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門達豐潤(今河北豐潤)人。明朝官吏,官至錦衣衛掌衛事。

生平[编辑]

門達承襲父親職位為錦衣衛百戶。他個性機警沉鷙。正統末年,門達晉升為千戶,審理鎮撫司刑獄。後來,升任指揮僉事,因受牽連被撤職。景泰七年(1456年),門達得以復官,佐理錦衣衛事務兼鎮撫司刑獄。天順元年(1457年),門達以參與「奪門之變」的功績,晉升為錦衣衛指揮同知。不久晉升指揮使,專任理刑官。千戶謝通來自浙江,輔佐門達處理鎮撫司事務,他用法寬仁,門達很倚信他。重案多能得以平反,有罪之人以被下到禁獄為幸,朝中士大夫一致稱讚門達賢明。明英宗朱祁鎮因顧慮外臣結黨營私,所以想知道外面的事,倚仗錦衣衛官校為耳目,由此逯杲大受寵幸,門達反被他利用[1]

逯杲是安平人,他以錦衣衛校尉成為門達和指揮劉敬的心腹,隨從「奪門之變」。朱祁鎮大治奸黨時,逯杲綁住錦衣衛百戶楊瑛,說他是張永的親屬,他還在朝廷上抓住劉勤,上奏說他誹謗朱祁鎮,結果這兩人都被誅殺。逯杲得楊善的推薦,被授予錦衣衛百戶,後以捕妖賊之功,晉升為副千戶。又得曹吉祥的推薦,升為指揮僉事。朱祁鎮因逯杲倔強勇猛,很重用他,逯杲於是刺取群臣的細小過失來迎合朱祁鎮的旨意。英國公張懋、太平侯張瑾、外戚會昌侯孫繼宗兄弟都侵奪官田,逯杲上奏彈劾,迫使他們還田於官府。張懋等人都服罪才罷休。石亨仗着受朱祁鎮寵愛而多行不法之事,朱祁鎮漸漸厭惡他,逯杲立即刺探石亨的不法之事。石亨的侄子石彪有罪入獄,逯杲受命赴大同押解他的黨羽都指揮朱諒等七十六人。逯杲趁機揭發石彪的弟弟石慶其他罪行,牽連到的人都被判罪,逯杲升為指揮同知。第二年他又上奏石亨怨望不滿,心懷不軌,石亨被下獄而死。有詔書說全部革去「奪門」之功,門達、逯杲說:「臣等都是特恩,並非是因石亨之故得以起用。」朱祁鎮頒優詔讓他們留任,而因逯杲揭發石亨的奸狀,更加倚重他[2]

逯杲勢力進一步膨脹,已出於門達之上。他上奏要派校尉四處刺探,文武大吏、富家高門多向他進獻妓樂貨財,以求獲免,連親藩郡王也不例外。沒有送來賄賂的人逯杲就抓住交給門達,嚴刑逼供成獄。天下朝覲官員大半遭到譴責,一人被逮捕,數個大家族立即破產。四方的一些奸民詐稱是校尉,乘坐驛車縱橫不法,無所顧忌。彭城伯張瑾借葬妻稱病不上朝,而與諸公侯在家中飲酒。逯杲上奏彈劾,張瑾幾乎獲重罪。逯杲所派的校尉誣陷寧府弋陽王朱奠監母子亂倫,朱祁鎮派官前往調查,事已查清,靖王朱奠培等人也說此事沒有證據。朱祁鎮怒責逯杲,逯杲卻堅持自己的意見,結果朱祁鎮竟將朱奠監母子賜死。當抬屍出來時,天降雷雨,平地水深數尺,人們都認為此事冤枉。指揮使李斌曾陷害殺死弘農衛千戶陳安,被陳安的家人投訴,朱祁鎮交由巡按御史邢宥複審,石亨曾囑咐邢宥減輕李斌的罪行。此時有一位校尉說:「李斌一向藏有妖書,說他的弟弟李健應當有大位,想暗中勾結外番為石亨報仇。」逯杲將此事上報,將李斌投進錦衣衛監獄,門達判處李斌犯謀反之罪。朱祁鎮兩次命廷臣會審,他們都怕逯杲而不敢為他平反。李斌兄弟被處以極刑,牽連而死的有二十八人[3]

逯杲本由石亨、曹吉祥得以進用,他先攻擊石亨致死,又上奏曹吉祥和其侄子曹欽的陰謀,曹吉祥、曹欽非常怨恨他。天順五年(1461)七月,曹欽造反,衝進逯杲家中殺了他,取下他的首級而去。亂事平息後,逯杲贈官為指揮使,給他的兒子指揮僉事的俸祿[4]

