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伯利·比亚兹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比亚兹莱

奥伯利·比亚兹莱(Aubrey Beardsley,(1872年8月21日-1898年3月16日)),是十九世紀末最偉大英國插畫藝術家之一,也是近代藝術史上最閃亮的一顆流星。

生平[编辑]

比亚兹莱出生于英国布莱顿,7岁时被诊断患有肺结核。早年任职一家保险公司做小职员。1891年受伯恩·琼斯的鼓励而走上绘画道路。

1892年接受出版商要求绘制《亚瑟王之死》插图共300余幅。

与王尔德[编辑]

1893年他为王尔德戏剧《莎乐美》所作的插图,受到王尔德和著名出版商莱恩的讚赏。莱恩遂决定出版《莎乐美》英文版,由比亚兹莱作插图。

黄皮书

1894年4月,莱恩创办著名杂志《黄皮书》(The Yellow Book),由比亚兹莱作美编。《黄皮书》一经出版即引起轰动,也是比亚兹莱艺术的顶点。

1895年4月5日,王尔德因“有伤风化”被捕,临行前腋下夹了一本黄色封面的书[1]。随后报刊即以“王尔德被捕,腋下夹了《黄皮书》”作标题刊登此新闻。《黄皮书》迫于压力解雇了比亚兹莱。比亚兹莱经济陷于困顿,肺病也重新爆发。

1896年比亚兹莱为史密瑟斯主办的新杂志《萨伏伊》(The Savoy)及一些名著作画。并创作有文学作品。这段时期他的画风更加大胆,在题材与技法上均有较大突破。

据传,1897年,比亚兹莱与出狱的王尔德在同一旅店相遇,但比亚兹莱匆匆离开。两人从此再未见面。[2]

1898年3月16日,比亚兹莱在法国南部一家小旅馆去世,年仅26岁。临死前皈依了天主教。 听到他的死讯,王尔德在给斯米瑟斯的信中写道:“他给人生增添了一种恐怖,却在花一样的年龄死去,这真令人感到可怕与可悲。”

艺术评价[编辑]

為英文版 《天方夜譚》所畫的封面「阿里巴巴」,為比亞茲萊晚期代表作之一

插画[编辑]

他的画风受拉斐尔前派印象派古典主义巴洛克日本浮世绘等风格的影响,但又独具一格,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尤其是对线条的出色运用和黑白画的创造性成就。鲁迅评价道:“没有一个艺术家,作为黑白画的艺术家,获得比他更为普遍的声誉;也没有一个艺术家影响现代艺术如他一般广阔。”“视为一个纯然的装饰性艺术家,比亚兹莱是无匹的。”“但比亚兹莱不是一个插画家。没有一本书的插画至于最好的地步——不是因为较伟大而是不相称,甚且不相干。他失败于插画者,因为他的艺术是抽象的装饰;它缺乏关系性底律动——恰如他自身缺乏在他前后十年间底关系性。”[3]

作品特色 比亚兹莱作品創新前衛,唯美卻怪誕、華麗且頹廢的氣氛,簡潔流暢的線條與強烈對比的黑白色塊,爲當時的新藝術運動帶來震撼性的衝擊,持續影響當代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的藝術創作。他一貫不畫同時代等人所志向的美;相反地喜歡畫邪惡的東西,具備出奇的戲劇效果,傾向臉小髮多、近乎完美比例的變形手法,符合大眾喜好,並極力挑戰當代世俗。

世纪末情调[编辑]

比亚兹莱的画中透露出对诡秘与颓废的追求,具有象征和讽刺的风格,被认为是颓废主义的代表。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已经有人提出“比亚兹莱时代”这个说法。这个时代指的是19世纪90年代,也就是颓废主义盛行的时代,也是现代艺术萌芽的时代。鲁迅称“这九十年代就是世人所称的世纪末(fin de siècle)。他是这年代底独特的情调底唯一的表现者。九十年代底不安的,好考究的,傲慢的情调呼他出来的。”[4]


對後世影響 早在二十世紀的二、三O年代,比亚兹莱就在中國引起一陣旋風,魯迅、梁實秋、徐志摩、聞一多、郁達夫……等人,莫不為他的作品所傾倒。百餘年後的今日,他的作品仍歷久彌新,深深撼動著人們的精神。 在藝術家時代,是最具爭議性的藝術家。要說比亚兹莱的作品,粉飾了世紀末,不如說是驚嚇了世紀末。因為曾經嚇壞人,所以有幾幅特殊作品曾被禁止展示或登刊,僅在巴黎與倫敦的地下美術商之間流傳過。

被介绍到中国[编辑]

1929年4月,朝花社编印《艺苑朝华》第一期第四辑《比亚兹莱画选》。

註釋[编辑]

  1. ^ 事实上,当时王尔德所取的书是法国作家皮埃尔·卢维(Pierre Louys)所著的小说《阿芙洛狄忒》,书的封面碰巧也是黄色的。
  2. ^ 张诃,《惊世比亚兹莱》,2005,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ISBN 7-5613-3180-0
  3. ^ 鲁迅,《集外集拾遗》,《<比亚兹莱画选>小引》
  4. ^ 鲁迅,《集外集拾遗》,《<比亚兹莱画选>小引》

參考出處: http://blog.roodo.com/pintolivros/archives/2570919.html 書-雅諾婆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