禄东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噶尔·东赞域松
Mgar stong-btsan yul-srung.PNG
步辇图》中的禄东赞
出生
吐蕃堆垅让巴
逝世 667年
吐蕃日布
职业 吐蕃大贡论

噶尔·东赞域松藏语མགར་སྟོང་བཙན་ཡུལ་སྲུང༌།藏语拼音ga tong zain yü sung威利mgar stong btsan yul srungTHLGar Tongtsen Yulsung,?-667年),吐蕃帝国早期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家,出身噶尔氏家族,曾担任过大贡论之职。他是松赞干布时期最重要的大臣之一。根据史籍记载,禄东赞为人“明毅严重”,当政期间在政治、经济制度方面多有建树。

噶尔·东赞域松于藏文史料中被简称为噶尔·东赞མགར་སྟོང་བཙན),亦被称为大论东赞བློན་ཆེན་སྟོང་རྩན)、伦布噶བློན་པོ་མགར་,意为“大臣噶尔氏”)。在汉文史籍中,他以禄东赞论东赞大论东赞的名字出现,皆自藏语“བློན་སྟོང་རྩན”(Lon Tongtsen,意为“贵族东赞”)翻译而来。其中,又以禄东赞一名为汉族人民所熟知。

生平[编辑]

松赞干布时期[编辑]

禄东赞出生年月不详,是堆隆让巴人。[1]根据敦煌出土藏文文献《小邦邦伯家臣及赞普世系》(P.T.1286)的记载,噶尔氏家族原为吐蕃十二小邦藏语རྒྱལ་ཕྲན་སིལ་མ་བཅུ་གཉིས)之一岩波查松藏语ངས་པོ་འི་ཁྲ་སུམ་)国王之家臣的后裔,[2]领地位于今日墨竹工卡县止贡一带。根据藏学家刘立千考证,孙波被吐蕃征服后,噶尔氏成为吐蕃的重臣。[3]吐蕃大贡论噶尔·赤扎孜门噶尔·芒香松囊皆出自噶尔氏一族。根据五世达赖西藏王臣记》的记载,禄东赞是东麦赤恰藏语སྟོང་མོས་ཁྲི་ཆགས་)的儿子。[4]

松赞干布继位之初,率领吐蕃骑兵征服了青藏高原的大部分地区,确立了吐蕃在高原的霸主地位。与此同时,松赞干布派遣禄东赞与吞弥·桑布扎,携带礼物和随从一百余人出使尼婆罗,向国王阿姆苏·瓦尔玛(光胄王)提出和亲,希望娶公主布里库提(尺尊公主)为妃。在吐蕃的威胁恫吓下,光胄王被迫将尺尊公主嫁给了松赞干布。[5]

640年,松赞干布派遣禄东赞为正使,吞弥·桑布扎支·塞汝贡敦为副手[6]出使中国唐朝,成功地促使唐朝与吐蕃和亲,派遣文成公主进入吐蕃。在出使唐朝期间,禄东赞因机智善变,极为唐太宗赏识,唐太宗封其为唐朝的右卫大将军。[7]因支·塞汝贡敦嫉妒禄东赞的才能,建议唐太宗将禄东赞留在唐朝以永保两国和平;[8]因此唐太宗试图将琅琊公主的外孙女段氏嫁给禄东赞,诱使他为唐朝效力,但被禄东赞婉拒。[7][9]

根据《贤者喜宴》的记载,禄东赞与达杰·莽布支藏语ད་རྒྱལ་མང་པོ་རྗེ།)创立了吐蕃历史上最早的行政区域——“如”(藏语རུ།),并颁布了相关法律;又设置“奎本”(藏语ཁོས་དཔོན)一职,为这些地区的行政长官。禄东赞自任吐蕃的奎本。[10]

根据《大相世系》记载,642年,禄东赞与琼波·邦色等著名大臣,追随松赞干布讨伐羊同(即象雄),费时三年,成功征服了这个国家,统一了青藏高原。[11]琼波·邦色被任命为象雄的奎本。[10]

吐蕃大相娘·芒布杰尚囊因征服孙波而受到松赞干布的重用,大臣穷波·邦色波则(琼波·邦色)心中嫉妒,使用离间计陷害并害死了尚囊,继任大相之位。后来琼波·邦色邀请松赞干布到自己的封地藏蕃视察,试图谋害赞普。松赞干布命令禄东赞前往藏蕃安置赞普的牙帐。但禄东赞发现了奸谋,将其报告松赞干布。结果琼波·邦色被迫自杀,禄东赞继之为大相。[12]

摄政时期[编辑]

650年左右,松赞干布去世,其孙芒松芒赞年幼,由禄东赞辅政。禄东赞掌权期间,致力于安定吐蕃内部,进行一系列制度改革。同时也继承了松赞干布的对外扩张政策。

652年,禄东赞发兵征服洛沃藏语གློ་བོ།,今阿里地区)和藏尔夏藏语རྕང་རྒྱའ།,今后藏地区)。653年进行税制改革,制定牛腿税制度(藏语གནག་ལིངས་།),遣达杰·莽布支征收田税。次年于蒙布赛拉宗藏语མོང་པུ་སྲལ་མཛོང་།)主持集会,点视户口,建立户籍制度。655年,又制定了吐蕃历史上的第一部法律。此后,禄东赞多次巡视吐蕃各地。