當時門達已執掌錦衣衛事務,仍兼理刑官。逯杲被殺後,門達以守衛之功,進升為都指揮僉事。當初,逯杲在門達左右供事,到他得志時便非常放肆。門達很憤怒,極力將他逐出。逯杲不久復官,便想排擠門達,門達惴惴不安,不敢妄為。逯杲死後,門達勢力便發展了起來。他想仿逯杲之所為,進一步廣布旗校於四方。由此告發的人日漸增多,中外官民重足而立,朱祁鎮更以為門達能幹[5]

外戚都指揮孫紹宗和軍士六十七人假冒討伐曹欽之功,門達揭發此事。孫紹宗被斥責,其他的都被下獄。盜賊偷竊戶部山西司的庫金,巡城御史徐茂彈劾郎中趙昌、主事王王圭、徐源疏於防範。門達治理此事,把他們都下獄貶官。門達因囚犯多而獄舍少,無法容納,便請在城西的武邑庫空地增建牢房,報告亦被批准。御史樊英、主事鄭英犯貪污罪,給事中趙忠等人不以實報。門達彈劾他徇私情,趙忠也被下獄貶官。給事中程萬里等五人值班守登聞鼓,有個軍士的妻子來訴冤,正值齋戒,程萬里等人不為她上奏。門達彈劾這些人蒙蔽朱祁鎮,詔令交由門達處理。過後,門達又彈劾南京戶部侍郎馬諒、左都御史石璞、掌南京府忻城伯趙榮、都督同知范雄、張斌年老昏聵,使他們都被罷免。裕州百姓上奏知州秦永昌穿黃衣閱兵。朱祁鎮大怒,命門達派官調查,抄沒其財產,並誅殺秦永昌,榜示天下。他還逮捕布政使侯臣、按察使吳中以下以及前後巡按御史吳琬等四人入獄,侯臣等人被罰俸,吳琬等人被貶為縣丞。御史李蕃按察宣府,有人告發李蕃擅自鞭打軍職人員,用軍容迎送。御史楊琎按察遼東,韓琪按察山西,校尉說他們作威作福。這些人都交由門達處理,李蕃、韓琪被戴枷鎖而死。陝西督儲參政婁良、湖廣參議李孟芳、陝西按察使錢博、福建僉事包瑛、陝西僉事李觀、四川巡按田斌、雲南巡按張祚、清軍御史程萬鍾和刑部郎中馮維、孫瓊、員外郎貝鈿、給事中黃甄,都被校尉所告發而下獄。包瑛為官清白,因此不勝憤怒,自縊而死,其他人多被遣徒去戌守邊境。湖廣生員馬雲犯罪被廢黜,他詐稱錦衣衛錦撫,奉命葬親,布政使孫毓等八人都送來財物助祭。事情被發覺之後,法司請逮捕審問,但終不加罪給馬雲。門達初時想行督責之術,他的同僚呂貴說:「武臣不易侵犯,曹欽的結局可以為鑑。只有文臣才易於裁決。」門達同意他的看法,所以文臣所受的禍害尤為酷烈[6]

都指揮袁彬仗着對朱祁鎮舊恩,不肯居門達之下。門達深恨他,他訪知袁彬的妾侍之父千戶王欽騙人財物,便奏請將袁彬下獄,判自贖徒刑還職。有一人名為趙安,最初作為錦衣衛力士給袁彬辦事,後被貶戍守鐵嶺衛,被赦回後,改做府軍前衛,因有罪被下到詔獄。門達判趙安改補府軍是由於袁彬請託的緣故,於是再次逮捕袁彬,進行拷打,誣陷袁彬受石亨、曹欽的賄賂,用官家木材建私宅,向督工的宦官索要磚瓦,以及奪人子女為妾等罪名。軍匠楊塤不平,擊登聞鼓為袁彬訴冤,言語連及門達,詔令並交門達審理。當時,門達忌妒大學士李賢受寵,又多次規勸自己,便曾在朱祁鎮面前誣陷他,說李賢接受陸瑜的黃金,為他求取尚書一職。朱祁鎮懷疑了,半年仍不下詔書。至此,門達拷打楊塤,教他引出李賢,楊塤即謊稱:「這是李學士教我幹的。」門達非常高興,立即上奏朱祁鎮,請求法司在午門外會審楊塤。朱祁鎮派宦官裴當監視。門達想抓住李賢一起審訊,裴當說:「大臣不可辱!」門達這才罷休。到審訊時,楊塤說:「我不過是個小人物,怎能見到李學士?這都是門錦衣教我的。」門達氣色沮喪,話都說不出來,袁彬也歷數門達納賄的情狀。法司害怕門達而不敢上報,結果仍判袁彬絞刑,以財產贖死罪。楊塤論斬。朱祁鎮下命袁彬贖完後調到南京錦衣衛,而禁錮楊塤[7]

