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于栗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于栗磾(?-?),代人[1],鮮卑族,南北朝時期北魏名將。于栗磾好使一桿黑槊(黑色長矛),武藝超群,在馬上可以左右開弓,有萬夫不當之勇[2]。劉裕北伐後秦時,對駐紮在黃河邊上的於栗磾很是懼怕,親自寫信向他借道,在信的開頭稱他為“黑槊公麾下”。明元帝拓跋嗣得知消息後,十分讚許,便賜他稱號為“黑槊將軍”[3]。于栗磾年少時就開始統軍,直至白髮蒼蒼,是三朝元老。他臨事善作決斷,所向無前。加之謙虛屈身交接賢士,不濫用刑罰。所以得知他去世時,太武帝拓跋燾傷心惋惜不已[4]

生平[编辑]

于栗磾自幼學習武藝,才幹和氣力都超乎常人,能在馬上左右開弓射箭。

道武帝在位期間[编辑]

登國年間(386年―396年),于栗磾擔任冠軍將軍,代理新安子爵位[5]

登國十一年(396年),道武帝拓跋珪派遣于栗磾與寧朔將軍公孫蘭率領步兵、騎兵二萬人,偷偷地從太原(一作晉陽)向東開闢修復韓信當年修築使用過的棧道[6],到中山攻打後燕皇帝慕容寶。道武帝隨後到來,見道路已經修好因而很高興,當即賜給于栗磾一匹名馬。

天興元年(398年),道武帝平定趙、魏地區後,設宴大會群臣,對于栗磾說:“你就是我的英布彭越。”賞賜給他大量金帛,晉封為代理新安公爵位。不久,道武帝在白登山打獵,看見一隻熊帶著幾個小熊,便對于栗磾說:“你這樣有勇力及才幹,難道不能與它們搏鬥一番嗎?”于栗磾回答說: “萬物之中,人是最高貴的。如果搏鬥不能取勝,豈不是白白地斷送一位壯士。我可以把它們驅趕到皇上前面,輕而易舉地制服它們。”隨即將它們全部捕獲。道武帝回望于栗磾,表示歉意[7]

明元帝在位期間[编辑]

永興二年(410年),當時關東各地盜賊紛紛起事,西河反叛。同年二月初一日,明元帝拓跋嗣派遣于栗磾率領騎兵一萬人前往征伐,所到之處全部平​​定[8]。明元帝於是下詔命令于栗磾率領騎兵、步兵一萬鎮守平陽[9]。改任鎮遠將軍、河內鎮將,賜封爵位為新城男。于栗磾安撫剛剛平定的地區,很有政績[10]

東晉將領劉裕北伐後秦姚泓時,于栗磾擔心他會繼續向北方侵擾,於是在黃河邊修築營壘,親自鎮守。因此戒備森嚴,偵察的人也不能通過。劉裕很懼怕他,不敢前進,便送信給于栗磾,援引孫權謀求討伐關羽之事,向他借道西去,在這封信的開頭稱呼他“黑槊公麾下”。于栗磾把情況上報朝廷,明元帝讚許他,因此而賜號於栗磾為“黑槊將軍”。于栗磾好手持黑槊來顯示自己,劉裕望見他感到驚異,所以才有這樣的稱呼。奚斤征討虎牢,于栗磾另外率領所屬部隊在金墉攻打東晉的河南太守王涓之,王涓之棄城逃走。于栗磾升任豫州刺史,將軍職位依舊,進爵為新安侯。洛陽雖然是歷代王朝建都的地方,然而長期成為北魏的邊界地,城市殘破不堪,居民絕跡。于栗磾砍除雜草開墾荒地,慰問安撫前來的百姓。恩威並用,深得百姓的擁戴。明元帝南行到達盟津時,向于栗磾詢問:“黃河上能造橋嗎?”于栗磾說:“杜預曾經造過橋,有這樣的往事,應當可以。”因此他按次序排列大船,將其連結在一起,在冶坂建造浮橋。當大軍渡過黃河後,明元帝深深地讚美他[11][12]

