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騎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匈牙利的弓騎士

弓骑兵是一种陆军兵种,以骑乘动物作为移动手段,使用的武器弓箭。弓骑兵有可能是最早出现的骑兵兵种。

生活環境[编辑]

歐亞草原(Eurasian Steppe)位於北半球北部,約北緯40°-60°,在歐亞大陸內陸。歐亞草原由黑龍江省西北向西伸挺至匈牙利。歐亞草原東西約長8,000公里,南北約闊1,000公里。新疆帕米爾高原將歐亞草原分為東西兩部份。

歐亞草原氣候為大陸性氣候及半乾旱。草原遠離海洋,日溫差及月溫差很大。由於歐亞草原受北極氣團影響,因此氣温較低及冬季較長。冬季時草原非常寒冷,平均月氣溫可低過0℃。不過,夏季時氣候溫和,平均月氣溫約21℃。草原氣候乾旱,年雨量250-500毫米。

草原氣候適合草生長,加上地勢平坦,使蒙古、南俄羅斯等地盛產馬匹

因為歐亞草原的氣候對農業而言太寒冷及乾旱,令當地民族不能大規模地耕作,所以他們實行游牧。由於當地為大陸性氣候,雨量不穩定而且有霜害,令牧草經常不足以維持牲口的生存,影響牧民的生活。

另一方面,透過游牧及打獵獲取的卡路里既不多又不穩定,游牧民族的人口的增長很少,整體人口不多,未能產生社會分工。加上牧民需要經常遷徙,他們發展不出不方便移動的技術,例如煉鐵術。因此牧民不是自給自足的,需要向定居的農業民族獲取所需。因此,掠奪對游牧民族是一種經濟活動。他們旨在入侵他國奪取物資,並非企圖征服其他民族。

武器[编辑]

複合弓[编辑]

複合弓 (傳統弓)由三部份組成木、角、腱。 未上弦線的複合弓向外彎曲弓背(面向目標的一面)為木製。弓背亦包括三部份: 一對弓臂及一個弓弝,木製部份大多採用槭樹(楓樹)、山茱萸桑樹,或同時採用多種木材。

弓面(面向射手的一面)為角製的,角被來加強弓臂部份。遊牧民族會選用水牛角或野山羊角。由於水牛的角相對於其他動物的角比較有彈性,而且較長,所以兩者以水牛角最受遊牧民族歡迎。

遊牧民族會用魚膠將動物的腿後腱(來自鹿等)黏在木製的弓背部份。原因是腱像橡皮圈,經拉扯後能夠迅速地回到本來位置,大大加快箭的飛行速度。

一對木製弓臂的末端裝有弓弰。大部份史家認為這是匈奴人的發明,弓弰增強弓弦的蓄勢及減低需要拉弦的力,使經複合弓發射的箭有更強的殺傷力。

[编辑]

劍,大致上發展分為兩方面。一方面劍的長度愈來愈長,另一方面劍身愈來愈彎。

公元前七世紀的時候,在塞西亞族相當流行的塞西亞短劍(akinakes),長度大致在三十五至七十厘米之間。及至公元前三世紀至二世紀期間,塞西亞人比較常用超過一米的劍。薩爾馬提亞人所使用的劍,比塞西亞短劍長,約五十至六十厘米,考古學家甚至曾經發現超過七十厘米的劍。塞西亞短劍及薩爾馬提亞人的劍都是直刃劍.

匈奴騎兵鍾愛他們使用雙手雙刃劍。因為目前尚無實質證據證明匈奴騎兵使用馬刀,所以現在只能假設匈奴騎兵只使用雙刃劍。

亞瓦爾人、貝格人及馬札兒人都喜愛使用單刃劍。亞瓦爾人會拒絕接受其他部落所納貢的雙刃劍,馬札兒人的單刃劍有微彎的握把,方便騎弓手拔劍。後來彎刀愈來愈普及,蒙古及土耳其的騎弓手普遍使用彎刀,每個蒙古騎弓手均會配備一把匕首。

標槍及騎槍[编辑]

