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黠戛斯汗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黠戛斯地
𐰶𐰃𐰺𐰴𐰕:𐰅𐰠
K̂îrĝîz Ёl
840年—925年
地位汗國
常用语言古代突厥語
宗教腾格里信仰摩尼教佛教景教、拜火教
政府可汗制
• 亦纳勒[1]
巴爾斯別克
历史 
• 建立
840年
• 终结
925年
前身
继承
回鹘汗国
蒙古帝國

黠戛斯汗國叶尼塞文𐰴𐰃𐰼𐰏𐰃𐰕:𐰅𐰠[來源請求] k̂yr̈g̈yz yl̈K̂îrĝîz Ёl圖瓦語Кыргыс Эл羅馬化:K̂ırĝıs Äl吉爾吉斯語ۇلۇۇ قىرعىز دۅۅلۅتۉ羅馬化Uluu K̂ırĝız Döölötü 大柯尔克孜达乌莱),又譯纥扢斯,《辽史》称“辖戛斯国王府”[2],蒙古人称之为“乞儿吉思”,俄称“葉尼塞吉爾吉斯汗國”,是今被称为“吉爾吉斯人”的民族在9世紀建立的汗國,前身為堅昆,是乌裕尔柯尔克孜哈卡斯人和天山山脉柯尔克孜族的祖先。在13世紀被蒙古帝國征服,一說在925年終結[3]。在6世紀時他們已生活在南西伯利亞,在840年他們摧毀了漠北回鶻汗國南下建國,被視為蒙古高原的新共主。但因追擊回鶻殘眾反遭回鶻殘眾發起反攻,所以就迫離開蒙古高原,北歸葉尼塞河故土。直至13世紀被蒙古滅亡。

拼写

[编辑]

“黠戛斯”一词的叶尼塞文拼写(𐰴𐰃𐰼𐰏𐰃𐰕)非常奇特,使用了两个阴性辅音r̈和g̈,可能源自后人的误植。由于突厥文碑铭中记载了名称“𐰶𐰃𐰺𐰴𐰕𐰴𐰃𐰺𐰴𐰕”(k̂(ᶭ)yr̂ĝzK̂(ᶭ)îrĝîz,该突厥碑不来自黠戛斯所在的叶尼塞地区),今天其后人语言中该词的读音亦为K̂ırĝız(天山山脉柯尔克孜族)或K̂ırĝıs(乌裕尔河柯尔克孜),均使用阳性(後)元音及阳性(小舌)辅音,故该疑似黠戛斯文也应理解作K̂îrĝîz(K̂ırĝız)而非K̂irg̈iz(K̂irgiz)或K̂îrg̈iz(K̂ırgiz)。黠戛斯文(突厥文)是向全音素文字发展中的辅音音素文字,其“元音”英语mater lectionis常常无法表达阴阳,故即便忠实原文也无法判断第一个“𐰃”的音位。

歷史

[编辑]

葉尼塞吉爾吉斯人又被中国史书称为“結骨”、“堅昆”,最早的記錄是在唐朝時期寫的。在此期間,吉爾吉斯人沒有保存可靠的書面記錄。其前身堅昆,原附屬於匈奴[4]

公元前50年,匈奴首領郅支單于擊敗了中國北方的丁零人。他還征服了位於鄂爾多斯以西7,000里(4,000公里)的堅昆。從560年代到700年代,他們是突厥汗國的屬民[5],他們的首領巴爾斯別克毗伽可汗的的姐夫,默啜可汗在710年擊敗巴爾斯別克後他的兒子統治了黠戛斯人[6]。突厥人垮台之後,他們屈服於回紇[7],回紇的葛勒可汗殺死了他們的可汗,並任命了一個新的首領毗伽頓頡斤。按《蒙古秘史》和波斯文《史集》记载,他们的可汗称为亦纳勒(īnāl)[1][2]

汗國的首都初置在斡耳朵八里,970年後遷回南西伯利亞城市凱米克特,位於哈卡斯共和國,

对外關係

[编辑]