太武帝在位期間[编辑]

始光三年(426年)九月,太武帝拓跋燾因為大夏皇帝赫連勃勃去世,而他的幾個兒子互相攻伐,於是派遣司空奚斤率領義兵將軍封禮、雍州刺史延普襲擊蒲坂,宋兵將軍、交趾侯周幾率領于栗磾襲擊陝城[13]。大夏弘農太守曹達不戰而逃。于栗磾與周幾便乘勝長驅直入,攻至三輔地區。于栗磾因功進封為新城公,加授安南將軍。平定統萬城後,升任蒲坂鎮將。當時弘農河內上黨三郡發生叛亂,于栗磾率軍討伐他們。改任虎牢鎮大將,加授督河內軍。不久升任使持節、都督兗相二州諸軍事、鎮南將軍、枋頭都將。又任外都大官,判案、量刑都很公平,很有聲望。于栗磾七十五歲時去世,被賜予顯貴用的棺材、朝服一套、衣一套。追贈為太尉公[14][15]

家庭[编辑]

兒子[编辑]

  • 于洛拔,北魏太武帝時期官至侍中、尚書令,襲爵為新安公。

[编辑]

  • 于烈,于洛拔長子,官至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後外放為恆州刺史。死後贈使持節、侍中、大將軍、太尉公、雍州刺史;追封鉅鹿郡開國公,增邑五百戶,并前千戶。
  • 于敦,于烈弟,官至征虜將軍、恒州刺史。卒於任內,贈使持節、平北將軍、恒州刺史。
  • 于果,于敦弟,賜爵武城子。太和年間,歷任朔、華、并、恒四州刺史。
  • 于勁,于果弟,宣武順皇后于氏之父,征北將軍、定州刺史,官至太尉。死後贈司空,諡號恭莊公。
  • 于須,于勁弟,官至鎮南將軍、肆州刺史。死後贈侍中、車騎大將軍、尚書右僕射、儀同三司。
  • 于天恩,于勁弟,官至遼西太守。贈平東將軍、燕州刺史。

參考[编辑]