塞西亞的騎弓手會攜帶標槍作戰。標槍分兩種:一種用來刺殺敵人,另一種用來投擲以攻擊敵人。刺殺用的標槍長度大多約2-3米,投擲用的標槍長度較短。

薩爾馬提亞的騎兵以使用騎槍聞名於世,一些重裝騎弓手亦獲配備騎槍。起初重裝騎弓手使用騎槍,名叫「longche」(希臘語)或「hasta」(拉丁語)。後來他們使用長度較長、重量較重的重騎槍。這種重騎槍即是著名的「kontos」(希臘語)或「contus」(羅馬語),圓形直徑約3厘米,長度至少達到3米,有些重騎槍甚至長達4.5米。由於這種重騎槍的重量不輕,騎弓手必須以雙手揮動它。

匈奴騎兵並不使用重騎槍,他們使用有細長且三角形矛頭的騎槍。亞瓦爾的騎弓手採用源自法蘭克人的騎槍。蒙古的重裝騎弓手使用長約3.66米(12尺)的騎槍,在接近刀刃及槍柄的交接處有一個鉤,用來將敵對騎兵扯下馬。騎槍是蒙古重裝騎弓手的主力兵器,輕裝弓騎手則攜帶標槍輔助複合弓作戰。

套索及其他武器[编辑]

套索是遊牧民族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牧民使用套索控制牲口。牧民缺乏兵工廠的設施,因此當地騎弓手就地取材,使用套索作戰。所有中緯度草原的騎弓手都有這種做法。

塞西亞的騎弓手使用一種名為sagaris的戰斧。sagaris的刃跟斧柄成九十角度,很像現代的冰斧。較貧窮的蒙古騎弓手負擔不起昂貴的刀及劍,會使用戰斧作戰。由於後來頭盔及盔甲相當普及,馬札兒騎弓手及蒙古重裝騎弓手獲配備戰鎚。

防具[编辑]

盔甲及保護衣物[编辑]

塞西亞人中,只有貴族或富有的人能夠買得起胸甲。這些高級的胸甲是鱗甲(scale),在生牛皮上縫上魚鱗狀的青銅或鐵片製成。塞西亞的貴族會向希臘人購買希臘式的胸甲,塞爾特人在公元前3世紀穿鎖子甲(maile),現今學界公認塞爾特是最早穿鎖子甲的民族。雖然如此,一個公元前5世紀塞西亞人的墓中有遺物鎖子甲,反映貴族弓騎手很久以前已經穿著這款比板甲舒適的盔甲。一般弓騎手甚少穿盔甲,通常只穿波斯式長袍(kaftan)。塞西亞的長袍受波斯文化的影響,有鮮豔奪目的刺繡。

薩爾馬提亞人面對同樣的問題,配備盔甲的規模卻比塞西亞人大。一般弓騎手穿皮製鱗甲或軟皮甲(Soft leather armour),甚至會在皮製鱗甲的胸部加上鐵或青銅片來提升防禦力。公元前1世紀起,薩爾馬提亞人從羅馬共和國(公元前27年起稱羅馬帝國)引入了鎖子甲。薩爾馬提亞的重裝弓騎手通常混合穿著鎖子甲及皮製掛甲,胸部穿鱗甲,四肢穿鎖子甲。另外下擺亦為鎖子甲,鎖子甲在公元2世紀時期逐漸取代鱗甲。同時,薩爾馬提亞的弓騎手開始穿著馬蹄製的鱗甲,彌補缺乏金屬及熔爐的缺陷。西羅馬帝國滅亡後(公元453年),金屬製的鱗甲及新興的鎖子甲,在薩爾馬提亞的弓騎手中愈來愈多普及。薩爾馬提亞重裝弓騎手(通常用重騎槍<contus>作戰)的坐騎配備金屬鱗甲覆蓋軀幹部份。後來連坐騎的脛部亦穿著鱗甲。

由於匈奴人、亞瓦爾人及馬扎兒人向西遷徙至歐洲,他們的盔甲富有中東色彩。尤其是亞瓦爾人及馬扎兒人的綴甲(lamellar)是由條狀的金屬或皮革連綴而成。這種盔甲在中東及亞洲地區非常流行。一般匈奴的弓騎手會在肩部穿綴甲及棉墊甲(padded armour)或軟皮甲(Soft leather armour)。西羅馬帝國亡後,鎖子甲在草原民族中愈來愈流行。亞瓦爾及馬扎兒的騎弓手除穿綴甲、護心鏡(mirror)、皮胸罩(brassier)外,也穿歐式鎖子甲(hauberk)。亞瓦爾的騎弓手會在盔甲外穿土耳其斯坦樣式(Turkestani cut)的毛氈長袍長袍邊緣有以絲線繡成的花紋。

