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蝎座X-1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天蝎座V818或天蝎座X-1
观测资料
历元 J2000.0
星座 天蝎座
星官
赤经 16h 19m 55.07s[1]
赤纬 -15° 38' 24.8"[1]
视星等(V) 12.2[1]
距离 9,000 光年
(2,800[2] pc)
光谱分类
其他命名
V818 Sco, H 1620-15, 2RE J161955-153824, 1XRS 16170-155, 2A 1616-155, INTEGRAL1 21, RE J1619-153, XSS J16204-1536, 3A 1617-155, INTREF 685, RE J161956-153814, X Sco X-1, 2EUVE J1619-15.6, KOHX 20, SBC7 569, EUVE J1619-15.6, 1M 1617-155, 2U 1617-15, AAVSO 1614-15, 1H 1617-155, 2MASS J16195506-1538250, 3U 1617-15, H 1617-155, 2RE J1619-153, 4U 1617-15.

天蝎座 X-1是位于天蝎座,距离大约9,000光年的一个X射线源。天蝎座X-1是在太阳系外发现的第一个X射线源,并且是在太阳之外,天空最强的X射线源[3]。这个X射线源的通量每天都在改变,并且与视星等在12-13等之间变化的光学变星天蝎座V818相关联[4]

发现和早期的研究[编辑]

天蝎座X-1是在1962年被在麻塞诸塞州剑桥美国科学家里卡尔多·贾科尼领导下的小组发现的,他在第150次探空火箭空蜂火箭安装了X射线检测器寻找来自月球的X射线。取代的是,天蝎座X-1成为在太阳系外发现的第一个X射线源。最初的角分辨率检测仪的精确度不足以确定天蝎座X-1的位置,这导致有人建议这个来源的位置可能是银河中心,但是最终确认它位于天蝎座内[4]。作为天蝎座内发线的第一个X-射线源,它被命名为天蝎座X-1。

1962年6月12日发射的150空蜂火箭,第一次侦测到天球上的另一个X-射线源 (天蝎座X-1),位置在1950分点座标的赤经16h15m赤纬=-15.2°[5][6]

。天蝎座X-1是一个LMXB,在可见光对应的天体是天蝎座V818。

尽管前述的参考资料指出火箭发射的日期是1962年6月12日,但其它的资料来源表明实际的发射日期是1962年6月19日[7][8]

历史的注脚: "这个仪器的设计是用来检测来自月球的X-射线,因此没有配置准直仪来限制使视场变得狭窄。这样一来,信号的来源是非常广泛的,要准确的确认信号的位置和大小就变得不太可能了。在1962年10月,当银河中心在地平线下时,进行了一个相似的实验,这个强辐射源也不存在。在1963年6月,第三次尝试验证1962年6月飞行的结果[6]。"银河中心赤经赤纬与天蝎座X-1的距离都小于20°,而在1962年6月的飞行中,两个X-射线源的分离弧度大约是20°时,是分辨不出来的[6]

在1967年 (发现脉冲星之前),约瑟夫·什克洛夫斯基的研究X-射线和光学观测,给了天蝎座X-1正确结论:辐射来自伴星与中子星共生的物质[9]

特性[编辑]

它的X-射线输出是2.3×1031 W,大约是太阳总亮度的60,000倍[2]。天蝎座X-1的星等强度变化达到1星等,周期约18.9小时,显示出规则的变化。然而在光学波长上的变化是不规则的,但是这些变化与X-射线的变化无关[4]。天蝎座X-1本身示一颗中子星,它强大的引力将伴星的物质吸引离开形成它的吸积盘,而最终它们将落在表面上,释放出巨大的能量。随着恒星的物质被加速进入天蝎座X-1的引力场中,就辐射出X-射线。测量天蝎座X-1的光度变化,是符合中子星堆积质量所能达到的爱丁顿极限[2]

这个系统被分类为低质量X射线双星,中子星的质量大约是1.4太阳质量,而供应物质的伴星只有0.42太阳质量[10]。这两颗恒星可能不是同时诞生的,最近的研究认为这对联星是在球状星团内因近距离遭遇而形成[11]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Staff. V* V1357 Cyg -- High Mass X-ray Binary. Centre de Données astronomiques de Strasbourg. March 3, 2003 [2009-12-21]. 
  2. ^ 2.0 2.1 2.2 Bradshaw, C.F.; Fomalont, E.B.; Geldzahler, B.J. High-Resolution Parallax measurements of Scorpius X-1.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1999, 512 (2): L121–L124. doi:10.1086/311889. 
  3. ^ Giacconi, R.; Gursky, H.; Paolini, F.R.; Rossi, B.B. Evidence for X-rays from sources outside the solar system. Phys. Rev. Lett. 1962, 9: 439–443. doi:10.1103/PhysRevLett.9.439. 
  4. ^ 4.0 4.1 4.2 Shklovskii, Iosif S. Stars: Their Birth, Life, and Death. W.H. Freeman. 1978. ISBN 9780716700241. 
  5. ^ Giacconi R. Nobel Lecture: The dawn of X-ray astronomy. Rev Mod Phys. August 2003, 75 (3): 995–1010. doi:10.1103/RevModPhys.75.995. 
  6. ^ 6.0 6.1 6.2 Bowyer S, Byram ET, Chubb TA, Friedman H. Steinberg JL, 编. Observational results of X-ray astronomy. Astronomical Observations from Space Vehicles, Proceedings from Symposium no. 23 held in Liege, Belgium, 17 to 20 August 1964. (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 1965: 227–39. 
  7. ^ Drake SA. A Brief History of High-Energy Astronomy: 1960 - 1964. September 2006. 
  8. ^ Chronology - Quarter 2 196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1-18). 
  9. ^ Shklovsky, I.S. On the Nature of the Source of X-Ray Emission of SCO XR-1. Astrophys. J. April 1967, 148 (1): L1–L4. doi:10.1086/180001. 
  10. ^ Steeghs, D.; Casares, J. The Mass Donor of Scorpius X-1 Revealed.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2002, 568 (1): 273–278. doi:10.1086/339224. 
  11. ^ Mirabel, I. F.; Rodrogues, I. The origin of Scorpius X-1. Astronomy and Astrophysics. 2003, 398: L25–L28. doi:10.1051/0004-6361:20021767. 


天球赤道座标星图 16h 19m 55.07s,−15°38′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