翌年,朱祁鎮病重,門達知道東宮局丞王綸必得掌權用事,便預先與他結納。不久,憲宗朱見深即位,王綸卻被眨職,門達被判充軍至貴州都勻,帶俸差操。門達即將出發時,言官紛紛上疏彈劾他的罪行。朱見深命將他逮捕治罪,判處斬刑,關進獄中,抄沒他的資產數萬。指揮張山因同謀殺人,被判了同罪。他的兒子序班門升、侄兒千戶門清、女婿指揮楊觀和他的黨羽都指揮牛循等九人,都被遣戍或降職。後當審錄,朱見深下命寬恕門達,發往充軍至廣西南丹戌衛,其後逝世[8]

參考文獻[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史》(卷307):“門達,豐潤人。襲父職為錦衣衛百戶。性機警沈鷙。正統末,進千戶,理鎮撫司刑。久之,遷指揮僉事,坐累解職。景泰七年復故官,佐理衛事兼鎮撫理刑。天順改元,與「奪門」功,進指揮同知。旋進指揮使,專任理刑。千戶謝通者,浙江人也,佐達理司事,用法仁恕,達倚信之。重獄多平反,有罪者以下禁獄為幸,朝士翕然稱達賢。然是時英宗慮廷臣黨比,欲知外事,倚錦衣官校為耳目,由是逯杲得大幸,達反為之用。”
  2. ^ 明史》(卷307):“逯杲者,安平人也,以錦衣衛校尉為達及指揮劉敬腹心,從「奪門」。帝大治奸黨,杲縛錦衣百戶楊瑛,指為張永親屬,又執千戶劉勤於朝,奏其訕上,兩人並坐誅。用楊善薦,授本衛百戶。以捕妖賊功,進副千戶。又用曹吉祥薦,擢指揮僉事。帝以杲強鷙,委任之,杲乃摭群臣細故以稱帝旨。英國公張懋、太平侯張瑾、外戚會昌侯孫繼宗兄弟並侵官田,杲劾奏,還其田於官。懋等皆服罪,乃已。石亨恃寵不法,帝漸惡之,杲即伺其陰事。亨從子彪有罪下獄,命杲赴大同械其黨都指揮朱諒等七十六人。杲因發彪弟慶他罪,連及者皆坐,杲進指揮同知。明年復奏亨怨望,懷不軌,亨下獄死。有詔盡革「奪門」功,達、杲言臣等俱特恩,非以亨故。帝優詔留任,以杲發亨奸,益加倚重。”
  3. ^ 明史》(卷307):“杲益發舒,勢出達上。白遣校尉偵事四方,文武大吏、富家高門多進伎樂貨賄以祈免,親藩郡王亦然。無賄者輒執送達,鍛煉成獄。天下朝覲官大半被譴,逮一人,數大家立破。四方奸民詐稱校尉,乘傳縱橫,無所忌。鼓城伯張瑾以葬妻稱疾不朝,而與諸公侯飲私第。杲劾奏,幾得重罪。杲所遣校尉誣寧府弋陽王奠壏母子亂,帝遣官往勘,事已白,靖王奠培等亦言無左驗。帝怒責杲,杲執如初,帝竟賜奠壏母子死。方舁屍出,大雷雨,平地水數尺,人鹹以為冤。指揮使李斌嘗構殺弘農衛千戶陳安,為安家所訴,下巡按御史邢宥覆讞,石亨囑宥薄斌罪。至是,校尉言:「斌素藏妖書,謂其弟健當有大位,欲陰結外番為石亨報仇。」杲以聞,下錦衣獄,達坐斌謀反。帝兩命廷臣會訊,畏杲不敢平反。斌兄弟置極刑,坐死者二十八人。”
  4. ^ 明史》(卷307):“杲本由石亨、曹吉祥進,訐亨致死,復奏吉祥及其從子欽陰事,吉祥、欽大恨。五年七月,欽反,入杲第斬之,取其首以去。事平,贈杲指揮使,給其子指揮僉事俸。”
