年11月1日(680-11-01)(57歲)
 吐蕃
親屬
父親 不详,可能是江夏王李道宗[1]
松贊干布
其他親屬 高祖父: 太祖景皇帝李虎
曾祖父: 畢王李璋
祖父: 东平王李韶
叔父: 广宁郡王李道兴

文成公主藏文མུན་ཅང་ཀོང་ཅོའི་འུན་ཤིང་ཀོང་ཇོ་[2]623年?-680年11月1日),在吐蕃被称为汉女氏藏文རྒྱ་མོ་བཟའ་威利rGya Mo bZa',或音译为“甲木薩”、“甲木薩漢公主[註 1]),唐朝和亲公主吐蕃赞普松贊干布赞蒙。本是唐室远支宗室女,於640年奉唐太宗之命和亲吐蕃。江夏王李道宗奉敕送其入藏。

歷史記載[编辑]

背景[编辑]

唐貞觀八年(634年),松赞干布遣使出使唐朝,唐太宗遣行人馮德遐出使吐蕃。松赞干布得知突厥吐谷渾都迎娶了唐朝公主為妃,便再次派人到唐朝,提出要娶一位唐朝公主。唐太宗认为吐蕃无足轻重,便拒絕了这一要求。[4]由於當時吐谷渾王諾曷缽入唐朝見,吐蕃特使回来后便告诉松赞干布,聲稱吐谷浑王從中作梗,致使唐朝拒絕這個婚约。638年,松赞干布遂以此为借口,出兵大破吐谷浑、党项白兰羌,直逼唐朝的松州(今四川松潘),又派使者前往长安威胁唐太宗,声称若唐朝不答应和亲,吐蕃便要大举入侵唐朝。[5]阔州(位于今松潘县北黄胜关北)刺史丛卧施诺州(位于松潘县北)刺史把利步利以阔、诺二州归附吐蕃,周围的羌族部落也纷纷倒戈投向吐蕃,并引诱吐蕃入侵唐朝,唐朝西部边境为之震动。吐蕃的强盛引起唐太宗的重视,唐太宗以吏部尚书侯君集为当弥道行军大总管,以右领军大将军执失思力为白兰道、左武卫将军牛进达为阔水道、左领军将军刘简为洮河道行军总管,率唐军出击。牛进达率领唐军先锋部队,趁夜间不备,击败吐蕃军。吐蕃死伤千余人,松赞干布率大军后撤以避其兵锋。吐蕃的数位大臣请求返回,松赞干布不听。八名大臣通过自杀的方式来劝谏,使得松赞干布最终决定撤军,[6]并退出占领的吐谷浑、党项、白兰羌地区,[5]此时侯君集率领的唐军主力尚未到达。唐朝的强盛令松赞干布大为震惊,松赞干布遣禄东赞前往长安,献“献金五千两,自余宝玩数百事”以谢罪,并多次催促和亲。[7]贞观年间,由于唐朝过于强大,吐蕃还完全不足与之抗衡。[6]

和親[编辑]

根据敦煌出土文献《吐蕃大事记年》记载,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结婚后不久,松赞干布便亲自征讨象雄,花费了三年时间将象雄兼并。 自从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之后,只有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一起生活的记载,没有其他女人与松赞干布一起生活的记载。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生活了三年,且未给他生育子女。之后,文成公主在吐蕃寡居了三十年。她得到了吐蕃人的尊重。永隆元年(680年),文成公主在邏些城病逝。根據《于闐教法史》中記載:文成公主沾染黑痘之症,痘毒攻心而死。683年,吐蕃进行公开祭祀并下葬,[8][9]唐朝遣使臣赴吐蕃祭奠。

传说布達拉宮是松贊干布為迎娶尺尊公主和文成公主所建。貞觀十五年(641年),江夏郡王、禮部尚書李道宗護送文成公主入吐蕃,以釋迦牟尼像、珍寶、經書、經典360卷等作為嫁妝。松贊干布從邏些(今西藏拉薩)趕到柏海(柏海在乌海西南,乌海在青海西南2000多里)迎接。唐封他為駙馬都尉、西海郡王。此后,吐蕃与唐朝成为盟友,松赞干布曾遣貴族子弟赴長安學習詩書,后又出兵天竺救出唐使,不过这一盟友关系在松赞干布死后不久便宣告破裂。文成公主在拉萨城北建立小昭寺,以供奉其帶至吐蕃的佛像。

