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實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王實味
性別
出生王叔翰
1906年3月12日
 大清河南省光州
逝世1947年7月1日
 中華民國山西興縣
國籍 中華民國
教育程度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
職業作家
活躍時期20世紀
政黨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
配偶劉瑩

王實味(1906年3月12日-1947年7月1日),原名叔翰,曾用筆名詩薇石巍等,中國作家河南光州(今河南潢川)人,中國共產黨黨員[1][2]。在延安整風運動中被捕,1947年7月1日被中共秘密處死。

生平[編輯]

王實味1906年生於河南省潢川縣。4歲喪母,6歲上小學,13歲小學畢業(當時小學7年制),17歲中學畢業(中學四年制)。他從小學到中學,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因受父親薰陶,古文功底較厚,他的老師曾誇他是「天上的玉麒麟下凡」。

1923年秋考入官辦河南留歐留美預科學校[3]。1924年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尤其是英語極佳)考取郵務生職務,隨即派駐駐馬店處理掛號信函,服務洋人郵政經理[3],薪酬30銀元[3]

1925年8月考入北京大學文院預科。[2] 在大學一年級即以郵差和經理為角寫出書信體小說《休息》[3]。後任中央研究院文藝研究室研究員[4]

1926年1月,在三一八慘案(即劉和珍等學生在天安門抗議,遭段祺瑞政府軍警擊斃)後,北大輿論極其同情學運。魯迅離開北大往上海避難,而王實味經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支持共產主義革命。王實味次年因追求共產黨員李芬遭到拒絕,並被支部書記段純訓斥[3]。因此王負氣脫隊[3],直到1937年恢復[4]並隨共產黨軍隊到延安,翻譯馬克思恩格斯等革命家的著作。

1927年,奉系對所控制的北京高校進行整合,北大被併入北京大學校,同時清退共產黨嫌疑分子。當年年初,王實味因無力承擔學費和時局混亂而退學,沒有拿到畢業證[3]。王在南京短暫任職3個月後,因思想激進,怕惹是生非,王被同事介紹前往山東泰安某學校教書[3],期間創作小說《毀滅的精神》。教書一年滿,學校因王思想激進而解聘。王於1928年夏天返回南京並隨即往上海[3]

在上海,因無收入來源、窮困潦倒,王再度希望入黨但未有結果。王實味憑藉高超的英文水平翻譯外文書刊過活,譯作包括列寧的老師普列漢諾夫所著的《從唯心論到唯物論》。他和被共產黨清退的托派朋友王凡西翻譯了托洛斯基的《自傳》[3]

1930年,王實味加入魯迅創辦的左聯,並翻譯了列寧的遺囑等[3]

他反對中國國民黨領袖蔣中正的獨裁統治,寫過一些激勵革命意志、針砭時弊的文章,如《休息》等。1937年,王實味再次輾轉來到延安,先在陝北公學學習(任第七隊隊長),後來在延安寫了一批批評官僚主義,糾正黨風和反對過激共產的文章。

王實味事件[編輯]

經過[編輯]

1942年2月延安開始整風運動,運動的一部分是鼓勵提意見,毛澤東在2月份發表的《反黨八股》中說:「黨八股的第二條罪狀是:裝腔作勢,藉以嚇人。...魯迅曾經批評過這種人,他說:『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鬥』。科學的東西,隨便什麼時候都是不怕人家批評的,因為科學是真理,決不怕人家駁。......從前許多同志的文章和演說裡面,常常有兩個名詞:一個叫做『殘酷鬥爭』,一個叫做『無情打擊』。這種手段,用了對付敵人或敵對思想是完全必要的,用了對付自己的同志則是錯誤的」。

文藝界馬上做出回應,《解放日報》在1942年3月左右發表了一系列負面批評的文章,認為當時延安存在等級制度、壓制言論等現象。文章包括丁玲的《「三八節」有感》(3月9日),艾青的《了解作家,尊重作家》(3月11日),羅烽的《還是雜文的時代》(3月12日),王實味的《野百合花》(3月13、23日),蕭軍的《論同志之「愛」與「耐」》(4月8日)等。王實味除了寫文章以外,還貼牆報,影響最大 [5]

