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世澤 (香港時事評論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黃世澤
Martin Oei
出生 1978年4月7日
香港 英屬香港
国籍  英國
职业 時事評論員

黃世澤(Martin Oei,1978年4月7日-),香港時事評論員,先後於金文泰中學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畢業,曾以文興林文放筆名多次於香港及新加坡報章投稿評論時事,政治上取向支持泛民主派

「BNO與居歐權」事件[编辑]

2007年起,黃世澤聲稱歐盟里斯本條約》生效後,英国国民(海外)(BNO)持有人可以成為歐盟公民獲得居歐權,並表示已有BNO持有人成功闖關。2009年12月1日,《里斯本條約》生效,有網民聲稱買了機票準備移民歐洲。

2009年12月6日,《香港蘋果日報》引述歐盟駐港辦事處和英國駐港總領事館都否認此項謠言,澄清英國政府早已宣布BNO不會獲得居英權,其地位也不會因《里斯本條約》生效而改變;歐盟駐港辦事處表示,依《里斯本條約》規定,只有英國公民、受惠於1981年英國國籍法案第四部分的人士、英國海外領土直布羅陀公民,才能以英國護照成為歐盟公民[1]

2009年12月7日,黃世澤在《香港蘋果日報》讀者投稿專欄表示「筆者由始至終認為,香港的英籍人士應該有全面英國公民權利,這是香港人的天賦權利,不容英國政府無理剝奪」,並指出「部分歐洲國家已對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持有人,視為歐盟公民身分而發出居留准證(residence permit),包括以嚴謹著稱的德國」;黃又於文章要求歐盟與英國公開交代[2]。及後,12月13日及14日陶傑於《香港蘋果日報》專欄撰文評論事件,表示英籍和BNO的分別只有英國內政部仍然懂得,英國地方政府和一般英國人早已把BNO忘得一乾二淨,其他歐盟國家的官員更不用說,「灰色的條文一旦見光,(英國)政府內政部就會明文指令各地教育局區別兩種護照」;陶傑並不點名諷刺將事件張揚的人是「最蠢最蠢的小老鼠」。 [3][4]另外,陶傑亦於香港商業電台雷霆881聲音專欄《陶言無忌》指出,有關法律漏洞被張揚只會逼使英國立即修例,任何人從此無法鑽法律空子。[5]

2009年12月22日,黃世澤在MyRadio節目《家豪會客室》中接受訪問,他質疑《香港蘋果日報》報道歐盟駐港辦和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否認「BNO獲居歐權」的說法存在疑點,指報道並無引述發言出自哪位官員,可能只是「記者打電話到旅遊熱線得知」。黃並聲稱歐盟駐港辦事處無權解釋《里斯本條約》,並指「BNO的居歐權極具爭議」、「官方連新聞稿也不發,是怕有司法覆核」、「歐盟不能代表所有歐盟各國海關發言」、「歐盟國家對種族歧視的指控很忌諱」、「BNO持有人沒有居英權,是種族歧視」。黃更建議網民,如要成功「移民」,就不要取道愛爾蘭,取道德國荷蘭挪威則「較有機會」。黃在節目中亦表示要「挑戰」質疑他的人,指如有人申請被拒可將有關文件正本給他看,他會為他們給予法律意見,但他不會作出任何保證和賠償。

《家豪會客室》主持人李家豪遂向黃世澤詢問他是向誰諮詢歐洲法,從當晚節目錄音可證,黃只回答那是來自「他很多熟悉歐洲法的德國朋友」;李再詢問黃會否以他「傳媒的身分」求證其理據,黃突激動表示「求甚麼證?五毛黨怎樣都會質疑他的固定看法」,並質疑李的問題用意是設圈套讓他「中計」,一度揚言要離席而去。[6]

媒體經歷[编辑]

黃世澤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兼職講師[7]、互聯網專業人員執委以及商業電台研究員。[8]

黃世澤曾參與香港電台的不同節目,亦曾在A45網絡電台擔任技術支持[9],亦為Radio-45網上電台其中一名創辦人。

黃世澤曾參與的節目:

负面報導[编辑]

2005年6月26日,《香港蘋果日報》報導,香港中文大學評議會舉行會員大會,黃世澤參加評議會常委選舉,自稱參選理由是「評議會的確在中大國際化的問題上黑箱作業」,引發與老一輩校友的舌戰,結果落選[10]。同日,黃世澤在《香港獨立媒體》批評,《香港蘋果日報》「將整個評議會過程,只是重點突出有校友問『黑箱作業』那部分,然後加上其他部分東拼西湊都居然可以成報導」[11]

2006年6月4日,有消息指黄世泽于香港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中,试图攻击在场的一位派发传单的網政廿一女义工「芝心小熊」;李偉儀事後於《成報》發表文章談及事情,芝心小熊亦將相關文章放到網誌[12][13][14][15]2006年6月9日,黃世澤在《香港獨立媒體》反控,芝心小熊在他面前叫囂要取律師信之後,他「瞪了她一眼,並無任何動作」,「之後我見她向我展示中指(粗口手勢)然後離開,期間並無任何人聲稱干涉或阻止,我亦不見李偉儀女士在現場目擊事件」,他「對李偉儀小姐基於錯誤的事實寫下誹謗的文章感到遺憾,並保留一切追究權利」[16]。2006年6月10日,芝心小熊透過李偉儀在《香港獨立媒體》發布五點回應駁斥黃世澤,「對於黃先生對本人之誣衊及對事件的無理推測深感憤怒,希望黃先生儘快作出解釋,並希望黃先生不要利用法律恐嚇本人」[17]

部份著作[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