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孙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仲孙它
鲁国上大夫
君主
子嗣子服惠伯
全名
姓:
氏:孟孙
名:它
字:子服
谥号
政权春秋时期
父親孟献子

仲孙它(?-?),孟孙,名,一作[1],字子服[2],谥[3],又被称为子服它孝伯子服佗,是孟献子的儿子[4]孟庄子的弟弟,鲁国大夫。

季文子鲁宣公鲁成公时担任上卿,他的妾不穿丝帛,马不喂精饲料。仲孙它劝他说:“您是鲁国的上卿,辅佐过两朝国君,妾不穿丝帛,马不喂精饲料,国人会以为您很吝啬,而且国家不也有失体面吗?”季文子说:“我也愿意华贵奢侈,但是我看很多国人的父兄还在吃粗粮、穿陋衣,所以我不敢华贵奢侈。别人的父兄衣食不丰,而我却优待妾和马,这难道是辅佐国君的人该做的吗?何况我只听说高尚的德行可以为国增光,没听说过妾和马可以拿来夸耀的。”

季文子把这件事告诉了仲孙它的父亲孟献子,孟献子因此把仲孙它关了七天。此后,仲孙它的妾穿的只是粗布,喂马的饲料也只是稗草。季文子知道后说:“有错误而能改正,是人中之俊杰。”于是推荐仲孙它担任上大夫。[5]

评价[编辑]

·《汉书·古今人表》:中下

参考资料[编辑]

  1. ^ 《汉书·古今人表》
  2. ^ 张淑一 《周代命氏方式详考》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0年 第04期
  3. ^ 《礼记正义·卷六 檀弓上第三》:案《世本》,献子蔑生孝伯
  4. ^ 《国语注·鲁语上》:仲孙它,鲁孟献子之子子服它也。
  5. ^ 《国语·鲁语上》:季文子相宣、成,无衣帛之妾,无食粟之马。仲孙它谏曰:“子为鲁上卿,相二君矣,妾不衣帛,马不食粟,人其以子为爱,且不华国乎!”文子曰:“吾亦愿之。然吾观国人,其父兄之食粗而衣恶者犹多矣,吾是以不敢。人之父兄食粗衣恶,而我美妾与马,无乃非相人者乎!且吾闻以德荣为国华,不闻以妾与马。” 文子以告孟献子,献子囚之七日。自是子服之妾衣不过七升之布,马饩不过稂莠。文子闻之曰:“过而能改者,民之上也。”使为上大夫。