蒙古重裝弓騎手穿鎖子甲,另穿牛皮製胸甲或金屬製掛甲。或穿綴上金屬鱗甲的土耳其長袍,輕裝弓騎手只穿充滿填塞物或加有軟襯料的外套、皮製掛甲,甚至不穿盔甲。成吉思汗在第一次征戰西夏後(公元1207年),發覺由中國傳入的絲綢的柔韌度很高。他下令所有士兵必需穿絲製內衣,自此絲製內衣成為蒙古弓騎手的軍服一部份。由於箭鏃不易穿過絲製內衣,令箭鏃容易被拔出,避免傷口因拔箭而增大。

雖然蒙古弓騎手跟塞西亞弓騎手一樣穿土耳其(波斯)式長袍,但他們的長袍較樸實,沒有花巧的刺繡。

頭盔[编辑]

只有塞西亞貴族或富有的塞西亞人才買得起頭盔,希臘的科斯林頭盔非常受塞西亞人歡迎。由於科斯林頭盔(Corinthian Helmet)的設計阻礙視野,塞西亞人一般割去頭盔的下半部。一般的騎弓手戴尖頂的毛氈帽,這種帽子跟色雷斯人的毛氈帽差不多,能夠保護頭部、耳部及頸部。

薩爾馬提亞人跟塞西亞人一樣,從位於黑海海岸的希臘人殖民地(博斯普魯斯王國——Bosporus kingdom)購買希臘式的頭盔。由於薩爾馬提亞人屢次在羅馬帝國國內掠奪,常與羅馬人接觸,他們會戴塞爾特及伊特魯里亞-意大利式的頭盔。公元前一世紀起,薩爾馬提亞人開始使用一種新式的頭盔,即星形盔(Spangenhelm),附有面甲及皮製護頸,有些裝有護鼻。薩爾馬提亞人的所使用的星形盔跟諾曼人的星形盔沒有太大分別。因此薩爾馬提亞人在頭盔方面可能受諾曼人的影響。

匈奴的貴族戰士會戴在頂上裝有尖刺的頭盔,後世著名的例子是德國普魯士的尖頂盔。佩戴匈奴人的尖頂盔可不分前後,有些匈奴人的頭盔裝有護鼻。另外,匈奴的騎弓手也使用星形盔,很可能由歸附匈奴的亞蘭人傳入。

蒙古重裝騎弓手會戴圓錐形的頭盔,外形就像一頂圓錐帽。有些頭盔的頂尖上有碗狀物,蒙古的頭盔比其他國家的輕便,只有包著頭顱的部份用金屬製,護頸及頸甲部分是皮製(輕裝蒙古騎弓手戴傳統附有護耳的皮帽子)。

盾牌[编辑]

塞西亞的騎弓手使用柳條牌, 盾牌蒙上一塊皮革,加強防禦力。柳條牌有方形、圓形及橢圓形。因為塞西亞的騎弓手甚少作近身作戰,柳條牌的體積造得很小。塞西亞的騎弓手作戰時,將柳條牌掛在背上,騰出雙手射箭。

假如薩爾馬提亞人的重裝騎弓手配備重騎槍,他們甚少攜帶盾牌上戰場。原因是薩爾馬提亞人的重騎槍又長又重,需要雙手才能夠靈活運用,騰不出單手緊握盾牌,盾牌多為輕裝騎弓手使用。

蒙古重裝騎弓手亦配備一個小圓盾,避免因盾牌過重而減低機動力。至於輕裝騎弓手甚少配備盾牌,這是因為成吉思汗麾下蒙古軍非常講究行軍迅速,所以騎弓手會盡量不攜帶重型的裝備。

[编辑]

坐騎[编辑]

首匹亞州騎乘用馬是普魯瓦斯基氏馬,馬的高度(地面至肩膀)約一百二十厘米至一百四十厘米。遠古時代的草原弓騎手騎普魯瓦斯基氏馬四出掠奪。普氏馬的適應能力很高,這種草原馬不但擁有厚厚的毛皮,而且懂得在雪地尋找食物。因此能夠在中緯度草原生存。另一方面,普氏馬的馬蹄十分堅硬,沒有跛足的問題。