  5. ^ 明史》(卷307):“時達已掌衛事,仍兼理刑。杲被殺,達以守衛功,進都指揮僉事。初,杲給事達左右,及得誌恣甚。達怒,力逐之。杲旋復官,欲傾達,達惴惴不敢縱。杲死,達勢遂張。欲踵杲所為,益布旗校於四方。告訐者日盛,中外重足立,帝益以為能。”
  6. ^ 明史》(卷307):“外戚都指揮孫紹宗及軍士六十七人冒討曹欽功,達發其事。紹宗被責讓,余悉下獄。盜竊戶部山西司庫金,巡城御史徐茂劾郎中趙昌、主事王珪、徐源疏縱。達治其事,皆下獄謫官。達以囚多,獄舍少,不能容,請城西武邑庫隙地增置之,報可。御史樊英、主事鄭瑛犯贓罪。給事中趙忠等報不以實。達劾其徇私,亦下獄謫官。給事中程萬里等五人直登聞鼓,有軍士妻冤,會齋戒不為奏。達劾諸人蒙蔽,詔下達治。已,劾南京戶部侍郎馬諒,左都御史石璞,掌前府忻城伯趙榮,都督同知範雄、張斌老瞆,皆罷去。裕州民奏知州秦永昌衣黃衣閱兵。帝怒,命達遣官核,籍其貲,戮永昌,榜示天下。並逮布政使侯臣、按察使吳中以下及先後巡按御史吳琬等四人下獄,臣等停俸,琬等謫縣丞。御史李蕃按宣府,或告蕃擅撻軍職,用軍容迎送。御史楊琎按遼東,韓琪按山西,校尉言其妄作威福。皆下達治,蕃、琪並荷校死。陜西督儲參政婁良,湖廣參議李孟芳,陜西按察使錢博,福建僉事包瑛,陜西僉事李觀,四川巡按田斌,雲南巡按張祚,清軍御史程萬鐘及刑部郎中馮維、孫瓊,員外郎貝鈿,給事中黃甄,皆為校尉所發下獄。瑛守官無玷,不勝憤,自縊死,其他多遣戍。湖廣諸生馬雲罪黜,詐稱錦衣鎮撫,奉命葬親,布政使孫毓等八人鹹賻祭。事覺,法司請逮問,卒不罪雲。達初欲行督責之術,其同列呂貴曰:「武臣不易犯,曹欽可鑒也。獨文吏易裁耳。」達以為然,故文吏禍尤酷。”
  7. ^ 明史》(卷307):“都指揮袁彬恃帝舊恩,不為達下。達深銜之,廉知彬妾父千戶王欽誆人財,奏請下彬獄,論贖徒還職。有趙安者,初為錦衣力士役於彬,後謫戍鐵嶺衛,赦還,改府軍前衛,有罪,下詔獄。達坐安改補府軍由彬請托故,乃復捕彬,搒掠,誣彬受石亨、曹欽賄,用官木為私第,索內官督工者磚瓦,奪人子女為妾諸罪名。軍匠楊塤不平,擊登聞鼓為彬訟冤,語侵達,詔並下達治。當是時,達害大學士李賢寵,又數規己,嘗譖於帝,言賢受陸瑜金,酬以尚書。帝疑之,不下詔者半載。至是,拷掠塤,教以引賢,塤即謬曰:「此李學士導我也。」達大喜,立奏聞,請法司會鞫塤午門外。帝遣中官裴當監視。達欲執賢並訊,當曰:「大臣不可辱。」乃止。及訊,塤曰:「吾小人,何由見李學士,此門錦衣教我。」達色沮不能言,彬亦歷數達納賄狀,法司畏達不敢聞,坐彬絞輸贖,塤斬。帝命彬贖畢調南京錦衣,而禁錮塤。”
  8. ^ 明史》(卷307):“明年,帝疾篤,達知東宮局丞王綸必柄用,預為結納。無何,憲宗嗣位,綸敗,達坐調貴州都勻衛帶俸差操。甫行,言官交章論其罪。命逮治,論斬系獄,沒其貲巨萬,指揮張山同謀殺人,罪如之。子序班升、從子千戶清、婿指揮楊觀及其黨都指揮牛循等九人,謫戍、降調有差。後當審錄,命貸達,發廣西南丹衛充軍,死。”
官衔
大明錦衣親軍都指揮使
前任:
逯杲
門達 繼任:
袁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