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2年巴黎共和黨人起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1832年巴黎共和黨人起義,又稱六月暴動,是法國七月王朝期間一次失敗了的反君主制起義。讓·馬克西米利安·拉馬克將軍的病逝是這次起義的導火線。起義主要由巴黎支持共和制的貴族青年學生領導,最終在政府軍的鎮壓下失敗,93人死亡,291人負傷,超過1500人被囚禁。

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在其巨著《孤星淚》中詳細描繪了此次起義的過程並熱情讚美參與起義的學生,使這次起義廣為人知。

背景[編輯]

七月王朝建立之後,原本尖銳的社會矛盾不但沒有能夠解決,反而更加明顯。正統派不承認路易-菲利普的合法性,希望可以再次復辟波旁王朝;共和黨人則對王權易主而沒有更多的社會變革感到失望,要求實行共和制,建立人人生而自由平等的社會,很多懷著理想主義的青年學生也在此時進行著大大小小的秘密結社和沙龍

另一方面,當時的法國也面臨著嚴重的社會危機。貧富懸殊加劇,巴黎流民階層倍增;霍亂疫情在1832年達到高峰,政府處理應對疫潮不力,大量市民因為霍亂而死去。

起義前夕[編輯]

39人宣言[編輯]

1832年5月22日,國會39名反對派議員(包括共和黨人和對奧爾良王朝失望的議員)和前總理雅克·拉菲特會談之後,決定向他們的選民發表一份報告,闡述他們的行為和議會投票取向的正當性。[1]而實際上這份報告是對總理卡西米爾·皮埃爾·佩里埃政府的控告檄文。報告書由六人委員會撰寫[2],於5月28日通過。

共和黨的重要領袖奧迪隆·巴羅

報告並沒有直接譴責君主制[3],他提到說1830年以來的法國和1789年時的狀況一樣[4],與自由的原則並無原則上的衝突[5],但是報告中羅列了佩里埃在5月13日作出的很多承諾[6]以及「半合法的體系」都已經蕩然無存。報告控訴政府反覆侵犯自由,以致激發起社會的動蕩,而政府卻仍然是那麼混亂、無恥,甚至在國際上拒絕支援受壓迫的人民——首先已經是波蘭的人民——這將會助長歐洲君主和神聖同盟的氣焰。

之後,報告書指出,反抗的革命正在涌動並且將會勝利,「復辟和革命都在醞釀著,我們曾經做過的一切鬥爭手法現在都已經浮上水面。」[7]儘管報告書中沒有提及「共和」,但卻是對七月王朝的君主制統治的最嚴厲的公開譴責,最後的結語還含蓄地號召人們推翻王權統治,建立共和,「對於我們來說,獻身於這個偉大而崇高的目標而團結一致為法蘭西戰鬥已經四十多年了,[……],我們已經獻出自己的生命,並且相信它必將勝利!」[7]

這份討伐政府的宣言對法國政府猶如一枚重型炸彈,大大鼓舞了共和黨人的意志。他們希望通過發動暴動來宣傳他們的主張,迫使政府讓步,實現共和。

拉馬克將軍逝世[編輯]

拉馬克將軍因他對國際共和運動的支持和其1815年在旺代省對保皇黨政治鬥爭中的作用,廣受共和黨人擁戴。

6月1日,共和黨人的重要領袖讓·馬克西米利安‧拉馬克將軍因感染霍亂不治病逝。拉馬克將軍生前受到民眾的擁護和愛戴,曾在穩定七月革命後的局勢中發揮重要的作用,被視為是政府和民眾溝通的重要橋樑。原先共和黨人和底層民眾也期盼拉馬克將軍能夠向政府施壓迫使政府和平轉變。但是他在5月到醫院視察慰問霍亂病人之後也染上了霍亂並且逝世,使共和黨人認為和平變革的希望幻滅。

6月2日,因決鬥身亡的著名共和主義者、青年數學家埃瓦里斯特·伽羅瓦的葬禮舉行,反對派在葬禮上以此攻擊政府。共和黨人也正在計劃利用民憤,在6月5日拉馬克將軍的葬禮上發動起義。

6月5日,拉馬克將軍的葬禮舉行,遺體行伍經過巴黎林蔭大道,通過奧斯特利茲橋。數以萬計的群眾在道路兩旁送別拉馬克將軍,期間共和黨人乘機喊出反對政府、支持共和的口號,得到民眾的響應。共和黨人領袖舉起大紅旗作為運動的旗幟,舉行大規模的示威。後示威群眾和警員之間發生衝突,政府派遣軍隊去維持秩序,但是部分國民警衛軍卻叛變加入共和黨人的隊伍。當天的巴黎局勢很不明朗,直到晚上戰鬥才正式開始。