656年,禄东赞率12万大军攻灭白兰部,同时积极保持同唐朝的友好关系,两次向唐朝请求和亲。659年始,禄东赞开始对青海湖一带的吐谷浑展开大规模入侵,并于663年彻底灭亡吐谷浑,改其地名为“阿豺”(藏语ཨ་ཞ་)。此后禄东赞一直居住在吐谷浑故地,招抚吐谷浑旧部。[13]

659年,禄东赞前往吐谷浑。同年,吐蕃将领达延莽布支在乌海與唐朝将领苏定方交戰,达延阵亡。[14]芒松芒赞以年老为由罢免了禄东赞的大贡论之职,以倭美岱类赞代之。661年,倭美岱类赞谋反被杀,禄东赞再次被任命为大贡论。[15][16]

禄东赞执政期间,吐蕃曾试图夺取唐朝辖下的西域。662年,唐朝西域都护府辖下的疏勒龟兹以及西突厥弓月等部反唐投蕃。唐朝派遣苏海政、昔兴亡可汗阿史那弥射、继往绝可汗阿史那步真前往讨伐。但昔兴亡与继往绝有矛盾,昔兴亡在内讧中被杀,其余部投奔吐蕃。唐军与蕃军在西域遭遇,苏海政以行贿的方式让吐蕃退兵。665年,弓月等部引蕃军进攻于阗(吐蕃人称之为“李域”,藏语ལི་ཡུལ་)。唐朝派西州都督崔知辩往救。崔知辩以围魏救赵的方式袭击吐蕃,迫使蕃军退回境内。

666年,禄东赞自吐谷浑回逻些城,途经悉立山谷,颈部得了痈疽之症。[17]次年,老死于日布藏语རིས་བུར་)。[18][15][19]其子赞悉若论钦陵相继担任大相,继续把持吐蕃朝政数十年。禄东赞的其他儿子则把持着各地的兵权,其家族权倾一时。

相关传说[编辑]

根据藏族传说,禄东赞奉松赞干布之命到达长安,向唐太宗提出和亲。但当时有格萨(指党项)、大食(指波斯)、天竺、白达霍尔(指突厥回纥)等国使臣[20],各率一百人同时前来提亲。这使唐太宗十分为难,最终决定出难题考验使臣的智慧,将文成公主嫁给胜出者所属的国家。[21]

  • 第一试:丝绸穿孔。唐太宗取出一块翠玉,其中有一个十分曲折的孔,要求众使臣将一束丝绸穿过这个孔。四国使臣皆不能穿过,唯禄东赞为人机智灵敏,事先捉了一只蚂蚁,用牛乳把它喂得如拇指般大小;待穿孔之时,将丝绸的一端拴在蚂蚁身上,置之于孔前,用力一吹,蚂蚁带着丝绸从孔中爬过,顺利完成了任务。
  • 第二试:吃羊鞣革。唐太宗给每个使团五百只羊、一百坛酒,要求一天之内将羊全部吃完并将羊皮皮革。禄东赞令每名随从各杀羊一只,将皮剥下,加盐调和,排队传递羊肉吃下,同时喝酒。吃完羊肉后,禄东赞下令从队首依次传递羊皮搓揉,到了队末之人便可以涂油了。最终只有吐蕃使团完成了任务。
  • 第三试:为马、鸡辨认母子关系。唐太宗令人将母马一百匹和小马一百匹混杂在一起,要求使臣辨认它们之间的母子关系。禄东赞在前一天晚上将小马和母马分别拴在不同的地方,只给小马吃草不给它们饮水。次日将小马放入母马群里,小马各寻其母吸食其乳,因此得以辨识。唐太宗又让使臣辨认鸡的母子关系。禄东赞将母鸡和小鸡都放入一个大的鸡槽之中,在母鸡脖子下跳动觅食的即为其子。
  • 第四试:辨认树木的根与梢。唐太宗给了使臣一百条松木,要求他们辨认。禄东赞命人将松木投入河中,下沉的一端便是根,上浮的一段便是梢。
  • 第五试:辨认路径。唐太宗在夜间召见各国使臣入宫听戏,听戏结束后,唐太宗要求使臣都按原路返回馆驿。由于宫中路径复杂,其他四位使臣都迷路了。只有禄东赞由于在入宫之时,于所经过的每个宫门旁都用蓝靛朱砂作了记号,顺利地返回了馆驿。
  • 第六试:辨认公主。唐太宗下令给各国使臣三天期限,三天之后到城东郊集合,在三百名美女中辨认出文成公主。禄东赞事先探听得知馆驿的主妇曾与文成公主相善,向她询问了文成公主的相貌特征,最终认出了文成公主。

