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曼弗雷德·馮·里希特霍芬
Bundesarchiv Bild 183-R18508, Manfred v. Richthofen.jpg
頸部掛著普魯士最高軍事榮譽—藍馬克斯勳章的曼弗雷德·馮·里希特霍芬。
暱稱 紅男爵
出生 德國普魯士西里西亞省弗羅茨瓦夫
去世 法國皮卡第索姆省莫蘭角(陣亡)
效命 德意志帝國陸軍航空兵(德國空軍前身)
服役年份 1911年-1918年
軍銜 騎兵上尉
部隊 第11戰鬥機中隊第1戰鬥機聯隊
統率

第11戰鬥機中隊 (1917年1月)
第1戰鬥機聯隊

(1917年6月24日至1918年4月21日)
獲得勳章 藍馬克斯勳章

曼弗雷德·阿爾布雷希特·馮·里希特霍芬男爵德语Manfred Albrecht Freiherr von Richthofen,1892年5月2日-1918年4月21日)是一名德國飛行員,被稱為王牌中的王牌,外号红男爵der Rote Baron)。他也是戰鬥機聯隊指揮官和第一次世界大戰擊落最多敵機的戰鬥機王牌,共擊落80架敵機之多[1][2][3]。里希特霍芬出生于贵族家庭,亲戚中有许多知名人士。

名字[编辑]

里希特霍芬的家族紋章

弗雷尔Freiherr)字面意思自由公爵。但这并不是他的教名,而是德国一个贵族化的称谓,相当其他国家中的男爵。其最有名的名字红男爵就因此而来。德国人称他为关于这个音频文件"der Rote Baron"。尽管在他在世时在德国甚至在他的自传中一直被称之为Der Rote Kampfflieger(暂译“红色斗士”),但红男爵這個綽號还是在德國廣為流傳。

里希特霍芬於法語區被稱為“le Baron Rouge”(紅男爵)、“le Diable Rouge”(紅魔鬼)、“Le Petit Rouge”(小紅),英語區中也稱他為“Red Knight”(紅騎士)。

早年生活[编辑]

里希特霍芬出生於克莱因堡(Kleinburg),接近德國西里西亞的小村,家族是旧普鲁士贵族。里希特霍芬9歲時舉家搬到史威德尼茲(Schweidnitz,今波蘭希維德尼察)。年輕的里希特霍芬喜歡打獵、騎馬和体育。在学校他获得了很好的体育成绩。[4] 他11岁开始接受正规军事训练[5]。1911年受訓完畢後加入沙皇亞歷山大三世騎兵團,西普魯士第1營(Uhlan Regiment Emperor Alexander III of Russia 1st Regiment, West Prussia, Uhlan Regiment Number 1)[6]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里希特霍芬担任骑兵军官在東西两線作战。但隨著大規模使用機槍和有刺鐵絲網,騎兵的存在價值已經不大,持矛騎兵團解散後里希特霍芬被調派到補給團。[7] 。1915年5月,他因不满没有在前线作战,申請調派到德意志帝国陆军航空隊服役。在请求得到同意后,他于1915年5月正式开始服役。[8]

飛行生涯[编辑]

在偶然機會下,里希特霍芬遇到另一位一戰王牌奧斯華·波爾克(Oswald Boelcke)後便決定要成為一位飛行員。後來,波爾克提拔了里希特霍芬加入其精英戰鬥機聯隊,第2戰鬥機中隊(Jasta 2)。里希特霍芬於1916年9月17日在法國坎巴拉取得他首個戰績。

取得他首個戰績後,里希特霍芬寫信給柏林一位珠寶商朋友,訂製了1隻銀杯,杯上刻有擊落敵機的日期和飛機型號。他一直保持這個傳統,直到德國的銀供應短缺時才停下來,當時他已經擁有60隻銀杯。

當時里希特霍芬的同輩都不覺得他是個天賦異稟的飛行員。反而覺得他的弟弟洛塔才是個有天賦的飛行員,對飛行動作較為熟練。不像里希特霍芬信奉飛行戰術,但飛行技術卻不如很多飛行員,里希特霍芬只視他的戰鬥機為一個射擊平台。

