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秀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段秀实(719年-783年),原名段颜,字成公中国陇州汧阳(今陕西千阳)人[1]唐代军事人物。学者胡三省总结其一生曰:“自高仙芝丧师于大食,段秀实始见于史,其后责李嗣业不赴难,滏水之溃,保河清以济归师,在邠州诛郭晞暴横之卒,与马璘议论不阿,及治丧,曲防周虑,以安军府,最后笏击朱泚,以身徇国,其事业风节,卓然表出于唐诸将中[2]。”

祖父段达曾担任左卫中郎,父亲段行琛曾担任洮州司马,后来因为段秀实而获赠扬州大都督。段秀实六岁时母亲生病,他七天不饮食,直到母亲病好才饮食,当时被称为“孝童”。长大之后,个性沉厚而有判断力,想要对这个世界有所贡献。唐玄宗时被推举为明经,但段秀实说:“搜章擿句,不足以立功。”于是放弃了功名。

从军与怛罗斯战役[编辑]

天宝四年(745年),安西节度使马灵察[3]将段秀实登录为别将,并跟随征伐护蜜国有所战功,被封为安西府别将。

天宝七年(748年),高仙芝取代马灵察成为安西节度使,段秀实则转跟随高仙芝

天宝十年(751年),高仙芝举兵包围怛逻斯,后来黑衣大食(即阿拔斯王朝)的援军前来救援,高仙芝的军队战败,军官们的心情都低落。夜里段秀实听到副将[4]李嗣业的声音,段秀实因而大声斥责他说:“惮敌而奔,非勇也;免己陷众,非仁也;军败而求免,非丈夫也。”李嗣业听到之后感觉到很惭愧,便与段秀实一起收拾整理战败的部队,重新整军。军队回安西后,李嗣业高仙芝表示,希望任命段秀实为判官,高仙芝则任命他为陇州大堆府果毅

天宝十二年(753年),封常清取代高仙芝安西节度使,段秀实跟着封常清攻打大勃律,进军贺萨劳城,一战而胜。封常清想要追赶逃跑的敌人,段秀实劝他说:“会打赢敌人,是敌人引诱我军,请吩咐部队去搜索山林。”果然发现敌人埋伏的军队,段秀实因战功改任命为绥德府折冲都尉

安史之乱与节度判官[编辑]

马嵬驿之变后,至德元年(756年)七月,唐肃宗灵武即位,征召安西节度使梁宰前往协助平定安史之乱,但是梁宰却企图观望局势,而不出兵协助。李嗣业赞成梁宰的做法,但是段秀实却跟李嗣业说:“天子方急,臣下乃欲晏然,信浮妄之说,岂明公之意耶?公常自称大丈夫,今诚儿女耳。”。李嗣业于是去劝说梁宰出兵。于是梁宰就出兵五千人,由李嗣业统率前往协助唐肃宗,段秀实则担任副手[5],累积了许多战功。后来,李嗣业担任节度使,段秀实的父亲段行琛过世,段秀实停职回家服丧,李嗣业觉得少了段秀实仿佛少了左右手,便上表希望段秀实担任义王友一职,并充当节度判官[6]

至德二年(757年),安庆绪洛阳败逃退据(今河南安阳),李嗣业与其他军队包围他,安西的辎重都放在后方的河内。于是李嗣业就上奏请求任命段秀实为怀州长史,管理军州,并加节度留守后方,负责提供后援粮草。当时军队士兵老化财政窘迫,段秀实努力向地方募集士兵与马匹协助军队。乾元二年(759年),唐军与安庆绪愁思冈发生战斗,李嗣业遭流箭射中而死于军中,军队推举安西兵马使荔非元礼取代李嗣业的职位。段秀实听到这个消息,就派遣手下的先锋将白孝德带士兵护送李嗣业的棺木回到河内,段秀实并与全体将吏一起哭着在边境迎接,花了自己的财产去办好丧事。荔非元礼对于段秀实的义气感到赞赏,上奏任命他为光禄少卿,并维持之前的节度判官一职。