唐太宗在位期間第一次有中原人出使黠戛斯[8],在632年他接待了黠戛斯的使者失缽屈阿棧,後來被任命為燕然都护府坚昆都督府指揮官

傳說黠戛斯人是漢朝李廣的孫子李陵的後裔。前99年,李陵被匈奴俘虜,因此叛逃匈奴,受封為右校王,五鳳二年(前56年),繼任右校王的李陵之子擁立烏籍單于,後被呼韓邪單于打敗[9][10],其後裔混入黠戛斯之中,所以李唐皇室曾認為黠戛斯統治者阿熱氏與他們同宗,即同為漢族李氏之後[11]。當阿熱氏入侵回紇汗國並殺死他們的㕎馺特勒時,這種關係緩解了緊張,黠戛斯大使註吾合素將這一消息帶到了長安。

841年,葉尼塞吉爾吉斯的一位使者來到唐武宗皇帝那裡。皇帝非常熱情地接待了他,將他置於渤海國大使之上。皇帝還命令鴻臚寺的大臣和官員採訪大使。860-874年,葉尼塞吉爾吉斯三次向唐派使。在那之後,歷史學家沒有記錄,隨後,汗國分裂成幾個公國。

他們雖然成立了汗國,但並未佔領蒙古高原,因此他們沒有受到遼朝的入侵。按《辽史》说法,他们曾向契丹人进贡,被列为属国,保持友好往来[2]。他們也與後來的西遼有衝突,他們在1208年投降了朮赤,蒙古人在那裡成立了益蘭州和謙謙州。

參考文獻

[编辑]
  1. ^ 1.0 1.1 刘正寅. 《史集·部族志·乞儿吉思部》研究.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 2013年, (第1期). 
  2. ^ 2.0 2.1 2.2 王洁. 从《史集》管窥乞儿吉思历史. 《纪念成吉思汗诞辰850周年学术研讨会》 (内蒙古大学). 2012年: 181–189页. 
  3. ^ History of Central Asia.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8 November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6). 
  4. ^ 《新唐書》卷217〈回鶻列傳下〉:「黠戛斯,古堅昆國也。地當伊吾之西,焉耆北,白山之旁。或曰居勿,曰結骨。其種雜丁零,乃匈奴西鄙也。」
  5. ^ Drompp, Michael. The Yenisei Kyrgyz from Early Times to the Mongol Conquest. [2019-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1) (英语). 
  6. ^ Butanaev, V. I︠A︡.; Бутанаев, В. Я. Istorii︠a︡ eniseĭskikh kyrgyzov. Khudi︠a︡kov, I︠U︡. S. (I︠U︡liĭ Sergeevich), Худяков, Ю. С. (Юлий Сергеевич), Khakasskiĭ gosudarstvennyĭ universitet imeni N.F. Katanova. Institut istorii i prava., Хакасск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университет имени Н.Ф. Катанова. Институт истории и права. Abakan: Izd-vo Khakasskogo gosudarstvennogo universiteta im. N.F. Katanova. 2000: 69. ISBN 5-7810-0119-0. OCLC 47206450. 
  7. ^ Barfield, Thomas J. (Thomas Jefferson), 1950-. The perilous frontier : nomadic empires and China. Cambridge, Mass.: B. Blackwell. 1989: 152. ISBN 1-55786-043-2. OCLC 18629749. 
  8. ^ Theobald, Ulrich. Xiajiasi 黠戛斯 or Jilijisi 吉利吉思, Qirqiz (www.chinaknowledge.de). www.chinaknowledge.de. [2019-12-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1) (英语). 
  9. ^ The role of women in the Altaic world : Permanent International Altaistic Conference, 44th meeting, Walberberg, 26-31 August 2001. Veit, Veronika, 1944-. Wiesbaden: Harrassowitz. 2007: 61. ISBN 978-3-447-05537-6. OCLC 182731462. 
  10. ^ Drompp, Michael R. Breaking the Orkhon Tradition: Kirghiz Adherence to the Yenisei Region after A. D. 840.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1999, 119 (3): 394–395 [2019-12-29]. doi:10.2307/60593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2). 
  11. ^ 《新唐書》卷217〈回鶻列傳下〉:「黠戛斯……其種雜丁零,乃匈奴西鄙也。匈奴封漢降將李陵為右賢王,衛律為丁零王。……人皆長大,赤髮、皙面、綠瞳,以黑髮為不祥。黑瞳者,必曰陵苗裔也。……其文字言語,與回鶻正同。……高宗世,再來朝。景龍中,獻方物,中宗引使者勞之曰:『爾國與我同宗,非它蕃比。』屬以酒,使者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