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信治癌中心医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和信治癌中心医院
Koo Foundation Sun Yat-Sen Cancer Center
Logo-和信医院.png
{{{image}}}
全衔
医疗财团法人辜公亮基金会和信治癌中心医院
简称
和信医院、KF-SYSCC
开设日期
1990年3月
关闭日期
院区
地址
台湾 台北市北投区立德路125号
邮递区号
电话号码
886-2-28970011
医疗划分
区域医院
机构代码
病床数量
专长医疗
癌症医疗
代表人
辜成允(董事长)
黄达夫(院长)
管理单位
辜公亮基金会
1075名
http://www.kfsyscc.org/

医疗财团法人辜公亮基金会和信治癌中心医院[1],简称和信医院,旧称辜公亮基金会孙逸仙治癌中心医院,由台湾和信集团在1988年筹备成立,隶属于集团内的医疗财团法人辜公亮基金会。于1990年3月开院时,租用台北市立仁爱医院两层楼的空间进行医疗服务,床数为52床;1997年8月迁至台北市北投区立德路之现址。

和信治癌中心医院

概要[编辑]

和信医院是台湾少数的美国式医院,该院特别重视医院整体空间设计与医病关系。同时也是台湾少数的癌症专门医院。该院以限额门诊量,以及多科整合之诊治团队来提升癌症医疗品质,也是台湾少数不施行医师分红制度的医院。创院院长宋瑞楼及现任院长黄达夫教授带领下,每年皆有阳明医学系及其他大学院校之学生前来实习(internship)与见习(clerkship)。

和信医院总床数约为350床,为特殊功能之区域级教学医院,包括一般内科病床、外科加护病房安宁病房与肿瘤内科等等。以治疗癌症病人为主。急症处理室是负责处理院内病人之紧急状况及并发症,并不对外开放,亦不接受急性转诊病人。

历任院长[编辑]

任次 姓名 任期 前职 后职 备注
1 宋瑞楼 1990年-1998 中研院院士 和信治癌中心医院
荣誉院长
创院院长
2 黄达夫 1998年-迄今 和信治癌中心医院
董事兼执行长
现任院长
(一般内科)

争议[编辑]

急症处理室只收治和信病患[编辑]

和信医院为台湾少数的癌症专门医院该院以限额门诊量及多科整合之诊治团队来提升癌症医疗品质,然而亦有不少医界人士抱持不同看法。[来源请求]依据现行医疗法规[来源请求],国内并无癌症专科医院分类,和信医院实为“区域医院”等级[来源请求],依法须设立急诊室并具备“中度急救责任医院”资格,然而和信医院之“急症处理室”仅负责处理院内病人之紧急状况及并发症,并不对外开放,亦不接受急性转诊病人,此一做法长期受各界诟病。台北市卫生局医护管理处处长刘越萍于2015年6月29日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和信过去是“技术性回避”,虽有急诊,却只收治自身的癌症病人。

温世仁事件[编辑]

2003年年底,温世仁先生因身体不适在和信紧急动出血性脑中风手术,洪浩云医师质疑和信收容中风病人,对此和信医院副院长谢炎尧医师表示,温世仁是他先前在台大医院30年的老病人,因而随他转到和信就诊[2]

邱小妹医疗人球事件[编辑]

2005年邱小妹人球事件发生时,当时紧急应变医疗中心曾询问过和信医院,和信医院表示无法收治,病患其后才转到台中。[来源请求]然而,民众发现当时为温世仁先生开刀的神经外科主任陈一信医师还在和信医院执业。

依据紧急医疗救护法[3]第三十六条,“医院...遇有紧急伤病患时应即检视,并依其医疗能力予以救治或采取必要措施...,其无法提供适切治疗时,应先做适当处置,并协助安排转诊至适当之医疗机构或报请救灾救护指挥中心协助。”,同法第三十七、三十八条规定“直辖市、县(市)卫生主管机关应依辖区内医院之紧急医疗设备及专长,指定急救责任医院。非急救责任医院,不得使用急救责任医院名称。”“中央卫生主管机关应办理医院紧急医疗处理能力分级评定;前项分级标准,由中央卫生主管机关依紧急医疗之种类定之”。同法第四十二、四十三条对于“急救责任医院”定有处罚规定。然而,台北市政府未将和信评定为“急救责任医院”,依法“不得使用急救责任医院名称”,紧急医疗救护法对于“既非急救责任医院也没有收容紧急伤病患的医院”,例如和信的案例,并无明确规范,因此卫生单位无法依据“紧急医疗救护法”对和信开罚。

和信医师杀害中国二奶事件[编辑]

前和信医院血液肿瘤科主治医师黄麟杰自住院医师起即接受和信医院完整之训练。根据2011年1月27日台湾苹果日报报导,黄医师疑似遭中国二奶骗钱,于中国辽宁省饭店房内与秦女谈判爆发争执,黄医师涉嫌下药迷昏对方再用枕头闷死,随后返台继续于和信医院行医看诊年余。根据报导针对医师杀人后仍继续看诊一年多,一名和信医院病患昨得知后直呼:“太恐怖了!我明天就想出院。”她说,和信是专门治疗癌症的医院,医师都很专业,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很令人惊讶。[4]