  1. ^ 北史 卷二十三 列傳第十一 于栗磾傳》:于栗磾,代人也。
  2. ^ 北史 卷二十三 列傳第十一 于栗磾傳》:少習武藝,材力過人,能左右馳射。……栗磾好持黑槊,裕望而異之,故有其號。
  3. ^ 北史 卷二十三 列傳第十一 于栗磾傳》:裕憚之,遺栗磾書,假道西上。題書曰:「黑槊公麾下」。栗磾以狀表聞,明元因之授栗磾黑槊將軍。栗磾好持黑槊,裕望而異之,故有其號。
  4. ^ 北史 卷二十三 列傳第十一 于栗磾傳》:栗磾自少總戎,迄于白首,臨事善斷,所向無前。加以謙虛下士,刑罰不濫,太武甚悼惜之。
  5. ^ 北史 卷二十三 列傳第十一 于栗磾傳》:少習武藝,材力過人,能左右馳射。登國中,拜冠軍將軍,假新安子。
  6. ^ 資治通鑑 卷一百零八 晉紀三十》:魏王珪使冠軍將軍代人於栗磾、寧朔將軍公孫蘭帥步騎二萬,潛自晉陽開韓信故道。
  7. ^ 魏書 卷三十一 列傳第十九 于栗磾傳》:及趙魏平定,太祖置酒高會,謂栗磾曰:「卿即吾之黥彭。」大賜金帛,進假新安公。太祖田於白登山,見熊將數子,顧謂栗磾曰:「卿勇幹如此,寧能搏之乎?」對曰:「天地之性,人為貴。若搏之不勝,豈不虛斃一壯士。自可驅致御前,坐而制之。」尋皆擒獲。太祖顧而謝之。
  8. ^ 資治通鑑 卷一百一十五 晉紀三十七》:二月,癸未朔,遣將軍於栗磾將騎一萬討不從命者,所向皆平。
  9. ^ 魏書 卷三 太宗紀第三》:二月癸未朔,詔將軍于栗磾領步騎一萬鎮平陽。
  10. ^ 魏書 卷三十一 列傳第十九 于栗磾傳》:永興中,關東羣盜大起,西河反叛。栗磾受命征伐,所向皆平,即以本號留鎮平陽。轉鎮遠將軍,河內鎮將,賜爵新城男。栗磾撫導新邦,甚有威惠。
  11. ^ 北史 卷二十三 列傳第十一 于栗磾傳》:劉裕之伐姚泓,栗磾慮北侵擾,築壘河上。裕憚之,遺栗磾書,假道西上。題書曰:「黑槊公麾下」。栗磾以狀表聞,明元因之授栗磾黑槊將軍。栗磾好持黑槊,裕望而異之,故有其號。遷豫州刺史,進爵新安侯。洛陽雖歷代所都,實為邊界,栗磾勞來安集,甚得百姓心。明元南幸盟津,謂栗磾曰:「河可橋乎?」栗磾曰: 「杜預造橋,遺事可想。」乃編大船,構橋於野阪。六軍既濟,帝深歎美之。
  12. ^ 魏書 卷三十一 列傳第十九 于栗磾傳》:劉裕之伐姚泓也,栗磾慮其北擾,遂築壘於河上,親自守焉。禁防嚴密,斥候不通。裕甚憚之,不敢前進。裕遺栗磾書,遠引孫權求討關羽之事,假道西上,題書曰「黑矟公麾下」。栗磾以狀表聞,太宗許之,因授黑矟將軍。栗磾好持黑矟以自標,裕望而異之,故有是語。奚斤之征虎牢也,栗磾別率所部攻德宗河南太守王涓之於金墉,涓之棄城遁走。遷豫州刺史,將軍如故,進爵新安侯。洛陽雖歷代所都,久為邊裔,城闕蕭條,野無煙火。栗磾刊闢榛荒,勞來安集。德刑既設,甚得百姓之心。太宗南幸盟津,謂栗磾曰:「河可橋乎?」栗磾曰:「杜預造橋,遺事可想。」乃編次大船,構橋於冶坂。六軍既濟,太宗深歎美之。
  13. ^ 魏書 卷四上 世祖紀第四上》:帝以屈丐既死,諸子相攻,九月,遣司空奚斤率義兵將軍封禮、雍州刺史延普襲蒲坂,宋兵將軍周幾率洛州刺史于栗磾襲陝城。
  14. ^ 魏書 卷三十一 列傳第十九 于栗磾傳》:世祖之征赫連昌,敕栗磾與宋兵將軍、交趾侯周幾襲陝城。昌弘農太守曹達不戰而走。乘勝長驅,仍至三輔。進爵為公,加安南將軍。平統萬,遷蒲坂鎮將。時弘農、河內、上黨三郡賊起,栗磾討之。轉虎牢鎮大將,加督河內軍。尋遷使持節、都督兗相二州諸軍事、鎮南將軍、枋頭都將。又為外都大官,平刑折獄,甚有聲稱。卒,年七十五。賜東園祕器、朝服一具、衣一襲。贈太尉公。
  15. ^ 北史 卷二十三 列傳第十一 于栗磾傳》:太武之征赫連昌,敕栗磾與宋兵將軍周幾襲陝城,長驅至三輔。進爵為公。累遷外都大官,平刑折獄,甚有聲稱。卒,贈太尉。栗磾自少總戎,迄于白首,臨事善斷,所向無前。加以謙虛下士,刑罰不濫,太武甚悼惜之。

參考資料[编辑]

  • 《魏書 卷三十一 列傳第十九 于栗磾傳》
  • 《北史 卷二十三 列傳第十一 于栗磾傳》
  • 《資治通鑑》卷一百零八至一百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