根据《旧唐书·吐蕃传》的说法,文成公主不喜歡吐蕃人「面」(以紅顏料塗面),松贊干布下令廢除這項習俗。但事实上这一习俗仍长期风行于吐蕃,青海都兰出土的吐蕃墓木板画上存在赭面的吐蕃人,便是此习俗仍旧存在的证明。后来赭面的习俗甚至传入唐朝,白居易有诗作“元和妆梳君记取,髻椎面赭非华风”说明吐蕃的赭面之风传入唐朝。

根据藏传佛教文献的说法,文成公主精通占卜之术,认为吐蕃地形如罗刹女仰卧之形,有不少厉鬼、精灵和非人。为了压制魔鬼,松赞干布先后兴建了边压寺、再压寺、四压肢寺、九对治寺,以及昌珠寺等佛教寺院,以压制魔鬼。朗达玛灭佛期间,文成公主曾被反佛派的大相韦·甲多热污蔑为罗刹女。

后世的吐蕃赞普在与唐朝来往时,往往自称文成公主的后代,对唐朝皇帝声称是“甥舅关系”。例如赤德祖赞唐玄宗的国书就称:“外甥是先皇帝舅宿亲,又蒙降金城公主,遂和同为一家。天下百姓,普皆安乐。”

傳說[编辑]

藏传佛教徒对松赞干布及其二妃十分尊崇。根据藏传佛教的传说,观世音菩萨体内射出四种光芒,松赞干布是其胸口光芒投胎于卓萨妥噶王妃(一译“赤萨兑嘎”)而应运出生的。此后,观世音菩萨左眼之光化身为泥婆罗赤尊公主,右眼之光化身为唐朝的文成公主,口中之光芒化为法身要义六名。[10]另一种说法是,觀世音菩薩因為見到吐蕃人民的痛苦,流下兩滴眼淚,成為度母,化身為兩位公主,至吐蕃來解除人民的苦難:其中白度母變身為尺尊公主,而文成公主為綠度母的化身。藏传佛教文献多声称松赞干布迎娶二妃的目的是为了弘扬佛教。在举行坐床仪式的时候,被认定为祖古转世灵童都要向如来佛祖、松赞干布、文成公主、莲花生大师、白朗木女神以及宗喀巴大师等藏传佛教重要人物的塑像进献哈达,以表示尊敬。

不过,学者才让认为,后世的佛教史学家把文成公主当作度母的化身,声称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目的是为了弘扬佛教,把吐蕃与唐朝之间的政治联姻叙述地面目全非。

大昭寺原本供有文成公主與松贊干布、尼婆羅公主的泥胎塑像。文革中被毀,今日復元重修。

相關作品[编辑]

注释[编辑]

  1. ^ “甲”(藏文རྒྱ་威利rgya)是藏族人对汉族的称呼,“木”(藏文མོ威利mo)在藏语中是“女子”的意思,“萨”(藏文བཟའ威利bza')是“妻室”的意思。[3]

徵引[编辑]

  1. ^ 文臣公主父母究竟是谁,史料皆无记载。《旧唐书·吐蕃传》记载,唐太宗“令礼部尚书江夏王道宗持节送文成公主于吐蕃……赞普大喜,见道宗,尽子婿礼。”学者王尧认为,依情理度之,文成公主生父可能是李道宗。(《吐蕃金石录》王尧编著,文物出版社,1982年出版,44~45页)
  2. ^ 敦煌出土的《大事纪年》作“མུན་ཅང་ཀོང་ཅོའི་”,《贤者喜宴》作“འུ་ཤིང་ཀོང་ཇོ་”“མུ་ཤེང་ཀོང་ཇོ་”。
  3. ^ 西藏王统记》,索南坚赞著,刘立千译注。民族出版社,2000年2月出版。参见24页正文以及170页的脚注199
  4. ^ Powers, John. History as Propaganda: Tibetan Exiles versu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04)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978-0-19-517426-7
  5. ^ 5.0 5.1 《新唐书·吐蕃传》
  6. ^ 6.0 6.1 《青藏高原的历史与文明》,213页
  7. ^ 资治通鉴》·唐纪十一·太宗文武大聖大廣孝皇帝中之上
  8. ^ 《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增订本》王尧、陈践译注。民族出版社,1992年2月出版。参见145页至154页正文与注释
  9. ^ 《大事纪年》:“及至羊年……冬,祭祀赞蒙文成公主。是为一年。”(ལུགི་ལོ་ལ་བབ་སྟེ། …… དགུན་བཙན་མོ་མུན་ཅང་ཀོང་ཅོའི་མདད་བཏང་བར་ལོ་གཆིག།
  10. ^ 《贤者喜宴》摘译二,第2页(总第26页。原载于学报1981年第一期)

參考文獻[编辑]

  • 《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增订本》王尧、陈践译注。民族出版社,1992年2月出版。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