這些文章的批評顯然太過了,政治空氣急轉直下。毛澤東在3月31日討論《解放日報》改版的一次講話中批評了「絕對平均主義」,「小資產階級的空想社會主義」,「冷嘲暗箭」的筆法[6]。5月2日,毛澤東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講到:文藝工作「有些什麼問題應該解決的呢?...立場問題。我們是站在無產階級的和人民大眾的立場。對於共產黨員來說,也就是要站在黨的立場,站在黨性和黨的政策的立場。...態度問題。...比如說,歌頌呢,還是暴露呢?...工作對象問題,...文藝工作的對象是工農兵及其幹部。...最後一個問題是學習,我的意思是說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和學習社會。...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基本觀點,就是存在決定意識,就是階級鬥爭和民族鬥爭的客觀現實決定我們的思想感情。但是我們有些同志卻把這個問題弄顛倒了,說什麼一切應該從『愛』出發」。

報紙上對王實味等人的批判文章大量湧現。在批判中王實味首當其衝,別人在檢討後過了關,王實味過不了。他影響最大,職位最低,開始時候的態度又最差。等到他醒悟認錯的時候,已經太晚了。10月份被開除出黨,打入"反黨五人集團" [7], 作家蕭軍是唯一敢於站出來為王實味鳴不平的人,結果只是引火燒身而已[8]

國民黨也注意到延安的這些發展,中統劉光煜吳慕風寫了一本小冊子《關於〈野百合花〉及其它—延安新文字獄真相》,1942年9月由統一出版社出版[9],據說這是當時中統印行的反共宣傳小冊子中最暢銷的一種。

1943年4月1日,在搶救運動中,中央社會部部長康生下令將王實味正式逮捕。「搶救運動」結束後,中央社會部副部長李克農主持了甄別工作。1946年,在中共對「搶救運動」中遭批判的大部分人甄別平反時,王實味被認定為「反革命托派奸細分子」,認定王實味到延安來是有目的的,即進行有組織的「托派活動」。

1947年6月,國軍飛機炸毀了王實味被關押的看守所,在請示中央社會部之後,1947年7月1日夜,晉綏公安總局審訊科將王實味秘密處決,砍殺後掩埋於一口枯井中,王實味時年41歲[10]。 1962年1月30日,毛澤東在一次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談話中說:「那是保安機關在行軍中間,自己殺的,不是中央的決定。對於這件事,我們總是提出批評,認為不應當殺」 [11]。1991年,給王實味平反的通知中隱晦地提到:「1947年7月,在戰爭環境中被處決」。

1982年2月,中共中央組織部作出了《關於潘芳、宗錚、陳傳綱(即成全)、王汝琪(即王里)四同志所謂「五人反黨集團」問題的平反決定》,為王實味案平反提供了契機。王實味的妻子劉瑩在文化大革命之後才得知他的死訊,在劉瑩和當年中央研究院工作人員溫濟澤的努力下[12],1991年2月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作出了《關於對王實味同志托派問題的複查決定》,說:「在現有王實味的交代材料中,王對參加托派組織一事反反覆覆。在複查中沒有查出王實味同志參加托派組織的材料。因此,1946年定為『反革命托派奸細分子』的結論予以糾正,王在戰爭環境中被錯誤處決給於平反昭雪」,但是,《野百合花》仍然被認為是錯誤的,只是非常隱晦地從敵我矛盾改變為內部矛盾,《複查決定》說:「1942年整風時,發表了《野百合花》、《硬骨頭與軟骨頭》等文章,受到幫助和批判」。

影響和評價[編輯]