起義[編輯]

起義學生以大紅旗作為旗幟,以示與持著三色旗鎮壓起義的政府軍隊的不同

此時的國王路易-菲利普正在貢比涅城堡,他於6月1日到那接待到訪的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一世。6月5日他得知巴黎市內的混亂狀況之後,攜瑪麗·阿瑪麗王后阿德萊德公主乘車返回巴黎。晚上,在巴黎市郊的杜伊勒里宮,路易-菲利普檢閱了執行鎮壓任務的國民警衛軍,以顯示自己的鎮定和堅決。

6月5日晚上,由喬治斯·木桐元帥領導的政府軍擊潰大部分的巴黎外圍起義者,起義者被趕到巴黎老城區。起義者原先計劃中的巴黎全民大起義沒有能夠成功發動。起義的力量已經被嚴重削弱,他們只能夠以血肉之軀守著僅存的一兩個街壘。6月6日早晨,國民警衛軍和起義民眾在聖梅利展開血戰,起義學生堅守的街壘最終在大炮的轟炸之下被打破,93人死亡,291人負傷。

儘管學生們在奮戰,但是共和黨人的領袖們(包括拉法葉侯爵)卻在躲避,他們在起義發動後不久就已經感到運動必將失敗,於是逃到周圍的省份,有的就被政府當局逮捕了。反對派的一些領袖如雅克·拉菲特奧迪隆·巴羅在拉菲特的家中再一次集會,集會的具體內容和決議不明,不過在6月6日早上,他們派出一名代表到路易-菲利普處要求他停止血腥鎮壓和改變政策。

6月6日早上,路易-菲利普在香榭麗舍大街協和廣場再次檢閱軍隊,然後他前往巴黎北部探望士兵和國民警衛軍,接受軍人們「國王萬歲!」、「打倒共和黨!」、「打倒卡洛斯黨!」的歡呼。下午,他在花園裡接見了拉菲特、巴羅和弗朗索瓦·阿拉戈,不過起義軍的最後一塊抵抗的陣地都已經宣布被攻下,沒有什麼可以談判的了。

清算[編輯]

6月6日,為了確保徹底的勝利,部長會議讓國王簽署命令使巴黎進入軍管狀態。雖然起義被成功鎮壓,但是他們害怕審判時,陪審團會像以前一樣將共和黨人宣判無罪釋放。隨著權力由地方行政部門轉移到軍隊,在軍管法之下,被告被送往軍事法庭受審,加上的罪名很重,很多參與起義的人被判處了死刑

後續[編輯]

  • 法國的局勢仍然還沒因為對這次起義的鎮壓而穩定下來,幾乎在同一時間,法國西部的正統派在貝里女公爵的領導下發動了大規模的起義
  • 1834年,法國再次爆發大規模的共和派運動。

《孤星淚》中的描寫[編輯]

維克多·雨果的《孤星淚》是對這次起義描寫得最詳盡的一部小說,在小說中,作者熱情謳歌為了自由理想獻身學生和起義參與者,使這次規模不算很大的起義在世界範圍內都廣為人知。

對這次起義的描寫主要集中在小說的第四卷中。小說中的「ABC之友」是領導這次起義的一個重要的青年學生結社組織,安灼拉公白飛為組織的領袖。其它成員包括有馬呂斯、古費拉克等,他們在起義中都英勇作戰,大部分人都在街壘作戰中犧牲了。小說的主角冉阿讓也參與了這次起義。

參考資料[編輯]

  • Guy Antonetti, Louis-Philippe, Paris, Librairie Arthème Fayard, 2002 – ISBN 2-213-59222-5

注釋[編輯]

  1. ^ 這很容易讓人想到雅克·內克爾的《致國王財政報告書》,在其中,雅克·拉菲特由於其銀行家的職業,巨額財富,多才多藝以及對聲望的熱愛而被提及。
  2. ^ 弗朗索瓦·夏爾·路易·孔德拉法葉侯爵雅克·拉菲特奧迪隆·巴羅弗朗索瓦·莫吉恩路易·馬利·德·萊希·科姆南
  3. ^ 共和派當時在國內屬於少數派
  4. ^ 1830年拉法葉侯爵就盼望「一個由共和制機構所包圍的,廣受歡迎的王位制度」
  5. ^ Guy Antonetti, Op. cit., p. 691
  6. ^ 卡西米爾·皮埃爾·佩里埃政府成立於1831年3月13日
  7. ^ 7.0 7.1 Guy Antonetti, Op. cit., p. 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