1916年11月23日,駕著信天翁 D.II的里希特霍芬擊落了英國王牌納奈·霍克。這次險勝令他深信他需要一種更靈活的戰鬥機,但這意味著需要犧牲更多速度。然而直到1917年時,信天翁戰鬥機都是德國陸軍航空兵的組成骨幹,里希特霍芬期間換裝過信天翁D.III和D.V。後來信天翁D.V戰鬥機出現一連串墜毀事故,並發現其低翼設計存在缺憾。他因而換裝哈爾伯施塔特 D.II(Halberstadt D.II)戰鬥機。到1917年9月,里希特霍芬開始飛行著名的福克 Dr.I三翼機。

雖然福克 Dr.I幾乎就是里希特霍芬的代名詞,但其實他們並肩作戰的時間就只有他生命最後的2個月,期間共擊落60架敵機。他首架全紅色戰鬥機卻是信天翁D.III。

被認為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最佳的德國戰鬥機—福克 D.VII可能才是紅男爵最希望駕駛的飛機,他一直有參與研發工作,為設計者提供他的實戰經驗以改善現有德國戰鬥機的缺點。可惜在福克 D.VII投入服役的前一天,里希特霍芬於法國上空被擊落陣亡。

飛行馬戲團[编辑]

1917年1月,在他擊落第16架敵機後,里希特霍芬獲授予當時德國最高榮譽藍馬克斯勳章(Pour le Mérite)。同月他被委任為第11戰鬥機中隊(Jasta 11)的中隊長,里希特霍芬一手訓練出很多精英飛行員,部份飛行員後來成為了其他中隊的指揮官。

為了於交戰時較容易識別敵我,第11戰鬥機中隊亦跟隨里希特霍芬把戰鬥機塗裝成紅色,並各自加上獨特的標記。

里希特霍芬帶領他的中隊取得空前成功,1917年血腥四月(Bloody April)更踏上高峰。這單月中,他擊落了22架英國飛機,令他的擊落數增加到52架。到6月時,他成為新建第1戰鬥機聯隊(Jagdgeschwader 1)的聯隊長,聯隊包括有第4、6、10和11戰鬥機中隊。這些高機動性的中隊可以根據需要分派到不同的前線。第1戰鬥機聯隊又因為擁有色彩繽紛的戰鬥機和大帳篷而被起了兩個別號飛行馬戲團和里希特霍芬馬戲團。

但於7月6日,里希特霍芬在一次戰鬥中被擊中,頭部嚴重受傷令他休養了幾周。歸隊後,他時常於飛行後出現嘔吐和頭痛的情況,性格也有所轉變。[來源請求]

里希特霍芬是個戰術高手,深信奧斯華·波爾克飛行戰術。雖然一些同僚不認為如此,但他常常被描述為一個冷淡、缺乏感情和非常嚴肅的人。[9]

有說於1918年,里希特霍芬已經成為一個傳奇,德國當局怕他陣亡會打擊德國國民士氣。他的上級一度要求他退役,但被他拒絕,他說支援地面士兵是他的責任,他沒有其他選擇只能繼續戰鬥。

死亡[编辑]

在里希特霍芬座機旁的澳洲士兵,飛機的部份部件已經被取下作為記念品。
澳大利亚军人和飞行员检查里希特霍芬的座机残骸。

里希特霍芬於1918年4月21日早上11時在索姆河(Somme River 49°56′0.60″N 2°32′43.71″E / 49.9335000°N 2.5454750°E / 49.9335000; 2.5454750)附近的莫蘭角(Morlancourt)飛行時被一顆.303口徑子彈擊中後身亡。

當時里希特霍芬正追逐一架隸屬英國皇家空軍第209中隊由加拿大飛行員威勒弗立·美爾(Wilfrid May)駕駛的索普威思駱駝戰鬥機。在轉彎時里希特霍芬發現自己被另一架由加拿大飛行員阿瑟·布朗(Arthur Brown)駕駛的駱駝戰鬥機跟隨。在紅男爵轉頭確認尾隨的駱駝式戰鬥機時,一顆致命的子彈自布朗的方向射出,擊中他的右下腹後對角穿透其胸腔並在他的左乳頭下方留下一個狹長的傷口。