1958年1月26日出版的《文藝報》,刊出《再批判》特輯,毛澤東親自改定的編者按,回顧歷史,說:「再批判甚麼呢?王實味的《野百合花》,丁玲的《三八節有感》,蕭軍的《論同志之「愛」與「耐」》,羅烽的《還是雜文的時代》,艾青的《了解作家,尊重作家》,還有別的幾篇。上舉各篇都發表在延安《解放日報》的文藝副刊上。...這些文章是反黨反人民的。一九四二年,抗日戰爭處於艱苦的時期,國民黨又起勁地反共反人民。丁玲、王實味等人的文章,幫助了日本帝國主義和蔣介石反動派。上述文章在延安發表以後,立即引起普遍的義憤。延安的文化界和文藝界,針對這些反黨言論展開了嚴正的批判。」

1962年毛澤東在一次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的談話中稱王實味是「暗藏的國民黨探子」,「他當特務,寫文章罵我們,又死不肯改」,談到處決王實味:「那是保安機關在行軍中間,自己殺的,不是中央的決定。對於這件事,我們總是提出批評,認為不應當殺」[11]

1985年,王實味的「老同學、老同志與老朋友」王凡西說:「王實味是中共歷史上第一次文字大獄的被害人;他是史達林──毛澤東文藝政策施之於中國的第一個犧牲者;他又是中共內部第一個挺身而出、反對高幹特權、尋求內部民主的知識分子。...王實味不是持才傲物的人,尤其不會故作倨傲。他宅心善良,性子耿直。要說毛病,也許是暴躁一點,太易激動。一不合意,他便會臉色變青。對朋友,不分新舊,他一樣會在性使氣」 [5]

1991年2月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作出了《關於對王實味同志托派問題的複查決定》,說:「1942年整風時,發表了《野百合花》、《硬骨頭與軟骨頭》等文章,受到幫助和批判。...經複查,王實味同志1930年在滬期間與原北大同學王凡西、陳清晨(均系托派分子)的來往中,接受和同情他們的某些托派觀點,幫助翻譯過托派的文章,在現有王實味的交代材料中,王對參加托派組織一事反反覆覆。在複查中沒有查出王實味同志參加托派組織的材料。因此,1946年定為「反革命托派奸細分子」的結論予以糾正,王在戰爭環境中被錯誤處決給予平反昭雪」。

參考文獻[編輯]