草原的牧民與在草原南方的綠洲聚居地有來往。當地馬匹例如卡拉拜爾馬及阿克哈-塔克馬比普氏馬高及敏捷。牧民購買綠洲馬匹與普氏馬配種,以培育出一些既適應能力高且快的品種。為了得到強壯高大的戰馬,牧民亦購買古代著名的尼西亞馬與普氏馬配種。

馬具[编辑]

早在公元四千年前,古人已經使用馬嚼口及馬銜鐵駕馭馬匹。在遠古時期,人在馬背上蓋上一張毛氈或厚布,令騎馬時更舒適。塞西亞的騎弓手最早使用金屬馬嚼口及圓環馬銜鐵。此外,他們最早騎坐馬鞍作戰。

首個有骨架的馬鞍由薩爾馬提亞人發明。有骨架的馬鞍在騎術方面承先啟後的作用。因為馬鐙能夠穩固地吊在它上,所以它促成馬鐙的發明。有些突厥蒙古裔的部落住在中緯度草原及中國交接處一帶,馬鐙很大機會是他們發明。考古發現證實撒爾馬提亞人在公元一世紀已使用馬鐙。

不過,騎弓手開始使用馬鐙的時間可能更早。在一個公元前四世紀塞西亞族的飾物上,兩個人屈曲雙腿騎馬。因此塞西亞的弓騎手可能在公元前四世紀已經腳踏馬鐙作戰。匈奴單于阿提拉的弓騎手尚未普遍使用馬鐙,直至亞瓦爾人在六世紀末崛起,金屬馬鐙才被他們大規模使用,此後成為騎弓手的常規軍備。

弓騎手不在馬蹄釘上馬蹄鐵。他們的坐騎有十分堅硬的馬蹄,不需要馬蹄鐵的保護。加上草原的地勢並不崎嶇,冬天時當地有厚厚的積雪,馬蹄鮮有機會受損。

後備坐騎[编辑]

弓騎手為了加強機動力,一般會帶同四匹或以上後備坐騎行軍。弓騎手會在一天內換數次坐騎,使每匹坐騎得到充份的休息。因此弓騎手的機動力很高,善於突襲。馬札兒人以突襲為主要戰術,常常毫無徵兆下攻擊歐洲人聚居地。成吉思汗將弓騎手的機動力發揮至最高,每名蒙古弓騎手有五匹坐騎。在西征中東的時候,每名蒙古弓騎手更有八匹坐騎。令敵人往往措手不及。

戰鬥技巧[编辑]

騎射[编辑]

因為馬匹的移動及地面的不平坦造成顛簸,所以影響騎射的準確度。騎弓手會趁坐騎四腳離地才放箭,將影響減至最低。另一方面,由於箭有一定的重量,箭飛行一段短距離後會向下。因此騎弓手向天空射箭,一般是箭與地面成45度角,讓箭飛行時呈拋物線,再垂直地擊中目標。

大草原的騎弓手採用拇指拉弦法(蒙古式拉弦法)。騎弓手拇指扣著弓弦去拉弦發射弓箭。大草原的騎弓手通常將弦線拉至胸部才鬆開弦線,蒙古的騎弓手更將弦線拉至耳朵發射弓。

騎術[编辑]

就騎射而言,騎術與箭術同樣重要。當騎弓手拉弓射箭時,雙手不能緊持韁繩控制坐騎,有些武器也需要雙手使用,例如蒙古人的套馬桿。因此騎弓手精於騎術,甚至懂得不使用韁繩及利用馬鬃駕馭坐騎。此外,馬有跟隨其他馬匹的天性,即使是敵方馬匹,弓騎手具有兼顧作戰及控制馬匹的能力。

回馬箭(安息回馬箭[编辑]

騎弓手具備速度與箭術,回馬箭是他們常用的戰術。他們首先詐逃,逃至特定地點後突然轉身放一記回馬箭。這對正在追趕「敗軍」而鬆懈下來的敵人非常有效。回馬箭戰術通常與伏兵互相配合,威力很大,能擊退數倍於己的敵人。使用回馬箭擊退敵人最著名的例子是在卡雷一役中的帕提亞弓騎手。

