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音異化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語音異化(dissimilation)是語流音變的一種,表現為兩個及以上相似或相同的音在連起來讀時,其中一個音變得與另一個音不相似或不相同了。

例子[編輯]

  • 普通話中的異化主要為聲調的變化,如普通話「你好」中,第一個上聲變得像陽平。
  • 廣州話中,「帆」、「乏」本為咸攝字,韻尾應為唇音m和p。但由於聲母也是唇音,為了減少發音的費事程度,韻尾遂改為舌尖音n和t。從而不再與咸攝字同韻,而與山攝字同韻。
    • 越南語中從「帆」字古漢越音而來的 buồm(帆)一詞,卻沒有發生上述異化音變。
  • 俄語 февраль(二月),原為 «февраръ»,源自拉丁語 februarius。以及 «секлетарь» (秘書)(應為 секретарь)、«колидор» (走廊)(應為 коридор)、«транвай» (電車)(應為 трамвай),等等。
  • 有r兒音的英語方言中,詞中出現多個相鄰的/r/時,第一個/r/可發生減音,如 berserk (盛怒)念作 "beserk"、surprise (驚奇)念作 "supprise"、particular (特定)念作 "paticular"、aperture (縫隙)念作 "apeture"。而且,如果含/r/的音節不為重讀,它還可能發生脫落,例如 deteriorate (惡化)念作 "deteriate"、temperature (溫度)念作 "tempature"。
  • 德語中,chs 組合中的 ch 本應讀為擦音(如現代的/ç/)。由於與後面的/s/同為擦音,這些情況下的ch後來大多改讀/k/,如 sechs (六)/zɛks/、Fuchs (狐狸)/fʊks/。擦音的讀法還可從某些德語方言以及特定的派生詞中見到,例如 sechzehn (十六)和 sechzig (六十),因為後面加的成分為/ʦ/塞擦音,所以異化沒有發生。
  • 拉丁語 rārus(稀少) > 義大利語 rado。拉丁語 venēnum(毒藥) > 義大利語 veleno
  • 拉丁語 hóminem(人) > 古西班牙語 omne > omre > 西班牙語 hombre。拉丁語 nóminem(名字) > nomre > 西班牙語 nombre

參見[編輯]

參考[編輯]

  • 王福堂,《漢語方言語音的歷史演變層次》
  • 葛本儀,《語言學概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