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人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鍾人傑

籍貫 雲南省大理府雲南縣
字號 字斗南
親屬 繼母王氏
出身
  • 乾隆四十二年丁酉科舉人
著作

鍾人傑(?年-?年),字斗南,雲南省大理府雲南縣白川人(今屬彌渡縣),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丁酉科舉人[1]大挑一等分發四川,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任鄰水縣知縣[2]。嘉慶元年(1796年)任樂山縣知縣[3]。後曾任廣元縣知縣。因教匪作亂,嘉慶三年(1798年)再任四川鄰水縣知縣[4],增築城垣。訓練鄉勇[5],將教匪多次擊退。並曾策劃將鄰水縣縣衙後的玉屏山圈入城內,但沒有完成[6]。後來升任夔州府通判。因為丁憂[7]及與上司關係不和[8],辭官回家隱居[9]。年七十二卒[10]

註釋[编辑]

  1. ^ 『舉人……乾隆四十二年丁酉科。鍾人傑。官夔州府通判。詳卓行』。光緒《雲南縣誌》
  2. ^ 『題報鄰水縣知縣鍾人傑試署一年期滿請准實授……知縣陳應魁患病遺缺查有……試用知縣鍾人傑年富才明。辦事勤慎。堪以題署鄰水縣知縣。仍照例試看年滿如果稱職。另請實授。該員系試用知縣。今題署知縣……』。乾隆五十九年元月十九日。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檔案登錄號:064542-001
  3. ^ 『鍾人傑。雲南縣舉人。嘉慶元年任』。嘉慶《樂山縣志》
  4. ^ 『鍾人傑。雲南人。乾隆丁酉舉人。嘉慶三年任。秉性剛方,馭下以禮,時教匪肆擾郊坰,公堵禦有方,不敢逼城,以功陞夔州府通判』。道光十五年《道光乙未增修鄰水縣志》
  5. ^ 『陳攀𤄞。於嘉慶二年冬。賊匪攻城。焚賊水城。奪賊大纛有功。經知縣鍾人傑偹文申詳。給有軍功執照。平定後奉憲行知騐照。造報時以貿易遠方。趕辦不及。故未經咨部。然其勞績不可冺也。因詳志之。』。道光元年《鄰水縣志》卷一
  6. ^ 『玉屏山。縣署後城外。與銀鼎山兩兩對峙。其形如屏。教匪之變。先是民兵屯守。㑹賊大至。力不能支。遂入城中。此山爲賊所據。城内大困。嘉慶三年知縣鍾人傑涖任。登髙以望形勢。欲添修城垣將此山羅入城內不果。今按兩山之麓相接不過十餘丈。使依鍾議亦屬良圖。故詳識之。以俟之覽形勢者。』。道光元年《鄰水縣志》卷一
  7. ^ 『題報現任四川順慶府鄰水縣知縣候補同知直隸州鍾人傑係雲南大理府雲南縣人該員繼母王氏在籍病故例應丁憂……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撫雲南等處地方贊理軍務兼理糧餉臣永保謹題為報明丁憂事。該臣看得現任官員父母在籍病故例應地方官確查取結詳題。茲有現任四川順慶府鄰水縣知縣候補同知直隸州鍾人傑。係雲南大理府雲南縣人。該員繼母王氏於嘉慶玖年玖月貳拾陸日在籍病故。該員例應丁憂。由雲南縣知縣楊鎬查明取結。轉報署布政使阿禮布詳請具題前來。臣覆查無異。謹具題聞』。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內閣檔案登錄號:126129-001