上元二年(761年),邙山之战史思明大败唐将李光弼宝应元年(762年),荔非元礼兵马移防到翼城,当时王元振叛变,翼城士兵跟着响应,杀了荔非元礼,许多将佐也都被杀害,只有段秀实因为德行让士兵信服,所以没有被杀害[7]。军队推荐白孝德节度使,军心才安定下来。白孝德又推荐段秀实担任光禄卿,同时也为白孝德的判官。段秀实连续担任多届安西节度使[8]的判官,名声越来越大。广德元年(763年),吐蕃占领首都长安唐代宗逃到陕西,段秀实劝白孝德带军去协助唐代宗白孝德改任邠宁节度使,并奏请任命段秀实为太常卿、署支度营田二副使。白孝德带军队西进,所过之处都被军队掠夺。又因为邠宁的粮食不够,就请求调军到奉天(今乾县)。当时公权力低落,县吏大多都不知道逃去哪边,军纪涣散,常常有抢劫窃盗的事情发生,白孝德无法控制军队的纪律。段秀实私下说:“使我为军候,当不如此。[9]司马王稷听到了,就任命段秀实为都虞候,并管理奉天行营事。段秀实号令严一,军队的纪律就稳定下来,唐代宗听到了大为赞赏。后来军队回到邠宁,继续担任都虞候白孝德并推荐他为泾州刺史

泾州刺史[编辑]

当时郭子仪是以副元帅的职位驻军在郭子仪的儿子郭晞则是担任检校尚书领行营节度使,屯兵邠州,放纵士兵,军纪低落,邠州一些人就见机行贿,让自己挂名入伍,因而更加胡作非为,地方官也没有办法管。白天在市场又抢又偷,如果有所抵抗,就打伤人,破坏人家的锅鼎瓦盆甚至店铺,至甚至撞杀孕妇。邠宁节度使白孝德因为郭子仪位高权重,不敢弹劾,段秀实从泾州写信给白孝德,希望要跟他讨论事情,见面了则跟他说:“天子以生人付公治,公见人被暴害,恬然,且大乱,若何?”白孝德回答说:“愿奉教。”段秀实则说:“秀实不忍人无寇暴死,乱天子边事。公诚以为都虞候,能为公已乱。”白孝德听了就让他担任军职。后来郭晞的士兵17人到市场取酒,杀死了酒翁,并将酿酒器具破坏,段秀实就下令叫人逮捕他们,砍下他们的头放在竹竿上,挂于市场的门外。 [10]

士兵们知道了,大喊大叫,穿上盔甲准备发动兵变。白孝德很害怕,与段秀实商量该怎么办。段秀实说:“让我去跟他们说吧。”于是解下佩刀,用个跛脚的随从牵马,来到郭晞的军营前。作乱的士兵出营门接他,段秀实笑着说:“杀我一个老兵,何必这么大的阵仗!我带着我的头来了。”作乱者佩服他的胆识而目瞪口呆。于是段秀实慰谕他们说:“尚书固负若属邪,副元帅固负若属邪?奈何欲以乱败郭氏!”晞出,秀实曰:“副元帅功塞天地,当务始终。今尚书恣卒为暴,使乱天子边,欲谁归罪?罪且及副元帅。今邠恶子弟以货窜名军籍中,杀害人,藉藉如是,几日不大乱?乱由尚书出。人皆曰尚书以副元帅故不戢士,然则郭氏功名,其与存者有几!”晞再拜曰:“公幸教晞,愿奉军以从。”即叱左右皆解甲,令曰:“敢讙者死!”秀实曰:“吾未晡食,请设具。”已食,曰:“吾疾作,愿宿门下。”遂卧军中。晞大骇,戒候卒击柝纫之。旦,与俱至孝德所,谢不能。邠由是安。

段太尉在泾州担任营田副使。泾州大将焦令谌掠夺他人土地,自己强占了几十顷,租给农民,说:“到谷子成熟时,一半归我。”这年大旱,田野寸草不生,农民将灾情报告焦令谌。焦令谌说:“我只知道收入的数量,不知道旱不旱。”催逼更急,农民自己将要饿死,没有谷子偿还,只得去求告段太尉。段太尉写了份判决书,口气十分温和,派人求见并通知焦令谌。焦令谌大怒,叫来农民,说:“我怕姓段的吗?你怎敢去说我的坏话!”他把判决书铺在农民背上,用粗棍子重打二十下,打得奄奄一息,扛到太尉府上。太尉大哭道:“是我害苦了你!”马上自己动手取水洗去农民身上的血迹,撕下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伤口,亲自为他敷上良药,早晚自己先喂农民,然后自己再吃饭。并把自己骑的马卖掉,换来谷子代农民偿还,还叫农民不要让焦令谌知道。驻扎在邠州的淮西军主帅尹少荣是个刚直的人,他来求见焦令谌,大骂道:“你还是人吗?泾州赤地千里,百姓将要饿死;而你却一定要得到谷子,又用粗棍子重打无罪的人。段公是位有仁义讲信用的长者,你却不知敬重。现在段公只有一匹马,贱卖以后换成谷子交给你,你居然收下不知羞耻。大凡一个人不顾天灾、冒犯长者、重打无罪的人,又收下仁者的谷子,使主人出门没有马,你将怎样上对天、下对地,难道不为作为奴仆的而感到羞愧吗!”焦令谌虽然强横,但听了这番话后,却大为惭愧乃至流汗,不能进食,不消一晚,就自恨而死。[11]