里希特霍芬於一處由澳大利亞皇家部隊(Australian Imperial Force)控制的地區勉強著陸,著陸後他的福克戰鬥機仍然保持完好。目擊者指當他們趕抵戰機旁時,里希特霍芬仍然活着,一會之後才死去。[10] 另一位目擊者,澳洲醫護兵團(Australian Medical Corps)的特德·斯模特(Ted Smout)中士指里希特霍芬在臨死前說了最後一個字,「kaputt」(損壞或故障的意思)。[11]

里希特霍芬的遺體由最近的澳洲航空團第3飛行中隊負責處理。

誰殺死了紅男爵?[编辑]

沒有人知道到底誰擊落紅男爵,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大英帝國部隊的機槍和步槍均使用.303口徑子彈。皇家空軍把擊落紅男爵的戰績記到阿瑟·布朗名下。但一些歷史學家、醫生和彈道專家則認為紅男爵是被地面的防空炮擊落,從紅男爵的傷口可看到子彈是向上移動,足以證明子彈由地面射出。

很多專家相信該顆致命子彈是由隸屬澳洲第24機槍連的賽德里克·普堅斯(Cedric Popkin)中士的維克斯機槍射出[12]。普堅斯曾經兩次射擊里希特霍芬的座機:第一次在里希特霍芬座機直飛向他位置的時候,第二次在里希特霍芬座機朝他的位置右方600碼飛越時。後來普堅斯於1935年寄給澳洲官方戰爭史學家的信中聲稱,他相信是他在里希特霍芬座機第一次飛越他的位置時擊中里希特霍芬。但在這個位置射擊的話,子彈應該會擊中戰機前部,而不會導致里希特霍芬身亡[13]。然而,在里希特霍芬座機第二次飛越他的位置時,普堅斯的位置是最有可能射出那顆致命子彈的地方。而且,里希特霍芬從被擊中到死亡只有少於1分鐘的時間,普堅斯是唯一一位在那段時間從里希特霍芬右方射擊的地面機槍手。

最新的歷史謎團做進一步的實驗與研究證實,擊中紅男爵駕駛艙右側的並非 Cedric Popkin,而可能是另一名澳洲的步兵在800碼以內的距離所射擊的,而當時紅男爵航線正返回基地的途中。

葬禮[编辑]

第3飛行中隊的指揮官大衛·布雷克(David Blake)最初認為里希特霍芬是被隸屬他的中隊的RE8擊落。但當布雷克目到驗屍的過程後,他堅信里希特霍芬是被地面防空砲火擊斃。

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的紅色福克Dr.I複製品,於柏林航空展展示。

與其他協約國飛行員一樣,布雷克非常尊敬里希特霍芬,並為他舉行了一場軍人式葬禮。1918年4月22日,里希特霍芬的靈柩由6名上尉扶靈安葬於法國亞眠附近一個墓地,儀仗隊在旁鳴槍致敬。一些協約國飛行中隊亦有致送花圈。

里希特霍芬的座機很多部份都被拆下來當纪念品。而發動機則捐贈到倫敦帝國戰爭博物館,到現在仍然在館內展示。

1925年,里希特霍芬的弟弟取回其遺體並帶返家鄉。里希特霍芬的家人本來想把里希特霍芬的靈柩安葬於他的父親和弟弟的墓地旁。但德國當局提出希望將里希特霍芬安葬在柏林傷殘軍人公墓(Invalidenfriedhof Cemetery)內,與其他德國軍事英雄和領袖長眠。里希特霍芬家人同意。

腦部受損論說[编辑]