  1. ^ 傅國涌. 《野百合花》与王实味之死. 2007-08-28 [2012-07-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2-07) (中文(簡體)‎). 王實味是河南潢川人,原名叔翰,1930年以後用「實味」的名字投稿,還用過詩薇、石巍等筆名。 
  2. ^ 2.0 2.1 張榮久. 王实味47年被冤杀妻子78年才获知真相. 騰訊新聞 (南京報業網-周末報). 2011-07-19 [2012-10-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7-28) (中文(簡體)‎).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魏時煜. 《王實味—文藝整風與思想改造》. 香港: 香港城市大學. 2016-07-01 [2020-06-18]. ISBN 978962937258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6-20). 
  4. ^ 4.0 4.1 茅民. 新中国的创建: 《复兴记》主题节选本之三. 
  5. ^ 5.0 5.1 王凡西. 谈王实味与「王实味问题」. 1985年2月10日 [2019年8月5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年7月15日). 王實味是中共歷史上第一次文字大獄的被害人;他是史達林──毛澤東文藝政策施之於中國的第一個犧牲者;他又是中共內部第一個挺身而出、反對高幹特權、尋求內部民主的知識分子。...我要以王實味的一個老同學,老同志與老朋友的資格,用事實來說明他與我個人乃至與中國托派之間的關係。...宋文第一次告訴了我們王實味這幾篇文章在延安所造成的巨大影響。它說:「《矢與的》牆報出版以後,看牆報的人川流不息。有幾期牆報貼在布上掛延安南門外,看牆報的人像趕廟會一樣多。當時,王震去看過《矢與的》牆報,對牆報上的文章表示很不滿意。毛澤東在一個晚上去看了《矢與的》牆報,毛澤東說,『思想鬥爭有了目標了。』 ...王實味不是恃才傲物的人,尤其不會故作倨傲。他宅心善良,性子耿直。要說毛病,也許是暴躁一點,太易激動。一不合意,他便會臉色變青。對朋友,不分新舊,他一樣會在性使氣。」 
  6.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毛澤東年譜(1893-1949)》,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年8月版,記載於李向東、王增如著《丁玲傳》。
  7. ^ 高華.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香港: 中文大學出版社. 2000年. ISBN 962201920X. 1942年4月7日,在前一階段因遭到巨大的批評壓力,暫時退避一旁的羅邁遵循毛澤東的「反擊」部署,從容躍入前台...在這種群體性歇斯底里的瘋狂狀態中,王實味被控的罪名也不斷升級,到了1942年6月,王實味的頭上已有三項「鐵帽子」:反黨分子(不久又升格為「反黨集團頭目」)、托匪、國民黨特務(又稱「國民黨探子」)...1942年春,王實味這頭從魔瓶中跑出的「魔鬼」使毛澤東大為震驚,毛本指望大大小小的王實味們可以把一把大火燒到王明、博古一類的「大尾巴」上,誰知王實味等亂燃野火,橫掃一切,竟敢把矛頭指向了新秩序的基石──等級差序制度,真可謂犯上作亂,是可忍。孰不可忍! 
  8. ^ 李向東、王增如. 丁玲传 32节. 中國: 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2015年. ISBN 9787500095453. 整個延安文化界,蕭軍是唯一敢公開站出來為王實味鳴不平的人,即便引火燒身也在所不惜。在5月23日最後一次文藝座談會上,他就發言談了王實味的問題,其觀點是:「A,我仍然承認他主觀上是站在革命立場上」,「B,對於王實味批評的態度是不對的」。第二天晚飯後蕭軍「去毛澤東處談一談」,「毛的臉色」就「很難看」了。(原文註:蕭軍1942年5月24日日記) 
  9. ^ 《中統內幕》,江蘇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10. ^ 秦鐵. 争议博古:历史给他安排的就是个犯错误的角色?. 人民網 - 文史頻道. 2012-04-11 [2012-10-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4-04) (中文(簡體)‎). 1943年4月,康生下令將王實味逮捕。關押期間,又查出王實味1927年在國民黨中央黨部當過3個月文書。於是,王實味頭上除「反革命托派奸細分子」、「反黨五人集團成員」外,又加戴一頂黑帽子:「暗藏的國民黨特務」。1947年3月延安保衛戰開始,王實味被轉移押往興縣城郊晉綏公安總局的一個看守所。不久此地遭到國民黨轟炸,看守所需要轉移,行前請示對王實味的處置辦法,據稱有批覆指示將王實味就地秘密處死。晉綏公安總局審訊科於7月1日夜將王實味提出,砍殺後置於一眼枯井掩埋,時年41歲。 
  11. ^ 11.0 11.1 62年毛澤東談潘漢年王實味:一變節者一奸細. 新華社.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1-21). 還有個王實味,是個暗藏的國民黨探子。在延安的時候,他寫過一篇文章,題名《野百合花》,攻擊革命,誣衊共產黨。後頭把他抓起來,殺掉了。那是保安機關在行軍中間,自己殺的,不是中央的決定。對於這件事,我們總是提出批評,認為不應當殺。他當特務,寫文章罵我們,又死不肯改,就把他放在那裡吧,讓他勞動去吧,殺了不好。 
  12. ^ 高華.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香港: 中文大學出版社. 2000年. ISBN 962201920X. 溫濟澤是當時中央研究院黨總支工作人員,寫過一篇記述中研院鬥爭王實味大會的《鬥爭日記》,發表於《解放日報》1942年6月28、29日。1979年,溫濟澤為平反於實味冤案作了大量的申訴工作,在溫濟澤和其它人努力下,1991年2月7日,王實味冤案得到徹底平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