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婕妤挡熊图,金廷标绘,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女史箴图》婕妤挡熊,顾恺之

馮媛[1](前1世纪-前6年),上黨潞人。漢元帝劉奭寵之一,父親為馮奉世

早年[编辑]

元帝即位第二年(前47年),馮媛選入後宮,初封長使,數月後晉美人。五年後(前42年),馮媛生子劉興,拜為婕妤,受寵程度與傅婕妤相等。馮婕妤生性豪邁,剛猛而且果決,膽識過人,與一貫妃嬪講究賢淑溫文,截然不同。

建昭元年(前38年),漢元帝帶領後宮姬妾去看鬥獸表演,其人並排而坐。各人看表演興起之時,突然表演中的兩隻大黑發狂,其中一隻破攔而出,要撲去人群坐席之中,這是直接威脅到元帝安危。在席上各妃嬪及傅婕妤眼見危急情況,均大呼小叫地四散逃命,唯獨馮婕妤她一人奮不顧身走到元帝跟前,堅定的張開了雙臂,作勢要保護元帝,防熊來襲。

事後熊為衛士所殺,元帝即問婕妤:「當時情況險峻,各人都去逃命,為何只有婕妤你要捨命來護朕?」馮婕妤回答:「猛獸傷人,要食其肉。臣妾死不足惜,陛下君臨天下,不可有閃失。」元帝對馮婕妤的說話深感震撼,同樣也對馮婕妤的膽識大表欣賞,因而對她更加敬重,卻也因此加深與傅婕妤的嫌隙。

建昭二年(前37年)夏,元帝封劉興為信都王,並封馮婕妤為「昭儀」。當時,傅婕妤生子劉康,而馮婕妤也生有劉興,兩位皇子皆封為王。為了突顯她們在後宮的地位,於「婕妤」之上再設「昭儀」之位,取「昭其儀」之意。

中山王太后[编辑]

元帝過世後,馮昭儀成為「信都王太后」,並隨劉興移往封國。陽朔二年(前23年),劉興改封為中山王,信都太后亦改稱「中山王太后」。

漢成帝遲遲沒有生育子嗣,故於綏和元年(前8年)議立繼承人選,要由傅昭儀之孫劉欣與馮昭儀之子劉興之中選定一人。由於漢成帝覺得劉興資質不夠聰穎,故選立劉欣為太子。同年,劉興過世,諡為孝王,子箕子繼承王位,當時箕子都還沒滿週歲。

建平元年(前6年),年幼的中山王因體弱多病,馮太后親自照料,並且時常禱告祈求孫子健康。哀帝知道此事,便派遣張由去醫治小王。但張由有瘋狂之病,一時病發,怒而返回長安。尚書責問他為何回來,他心生恐懼,編造馮太后行巫術詛咒哀帝與傅太后的謠言。傅太后因年輕時與馮太后結怨,支使史立審此案,逮捕馮太后之妹馮習及弟婦馮君之等人拷打,死亡數十人,仍得不到口供,便誣告是馮太后行巫蠱,咒哀帝早死以立中山王為帝。

馮太后仍不招認,史立便說:「當年黑熊上殿時妳何等英勇,怎麼現在卻害怕了?」由於此為宮闈之事,史立一介小吏竟然知道,馮太后知是傅太后要逼她於死地,遂自鴆而死。其後馮太后親人如其胞弟冯参等自殺或被殺者,達十七人,得到大眾的同情。馮太后自殺時,尚未被廢,故仍得以王太后禮儀下葬。

當時誣告馮太后的張由及史立,事後得以加官晉爵。哀帝死後,孔光上奏:「由(即張由)前誣告骨肉,立(即史立)陷人入大辟,為國家結怨於天下,以取秩遷,獲爵邑,幸蒙赦令,請免為庶人,徙合浦」,馮太后之事,遂得平反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 长兄冯谭,太常举孝廉为郎,功次补天水司马。冯奉世击西羌时,冯谭为校尉,随父从军有功,未拜病死。
  • 冯野王,字君卿,大鸿胪。嗣父爵为关内侯,后被免。
  • 冯逡,字子产,陇西太守。
  • 冯立,字圣卿,太原太守。
  • 幼弟冯参,字叔平,谏大夫,使领护左冯翊都水,宜乡侯,后贬关内侯,因被同母姐冯媛事连累自杀。女兒馮弁嫁給劉興

另有四名兄弟。

弟媳名君之,冯媛事发时已守寡,被连累而死。

妹妹[编辑]

  • 冯习,因被冯媛事连累,全家自杀或被杀。

另有兩妹。

注釋[编辑]

  1. ^ 漢書》卷七十九 馮奉世傳第四十九:「奉世有子男九人,女四人。長女以選充兵宮,為元帝昭儀,產中山孝王。元帝崩,為中山太后,隨王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