代宗大历元年,朝廷以四镇北庭行营节度使马璘兼邠宁节度使成为段秀实的新上司,马璘以段秀实为三使都虞侯。一日,军中有一能拉开二十四张弓[12]的大力士犯了盗窃罪,璘欲免之,秀实曰:“将有私爱,则法令不一,虽韩、白复生,亦不能为理。”璘善其议,竟使杀之。璘决事有不合理者,必固争之,得璘引过乃已。璘城泾州,秀实掌留后,归还,加御史中丞。璘既奉诏徙镇泾州,其士红尝自四镇、北庭赴难中原,侨居骤移,颇积劳怨。刀斧将王童之因人心动摇,导以为乱。或告其事,且曰:“候严,警鼓为约矣。”秀实乃召鼓人,阳怒失节,且戒之曰:“每更筹尽,必来报。”每白之,辄延数刻,四更毕而曙。既差互,童之乱不能作。明日,告者复曰:“今夜将焚草场,期救火者同作乱。”秀实使严加警备。夜半火发,乃使令于军中曰:“救火者斩。”童之居外营,请入救火,不许。明日斩之,捕杀其党凡十余人以徇,曰:“敢后徙者族!”于是迁泾州。既至其理所,人撰敻绝,兵无廪食。朝廷忧之,遂诏璘遥管郑、颍二州,以赡泾原军,俾秀实为留后,二州甚理。璘思其绩用,又奏行军司马,兼都知兵马使。

八年,吐蕃来寇,战于盐仓,我军不利。璘为寇戎所隔,逮暮未还,败将溃兵争道而入。时都将焦令谌与诸将四五辈狼狈而至,秀实召让之曰:“兵法:失将,麾下当斩。公等忘其死而欲安其家耶!”令谌等恐惧,下拜数十。秀实乃悉驱城中士卒未出战者,使骁将统之,东依古原,列奇兵示贼将战,且以收合败亡。蕃红望之,不敢逼。及夜,璘方获归。

十一年,马璘得了重病,自知不起,于是请秀实摄节度副使兼左厢兵马使。秀实乃以十将张羽飞为招召将,分兵按甲,以备非常。璘卒,而军中行哭赴丧事于内,李汉惠接宾客于外,非其亲不得居丧侧,族谈离立者捕而囚之。都虞候史廷干、裨将崔珍张景华谋作乱,秀实乃送廷干于京师,徙珍及景华外镇,军中遂定,不戮一人。寻拜秀实泾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四镇北庭行军泾原郑颍节度使。三四年间,吐蕃不敢犯塞,清约率易,远近称之。非公会,不听乐饮酒,私室无妓媵,无赢财,退公之后,端居静虑而已。德宗嗣位,就加检校礼部尚书、张掖郡王。

入朝及殉国[编辑]

德宗建中元年,先前因党附元载而贬官的杨炎已被德宗任命为宰相了,他想继承元载遗志修筑原州城,开陵阳渠,因为属于段秀实的辖区,德宗于是询问段秀实的意见。段秀实以为正值春天农忙之时。不可兴土功,请待农闲时候。杨炎听不下反对意见,就请德宗招段秀实入朝为司农卿,遗缺泾原节度使以邠宁节度李怀光兼之[13],不久后,泾原将士不喜李怀光,推刘文喜为首而叛变,原州城亦无法开工。文喜之乱弭平后,泾原节度管内稳定了几年。姚令言继任节度使。

建中四年,发生泾原兵变,先前出使吐蕃,有大功于国的源休为卢杞所忌,不能得到满意的官位,一直心怀怏怏,故借此机会劝朱泚僭逆称帝。朱泚于是遣其将韩旻领马步三千攻打奉天想捉住德宗。又以为秀实是前任泾原节度,颇得士卒爱戴,杨炎罢了秀实的兵权,秀实一定也怀恨在心,于是召秀实谋议。秀实假装愿意跟随朱泚造反,私底下约定旧部刘海宾、何明礼、岐灵岳同谋杀泚,迎德宗回京。

韩旻的军队出了长安后,秀实知道奉天的兵力不足,德宗的处境非常危险,故派人告知岐灵岳,要他偷窃姚令言的兵符召韩旻回京,岐灵岳尚未得手,秀实怕来不及了,于是写下一纸公文,大意是说将派大军攻打奉天,要韩旻的三千人先回长安,再与大军一起出发。然后将自己的司农卿官印倒过来,盖在伪造的公文末尾,派一个长跑健将在骆驿追上了韩旻,韩旻不辨公文真假,奉命回军。段秀实对三位同志说:“朱泚看到韩旻回长安,会议上追究起来,我们四个就完了!到时我将亲手杀他,不成功便成仁,绝不向此贼北面称臣。”于是约定,自己如果不成,刘海宾将猝起继之,何明礼为外应。