  8. ^ 『鍾人傑。雲南人。乾隆丁酉舉人。嘉慶三年任。公秉性剛方。馭下以禮。四年達匪時擾邑境。堵禦有方。賊不敢逼近縣城。以軍功旋陞嬊州通判。嗣以不肯寅縁。忤當路人意。辭官去』。道光元年《鄰水縣志》卷二
  9. ^ 『鍾人傑,字斗南,雲南縣人也。乾隆丁酉舉人,選授四川鄰水令,督護征藏糧運事。歷廣元、樂山二邑,樂山地僻塞,嘓匪嘯屯縣境,頗侵掠民居。人傑夜宴客,中席起,密率隸卒襲捕,得渠凶十餘人歸,客猶未散也,賊遂翦滅。時教匪起川北,鄰水地處賊沖,前令以疲輭不任職,自免去。督、撫以人傑前宰鄰水,有惠政,再除鄰水令。人傑為人慷慨有氣略,好談兵法,善為攻守計。其至官,益備完戰具,繕守城隍,儲財粟,募鄉里子弟,親教以擊刺進退之法,築塞墾田,以待賊至。賊傾眾來犯,人傑屢戰敗之,俘其大酋,誅斬姦猾為大害者,餘黨一切赦弗治,百姓安集。議功加五品銜,授夔州通判。會土豹子賊反,焚剽城郭,邑無賴民謀乘間叛應。人傑磔數十人以徇,即移書賊眾,宣告威德,許以自歸。賊皆望風奔散。又上書經略勒保,言征撫計,議得行。事平,擢直隸州知州。遭親喪,棄官歸。大府屢征不起,居林下二十年。人傑智慮過人,凡方技、術數之書靡不通,布陣按營,皆有成算,飛矢集於前,色不變。慷慨為民,陳說忠義,能得士死力(楊振綱撰傳)。贊曰:天下久安無事,吏飾文治,守成法,專事儀表。不肖疲懦者轉以售其欺隱,而權略達變之士無所用其才力,故有老死牖戶,埋沒下位,而世莫知者多矣。躍龍、人傑,俱負濟時之略,秉雄奇之姿,遭世清泰,滯仕邊邑。伏莽竊起,小試牛刀,未蒙遷擢之賞,徒懷數奇之感。可慨也夫!』。《新纂雲南通志》卷一百九十六列傳八
  10. ^ 『鍾人傑。字斗南。乾隆丁酉舉人。以大挑一等發四川。補鄰水知縣。西藏用兵。大府檄辦糧臺。事平。歷權廣元、樂山兩邑。時川北教匪煽動。蔓延數省。鄰水為賊出沒區。前令調度失宜。邑幾殆。鄰水民皆思人傑。長官亦重其才。命回任。人傑修明器械。增築城垣。訓練鄉勇,選鄉民為團長。擇紳士司軍儲。又令民依山為寨。賊去則耕作。賊來則退保。為堅壁清野之計,時戒嚴。賊以萬餘人壓境。鎗炮聲不絕飛。夫集於前色不變。慷慨為民陳說。忠義皆感奮願死守。乘賊不備。出精銳挫其前鋒。獲渠魁三人。餘黨遁去。敘功五品銜。授夔州府通判。先是軍興。民有縛賊諸官者不質問即戮之。人傑曰。我知縣安敢操生殺權。所獲賊者解大營處決。疑似者繫之。脅從者赦之。全活甚眾。饑饉相尋,遊民復聚為亂,名曰土豹子。擁眾數千。所至焚掠。鄰水有姦民謀內應。人傑偵知之。杖斃以徇。遣有膽略耆入其巢。宣以威福。其黨多散去。餘尚蠢動。經略勒保。移師剿之。人傑進曰:此輩與教匪異。招之可立潰。不必勞斧鉞。勒保從其計,剿撫兼施。即日平定。復敘功晉直隸州知州。尋以憂歸。服闋不出。居林下者二十年。淡於進取。不復知其曾在軍中也。生平好讀書。智慮過人。凡奇門遁甲。六壬太乙之術。無不通曉。布陣安營。皆有成算。其權樂山令時,方宴客。人傑忽不見。夜分擒嘓匪十數人歸。宴猶未終也。鄰水之役經里軍需。較他邑省至數倍。人傑嘗曰:我不以侵欺肥己。不以胃銷奉人。區區可對君父者此耳。年七十二卒。楊振綱卓崖鍾公傳』。光緒《雲南縣誌》卷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