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语文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世界语百年标志

世界語文化是指世界語界的文化。雖然作爲一門人工語言,但世界語自19世紀起就一直發展至今,已經在其社群中創立了世界語文化

世界語文學包括藝術、文學、音樂、各類世界語大會、慶祝活動,以及護照服務之類的文化交流。

世界語母語者[编辑]

直至1996年,大概有350個世界語家庭。[1][2] 相關組織預估現時有1000個世界語家庭,2000多名兒童參與其中。[3]所有世界語母語者都是雙語,甚至是多語者,以世界語、其生長地語言、或相親的母語爲其母語。不少世界語家庭中,主要是父親與子女講世界語。很多類似家庭中,相親皆有共同的母語;但亦有不少家庭,相親唯一的語言聯繫只有世界語。[2][4]

貓頭鷹窩[编辑]

貓頭鷹窩原本是世界語者的一種臨時咖啡廳(可以爲租賃場所或者某人家中),用世界語錢幣或者現金支付飲食。現場音樂會和詩歌文學閱讀是比較常見的活動。該項傳統自1995年興起,成爲世界語大會後,除了酒吧派對的另外一種活動。現時貓頭鷹窩主要爲世界語者在活動後提供一個無煙、無酒的安靜環境。

宗教[编辑]

世界語對一些宗教有一定影響,例如巴哈伊信仰大本教等。但一般世界語組織都不會要求、或者鼓勵成員信仰類似宗教。

文學[编辑]

一般被翻譯爲世界語的文學都不是世界著名文學,因爲對於該類型文學,讀者一般都可以從自己認識的其他語言獲得該作品。例如,夏目漱石的《心》就沒有世界語譯本,但是部分日本犯罪小說以及冰島小說等沒有被翻譯爲英文(甚至其他所有語言)就被翻譯世界語。這種現象,是因爲譯者通常會首先考慮自己最喜歡的,以不是世界最著名的作品;另外一個原因,則是因爲翻譯此類小衆小說,可以更易獲得譯權。

哈利波特系列的第一本書可作爲例子。當時有世界語譯者已經翻譯了該書,於是向J·K·羅琳申請購買譯權出版,但卻遭後者拒絕(雖然《哈利波特與魔法石》是世界上有最多語言譯本的作品之一)。但是有興趣者通常可以從網上獲取免費的世界語譯本。[5]

世界語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遭迫害(世界語在納粹德國蘇聯境內被禁),直至如今,世界語通常都被傳媒以及一般大衆嘲笑,因此壓迫與接受是世界語文學及會話的一個強勢主題。

現時全球有多於 25,000 冊世界語出版物,類型由原著或翻譯書籍,到上百份定期發刊的世界語雜誌。這已經是世界語一門只有100年歷史的語言所達的成就。反觀冰島語作爲冰島的國語,32萬冰島人的母語,自10世紀語言開始形成至今,都只有5萬冊出版書籍。[6]

護照服務[编辑]

很多世界語旅行者會通過護照服務,爲自己尋求由其他本地世界語組織或個人提供的免費住宿。甚至有人指出,護照服務可以成爲移民融入當地社會的利器,因爲世界語者一般被認爲比較友善,並且比起其他當地人更容易接受移民。

寫作[编辑]

世界語一開始只能從書本上學得,直到今天,對於部分居住在人煙少地方的世界語者而言,都只能通過互聯網和其他人取得聯繫,因此寫作及閱讀是世界語文化的一大部分。很多世界語者會創作各種題材的書寫作品,出版或直接上載網上供免費閱讀。

筆友自世界語創立至今,一直都係相當流行的世界語者交友方式。早期甚至有人如此推廣世界語:“用世界語,你可以隨機向陌生人寫信,隨信附上簡單語法規則以及字典。然後收信人獲信之後就可以自行查閱然後予你回信”。當時很多人會通過這種方式擴大世界語社群。

在20世紀早期,當時尚未出現一門佔絕對優勢的世界通用語,因此對於一般人而言,很難獲得外國的準確信息。世界語當時爲不少人提供途徑獲取異國信息,甚至收集各國郵票。現代的世界語互聯網短信,亦可被認爲是現代版本的筆友通信。

Monato 是著名的世界語雜誌。該雜誌被認爲是“世界語版本的時代雜誌新聞週刊”。

世界語甚至還有專門的盲文雜誌 Aŭroro,自1920年發行至今。世界語擁有全世界最多的盲文出版物。世界語對視障人士的影響,可以追溯至20世紀早期,很多盲人學校都有教授世界語。

