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譚嗣同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譚嗣同
维新四公子戊戌六君子之一
譚嗣同
复生
壮飞、号华相众生、东海褰冥氏、
廖天一阁主等
出生 同治四年 1865年3月10日(1865-03-10)
 大清甘肃武威
逝世 光绪二十四年 1898年9月28日(33歲)
 大清帝國北京

譚嗣同(1865年3月10日-1898年9月28日),字复生,号壮飞湖南长沙浏阳人,出身世家,與陳三立譚延闓並稱「湖湘三公子」。百日维新著名人物,維新四公子之一。

生平[编辑]

其父為湖北巡撫譚繼洵,5歲讀書,15歲學詩,20歲學文。譚嗣同早年得力于母教[1],鑽研儒家典籍,廣泛涉獵文史百科,對中國國學有較深造詣。同時其又致力自然科学之探讨,鄙视科举,喜好今文经学。后往来於行省,察视风土,结交名士,有「风景不殊,山河顿异;城郭犹是,人民复非」的感慨。

1895年中日《马关条约》签订,譚嗣同异常不满,即努力提倡新学,呼号变法,并在家乡组织算学社,集同志讲求钻研,同时在南台书院设立史学、掌故、舆地等新式课程,开湖南全省维新风气之先。1896年2月入京,结交梁启超翁同龢等人。旋奉父命,入赀为江苏候补知府,供职南京。

曾游历天津湖南湖北等地。1896年底重抵南京,闭户养心读书,成《仁学》2卷。1897年,协助湖南巡抚陈宝箴等人设立时务学堂,筹办内河轮船、开矿、修筑铁路等新政。1898年,创建南学会、主办《湘报》,积极宣传变法,成为维新运动的激进派。同年4月,得翰林院侍读学士徐致靖推荐,被征入京,擢四品卿衔军机章京,与林旭杨锐等人参与新政,时号「军机四卿」。

当宫中后党密谋政变光绪帝传密诏康有为等设法相救时,即「拔刀以救上自任」。9月18日夜,譚嗣同前往法華寺爭取袁世凱支援,殺榮祿、囚慈禧,不料袁世凱向榮祿告密。变法失败后,于1898年9月28日在北京宣武门外的菜市口刑场英勇就义,临刑前高呼:“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當劊子手要臨刑之際,譚嗣同突然大喊一聲:「吾有一言!」當時劊子手詢問在當時對維新派恨之入骨的監斬官剛毅,無奈剛毅不予理會,譚嗣同英勇就義,這句話也因此成了千古之謎。同时被害的维新人士还有林旭楊深秀劉光第楊銳康廣仁,六人并称“戊戌六君子”。后人将其著作编为《譚嗣同全集》。

著作[编辑]

譚曾著《仁學》一書,认为世界是由物质的原质所构成,其本体是「仁」,世界的存在和发展都是由于「仁」的作用,故称其哲学为「仁学」。「仁」是万物之源,「以通为第一义」。

而「以太」则是沟通世界成为一个整体的桥梁。由于「以太」「不生不灭」,所以就肯定了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不是静止的、停顿的,而是不断运动、变化和发展的,批判了「天不变,道亦不变」的顽固思想,从变易中论证其改革社会制度的政治理想。

并且认为儒学名教」是维护专制主义的精神支柱,号召人们冲决君主伦理、利禄、俗学、天命佛法等专制网罗。对秦汉以来专制制度的抨击尤为猛烈,认为君主专制是一切罪恶的渊薮,提出「彼君之不善,人人得而戮之」。在批判专制制度的同时,还提出了发展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以及变法等主张。

仁學》一書還有驚人之議:“二千年來之政,秦政也,皆大盜也;二千年來之學,荀學也,皆鄉愿也。惟大盜利用鄉愿,惟鄉愿工媚大盜。”

其候刑时,据说曾题诗“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註 1]譚嗣同此诗是在唐烜《留庵日钞》中发现的。而据史学家黄彰健考证,原詩应为“望門投止憐張儉,直諫陳書愧杜根。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現在所見的“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應是由康有为梁启超所改。[註 2]此说在史学界并未得到公认。

散记[编辑]

北京譚嗣同故居

改編[编辑]

譚嗣同事跡曾被改編為不少電影電視劇,亦有小說的描述:

注釋[编辑]

  1. ^ “兩昆崙”指何物?一直是歷史學家好奇之處。梁启超认为“两昆仑”指康有为和大刀王五王正誼),梁启超《饮冰室诗话》称:“所谓两昆仑者,其一指南海,其—乃侠客大刀王五……浏阳少年尝从之受剑术,以道义相期许。戊戌之变,浏阳与谋夺门迎辟,事未就而浏阳被逮,王五怀此志不衰。”;又有一說是指唐才常和大刀王五,唐才质《戊戌闻见录》云:“复生七丈虽役其身于清廷,从事维新,而其心实未尝须臾忘革命。其北上也,伯兄(指唐才常)为饯行。酒酣,复生七丈口占一绝,有云:‘三户亡秦缘敌忾,勋成犁扫两昆仑’。盖勉伯兄结纳哥老会,而已复于京师倚重王五,助其谋大举也。”也有人认为“两昆仑”指大刀王五和拳士胡七(胡致廷),肖一山称:“盖指大刀王五及通臂猿胡七,二人系武林之昆仑派也。任公曰‘盖念南海也’,恐非是。”亦有人认为“两昆仑”指譚嗣同的两个仆人 ,古人谓仆人为昆仑奴,《唐人傳奇》中指仆人为「昆仑奴」,蒲松龄《聊斋志异·余德》:“向暮,有两崑崙捉马挑灯,迎导以去。”。
  2. ^ 黄彰健的《戊戌变法史研究》认为:“《康梁演义》虽系小说,但其所记林旭第二首诗:‘望门投趾怜张俭’,则显与今传谭《狱中题壁》诗词句有雷同处。《康梁演义》所记此诗实值得注意。”“由于梁、谭关系密切,而梁又声名赫赫,交游广阔,人们遂认为梁所记谭此诗应得自可靠来源,真实可信,《康梁演义》讥讪康梁,已不能引起人同情,而其书系演义体裁,记事多误,故读者虽见‘望门投趾怜张俭’一诗与谭狱中诗辞句有相同处,亦不起疑惑。现在由于我发现康梁为了伪称保皇,造的假历史太多,对康梁所记,心存戒惕,因此,我对《康梁演义》所引‘望门投趾怜张俭’一诗,反另眼看待。”[2]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譚嗣同《先妣徐夫人逸事状》说:“先夫人性惠而肃,训不肖等谆谆然,自一步一趋至置身接物,无不委曲详尽。又喜道往时贫苦事,使知衣食之不易。居平正襟危坐,略不倾倚,或终日不一言笑;不肖等过失,折囊操笞不少假贷;故嗣同诵书,窃疑师说,以为父慈而母严也。御下整齐有法度,虽当时偶烦苦,积严惮之致,实阴纳之无过之地,以全所事,一旦失庇荫,未尝不成流涕思之。”
  2. ^ 黄彰健:《戊戌变法史研究》,第532页,第535页。

书籍[编辑]

  • 張灝:《烈士精神與批判意識——譚嗣同思想分析》(桂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
  • 楊廷福:《譚嗣同年譜》

外部連結[编辑]


戊戌六君子
谭嗣同 · 林旭 · 杨锐 · 楊深秀 · 劉光第 · 康广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