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昉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任昉(460年-508年),字彥昇,小字阿堆,樂安博昌(今山東壽光)人。南朝梁文學家。

自幼「聰明神悟」,四歲能誦詩,八歲能文,「雅善屬文,尤長載筆,聲聞藉甚。」叔父任晷誇他「吾家千里駒也。」南朝宋時,舉兗州秀才,拜太常博士。入齊為王儉所重,任丹陽尹劉秉主簿(辦公室主任)、竟陵王記室參軍,官至中書侍郎、司徒右長史,梁時歷任義興(今江蘇宜興縣)、新安(今浙江淳安縣)太守。一生仕三代,為官清廉,仁愛恤民,離開義興時,「舟中惟有絹七匹,米五石而已」。天監七年(508年)卒於官舍,家中僅有桃花米20石。梁武帝蕭衍「悲不自勝」,「即日舉哀,哭之甚慟」。

任昉寫文章時擅長文體,文格壯麗,「起草即成,不加點竄」,而同期的沈約以詩著稱,時人稱「任筆沈詩」。沈約稱任防「心為學府,辭同錦肆」[1]王融「自謂無對當時」,可是一見任昉之作,似「恍然若失」。王儉見其筆札,「必三復殷勤,以為當時無輩,曰:『自傅季友以來,始復見於任子。若孔門是用,其入室升堂。』」又與沈約王僧儒同為三大藏書家竟陵八友之一。作《奏彈范鎮》文,他反對范縝的「神滅論」。著有《述異記》2卷、《雜傳》247卷、《地理書鈔》9卷,《地記》252卷、《文集》23卷、《文章緣起》1卷等。

注釋[編輯]

  1. ^ 《太常卿任防墓志銘》

參考書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