第二天,朱泚召秀实议事,源休、姚令言李忠臣、李子平皆在座。秀实穿着戎服与会,朱泚说到僭位称帝之事,秀实听了义愤填膺,勃然而起,抓住源休手腕,夺其象笏,然后走向朱泚,唾其面,大骂曰:“狂贼,吾恨不斩汝万段,岂从汝反耶!”随即举起象笏向朱泚当头击下,朱泚举臂自捍,因此只击中其额头,流血匍匐而走。变故突起,众人呆若木鸡,刘海宾却胆怯起来,不敢出手相助秀实,反而逃离现场。须臾,李忠臣回过神来,上前挡住段秀实的追击,秀实知道功败垂成了,大义凛然地说:“我誓死忠于国家,你们杀了我吧!”朱泚的卫士于是围住秀实,刀剑齐下。此时朱泚一手蒙住伤口,一手乱挥意图阻止卫士们,口中说:“义士也,勿杀。”秀实却已忠勇殉国了[14],刘海宾、何明礼、岐灵岳相次被杀。德宗在奉天知道此事,叹惜自己没有重用秀实,使人尽其才,垂涕久之。(亦即文天祥《正气歌》第二段中的“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之句。)

家庭[编辑]

[编辑]

段伯伦 累官至太子詹事。文宗大和二年正月奏:“亡父赠太尉秀实,准前后制敕令所司置庙立碑,今营造已毕,取今月二十五日行升祔礼。”诏曰:“秀实忠卫宗社,功配庙食,义风所激,千载凛然。间代勋力,须异等夷,宜赐绫绢五百疋,以度支物充。仍令所司供少牢,赠给卤簿人夫,兼太常博士一人检校。”寻加伯伦检校左散骑常侍,兼殿中监。大和四年十一月,迁右金吾卫大将军、兼御史大夫,充街使。八年七月,检校工部尚书,充福建等州都团练观察使,入为太仆卿,卒。宰臣李石奏曰;“伯伦,秀实之子。自古殁身以卫社稷者,无如秀实之贤。”文宗悯然曰:“伯伦宜加赙赠。”仍辍朝一日,以礼忠臣之嗣。

[编辑]

  • 段嶷
  • 段文楚
  • 段珂

逸事[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作家柳宗元后来将所听闻的段秀实逸事写成〈段太尉逸事状〉一文。

内容主要有三段故事:第一段为段秀实担任泾州刺史时,对于郭晞军队军纪的控制。

第二段则是担任泾州营田官时,对于将领焦令谌与农民冲突的调解。

第三段则是述说段秀实拒绝朱泚的贿赂。

这三段故事并没有在《旧唐书》之中记载,但是在《新唐书》之中却有完整的收录。

注释[编辑]

  1. ^ 家族原本是姑臧人,后来因为段秀实的曾祖父段师濬担任陇州刺史之后就迁居于这里。
  2. ^ 资治通鉴225卷唐代宗大历十一年第十二条之注
  3. ^ 马灵察”出自于《旧唐书》,《新唐书》则作“马灵劫
  4. ^ “副将”出自于《新唐书》,《旧唐书》作“都将”
  5. ^ 旧唐书》是说段秀实担任后援,副手是《新唐书》的说法
  6. ^ 旧唐书》的原文为“表请起复,为义王友,充节度判官。”《新唐书》的原文为“表起为义王友,充节度判官。”根据《唐代宗教文化与制度》一书所考证,段秀实一直在安西节度使府任职,义王友不可能为实任京官,且与节度判官相连,当亦为试官,盖史书省略了“试”字。
  7. ^ 此为《新唐书》的说法,《旧唐书》则是说段秀实“独以智全”
  8. ^ 分别为高仙芝李嗣业荔非元礼白孝德
  9. ^ 此为《旧唐书》说法,《新唐书》说的是“使我为军候,岂至是邪?”
  10. ^ 本段出自于柳宗元所写的〈段太尉逸事状〉,《新唐书》有完整收录,但是《旧唐书》却只字未提。请参考逸事一段。
  11. ^ 本段出自于柳宗元所写的〈段太尉逸事状〉,《新唐书》有完整收录,但是《旧唐书》却只字未提。请参考逸事一段。
  12. ^ 《段公别传》说是二百四十斤重的弓
  13. ^ 资治通鉴226卷唐德宗建中元年第四条
  14. ^ 资治通鉴228卷唐德宗建中四年十月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