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樹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陳樹屏(1862年-1923年),字建侯,号介庵,晚年号戒安,安徽望江縣凉泉乡陈家冲人。清朝政治人物。

光緒十七年(1891年),鄉試舉人,次年登進士,五月改翰林院庶吉士[1]。光緒二十年四月,散館,著以知县即用[2],官江夏縣知縣[3],歷任廣西融縣羅田縣知縣。光緒二十四年,任隨州知州。光緒二十九年,升蕲州知州。次年,升任武昌府知府[4]

宣統三年(1911年)時擔任湖北布政使,當時湖廣總督瑞澂漢口俄租界獲得了新軍革命黨人名冊,樹屏建言,要公開將名冊燒毀,以安軍心,瑞澂不聽,斬殺彭楚藩劉復基楊洪勝三人,革命黨人當夜遂反,是為武昌起義,瑞澄縋城而走,「悔不用其言」。

参考文献[编辑]

  1. ^ 《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三百十一):光绪十八年。壬辰。五月。戊午朔。……○引见新科进士。得旨、刘福姚、吴士鉴、陈伯陶、业经授职。恽毓嘉、张鹤龄、李云庆、周学铭、赵启霖、周景涛、宝熙、汪诒书、田智枚、屠寄、汤寿潜、伍铨萃、黄炳元、杜彤、范德权、汪洵、王良弼、赖鹤年、徐中铨、卢维庆、张元济、张瀛、胡继瑗、饶士端、陈希贤、谭启瑞、林国赓、李哲明、蔡元培、夏孙桐、吴家俊、翟化鹏、范家祚、朱家宝、叶尔恺、郎承谟、尹昌龄、刘可毅、刘润珩、李豫、赵国泰、丁昌燕、赵熙、衡瑞、王得庚、裕绂、方家澍、武延绪、周钧、沈文瀚、吴士武、赵士琛、王铭渊、蓝钰、池伯炜、王仁俊、延燮、傅增淯、高宝銮、郭曾准、姚晋圻、吴良棻、陈兆丰、顾瑗、王庆垣、孙多玢、龚心铭、周颂声、周云、连甲、李书翰、哈锐、杜賓羽、耆龄、胡鼎彝、陈树屏、贻谷、赵鼎仁、杜作航、俞鸿庆、高锡华、曾述棨、王殿甲、伍文琯、洪汝源、万云路、宋书升、陶福履、长绍、蒋式瑆、田宝蓉、安秉玠、杨介康、郝增祐、戴锡之、俱著授为翰林院庶吉士。
  2. ^ 《大清德宗同天崇运大中至正经文纬武仁孝睿智端俭宽勤景皇帝实录》(卷三百三十九):光绪二十年。甲午。四月。癸亥。……○引见壬辰科散馆人员。得旨……陈树屏、周学铭、高锡华、周颂声、唐右桢、刘润珩、杨介康、王得庚、钟大椿、武延绪、范德权、吴良棻、陈希贤、李书翰、王殿甲、杜賓羽、赵国泰、丁昌燕、李鹏飞、延燮、尹昌龄、汤寿潜、俱著以知县即用。
  3. ^ 《清稗類鈔·卷六十一》:陳樹屏善解紛 張文襄督鄂時,與撫軍譚繼洵意見不合,遇事多齟齬。一日公宴,集黃鶴樓,賓主酬酢,咸有酒意。座客某詢及漢水江面之廣狹,譚答以五里三分,曾見某書。張沈思有頃,乃顧客而言曰:「其言不實。實廣七里三分,有某某書可考。」譚不屈,仍爭為五里三分,互爭執不相讓。張、譚盛氣之下,急欲一競勝負,然又無所取決。張乃遣弁飛騎召江夏縣,時知縣事者為望江陳樹屏,名進士也,聞召,亟肅衣冠飛騎往。比至,甫入門,未及開言,張、譚皆同聲問曰:「君知江夏縣事,漢水在汝轄境,亦知江面七里三分乎,抑五里三分乎?」陳應聲曰:「江面水漲,即廣至七里三分;水落,即狹至五里三分。制軍就水漲言之,中丞所言,就水落言之也,知縣以為皆無訛。」張、譚聞之,皆大笑,爭乃解
  4. ^ 陈树屏的故事. 望江縣人民政府. [2012-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