由于禄东赞顺利通过了唐太宗的六次难题的测试,被唐朝人称赞为“六试婚使”、“六难婚使”。唐太宗赞赏禄东赞的才智,最终决定让文成公主和亲吐蕃

后世对禄东赞的评价[编辑]

子孙[编辑]

据敦煌吐蕃文献《吐蕃大事紀年》记载,禄东赞有五个儿子。[26]

  • 长子:赞悉若(?—685年),即噶尔·赞悉若多布,继禄东赞之后为吐蕃大贡论。
  • 次子:论钦陵(?—698年),即噶尔·钦陵赞卓,继赞悉若之后担任吐蕃的大贡论。[27]
  • 三子:赞婆,即噶尔·政赞藏顿。[27]
  • 四子:悉多于,即噶尔·达古日耸(藏语མགར་སྟ་གུ་རི་ཟུམ།)。
  • 五子:勃伦赞刃(?—695年),即噶尔·赞辗恭顿(藏语མགར་བཙན་ཉེན་གུང་སྟོན།)。

禄东赞的诸子掌握着吐蕃的政权和兵权,其威望甚至超过了赞普一族。这一状况一直持续到699年赞普赤都松赞消灭论钦陵为止。政变发生后,禄东赞的第三子赞婆与论钦陵之子噶尔·莽布支(汉文文献称之为论弓仁),率部众和一些族人向唐朝投降,并且以“论”为姓,成为论姓的始祖。

脚注[编辑]

  1. ^ 《西藏王统记》47页
  2. ^ 敦煌出土的吐蕃時期藏文文獻《小邦邦伯家臣及贊普世系》(編號P.T.1286)記載:「岩波查松之地,王為古止森波傑,其家臣為『噶爾』與『年』二氏。」
  3. ^ 《西藏王统记》第181~182页(注释310)
  4. ^ 《西藏王臣記》69頁
  5. ^ 尺尊公主入藏的时间没有确切记载,据《新编尼泊尔史》记载光胄王死于621年,因此其入藏时间应在621年之前。
  6. ^ 《西藏王统记》第十三章迎娶文成公主一节中,有二人的名字登场(见该书66页)
  7. ^ 7.0 7.1 《新唐书·吐蕃传》
  8. ^ 《西藏王统记》69页
  9. ^ 《西藏王统记》称禄东赞被唐太宗扣留在唐朝,后来逃归吐蕃。(参见该书第十三章)但此故事不见于任何汉文文献的记载。
  10. ^ 10.0 10.1 《贤者喜宴》30~31页
  11. ^ 《吐蕃史稿》第56页
  12. ^ 《吐蕃史稿》65页
  13. ^ 《吐蕃史稿》85~86页
  14. ^ 大事纪年》:“及至羊年,大论东赞前往阿豺。达延莽布支于乌海之东岱初与唐朝苏定方交战,达延亦死,以八万之众败于一千。”
  15. ^ 15.0 15.1 根据敦煌出土的吐蕃时期藏文文献《赞普传记》(编号为P.T.1287)记载:“噶尔·东赞域宋任之,域宋年耄,由倭美岱类赞继任。不久,彼以心怀逆二见杀。其后,东赞重新出任,六年,老死。”
  16. ^ 薛宗正,“噶尔家族与附蕃西突厥诸政权——兼论唐与吐蕃间的西域角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第12卷 第4期,2002年12月。
  17. ^ 敦煌出土的吐蕃时期藏文文献《大事纪年》(编号P.T.1288)记载:“及至虎年,……大论自吐谷浑境还。于悉立山谷颈部患痈疽。”
  18. ^ 《大事纪年》:“及至兔年,赞普至倭儿芒,大论东赞薨于日布。”
  19. ^ 《资治通鉴》记载:“至兔年(667年),……大论东赞死于日布。”《贤者喜宴》称禄东赞在征讨唐朝期间死于军中,这里的日布应该是吐谷浑的一个地名。(《贤者喜宴》95页脚注6)。
  20. ^ 关于这些国名的注解,参见《西藏王统记》第185页
  21. ^ 《西藏王统记》第62~66页
  22. ^ 《新唐书·吐蕃传》。此处所称的“书”应当指的是四书五经之类的汉文儒学典籍,禄东赞创立法律制度说明了他能够看懂藏文。(《吐蕃史稿》85页)
  23. ^ 《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增订本》,169页
  24. ^ 原文参见《西藏王臣记》103~104页。转引自《吐蕃史稿》88页
  25. ^ 《贤者喜宴》30页
  26. ^ 《吐蕃史稿》89页
  27. ^ 27.0 27.1 部分汉文史料称是禄东赞的孙子。但据敦煌出土的藏文文献记载,实应为禄东赞之子。

参考资料[编辑]

噶尔·东赞域松
(禄东赞)
前任:
琼波·邦色
吐蕃大贡论
652年—659年
繼任:
倭美岱类赞
前任:
倭美岱类赞
吐蕃大贡论
661—667年
繼任:
尚·论叉木
(代理大贡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