Esperanto 是一款由國際世界語協會向其會員定期發放的雜誌,主要提供世界語社群的咨詢。

大會[编辑]

國際世界語大會每年都會在不同國家舉行(一般爲歐洲國家)。每屆大會平均吸引了 1500 – 3000 名與會者。通常在中歐東歐舉行的世界語大會有最多與會者,因爲世界語的創造者柴門霍夫來自波蘭,同時匈牙利亦允許學生以世界語修讀外語課程。[7]

不少大會參會者還會穿上自己的民族服飾。世界語者中亦流行參與世界語活動時,穿上自己民族服飾的文化習俗。

流行文化[编辑]

世界語音樂通常以作曲人的國家傳統方式作成,不過亦有很多其他現代類型,例如說唱樂、流行音樂等。很多世界名曲都被翻譯爲世界語,例如La vie en rose以及 En el frente de Gandesa

很多電臺都有提供世界語廣播,例如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墨爾本種族社區電臺、古巴哈瓦那廣播電台意大利廣播電視公司波蘭公共電臺梵蒂岡新聞網、德國Radio F.R.E.I. 等。還有很多其他私人播客或者音樂播客。

1964年,第一部世界語長片電影Angoroj面世(由Jacques-Louis Mahe導演)。隨後1965年,美國世界語電影《夢魘》上映。但是該電影被認爲比較粗製濫造,主要因爲編劇水平有限,以及沒有一個演員本身會講世界語,因此口音奇特。

Internacia Televido是一個網絡世界語電視臺,自2005年11月起上線。

直至2003年6月,世界語維基百科列出了14部世界語電影以及3部世界語短電影。

2008年鹿特丹,塞爾維亞演員 Sasha Pilipovic 在世界語大會上

2011年,奧斯卡金像獎提名得主 Sam Green (因《地下氣象臺》獲名)製造了一段30分鐘的記錄短片介紹世界語歷史。[8] 紀錄片廣受好評, 但是有被批評道影片長度過短。

Youtube上還有很多加入了世界語字幕的電影、卡通以及紀錄片。還有一些世界語配音粉絲組。

餐飲[编辑]

由於世界語者來此世界各地,很多世界語母語者在多元餐飲環境中長大。

世界語目前有兩本烹飪書:Internacie kuiri(ISBN 90-71205-34-7)以及 Manĝoj el sanigaj plantoj(ISBN 953-97664-5-1.)

一些世界語期刊亦偶爾刊登食譜。

柴門霍夫日[编辑]

法國 Castle of Grésilion 是法國的世界語文化中心

每年12月15日,世界各地世界語者會一同慶祝柴門霍夫日。一般世界語作者都希望書籍可以在當日出版,因爲柴門霍夫曾經提及,爲了傳播世界語,各地的世界語者需要着手豐富世界語文學。

希望》是世界語的代表歌曲,很多世界語者對其相當熟悉。不少時候會被作爲一些世界語大會的會曲。[9]

參考資料[编辑]

  1. ^ Corsetti, Renato (1996). A mother tongue spoken mainly by fathers. Language Problems and Language Planning 20: 3, 263-73
  2. ^ 2.0 2.1 Benjamin Bergen (2001), "Nativization processes in L1 Esperanto", Journal of Child Language 28:575–595 doi:10.1017/S0305000901004779
  3. ^ Corsetti, Pinto, & Tolomeo (2004) "Regularizing the regular: The phenomenon of overregularization in Esperanto-speaking children", Language Problems and Language Planning, 28:261–282
  4. ^ Jouko Lindstedt. Native Esperanto as a Test Case for Natural Language (PDF). University of Helsinki – Department of Slavonic and Baltic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January 2006.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7-16). 
  5. ^ r/languagelearning - Harry Potter Book One in Esperanto. reddit. [2020-04-06] (美国英语). 
  6. ^ http://blog.archive.org/2011/01/29/all-icelandic-literature-to-go-online/
  7. ^ Johnson: Simple, logical and doomed. 16 September 2013 [16 December 2014]. 
  8. ^ Federico Fellini. A different language is a different vision of life.. [16 December 2014]. 
  9. ^ Ronald J. Glossop. THE CULTURE OF ESPERANTO. 4 August 2005 [16 December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