弓騎手的戰術[编辑]

弓騎手的機動力很高,戰術與機動力息息相關弓騎手善用詐逃、突襲、及箭術。他們通常發起遠距離攻擊,然後藉速度撤退得無影無蹤,直至確定己方可以戰勝敵軍才大規模攻擊對手。除此之外,由於馬的奔跑速度很快,弓騎手能夠在戰場上快速轉變陣形,包圍敵軍。

弱點[编辑]

由於弓騎手追求以高機動力戰勝對手,盔甲對弓騎手而言是累贅。因此一般弓騎手都只穿小量盔甲,甚至不穿盔甲。結果肉搏戰對他們是非常不利,一旦弓騎手被拋下馬,只有待宰的命運。

影響[编辑]

草原弓騎手影響了羅馬軍的傳統戰術。羅馬軍一向以步兵為主力部隊,薩爾馬提亞人在公元前1世紀末,首次入侵羅馬帝國, 讓羅馬人見識弓騎手的戰鬥力。羅克索蘭尼人讓羅馬人認識輔助弓騎手作戰的重裝騎兵。公元2世紀期間,羅馬皇帝哈德良對羅馬軍做了一個革命性的突破,他成立了首支羅馬騎兵部隊——重裝騎兵部隊。

除此以外,草原弓騎手向哥德人引入了騎兵。公元3世紀期間,哥德人南遷定居於奧比亞。之後哥德人趕走東面的亞蘭人, 一部份亞蘭人留下來,向哥德人傳授騎兵戰術。哥德人學以致用,於公元378年在亞德里亞堡之役(Battle of Adrianople)大敗羅馬軍。

參考資料[编辑]

Osprey series[编辑]

  • Nicolle,David Attila and the nomad hordes. Osprey Pub Co (1990) ISBN 9780850459968
  • Karasulas, Antony.Mounted archers of the Steppe,600 BC-AD 1300.Osprey Pub Co (2004) ISBN 9781841768090
  • Brzezinski,Richard The Sarmatians,600 BC-AD 450.Osprey Pub Co (2002) ISBN 9781841764856
  • Wilcox,Peter Rome's enemies 1 .Osprey Pub Co (1982) ISBN 9780850454734
  • Nicolle,David The Age of Charlemagne: Warfare in Western Europe 750-1000 AD .Osprey Pub Co (1984) ISBN 9780850450422
  • Grousset,Rene The empire of the steppes: a history of central Asia. Rutgers Univ Pr (1970)ISBN 0-8135-1304-9
  • Anglim, Simon (EDT)/ Jestice, Phyllis G./ Anglim, Simon Fighting techniques of the Ancient World 3000BC - AD500. St Martins Pr (2003) ISBN 0312309325
  • Theodore Ayrault Dodge. Alexander : a history of the origin and growth of the art of war from the earliest times to the Battle of Ipsus, 301 BC, with a detailed account of the campaigns of the Great Macedonian..Da Capo Press (1996) ISBN:0306806908 .


書名: History of war / [editor, Ian Drury].
版本: Pbk. ed.
出版者: London : Times Books, 2003. 書名: Warriors of the Steppe : a military history of Central Asia, 500 B.C. to 1700 A.D. / by Erik Hildinger.
出版者: New York : Sarpedon, 1997. 書名: A history of the art of war in the Middle Ages / Charles Oman.
出版者: London ; Greenhill Books ; Mechanicsburg, PA, USA : Stackpole Books, 1998. 書名: 'The Inner Asian Warrior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CI (1980) pp. 133-144 / D. Sinor 書名: The great armies of antiquity / Richard A. Gabriel.
出版者: Westport, Conn. : Praeger, 2002. 書名: Oriental armour [by] H. Russell Robinson.
出版者: London, Jenkins, [1967] 書名: 武器屋 = The house of weapons / Trust In Fantasy編輯部作; 趙佳譯.
出版者: 台北 : 奇幻基地, 2004.

書名: The nature of horses : their evolution, intelligence and behaviour / Stephen Budiansky.
出版者: London : Phoenix Illustrated, 1998.

參考網頁[编辑]

  • [1]Asian Traditional Archery Research Network (ATA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