2004年9月,密蘇里大學研究員指里希特霍芬之死很可能是因為他頭部受傷後導致部受損而引致。這個論說由一位德國研究員刊登於柳葉刀醫學期刊[14] 。里希特霍芬頭部受傷後的行為與一些腦創傷病患無異, 而腦創傷可能令里希特霍芬缺乏判斷能力,因而在敵方領土上低飛和出現目標定影(target fixation)的現象。的確,我們永遠無法知道真正的致命原因,於里希特霍芬的最後飛行中,他背離了他一直深信的飛行戰術,他亦可能受戰鬥壓力反應(Combat stress reaction)困擾:其中一些症狀是魯莽和漠視個人安全,這可能能夠解釋為什麼里希特霍芬於最後飛行中在敵方戰線低飛

擊落數[编辑]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十年後,一些作家開始質疑里希特霍芬的80架戰績,認為他的戰績記錄只是宣傳技倆。也有人認為他把中隊和聯隊的擊落數都計到自己的賬中。到了1998年英國歷史學家諾曼·法蘭克和兩名同事於深入研究後出版了一本名為「紅男爵槍下」(Under the Guns of the Red Baron)的書籍。他們的調查確定了里希特霍芬最少擊落了73架敵機,連同不能證實的戰績里希特霍芬最高擊落數可能高達84架之多。

親戚[编辑]

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德國空軍元帥沃爾弗拉姆·馮·里希特霍芬的遠房表兄。英國作家大衛·赫伯特·勞倫斯的太太弗里達·冯·里希特霍芬是紅男爵的遠房表姊。雖然他們的共同祖先要追朔到1661年,但戰時紅男爵的名聲在英國多少也影響到弗里達。而弗里達的姊姊伊利絲·冯·里希特霍芬則是德國首位女性社會科學家。

紅男爵的弟弟,洛塔·冯·里希特霍芬也是一名王牌飛行員,擊落數40架。他與哥哥同屬第11戰鬥機中隊,1922年死於空難

紅男爵的姪孫,赫爾曼·冯·里希特霍芬博士於1989年至1993年間是德國英國大使

電影[编辑]

其他[编辑]

参考資料[编辑]

来源[编辑]

  1. ^ Esprit de Corps Military Magazine. Aces. [October 1, 2006]. 
  2. ^ Trenches on the Web. Baron Manfred von Richthofen. [October 1, 2006]. 
  3. ^ Detailed list of Manfred von Richthofen's air victories
  4. ^ Wright 1976, p. 31.
  5. ^ Wright 1976, p. 30.
  6. ^ Preußen. Kriegsministerium. Geheime Kriegs-Kanzlei, Rangliste der Königlich Preußischen Armee und des XIII. (Königlich Württembergischen) Armeekorps für 1914. Mit den Dienstalterlisten der Generale und Stabsoffiziere und einem Anhange enthaltend das Reichsmilitärgericht, die Marine-Infanterie, die Kaiserlichen Schutztruppen und die Gendarmerie-Brigade in Elsaß-Lothringen. Nach dem Stande vom 6. Mai 1914. Auf Befehl Seiner Majestät des Kaisers und Königs (Berlin: Ernst Siegfried Mittler und Sohn, 1914), p. 400.
  7. ^ von Richthofen's autobiography: Early battlefield experiences
  8. ^ von Richthofen's autobiography: Transfer to the Luftstreitkräfte
  9. ^ Hunting With Richtofen by Karl Bodenschatz,ISBN 1-898697-97-3
  10. ^ Dr Geoffrey Miller, 1998, "The Death of Manfred von Richthofen: who fired the fatal shot?", in Sabretache: Journal and Proceedings of the Military History Society of Australia, vol. XXXIX, no. 2
  11. ^ Unsolved History: Death of the Red Baron, 2002, Produced by Termite Art Productions for Discovery Channel
  12. ^ Miller, 1998, 同上.
  13. ^ Unsolved History, 2002, 同上.
  14. ^ Lancet. 1999 Aug 7; 354 (9177): 502-4.

文献[编辑]

  • Norman Franks, et al (1998). Under the Guns of the Red Baron. Grub Street, London.
  • Norman Franks and Alan Bennett (1997). The Red Baron's Last Flight. Grub Street, London.
  • Henning Allmers: Manfred Freiherr von Richthofen's Medical Record. Was the "Red Baron" fit to fly? Lancet 1999; 354: 502-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