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惠棟
惠棟

清代學者象傳》之惠棟像


籍貫 江蘇吳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天牧,一字仲孺,晚號半農
出生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
江蘇吳縣
逝世 乾隆二十三年(1758)
江蘇吳縣
親屬 (祖父)惠周惕
(父)惠士奇
出身
  • 生員

惠棟(1697年11月18日-1758年6月27日),定宇松崖,時人稱小紅豆先生江蘇蘇州府吳縣(今江蘇蘇州市)人,清朝經學家,吳派經學的代表人物。

生平[編輯]

惠棟的祖父惠周惕與父親惠士奇皆治《易經》,三世傳治,傳為一代佳話。惠棟早年隨其父至廣東提督學政任所,父親死後歸鄉里,教課寫書,終生不仕,「於經史諸子稗官野乘及七經毖緯之學,無不肄業」[1]。乾隆十四年,惠棟着手總結父祖經說及己治《易》心得,始撰《周易述[2]。後入盧見曾幕府,協助刊刻《雅雨堂叢書》等著作。[3]乾隆十九年月,又與沈大成等參與補刻朱彝尊著《經義考》校勘工作。[4]沈大成回憶當時說:「萍蹤偶邂逅,握手申前歡。兄居屋東上,余止舍西偏。因得共晨夕,相與典墳。」王昶當時也常請教於惠棟。[5]

惠棟本人集「吳派」經學之大成,其室有楹聯:「五經尊服鄭,百行法程朱」。被譽為「漢學之絕者千有五百餘年,至是而粲然復章矣」[6]王昶也說:「吳江沈君彤,長洲余君仲霖、朱君楷、江君聲等先後羽翼之,流風所煽,海內人士無不重通經,無不知信古,而其端自先生(惠棟)發之。」[7]江藩《宋學淵源記》說:「本朝為漢學者,始於元和惠氏。」乾隆二十三年(1758)五月二十二日在蘇州家中病逝。

成就[編輯]

惠棟是乾嘉年間首位公開打出漢學旗幟,與「宋學」對壘[8],評《毛詩註疏》時說「宋儒之禍,甚於秦灰」,學沿顧炎武,主張治經學必須從古文字入手,重視古音訓詁,對漢儒易說搜輯鈎稽,不遺餘力,「凡古必真,凡漢必好」,正開一派學者求古而不問是非風氣,成為吳派經學的重要思想特徵,為考證而考證,致使其「餖飣煩瑣」,以致有「株守漢學」[9]、「嗜博泥古」[10]之譏。然詳考其學術理路,則可知其本漢學有其理由。其言漢宋之爭言曰:漢有經師,宋無經師,漢儒淺而有本,宋儒深而無本,有師與無師之異,淺者勿輕疑,深者勿輕信,此後學之責。(《九曜齋筆記》卷二),又有「漢人傳《易》,各有源流,余嘗撰《漢易學》七卷,其說略備。識得漢易源流,乃可用漢學解經。」(《九曜齋筆記》卷二),足見其尊漢在於認識到漢代學術源流不同,欲知其詳,必全盤了解,不可以一種傾向為主。著作有《古文尚書考》、《後漢書補註》、《九經古義》、《明堂大道錄》、《松文鈔》等。

注釋[編輯]

  1. ^ 王赦:《墓志銘》
  2. ^ 阮元說:「國朝之治《周易》者,未有過於徵士惠棟者也。而其校刊雅雨堂李鼎祚《周易集解》與自著《周易述》,其改字多有似是而非者。蓋經典相沿已久之本,無庸突為檀易,況師說之不同,他書之引用,未便據以久沿之本也。但當錄其說於考證而已。」(《研經室一集》卷十一《十三經註疏校勘記·序》)
  3. ^ 《揚州畫舫錄》卷一○《虹橋錄上·惠棟》記載:「惠棟……公重其品,延之為校《乾鑿度》、《高氏戰國策》、《鄭氏易》、《鄭司農集》、《尚書大傳》、《李氏易傳》、《匡謬正俗》、《封氏見聞記》、《唐摭言》、《文昌雜錄》、《北夢瑣言》、《感舊集》,輯《山左詩鈔》諸書。」
  4. ^ 盧見曾《經義考》題記:「《經義考》全書告成,余既為之序,又編總目二卷……已刻一百六十七卷,其《宣講》、《立學》、《家學》、《自序》三卷本缺,今補刻一百三十卷,卷帙浩繁,校對不易,從事諸君子各題名於每卷之後,而博征載籍,以正字畫之訛者,錢塘陳授衣章、儀征江賓谷昱也。刻既成而核校之者,元和惠定宇棟、華亭沈學子大成也。其商略考訂,兼綜其事則祁門馬嶰谷曰琯,半查曰璐雲。乾隆乙亥七月望後三日德州盧見曾載識。」
  5. ^ 《春融堂集》卷三○《與惠定宇書》:「日者在廣陵常侍履綦,得備聞緒論為幸。至所諭禰字當作祧字,竊按《公羊傳》隱元年秋七月注,生稱父,死稱考,入廟稱禰。疏禰示旁爾言雖可入廟,是神示,猶自最近於已故曰禰。又《詩》邶風『飲餞於禰』,《毛傳》雲禰地名,《釋文》雲禰乃禮反,《韓詩》作坭音,同。《玉篇》雲年禮反,父廟也。《廣韻》雲祖禰亦姓,出平原,魏有彌衡,亦作禰,奴禮切。又堯廟碑,祖禰所出,《隸釋》雲禰即禰字,歷考諸書無謂作祧。讀者惟《說文》無此字,僅見於徐鉉新附字中,故《陳澔集》注云:讀作祧字,然徐鉉新附字注云禰,古文亦不作祧也。先生博學多聞,古訓是式,必更有所據,惟幸垂示焉不宣。」
  6. ^ 《潛研堂文集》卷三十九《惠先生棟傳》
  7. ^ 《春融堂集》卷十五《惠定宇先生墓志銘》
  8. ^ 袁枚稱「足下(惠棟)與吳門諸士厭宋儒空虛,故為漢學以矯之。」(《小倉山房文集》卷八《答惠定宇書》)
  9. ^ 王引之說:「惠定宇先生考古雖勤,而識不高,心不細。見異於今者則從之,大都不論是非。……來書言之,足使株守漢學而不求是者,爽然自失。」(《王文簡公文集》卷四,《與焦理堂先生書》)
  10. ^ 《四庫提要》評惠棟,「其長在博,其短亦在於嗜博;其長在古,其短亦在於泥古」(《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二十九,經部,春秋類。)

參考書目[編輯]

  • 《惠氏宗譜》
  • 李開:《惠棟評傳》,1997年7月第1版,南京大學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