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尊公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松赞干布(中);文成公主(右);尺尊公主 (左)

尺尊公主[1]藏文བལ་མོ་བཟ་ཁྲི་བཙུན་威利Bal-mo-bza' Khri-btsun,“拜木萨尺尊”,[2]意为“来自泥婆罗的王后尺尊”;584年-649年),原名布里庫提梵文भृकुटी Bhrkuti Devi,又译波利庫姬毗俱胝)。尼婆罗(今尼泊爾)公主,嫁吐蕃赞普松贊干布

生平[编辑]

尺尊公主出身泥婆罗塔庫里王朝,父親名為鴦輸伐摩(光胄王)。當時松贊干布統一吐蕃,國勢強盛,派遣噶尔·东赞域松(禄东赞)率随从一百多人前往泥婆罗求婚,献上五枚金币和镶嵌有宝石的琉璃头盔作为聘礼。鴦輸伐摩最初看不起吐蕃,表现的地非常傲慢。他认为吐蕃是蛮荒之地、不信佛法,拒绝这一婚约。东赞域松便取出事先准备好的书信。信中威胁说:“要这样做了你还不允许出嫁公主,我就化身军旅五万人前来,杀死你,劫回公主,摧毁你所有城市。”松赞干布派“神变大军”兵临王宫之前,光胄王大惧。為了求取邊境和平,只得將赤尊公主遠嫁至吐蕃[3]。赤尊公主篤信佛教,以佛像、金银器、丝绸等物为陪嫁品进入吐蕃,为佛教传入吐蕃之始。[4]

赤尊公主来到吐蕃之後,修建了多間佛寺,其中以大昭寺最為著名。

因為瘟疫流行,據說松贊干布與尺尊公主在649年過世,松贊干布死後,成為一道光芒,進入大昭寺的木製佛像之中[5]

傳說[编辑]

西藏人尊奉尺尊公主與文成公主,相傳觀世音菩薩因為見到吐蕃人民的痛苦,流下兩滴眼淚,成為度母,化身為兩位公主,至吐蕃來解除人民的苦難:其中綠度母變身為尺尊公主,而文成公主為白度母的化身(另一種說法,指尺尊公主為白度母,文成公主為綠度母)。

現代考證[编辑]

留存到現代的歷史文獻,對於尺尊公主的記載都不多,對尺尊公主的記載,主要來自於據說是巴·赛囊所著的史書《巴协》(dba' bzhed),索南坚赞著《西藏王统记》以及布頓所著《布頓佛教史》。在敦煌文献、吐蕃金石铭刻及漢語史書等資料裏,都沒有提到尺尊公主,引起部份現代學者的懷疑,認為尺尊公主是虛構的[6]。但是因為在當時,西藏與尼泊爾之間的關係緊密,部份學者仍然相信,這個通婚之舉是極有可能的,不能因為被附加其上的神話色彩而排斥這個說法[7]

尺尊公主入藏的時間,各史書記載不同,但都認同是松贊干布16歲時正式迎娶尺尊公主。松贊干布的生年不詳,有569年、593年、617年、629年等不同的說法;如果以最被接受的617年來推算,尺尊公主應是於633年入藏與松贊干布結婚。[來源請求]据《新编尼泊尔史》,光胄王可能死于621年,因此尺尊公主出嫁吐蕃之事应发生在621年之前。時間上的出入,也引起學者懷疑。

根據《舊唐書》,鴦輸伐摩王過世後,他的弟弟取得王位,其子那陵提婆逃至吐蕃,在641年借助吐蕃之力回國即位,此後尼泊爾成為吐蕃的藩屬[8]。鴦輸伐摩传位给前朝国王濕婆提婆的长子乌达亚·德瓦二世(Udayadeva),但乌达亚·德瓦旋即被自己的弟弟毗湿奴·笈多(Bhīmārjunadeva)篡位。乌达亚·德瓦二世之子纳伦德拉德瓦(Narendradeva,那陵提婆)逃往吐蕃。吐蕃派兵入侵尼婆罗,杀死毗湿奴·笈多,拥立纳伦德拉德瓦为国王,自此泥婆罗成为吐蕃属国。[9]根據西藏傳說,尺尊公主跟那陵提婆為兄弟姐妹關係。因此,尺尊公主可能是在這場內亂中,隨那陵提婆至西藏,與松贊干布結婚。[來源請求]

脚注[编辑]

  1. ^ 又譯墀尊公主赤尊公主赤真公主赤貞公主
  2. ^ “拜”(藏文བལ་威利bal)是当时藏族人对泥婆罗的简称,“木”(藏文མོ威利mo)在藏语中是“女子”的意思,“萨”(藏文བཟའ威利bza')是“妻室”的意思。(《西藏王统记》,索南坚赞著,刘立千译注。民族出版社,2000年2月出版。参见24页正文以及170页的脚注198)
  3. ^ 参见《吐蕃史稿》59~60页。但因為早期歷史並沒有這一記載,有些学者对其真实性提出质疑。参见約瑟普·杜齊所著的《松贊干布的妻子們》,第121-130頁
  4. ^ 布頓佛教史》第五章〈藏地佛教〉:「此後,松贊干布派人從印度請來,自然生成的蛇心旃檀十一面觀音像。與泥婆羅光鎧王之公主赤尊成婚,公主帶來不動金剛佛像(註:佛陀八歲等身像)、彌勒像、旃檀度母像。與漢王(註:唐太宗)獅子王之漢公主(註:文成公主)成婚,公主請來幻現的覺臥像(註:佛陀十二歲等身像)。」
  5. ^ 布頓佛教史》第五章〈藏地佛教〉:「此王執掌國政六十九年,八十二歲時駕崩。與此同時,漢公主謂:『將釋迦牟尼像,從小昭寺請到大昭寺北牆房間隱藏,用泥塗抹殿門,上繪文殊像。』語畢,與赤尊、藏王一起,三人同時融入大悲觀世音像中而逝。諸大臣遂按遺囑,調換了覺臥佛和不動金剛佛二像的位置。」
  6. ^ G.Tucci:“The wives of Srong btsan sgam po” ,Oriens Extremes
  7. ^ Snellgrove, David. 1987. Indo-Tibetan Buddhism: Indian Buddhists and Their Tibetan Successors. 2 Vols. Shambhala, Boston, Vol. II, pp. 416-417.
  8. ^ 《舊唐書》卷198〈泥婆羅國〉:「那陵提婆之父,為其叔父所篡,那陵提婆逃難於外,吐蕃因而納焉,克復其位,遂羈屬吐蕃。」
  9. ^ 敦煌吐蕃历史文书《大事记年》:“杀泥婆罗之宇那笈多(ཡུ་སྣ་ཀུག་ཏི།),立那日巴巴(ན་རི་བ་བ།)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