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學方法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民族學方法論,也叫「常人方法論」「民俗學方法論」、「本土方法論」,是對一定社區社會成員在社會互動中所遵循之規則的社會學研究。美國社會學家哈羅德·加芬克爾(Harold Garfinkel)是其鼻祖。加芬克爾的理論在 喬治·赫伯特·米德(George Herbert Mead)角色理論、胡塞爾(Edmund Husserl)現象學、阿爾弗雷德·舒茨(Alfred Schutz)為代表的現象學社會學、英國日常語言哲學基礎上發展而來,假定社會具體而非抽象,社會僅在其成員覺察到它存在時才存在,重視對社會成員在建構、解釋他們所處社會時所使用之方法進行考察。這種方法論中,社會成員組織社會活動、並使活動具有共同的意義的規則和程序來被稱作民族方法或本土方法,該方法被視作社會的基石。它看重人們行為的微觀面,反對實證主義學派。

該方法論的主要概念有:考慮——指社會成員解釋社會的過程;指示性——指一切行為對應於社會情境;省略原則——人類對交往中不清晰原則的忽視;文件方式——探尋隱意以相互理解;自然語言——語言的連續性。

民族學方法論注意經驗研究,發展了馬克斯·韋伯的理解的社會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