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柏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51°29′44″N 0°7′11″W / 51.49556°N 0.11972°W / 51.49556; -0.11972

从泰晤士河西岸拍摄的兰柏宫

兰柏宫英语:Lambeth Palace)是坎特伯里大主教伦敦的官方住所。它位于伦敦兰柏区(London Borough of Lambeth),在泰晤士河南岸,隔河离威斯敏斯特宫一小段距离的地方。[1]它在1200年左右被大主教获得。兰柏宫路Lambeth Palace Road)在它的西边,兰贝斯路兰柏路Lambeth Road)在它的南边,兰柏大桥(Lambeth Bridge)在它的西南边。

历史[编辑]

门厅

历史上泰晤士河的南岸并不是伦敦的一部分,它发展得很慢,因为这片土地低洼泥泞:他被叫做兰贝斯沼泽地。布莱克福里阿斯Blackfriars)在它的下游。“lambeth”这个词中包含了“hithe”的词根,它的意思是从河中上陆。大主教们通过水路来去,因异端而在这里被审讯的约翰·威克里夫也是这样来到这里。1381年的英格兰农民起义(Peasants' Revolt)中这里被袭击了,当时的大主教西蒙·萨德伯里(Simon Sudbury)被起义军逮捕,稍后被处决。

宫殿中保存下来的最古老的部分是早期英格兰小圣堂。可以追溯至1440年的罗拉德塔(Lollard’s Tower),是17世纪这座建筑作为监狱使用的证据。约翰·莫顿(John Morton)在1495年建筑了一个都铎式的砖块大门。波尔主教(Reginald Pole)在1558年死后在这里放置了40天。庭院里存有的榕属植物被认为是1525年波尔主教种植的叫做白色马赛(White Marseille)的一种植物。

大厅在英国内战中被奥利弗·克伦威尔的部队洗劫,1663年被大主教威廉·贾克森(William Juxon)以晚期哥德式的悬臂梁(Hammerbeam roof)风格重建,类似的建筑在之前的百年内没有出现过。在那个时期,悬臂梁的使用唤起了人们对于高派教会古老信仰的回忆(当时的国王的兄弟是公开的天主教徒),视觉上告诉人们这段空白时间结束了。同当时出现的很多大学建筑中哥德式的设计一样,历史学家们争议这应该当做“哥德式的延续(Gothic survival)”还是早期的“哥德式的复活(Gothic Revival)”。日记作家塞缪尔·佩皮斯(Samuel Pepys)称这是“一个新的老式风格的大厅”。

大厅以及前方的榕属植物
约1685年从南方望去的兰柏宫

房间中大主教的肖像是安东尼·范·戴克威廉·贺加斯小汉斯·霍尔拜因等艺术家的作品。

建筑上新加的结构是稍后建筑白金汉宫的爱德华·布洛尔(Edward Blore)建造的,这里的建筑不是哥德式的,是为了讨好沃尔特·司各特。它的正前方是一个广大的四方形建筑,现在大主教住在这里。

兰柏宫图书馆[编辑]

兰柏宫面对兰柏路的入口

1610年理查德·班克罗夫特(Richard Bancroft)建立的兰柏宫图书馆就在这个宫殿中,它是坎特伯里大主教的官方图书馆,也是英国圣公会历史资料的主要存储地点。这包含了大量与教会历史有关的资料,还包含了与普世圣公宗传教活动和慈善团体有关的资料。包含原始手稿的有关材料,有些可以追溯到9世纪。这还包含了有关英联邦自治领和英国殖民地艺术、历史、文化和英语社会、经济、政治的有关问题的资料。这个图书馆也有地方史和系谱学的有关资料。

兰柏的圣玛丽[编辑]

临近的兰柏的圣玛丽教区教堂在1850年建起,但因为古迹保护,它有一个古风的外观。其中有一些大主教的坟墓,比如爱德华·布洛尔、园丁老约翰·特拉德斯坎特(John Tradescant the elder)、他的儿子小约翰·特拉德斯坎特(John Tradescant the Younger)、威廉·布莱(William Bligh)。1972年兰柏的圣玛丽没有再作为宗教建筑使用,之后在那里由特拉德斯坎特协会开设了园林博物馆(Garden Museum)。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Dunton, Larkin. The World and Its People. Silver, Burdett. 1896. 3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