谢炎尧副院长言论争议[编辑]

2012年9月12日,谢炎尧医师于自由时报《急诊医师被判刑的教训》一文指称“急诊医师因为训练不足而牺牲人命”。台湾急诊医学会表示,该说法“不但缺乏根据,且与事实不符。急诊医学会可能咨询法律顾问,了解谢教授之言论是否已公开诋毁急诊医师之名誉”。此外,台湾急诊医学会在后续声明强调急诊专科训练年限目前为四年,其中纳入PGY训练半年。谢教授文中所说训练年限三年,是民国九十七年以前的训练课程,文中引述资料明显错误,令人遗憾”。针对该医师于报章发表个人意见时,未尽查证之责,急诊医学会发表声明表示:“急诊医学会要对谢教授提供社会大众错误讯息,提出最严正的抗议与最深切的遗憾!谢教授应针对其不当言论提出更正”。

2013年10月27日,谢炎尧医师于自由时报《台湾第一个加护病房》一文中表示“请年轻的医师们,不要相信“过劳死”邪说”,引起社会广泛批评。

未收治八仙乐园烫伤病患争议[编辑]

2015年6月27日,八仙乐园尘爆,位置接近八里地区的和信医院未收治八仙乐园烫伤病患,引起社会广泛讨论,也引起专业人士广泛批评。和信医院有两位整形外科医师,却不收治烧烫伤病患,而当晚无整形外科的新北市医院反而收治烧烫伤病患。

2015年6月29日,台北市卫生局医护管理处处长刘越萍表示和信过去是“技术性回避”,虽有急诊,却只收治自身的癌症病人,广泛被人认为根本是见死不救[来源请求]

2015年7月1日,和信医院在饱受批评后,院长黄达夫医师于苹果日报投书《和信医院没有见死不救》[5],表示该院“已做准备等待征召”。然而后续报章投书质疑,和信医院属区域医院,领取区域医院较优渥之补助,本该设立急诊室并具备“中度急救责任医院”资格,和信医院不应长期拒一般非本院病患于千里之外,否则应降级为可不设置急诊之地区医院层级[6]。针对此争议,曾于和信医院支援服务之荣总外科医师表示,和信医院可以处理基本烧烫伤,和信医院“是不为也,非不能也”。作家杨索于2015年7月1日于苹果日报撰写‘医圣,条文是死的,人是活的’,表示“黄达夫缺乏反省的高姿态说明了和信消极性作为的主因,在盛名光环下,黄达夫的回应透露出自外于社会灾难的冷漠与疏离感,这种参差对照尤为强烈。尘暴事件的考验令医圣落漆,不如一个见义勇为的小市民”。

和信医院对于本事件的说法是:“从事件发生后到星期日一整天,我们都没有接到灾害应变中心或者卫生局任何调度电话,没有任何一通救护车司机来电或者任何一台救护车来到医院,也没有任何一位民众抱伤自行就医,甚至连我们自己的病人都没有来电为相识的伤患寻求协助。只有一通自称八仙乐园工作人员来电询问我们这里有没有伤者名单。”[7]一名和信医院主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出示手机简讯通联记录,证明事发当晚分别于21:45、22:15两度通知院内急诊准备收治八仙尘爆伤患,只是无人送来,并无外传见死不救之情事。[8]

和信医院文教暨公共事务部主任(同时曾为和信医院病人)郑春鸿个人在此事件中则对和信医院表示坚定的支持。 “只要在自己的专业上好好的对待病人,那么在道德上、在医德上就不会有所亏欠。在本业上没有尽到责任,抓鱼摸虾误了庄稼,才是病人与医院最大的灾难。”“和信医院有辜家财团背景?这完全是不明事理的误会。相反地,和信企业团对和信医院前后捐出27亿后,从来都没有干涉和信医院成为一家“真正的”非营利公益机构,这是值得肯定的;反观其他财团捐赠赞助成立的医院,他们所组成的董事会在“投资”的医院经营上,是如何进行影响、干预、要求,这是医界心知肚明的。”。[9]

商业周刊》“经济学了没”专栏作家杨少强从经济的角度分析:“和信医院是专门治疗癌症的,它的医疗资源用在癌症病人身上,比用在其他病患身上,能带来更大效果。这些医疗资源当然也可用来照顾烧伤患者,但同一时间这些医疗资源,就不能用来照顾癌症病人,而癌症病患却是它最擅长治疗的。要和信用专门治疗癌症的医疗资源,去照顾烧伤患者,对和信来说成本太高了”[10]

台大医院急诊部医师、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目前担任台北市市长的柯文哲表示,“事实上和信医院没有急诊设计,是专门做癌症照护的,没有处理烧烫伤病人,既然没有设备和人员,送去那里不是自找麻烦?”[11]

出版[编辑]

  • 和信医院双周刊。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